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观月楼二楼的雅间里面,胡灵儿看着一桌子的菜,视线茫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她要等的人却还没来。

不过她相信,只要他看到了她让闵默送过去的东西,他就肯定会出现的。

夜色渐浓,外面人群却是越来越熙攘。

胡灵儿坐在靠窗的位置,她斜倚在窗前,视线转向了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

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自己并不属于这里的感觉,确切地说,是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现在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看似都很理所当然,可是细细一想之下,却有着很多难以接受的别扭感。

而且她是不是会冒出一些身边人听不懂的话来,还会做出一些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事情来。

这些,都好似在提醒她,她跟他们是不属于一个世界的。

可若真是如此,她又会是属于哪里的呢?

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胡灵儿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唯一跟她有关联的人,就是夏亦涵了,或许这些答案可以从他身上得知。

所以,她做了这个决定,等会试探下他的态度,若是可行,她就会告诉他真相。

就在这个时候,胡灵儿一直看着窗外的眸子眯了眯,因为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下面经过,然后走进了观月楼。

她怎么来了?难道夏亦涵跟她一起来的吗?

胡灵儿又是一阵搜寻,却并没看到夏亦涵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道敲门声。

心中“咯噔”了一下,胡灵儿有一股不祥的预感,但还是应声道:“进来吧。”

门“嘎吱”一声推开,一道湖蓝色的身影跨了进来。

果然是她!

进来的人,竟然是桑容!

因为刚刚已经有所预测,所以胡灵儿也并不是特别的惊讶,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而后懒洋洋地道:“你怎么来了?桑姑娘。”

桑容关上门,对于胡灵儿认识她好似并不意外,她静静地看了胡灵儿好一会,忽然冷声道:“你就是唐灵?”

上次两人虽然交了手,可是却并没正面相对,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桑容和胡灵儿的第一次正面相对。

“是啊。”胡灵儿依旧是一派慵懒,而且还很热情地招呼道:“来者是客,坐吧。”

桑容走前了几步,却并未坐下,只是从袖中抽出了两张纸,然后在胡灵儿的面前展开,“这是你给涵王的?”

那是一副画和一封信,画上是一个身着紫衣的女子静静地坐在石头上,身边绿树环绕,身后群山矗立,人和景相互辉映,美不胜收。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坐在石头上的这个女子竟是背着身,只画出了一个背影。

而那信上,最后却印着涵王的令牌印子。

胡灵儿淡淡地瞥了一眼,未等她回答,桑容又走前一步追问道:“说,画上的这个女子现在在哪里?”

虽然她不认得画上的女子,可是她认识她身上的衣服,那是夏亦涵的,而那夜虽然天色有点暗,她没有看清胡灵儿的面容,却是清楚地看到了她身上穿着的正是夏亦涵的衣服,就跟这画上的衣服一模一样。

胡灵儿冷冷地勾唇,不答反问:“是涵王让你来的吗?”

桑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心虚,但也只是一闪而逝,然后一扬下巴道:“当然!所以你快告诉我。”

只是胡灵儿是何等的敏锐,即便是一丁点的心虚之色,还是未能逃脱她的眼底。

心中已然一片了然,她摇摇头,手指轻摆:“不不,跟我定下交易的人是涵王,我只会将她的下落告诉给涵王。若且若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也是喜欢涵王的吧,我才不信你会将自己情敌的下落告知涵王呢。”

“你……”胡灵儿一针见血,桑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胡灵儿却是继续道:“若我猜得没错,这一趟也不是涵王叫你来的,而是你不知道怎么得到了这两样东西,然后就瞒着他过来了,对不对?我想,涵王肯定都没能看到它们呢。”

开始的时候,胡灵儿确实是有点气愤的,以为夏亦涵因为自己上次放了他的鸽子,所以才让桑容过来的。

可是后来她细细一想,就算夏亦涵不是真的喜欢胡灵儿,至少他是在乎她身上的三叶血莲的吧?

之后又看到了桑容眼中的虚色,所以她更加的肯定了。

“是又如何?”桑容见胡灵儿已经将她看穿,干脆大方地承认,正拿在手中的纸一扬,扔给了胡灵儿。

胡灵儿伸手一接,接住了那封信,而那画却正好随着一阵风飘向了窗外。

她正要回转身去抓,却听得桑容阴森森地道:“唐灵,你若是识相的话,就把胡灵儿的下落告诉我,然后好好地回去做你的山贼婆,将涵王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做好。”

“若是我不识相呢?”胡灵儿疯笑着勾唇。

胡灵儿的话音才落下,桑容那原本美丽的脸上此刻却勾起了一抹邪笑,那冷魅的气息,跟之前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她就这么幽幽地看着胡灵儿,眸光中满是阴狠之色,缓缓启唇道:“若是不识相的话,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危险的气息逼近,胡灵儿双手一紧,提高了警惕,可是才一动,却发现的自己的双手竟是逐渐麻木起来,不仅是手,连带着双腿,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在渐渐麻木。

看着桑容嘴角那得意的笑,胡灵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略一低头,就看到了依旧握在她手中的那张纸。

几乎是本能地将它甩开,却是为时已晚。

“你给我下毒?!”胡灵儿咬牙切齿,此刻若不是她坐着,可能早就倒在地上了。

“是啊,身体被麻痹的感觉如何呢?”桑容魅笑出声,竟是连声音都跟之前变了几分。

她一步一步地朝着胡灵儿靠近,看着她黑纱遮面,阴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张遮遮掩掩的脸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说着,她的手已经朝着几乎动弹不得的胡灵儿伸去。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