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终,白黎还是被自己的老公给拖了回去,胡灵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想着刚刚的这对活宝,止不住地会心一笑。

看来白黎是真的找到了那个深爱着她的人了。

这个殷墨玄,先不说他是人还是蛇,对于白黎的爱是无可置疑的,因为当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变得幼稚而又孩子气,就说明他是真正地爱着她的。

就如她现在和夏亦涵之间的状况,就是互相猜忌,互相怀疑,最终会走到哪一步,她也是无法预计的。

“小姐,这是简公子交代要给你喝的药。”小苗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胡灵儿看了看那黑乎乎的药碗,实在是没有喝下去的欲望,可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只能忍。

这药是简兮楠特意为她配置的,以保在解药调制出来之前,她的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

看着胡灵儿壮士断腕样地喝着药,小苗偷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包东西摊在了桌子上:“小姐,这是简公子让小苗给你准备的梅子,吃了可以去掉点嘴里的苦味。”

胡灵儿一看,连忙抓了一颗放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溢满嘴间,果然不怎么苦了。

这个简兮楠,真的是细心到让人无法不动容,只是……

“小姐,你在天殷国的时候,都是简公子在为你看病的吗?”小苗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转眸看去,却见小丫头满面红光,一脸神往的样子。

胡灵儿不由得笑道:“怎么,你看上他了?”

“小姐,你胡说什么呢?”小苗的脸更红了,撅着嘴巴道:“简公子那般的优秀,是女子看到她都会惊羡一番的,什么看上不看上的。”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胡灵儿按了按她的手,“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明日还要进宫了。”

“好,那小姐你好好睡,闵默就在门外守着。”说完,小苗转身出去,在关门的时候,胡灵儿看到了正守在门口的闵默。

前几日她都执意让闵默晚上不要守夜了,可是今天去了一趟相府回来之后,他就再也不听她的话了,一定要守在外面,也许是父亲跟他说了什么了吧。

唉,没办法,他爱守着,就守着吧。

无奈地摇摇头,胡灵儿躺了下去,可是过了许久,她都无法合上眼睛。

脑中一直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是跟夏亦涵之间的对话,还有那两只奇怪的鸟儿。

紫凤和紫凰,光听名字就肯定有特殊意义的,等简兮楠出来的时候,她异地过要好好地问一下。

想到简兮楠,她就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手缓缓地抚了上去,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虽然这个孩子的出现使得她的身体弱了不少,可是只要他能健康地成长,顺利地出生,这点牺牲也值得了。

希望简兮楠能够顺利地研制出解药来,并想出办法救她和她的孩子。

越想,就越没有睡意,胡灵儿干脆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到后来,便来到了房门口,打开了门。

“小姐?”闵默正守在外面,见胡灵儿忽然开门,有点吃惊。

胡灵儿笑了笑道:“我睡不着,想去花园里走走,你陪我去吧。”

“好。”闵默跟了上去。

凉风习习,枝叶轻摇。

两个月的时间,天气已经从炎热变成了现在的清凉。

站在荷塘边上,胡灵儿想起了那个雨夜,夏亦涵就静静地站在这里,当时的他是在想着她吗?

胡灵儿这个名字,在夏亦涵的心中是特殊的,这一点,她绝对可以肯定,只是这份特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是有多深?

还是说,他一直牵挂着她,只因为她救了他,而且她的身上有着三叶血莲的莲心。

摊开掌心,没有红光,也没有莲花。

细细回想一下,每次这莲花现形,都是夏亦涵在场的时候,难道说他和血莲之间有着什么神秘的关系吗?

闵默在离胡灵儿几步远的地方默默地站着,视线落在她的背影上,原本冷然的眸光却多出了一抹温柔。

今日回到右相府,相爷又是一番叮咛,让他务必要好好地护着小姐,因为虽然夏亦涵没有明显地表示出来,可是他却知道,两人的关系并不好。

因为之前胡灵儿叮嘱过闵默,不能把在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他们,所以他并没有将她生病的事情说出去,可是也就在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一步不离地守着她,不让她出任何的意外。

眼前这个女子的性格跟真正的沐婉如有着天壤之别,她的身上好像会散发出一种光芒来,能将周围的人都牢牢地吸引住。

包括他……

“咔”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声响在闵默的耳边响起,警觉的回头,却看到了一道身影从不远处一闪而过,快速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是……夏亦涵的卧室。

回头,却见胡灵儿也正看着这边,显然她也是发现了的。

胡灵儿皱了皱眉,虽然那身影走的飞快,可是她还是认得出来,这人是桑容。

这么晚了,她去夏亦涵的房间做什么?

胡灵儿的心中顿时不快起来,“闵默,我们去看看。”

然而此刻夏亦涵房间内的床上。

夏亦涵这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他的右手紧紧地捂着胸口,左手牢牢地抓着床单,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原本俊美不凡的脸,此刻却满是痛苦。

他牙关紧咬,咬到唇角都渗出了鲜血,却是强忍着没有呻吟出声。

今夜便是十日一次毒发的日子。

毒发的痛楚,一次比一次强烈,虽然他事前就已经服下了简兮楠给他的可以暂缓疼痛的药,可是那种心如刀绞的痛,还是让他痛苦不堪。

所以晚饭后,他就早早地回到了房间,将自己关在里面,独自承受这痛苦,他不会绕过任何人看到他这么脆弱的样子。

痛楚一波接着一波地袭来,夏亦涵觉得自己的意识在被渐渐抽离中,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半点的声响。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悄然打开,然后一道身影走了进来,又快速地关上了门。

夏亦涵隐约中听到了声响,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

因为每次他毒发的时候,唯一陪在他身边的人,就是她。

不管自己怎么拒绝,都是无济于事的。

“师兄!”焦急的声音传来,桑容已经快步走到了夏亦涵的床边坐下,掏出帕子给他擦着汗。

“嗯。”夏亦涵只挤出了一个字,现在的他已经无力多说一句话了。

桑容紧紧地抓住了他正抓着床单的手,脸上是满满的心痛:“师兄,你吃了我的药了吗?”

点点头,夏亦涵闭上了眼。

其实他没有吃桑容的药,而是吃了简兮楠的药,只是现在他还不方便告诉她。

“那你就再忍忍,马上就好了。”桑容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给他擦着汗,心中一片酸楚。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他,而他也不会有抵触情绪。

好想就这么一直握着他的手,永远都不要放开,可是她也不能这么自私。

夏亦涵有多痛苦,她是知道的。

凌心散,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凌迟心脏的剧毒,中了此毒的人,不会马上死去,可是每隔十天就会让心脏遭受凌迟之痛,就好似整颗心被人一点点地割下来一般,而且每毒发一次,毒性就会加重几分,直到最后的毒入心肺,心裂而亡。

虽然经过她的努力,已经驱除了他体内的大部分毒性,可是剩下的一点余毒,虽然暂时不致命,却依旧难逃每十日一次的痛楚。而且她也无法保证,痛到最后,会不会危及到生命。

“唔。”夏亦涵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地轻唔了一声,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整个人都好似痉挛起来一般,意识逐渐迷离。

“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用。”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桑容俯下身,整个人覆在了夏亦涵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

他的心痛,她的心也痛啊。

她宁愿自己去承受他的痛楚,只要能像现在这样抱着他,永远的,永远的。

即便是死,她也甘愿。

夏亦涵已经痛晕了过去,面色苍白,嘴角带血,而桑容依旧紧紧地抱着他,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下,满面凄然。

窗外,胡灵儿的脚步微微一晃,被守在身后的闵默一把扶住。

“小姐?”闵默担忧地询问着,胡灵儿却只是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萧索的背影,一片凄凉。

闵默重新看了看微微开启的窗户,里面床上的两人依旧紧拥在一起。

双拳紧紧地握起,原本俊冷的脸更显冷寒。

*******************

今日8000字,还有5000字晚上了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