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间又过了许久,饿了一整天的胡灵儿终于是忍无可忍。

“唰”的一下掀开了头上的喜帕,摘下厚重的凤冠扔在了床上。

MD,她挨饿也就算了,总不能让她腹中的宝宝陪着她挨饿吧。

夏亦涵真是好样的啊,居然敢在新婚之夜冷落她!

看着桌上摆着的花生,桂圆,糕点小吃和合卺酒,胡灵儿一股脑都抓起来吃了。

只是碍于怀有身孕,所以这酒是没有碰。

可是她已经饿了整整一天,这些东西根本就只够塞塞牙缝的,眼看着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胡灵儿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是不会有人给她送吃的了,还是她自己去找些吧。

主意打定,胡灵儿便朝着门口走去,打开房门的瞬间,她看到了门外那两张满是担忧之色的脸。

胡灵儿顿了顿,小苗进来好几次,都被她赶出去了,后来倒是忘记了。

“小姐……”见胡灵儿已经掀开了盖头,拿下了凤冠,小苗瘪着嘴满目的委屈。

而闵默只是看她一眼,便低下了头。

胡灵儿看了看他们,而后道:“小苗,你去房间里收拾下,有些东西该丢的就丢掉,省得我看着烦心,闵默你就先守在这里,我去找些吃的,你不必跟来。”

闵默抬头,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不发一语。

月影清清,凉风习习。

时值中秋,天气已经有了几许凉意。

一身红妆的胡灵儿游走在涵王府的花园中,也许是因为今日是涵王的大婚,花园内并无什么巡守的侍卫。

看着彩带轻飘,彩灯轻曳的园中夜景,胡灵儿觉得分外的讽刺。

今日的婚礼,真的算得上是婚礼吗?

不过在苦涩的同时,她也有着几分安慰,因为夏亦涵不肯娶沐宛如,只是因为他心中的人是胡灵儿。

而那个胡灵儿,就是自己。

那件紫色的衣衫她就放在新床上,原本是想今晚找机会跟夏亦涵摊牌的,虽然自己还没恢复记忆,可是夏亦涵总会认识自己的衣服的吧。

可是现在,他却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他。

唉,还是先去找点东西填下肚子,夏亦涵那边,总会有机会碰面的,她就不信他能一直装病下去。

大不了到时自己直接去找他就是了。

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胡灵儿加快了脚步,这涵王府早在她上次来的时候就已经探了个清楚,所以她知道厨房在哪。

可是才没走几步,她就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胡灵儿心下一个警觉,连忙躲在了一座假山后面。

脚步声渐行渐近,胡灵儿悄悄探出头看过去,却见已经换掉新郎喜袍的夏亦涵由桑容搀扶着,朝着这边走来。

这个魂淡,将自己的新娘子丢在房间里,却跟别的女人来花园里幽会?

胡灵儿气得不轻,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朝着她这边走来,然后在离她只有几步远的荷塘边停住了脚步。

两人面对着荷塘而站,朦胧的月光下,一紫一蓝,长发轻扬,竟是无比地和谐。

可是这一幕,看在假山后面的胡灵儿的眼中,却是分外的碍眼。

若是在之前,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看到这样的他们顶多也就嗤鼻一下。

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就是胡灵儿,而且还和夏亦涵有了孩子,即使失忆的她心中还没有夏亦涵,她也无法淡定啊。

而且,她也发现,自己对于夏亦涵并非是全然没有感觉的,不然上次在山寨里,当他紧张地揽住桑容的时候,她就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窒息感了。

“师兄……”静默许久,桑容率先开口了。

“嗯。”夏亦涵淡淡地应了一声,视线却依旧停留湖面上。

九月将过,荷花已经凋谢败落,只余一池的残荷在风中孤寂轻曳。

桑容转头看着夏亦涵的侧脸,眸中一片凄然,犹豫了一下道:“父亲说,皇上有意招我进宫。”

“什么?”原本淡定无波的夏亦涵终于有了波动,转眸一脸惊愕地看着桑容,却见她咬着唇低下了头,脸色忧伤。

“其实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对我有意思了,只是我一直回避着而已。这一次他没有直接下旨,而只是在父亲面前有所暗示,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尊重我,其实我觉得他是想让我无法拒绝他。”

夏亦涵看着桑容茫然的表情,许久之后才道:“那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桑容失神地呢喃了一句,又重新抬头看向了夏亦涵,晶亮的眸子闪着晶莹,她咬了咬唇道:“师兄,难道你还要装下去吗?”

夏亦涵微微一怔,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而后默不作声地转开眼。

可是桑容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一把抓住他的双肩将他扳过身来,大声道:“师兄,我不许你再逃避我!”

两人正面相对,夏亦涵却是无法跟她对视,只是低着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容儿,你明知道我心中……”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心中只有胡灵儿!”桑容打断了夏亦涵的话,满目的委屈,“可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啊!难道你宁愿娶那个沐婉如也不愿让我陪在你的身边吗?我不在乎做你的侧妃,也不在乎你心中有着他人,即使你像以前那样对我相敬如宾我都无所谓。我只要你去跟皇上说要娶我,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进入那个牢笼,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陪在你的身边,师兄,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

一直隐忍着的泪终于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夏亦涵嘴角微抿,脸上是满满的痛,他想说,他的心中永远都只会有胡灵儿一个人,他也想说,他知道她的心,却只想把她当作师妹。

可是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桑容,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桑容是一个怎么样坚强的女孩子,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他认识她那么多年,从未见她流过一滴眼泪,可是今天,她却为了他,哭成这般……

桑容,是除了师傅之外最最了解自己的人,其实以前他也曾想过,或许他们会有结果,可是世事无常,让他遇到了胡灵儿,遇到了这个将他的心占得满满的女子。

他和她之间,已经融不下任何的人了。

所以,他不能欺骗自己,也不能欺骗她。

思及此,夏亦涵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道:“容儿,我……”

话才出口,夏亦涵眼角一瞥,看到了身后的假山处一抹大红色的衣角在微微拂动,顿时神情一震。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正直直地看着夏亦涵,等着他答案的桑容却是趁着他失神的瞬间,脚尖一掂,将自己的唇贴上了他的。

夏亦涵双目一瞠,正要推开,可是心中念头一转,却将要去推她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顺势将她搂紧。

胡灵儿捂着胸口,双眼瞪得大大地盯着拥吻在一起的两人,那种被石头压着胸口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上,比之上一次更加的强烈。

若是上次是沉闷,是喘不过气来,那么这一次就是窒息,是心痛。

她的心好痛,好痛……

夏亦涵,难道那个你一直在寻找的胡灵儿不是你的最爱吗?

难道……这个你吻着的人,才是你真正爱的人吗?

视线已然模糊,胡灵儿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发烫,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掌心正在闪着红光,泪雾蒙蒙中,一朵只有一片花瓣的莲花若隐若现。

三叶血莲,她记得那日夏亦涵和桑容提起过的,难道说,夏亦涵那么迫切地想找到胡灵儿,为的就是这三叶血莲吗?

肚子好像“突突”地跳了两下,她用那闪着红光的手捂住肚子,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她那未成型的孩子在跟她一起悲伤呢?

呵呵,讽刺,真的是好讽刺呢。

看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在自作多情而已。

转过身,不想再看身后的两人一眼,胡灵儿拖着沉重的脚,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夏亦涵猛地推开了正欲深入的桑容,背转过身道:“容儿,对不起!”

他的双拳握得死紧,出口的声音中带着沉沉的痛。

桑容怔了怔,刚刚他明明抱住了她不是吗?他明明没有立刻拒绝自己不是吗?

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水眸,桑容轻咬着下唇道:“师兄,你刚刚……”

“刚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师妹。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府去吧。”留下这句话,夏亦涵头也不回地决然离去。

风起,荷动,黑发迷乱了桑容的视线,泪水模糊了夏亦涵的身影。

桑容直直地,直直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一声凄凉而又悲切的呼唤呢喃而出:“师兄……”

***********************

3000字送上,还有3000字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