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胡灵儿无比激动的样子,简兮楠浅笑着点点头:“对的,黎儿一直在找你们,她看到了你留给我的手链,知道了你的身份,所以我们就一路找过来了。”

胡灵儿已经顾不得问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兴奋地一把抓住简兮楠的手,“兮楠,快带我去见她,我要去见她。”

虽然记忆依旧没有恢复,可是那种迫切相见的感觉,却好似一直深埋在心底深处,这会儿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由此可见,她在失忆前,肯定也是急着想要找她们的。

可是简兮楠闻言,却只是按了按她的手,“灵,你先别这么激动。”

重新拉着她坐了下来,简兮楠继续道:“黎儿和玄还在后面,大概明日才到,我因为……因为某些原因,所以先行赶过来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简兮楠的脸色微微有点尴尬,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好在胡灵儿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心情不由得失落起来,便也没去注意他,只是颓然道:“我以为现在就能见到了呢。”

随之,她又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道:“玄是谁?”

“是黎儿的夫婿,天殷国的玄王爷,殷墨玄。”简兮楠据实相告。

胡灵儿眨眨眼,再眨眨眼,然后惊愕地道:“小狸儿她……结婚了?”

“呵呵……”简兮楠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不也结婚了吗?”

这下,胡灵儿的眼瞪得更大了,“你……你怎么知道?”

他不应该才到陵都的吗?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难道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吗?

“我不但知道你结婚了,而且还知道你是以右相府二千金的身份嫁给涵王夏亦涵,成为了涵王妃。”简兮楠的脸上依旧是笑着,可是那笑中却隐着淡淡的失落。

胡灵儿是知道简兮楠对自己的心意的,此刻的两人在谈论这种话题,难免会尴尬,便也不再继续下去,看了看外面的天,起身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我是偷溜出来的,我得先回去了,明日这个时辰,我们再在这里相见如何?”

“好。”简兮楠轻松地笑了笑,起身相送,“到时我会跟黎儿他们一起过来,我也得回去客栈了,一起下去吧。”

“嗯。”胡灵儿点点头,两人便相谐走出了房门。

就在两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转角处的时候,一道紫色的身影从一间雅间内跨了出来,恰恰好看到了胡灵儿那一闪而逝的背影。

是她?

原本有点微醺的神情一震,夏亦涵一个机灵,就朝着两人追了上去。

等到他追到楼梯口的时候,两人已经下了楼,他正要继续追下去,却正好看到了胡灵儿微微侧头,对着身边的简兮楠微笑而语的样子。

沐婉如?

夏亦涵的脚步一顿,竟是动不了了。

乍一看这道黑色身影的时候,他以为是那晚在将军府遇到的女子,可是这张脸怎么会是沐婉如的?

他从没看到沐婉如穿过黑衣,而且这么晚了,她不在王府,却跟一个男人跑来这观月楼?

夏亦涵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气愤,身子一动追了上去。

而刚刚走到门口的两人原本还在说些什么,忽然之间却是身子微震,眸子一眯,很是默契地互望了一眼之后,分头朝着两边快速走去。

追出来的夏亦涵一看分开走的两人,脸色阴了阴,左边是去往涵王府的方向,而胡灵儿却是朝着右边去的。

夏亦涵稍稍犹豫了下,还是跟上了右边的胡灵儿。

一刻钟之后,夏亦涵气势汹汹地回到涵王府,对于下人们的行礼视而不见,径直朝着胡灵儿住着的清婉阁走去。

胡灵儿的房间门口,小苗和闵默守在那里,见着一脸阴沉的夏亦涵快步而来,满是疑惑。

“王爷,王妃已经睡了。”小苗忙挡在了门口,却是很紧张地道。

“让开!”夏亦涵声音中满是不耐,一把挥开小苗,就要去推门。

可是他才动了一下,又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前面:“王爷,王妃已经睡了。”

高大的身影,生冷的声音,闵默就这么毫不畏惧地站在夏亦涵的身前,拿着剑的手握得死紧。

狭长的眸子一眯,一股森寒的气息席卷而来,几乎将整个清婉阁笼罩住。

夏亦涵的视线依旧空茫,可是他就这么直直地盯着闵默的脸,嘴角微微一勾,“本王要到自己王妃的房中,难道还要经过你们两个下人的同意吗?”

这两人的死命相挡,让他心中的疑惑更甚,这个门,他是必须得进去了。

闵默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夏亦涵,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看着夏亦涵的眸光,闵默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边上的小苗都快被两人之间的冷寒对峙给吓死了,怕闵默会忍不住动手,连忙跪地道:“王爷,奴婢不敢,只是王妃对身体本就虚弱,再加上昨夜一夜未眠,又好似感染了风寒,所以……所以怕王爷进去之后被感染上,毕竟王爷您自己也还有病在身。”

小苗这话,说得好似唯唯诺诺的,可是怎么听,都是在为胡灵儿抱不平啊。

夏亦涵脸色更加得难看了,他瞥了一眼闵默紧握着剑的手,眸中寒意愈浓,冷冷地道:“本王再问最后一遍,你到底让不让?”

“咳咳……”就在这个时候,屋内忽的传出了一道咳嗽了,咳了好一会才停住,然后胡灵儿的声音响起:“外面是王爷吗?是王爷来了吗?”

小苗一听,连忙道:“是的,小姐。”

夏亦涵眉头轻皱,沐婉如竟然在里面?

刚刚,他朝着右边跟去,对方走的很慢,好似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的跟踪,可是跟着跟着,居然就不见了。

夏亦涵大惊,要知道身为神偷的他,跟踪和反跟踪的本事一向是很厉害的,可是现在居然就这么把人给跟丢了。

羞愤交加的他连忙赶回了涵王府,原以为那个黑衣人要真是沐婉如,那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自己先回来。

可是现在……

正想着的时候,房门竟是“嘎吱”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一身白色中衣的胡灵儿面色苍白地站在门口,她单手扶着门框,神情却是无比地兴奋:“王爷,王爷您是来看妾身的吗?”

说完,她的身子微微一晃,小苗一看连忙上去扶住了她,“小姐,您怎么出来了?”

夏亦涵眼睛未动,却已经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番,现在的她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样子,难道是刚刚的自己因为喝了点酒,看走眼了?

还是说,这个沐婉如的伪装本事,真的是高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心中这么想着,他唇角微微勾了勾,摸着门框踏身而入,面露担忧地道:“王妃,你怎么样了?小苗,还不快把王妃扶到床上去。”

“是。”小苗将胡灵儿扶到了床上,在接到她的眼神示意后,连忙转身走了出去。

屋内就剩他们两个人。

桌上的灯光轻曳,映照在依旧是大红色的喜帐上面,有着一种暧昧的朦胧。

夏亦涵走到了胡灵儿的身边,也没说话,茫然的视线就这么直直地落在胡灵儿的脸上,眸光意味不明。

胡灵儿已经知道他是在装瞎了,而且现在的他肯定是在怀疑自己。

刚刚她和简兮楠才走出观月楼的门口,就发现有人在注意着他们,然后两人分头离开,那人却选择跟上了她。

原本还不知道是谁,后来她发现那人竟然是夏亦涵,心中大呼完蛋的同时,却又大骂混蛋。

这个夏亦涵,分明就是在装瞎,他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的脸,所以才会跟上来的。

后来她终于使计甩掉了夏亦涵,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来,果然,她前脚刚到,夏亦涵后脚就找上来了,好在闵默和小苗为她拖延了时间。

“王爷,你……”胡灵儿状似娇羞地低下了头,心下却在快速地做着打算。

“王妃是哪里不舒服了呢?”夏亦涵唇角带着浅笑,边说,边伸出手摸索着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下一刻,嘴角的笑容却是微微一僵。

很烫,她果然在发烧?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昨晚的花园中,她静静地缩在树底下的身影。

那么刚刚果然是他看走眼了吗?

夏亦涵猛地收回了手,脑子有点混乱,不自然地抿了抿嘴道:“既然王妃不适,就赶紧休息吧,本王先走了。”

夏亦涵转身便走,胡灵儿在身后无比幽怨地道:“王爷,您不陪妾身吗?”

这话出口,夏亦涵的脚步更快了,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房门口。

夏亦涵走了,胡灵儿却笑了。

她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而后瘫倒在床上。

刚刚真是好险,只要她再慢上一步,就要被夏亦涵给抓个现行了。

只是这样做,他真的就相信自己了吗?

胡灵儿不敢肯定,因为夏亦涵并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主。

“小姐。”小苗走了进来,看着面色惨白,却是如释重负的胡灵儿,竖了竖大拇指道:“小姐,你装得可真像,王爷好像真的相信小姐你在生病呢。”

胡灵儿无力地白了小苗一眼,“谁说我是装的,我真的生病了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