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整夜,胡灵儿就这么默默地抱着膝盖靠坐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床的另外一角,没有闭上过。

在夏亦涵房中看到的那一幕,不断地在她的脑中回放着,久久无法散去。

夏亦涵和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从窗外看进去,她看不清楚夏亦涵的表情和动作,却能清楚地看到桑容的动作,她分明是整个人都伏在了夏亦涵的身上。

可是细细一想,又觉得有点奇怪,犹记得那日她抓着夏亦涵的手的时候,都被他那么决然地推开了,这一次,夏亦涵又为何没有推拒呢?

这个桑容对于夏亦涵来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越想,胡灵儿就越觉得烦闷,视线转了转,却发现外面天都已经亮了。

一夜已经过去了啊,她却连眼都没合上过。

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胡灵儿抚了抚胸口,不知道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因为夏亦涵的事情,胸口竟然有点微痛。

今日要进宫去跟皇上和太后请安的,看来已经不用再睡了吧。

“小姐。”正想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小苗的声音。

“进来吧。”胡灵儿应了一声,小苗便推门走了进来。

乍一眼看到胡灵儿竟然连衣服都未脱地坐在床上,满目惊讶地道:“哎呀小姐,难道你昨晚都没睡吗?”

胡灵儿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正想起身,却听的小苗继续道:“小姐,你不用起来了,刚刚王爷的侍卫来回报说,今日不进宫请安了,你正好可以再睡会。”

“不去了,为什么?”胡灵儿满目的疑惑。

“好像是王爷的身体又不好了,具体项城也没细说。”

胡灵儿沉思了一下,而后点点头道:“嗯,知道了,你出去吧,那我再睡会。”

小苗出去了,胡灵儿这才躺了下来,可是躺下之后,脑中却是更加的疑惑了。

夏亦涵既然都已经跟自己坦诚相告了,应该不会再用装病来骗自己的,莫非他的身体是真的不好了?

她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昨天简兮楠给他诊断之后,她都忘记问他具体情况了。

但是既然体内还有余毒,那么肯定还会有复发的可能吧?

难道昨夜桑容会出现,是因为他毒发了?

想到这里,胡灵儿再无睡意,起身就走了出去。

门外,闵默依旧守在那里,同样一夜未睡的他,脸色却是比胡灵儿好了许多。

胡灵儿顿了顿,出声道:“闵默,你去休息会吧。”

闵默看了看胡灵儿,而后低首道:“等小姐睡了,闵默就去睡。”

深知他脾气的胡灵儿不再多言,轻抿了一下嘴唇道:“那你跟我走吧。”

不用问要去那里,闵默只要默默地跟随。

在夏亦涵的院门口的时候,胡灵儿的脚步稍稍顿了下,终究还是跨了进去,可是才没走几步,又重新停了下来。

她愣愣地站在原地,双眸直直地盯着不远处,那是夏亦涵的房门口。

只见房门被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桑容。

她居然在里面待了一整夜吗?

胡灵儿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胸口突突地疼得厉害。

桑容关好门,转身的刹那间也看到了院门处的胡灵儿和闵默。

稍稍愣了愣,而后嘴角勾起了一抹讽笑。

她拢了拢发髻,一身蓝色纱裙随风轻曳,缓步朝着胡灵儿走来。

走到胡灵儿面前的时候,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因为一夜未眠,胡灵儿的脸色极差,而且身上的衣服依旧是昨天穿的,坐了已然是皱巴巴的了,再加上刚出来的时候她压根就未经梳洗和化妆,整一个素面朝天,面色憔悴,双眼发黑的邋遢女子。

嘴角的讽笑越来越甚,桑容抬了抬下巴,微微福身道:“桑容给王妃请安。”

出口的声音轻轻柔柔,眼中的讥讽却是无比的明显。

胡灵儿冷冷一笑,并没有说话,视线却落在了夏亦涵的房门上。

桑容注意到了她的视线,轻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面带娇羞地道:“王爷还在睡觉呢,王妃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

见着胡灵儿面色微微一变,得逞的桑容又道:“昨晚王爷可是很辛苦的呢。”

这话中隐藏着的意思,就算傻子都能听出来,可是胡灵儿既然已经认定了夏亦涵是毒发,就也不会再多怀疑,只是冷冷地道:“桑姑娘也辛苦了,你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王爷这边就由我照顾了。”

说完,胡灵儿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朝着房门走去。

桑容身子一转正要阻拦,却忽觉身后一阵劲风袭过,下一秒,一道高大的身影就挡在了她和胡灵儿之间。

那是闵默。

看着面色冷峻的闵默,再看看已经走到了夏亦涵门口的胡灵儿,桑容满目的愤怒,但最终还是甩袖离去。

虽然她刚刚口头上占了便宜,但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这就是她无奈的地方。

可是,她可以争不过那个生死不明的胡灵儿,难道连这个又丑又花痴的女人都争不过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暗暗地下定决心,不论用什么手段,她都要得到夏亦涵,一定要。

原以为夏亦涵正睡着,胡灵儿门都没敲便推门走了进去。

可是刚进去,却看到了正靠坐在床上的夏亦涵。

见着胡灵儿进来,原本微闭着双眸的夏亦涵猛地睁开眼看向了她。

脚步一顿,四目相对间,胡灵儿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的脸色确实很不好,就如第一次见他时候的那般,用苍白如纸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而且他的眼睛红红的,补满了血丝,甚至连唇角都有着血痕。

“你怎么来了?”还是夏亦涵先开口了,只是出口的声音却带着几分沙哑,几分疲倦。

胡灵儿这才走了过去,有点不自然地道:“听项城说你身体不好,就过来看看。”

“呵呵……”看着她略显别扭的神情,夏亦涵忽的笑了起来。

即便是这么虚弱的一张脸,那一笑,却也足够颠倒众生了。

“你是在担心本王,还是在怀疑本王呢?”

“我没有怀疑你。”胡灵儿竟是毫不犹豫地回答着,“我知道你身上的余毒发作了。”

在看到他这样的脸色之后,昨晚的一切怀疑都消失了,肯定当时的他很是痛苦,甚至有可能都已经失去了意识,桑容那么做,或许是为了安慰他,亦或者是为了趁机接近她。

而桑容刚刚在外面的那些话,分明就是为了向她示威,这个女人的心机,绝对是不简单的。

正因为这样,她才更加相信夏亦涵了。

见她这么说,夏亦涵倒是有点惊讶了,可是于此同时,心里竟然有着些许的失落。

桑容刚刚走,两人必定是在外面碰面了,一个女人在自己的丈夫房中待了一整夜,难道她都不介意的吗?

还是说,她对他,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对,他怎么会在意这些,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些?

夏亦涵猛然间回神,他们的婚姻只是表面上的而已,他怎么能以她的丈夫来自居呢?

肯定是昨晚的毒发,痛得他脑子糊涂了。

深吸了一口气,摒弃心中那抹莫名的感觉,夏亦涵问道:“是简兮楠告诉你的吗?”

胡灵儿摇摇头,“不,他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猜到的。”

真是个聪慧的女子。

夏亦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见她面色不是很好,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得她又道:“你还没吃早膳吧,我去让人给你弄点粥来。”

胡灵儿难得的温柔和善解人意竟然使得夏亦涵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你不会又给本王弄些粥汤来吧。”

“呵呵……”胡灵儿笑了起来,犹记得新婚第二日她为了报复他,给他端来的无米粥汤。

夏亦涵又是微微一阵,这轻灵的笑声,为何如此的熟悉?

正在疑惑间,胡灵儿轻掩了一下嘴角道:“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啊。”

那带着浅笑的俏脸,那狡黠的眸光,那略带顽皮的神情,看得夏亦涵的眸子都沉了下来。

在他的脑海中,一直有着这么一张脸,深深地,深深地刻在里面。

每夜梦回间,他都只能抱着属于她的那些东西,久久地,久久地,思念着……

*****************************************************************************************

今日8000字,还有2000字哦,亲们晚一点再看啦。还有啊,怎么都木有留言的哦,妖儿好伤心哇。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