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桑容深深地看了桑进德一眼,而后轻声道:“桑容知道了,以后不会再如此不明不白地出入涵王府了。”

因为她要名正言顺地进去。

桑进德却不知她暗中所想,只以为她是听进了自己的话,顿时欣慰地道:“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嘛,赶紧去处理下伤口,不要留下疤痕了。”

留下疤痕,那皇上可就未必能看上她了。

“是。”桑容低头应道,唇角却是嘲讽勾起,而后转身离去。

当门外的两个侍卫看到满面鲜血的桑容走出来的时候,震惊过后连忙低下了头。

毕竟这样的情况,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桑容走得不急不缓,直到身边再也没有他人,两行清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就是她的家,她的父亲,她悲剧的人生。

她的人生,从一出生便是黑暗的。

母亲原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小姐,却在十八岁那年被好色成性的桑进德看中。

当时的他虽然还不是丞相,却也已经是朝中重臣,家中已经娶了好几房,却偏偏看中了她的母亲。

当时的母亲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甚至都已经定了亲,不假时日便要嫁过去了。

母亲当然不同意,桑进德便用自己的官权向母亲的家里施压,作为商人的他们,自然只能妥协。

可是母亲抵死不从,而未婚夫也是真心爱她的,两人于是决定私奔。

只可惜,两人最终都被抓了回来,更为可恶的是,桑进德竟然当着母亲未婚夫的面将她强*暴了,然后又当着她的面,将她的未婚夫活活打死。

母亲羞愤难忍,欲要自尽,桑进德却以她全家人性命相威胁,将她留在了身边。

可惜他留下的,他占有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时隔一个月,或许是桑进德觉得这样的母亲没什么意思,想要将她丢给妓院里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怀孕了。

孩子,自然是他的。

就这样,生无可恋的母亲为了她而苟且活了下来。

却是在桑进德的家中过着猪狗不如的非人生活,直到她出生,母亲便也解脱了。

母亲难产,去世了。

如果按照之前母亲的遭遇,那么她的命运也肯定是悲惨无比的。

可是幸运的是,就在她出生,母亲去世的那一天,桑进德成为了齐夏国的丞相。

于是,她就被桑进德当成了幸运儿,取名桑容,以小姐的待遇将她抚养长大。

可是从小到大,她除了衣食无忧,就从来都没感觉到过何为父爱,而且还会常常被那些兄弟姐妹们欺负。

对于这些,她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忍。

她咬紧牙关,坚强地惹了下来,直到师傅的出现。

就在她十岁那一年,桑进德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长包,发痒流脓,无人能治。

无奈之下桑进德只能进行悬赏寻医,然后她的师傅就出现了。

她很轻易地就治好了他的怪病,桑进德欣喜不已,要对她予以重赏。

可是师傅却不要钱,只说想收一个徒弟,而那个人就是她。

桑进德虽然疑惑,但还是欣然同意了师傅的要求,就这么将她给“送”了出去。

当时的她忐忑不安,只以为遇到了一个拐带小孩的骗子,后来,她才知道自己的师傅竟然是整个大陆都闻风丧胆的魔医,她有个很男性化的名字,叫做单霖。

而且,她也因为师傅,遇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她的男人。

十四岁的夏亦涵,她师伯的徒弟。

自那时候起,她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阳光,有了色彩。

而夏亦涵,便是给予她这一切的人。

她会回到这里,也是因为她知道了夏亦涵的身世,觉得自己的这个身份或许能帮上他的忙。

所以,她怎么能够放弃他呢?

回到房间里,桑容坐在镜子前,默默地看着自己脸上的桑口许久,才拿出药箱,清理起伤口来。

整个过程,她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伤口不是很大,可是却高高地肿了起来,在她白皙肌肤的映衬下分外的显眼。

她伤成这样,夏亦涵看了应该会心疼的吧?

犹记得以前她若是记不住毒草的名字,师傅就会打她的手心,夏亦涵知道了,总是会偷偷来给自己红肿的手心里上药。

甚至还从师傅那里为她偷来了毒草的对比图,让她很快就记住了那些名字。

所以这一次,他也一定会的。

手,缓缓抬起,轻抚着疼痛的伤处。

桑容想象着夏亦涵也会这样轻抚着她的脸,然后满目疼惜地问她疼不疼。

一直清冷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轻轻的,柔柔的,带着一抹浅浅的幸福。

许久之后,桑容站起身来走到了床边,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之后,从床内侧拿出了一个包裹。

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件紫色的长袍,那颜色,那款式,分明就是胡灵儿手中的那一件。

上面有几处破损的地方,甚至还有几块血迹。

抓着衣服的手猛地收紧,桑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的笑。

*

经过一个上午的休息之后,夏亦涵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午膳的时候他来到了膳堂里面,却发现桌前只坐着白黎和殷墨玄,并不见胡灵儿的身影。

他皱着眉头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眼见的白黎却发现了他,立马叫道:“姐夫,你来啦,快来这边坐啊。”

这熟络热情的样子,竟好似她才是这边的主人一般。

殷墨玄脸色微微一沉,狠狠地白了白黎一眼,而后某人却还是后知后觉,嘴里咬着筷子,眼睛盯着夏亦涵,就差要流口水了。

夏亦涵看看白黎的样子,再看看她身旁的殷墨玄,心中失笑。

这位随时都能将天殷国皇帝取而代之的蛇王,配上这个有点小白的单纯女子,竟也是绝配啊。

他真的是越来越好奇,这个沐婉如在天殷国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认识这么一对活宝,却又不知其是蛇王的身份呢?

而且,还有一个心仪着她的圣医简兮楠。

难道说她要终结这段婚姻,为的正是这个简兮楠吗?

想到这里,夏亦涵刚刚的美丽心情竟然不翼而飞,走到了桌前却并没坐下,只是对着两人点点头算打过了招呼,然后问道:“你姐姐呢?”

夏亦涵的无理让殷墨玄略显不满,眸光微微一闪,寒意顿显。

而白黎却是毫不在乎地道:“姐姐说她又累又困的,睡回笼觉去了。”

刚刚在花园里逛了一会之后,胡灵儿的面色是越来越差,就连神经大条的白黎都看出了不对劲。

细问之下,胡灵儿只说昨晚没有睡好,却不知其实她压根就没睡。

白黎只以为孕妇都嗜睡,便让她回去睡觉了。

“睡觉?”夏亦涵微微皱眉,好似在想些什么,然后道:“两位慢用吧,本王去看看爱妃去。”

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白黎看着他的背影,咬着筷子喃喃道:“姐夫对姐姐看来很不错的么。”

“呵,也就你会相信。”一边的殷墨玄不削地嗤鼻。

听着他阴阳怪气的声音,白黎猛地回头,“啪”的一下将筷子拍在了桌上,炸毛了:“是啊,我就是爱相信人怎么滴,当初要不是那么轻易的相信了你,也不会被你骗的那么惨啊,你说你……”

按着他对她的了解,若是让她再说下去,他的老底都要被揭开了。

“好了,好了,是本王的错!”殷墨玄一看她那架势,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讨好地认错道:“小狸儿喜欢相信人,那是因为她单纯,善良,而本王爱的就是这样的小狸儿。”

说完,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白黎羞红了脸,但还是不服气地撅着嘴,哼哧道:“哼,知道就好。”

“呵呵。”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殷墨玄笑得无比的幸福。

只是他的眸光却瞥向了夏亦涵之前消失的门口。

他倒是真的希望夏亦涵跟胡灵儿之间的问题早日解决,这样他跟他的小狸儿才能有安定的生活啊。

不然胡灵儿只要一有事,他这只不安分的小狐狸肯定会窜来窜去的,胡灵儿伤心,她肯定也会跟着难过,他可不想看到她不开心。

只是这样的话,他的好兄弟简兮楠就悲剧了。

唉,世事无常,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说他,在认识这只小狐狸之前,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人生。

没了仇恨,没了怨恨,有了感知,有了感觉,甚至能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跟自己喜欢的女子在一起。

这种幸福的感觉,是他以前都不敢啬望的,现在,却被他牢牢地拥在了怀中。

很好,很美的感觉。

*********************************************************

今日依旧是8000字,3000字先送上。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