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桑容摸了一下脸,微微垂下头,并没有回答。

夏亦涵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走到她跟前愤愤地道:“是不是桑进德干的?”

桑容低头不语,夏亦涵心中早就明了,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满目的愤恨:“一定是他责怪你来为我疗伤了对不对?”

虽然昨夜他意识模糊,可是桑容进来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了的,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就记不清了,只知道早上醒来的时候,桑容一如既往地陪在自己的身边。

“师兄,我来找你,不是为了我的事情的。”桑容抬起头,一脸的急切,然后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包裹,“师兄,你来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夏亦涵皱眉,看着桑容将包裹打开,下一刻却是怔住了。

一把夺过了里面的东西,夏亦涵满目震惊地道:“你这是哪里来的?”

包裹里,竟然是一件紫色的袍子,而那衣服,分明就是当初他被逼进殷齐山的时候穿着的,后来一直穿在胡灵儿身上,现在怎么会……

看着夏亦涵的样子,桑容的眸底浮起了一丝得逞的笑,但脸上依旧是惊愕的神情,“这是你的衣服,对不对?”

“是我的,容儿,快告诉我,这衣服你是哪里来的?”夏亦涵翻看着衣服,上面的破损和干涸的血迹依旧是触目惊心,这只能说明,当时胡灵儿确实是受了重伤的。

“师兄,你先冷静一下。”桑容将他拉坐了下来,然后缓缓道:“今日我在府中被父亲一顿训斥之后,就跑了出去,然后在陵都街头看到了一个正在兜售猎物的猎人。无意间,我在他的行囊里看到了这件衣服,觉得很是眼熟,就问他是哪里来的。结果猎人告诉我,他之前在殷齐山救了一个重伤的女子,这衣服是那女子当时穿着的。他……”

听到这里,夏亦涵一把抓住了桑容的手,兴奋不已地道:“是灵儿,肯定是灵儿!容儿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夏亦涵满面欣喜的样子看得桑容心中一痛,但随即垂下头,面色不自在起来。

拉着桑容的手微微一顿,夏亦涵有一股不祥之感,但还是问道:‘容儿,你告诉我。”

“师兄……”桑容有点犹豫,但最终还是道:“那猎人说……他救下那女子后,不到一日的时间,她便重伤过世了。”

“不可能!”夏亦涵“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紧紧地抓着桑容的手,大声道:“容儿,你骗我的对不对?灵儿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

他的手在发抖,却是无比用力地抓着桑容,痛得她眉头都拧成了一团。

可是桑容病没有呼痛,只是很委屈地咬了咬下唇,“师兄,容儿何时欺骗过你?”

夏亦涵的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

是啊,他认识桑容都快十年了,她从来都没欺骗过他,一次都没有。

可是,这一次要他如何相信?

胡灵儿死了,他心心念念着的灵儿已经死了。

身子一晃,夏亦涵颓然坐倒在椅子上,整个人失魂落魄起来。

不,他不相信!

夏亦涵重新站了起来,看着桑容道:“那个猎人呢?我要亲自问他。”

桑容有点心虚地低下了头,她确实从来都没骗过夏亦涵,可是这一次,她不得不这么做。

虽然这个猎人根本就不存在,可是桑容也知道,若是不让夏亦涵去,他肯定是不会死心的。

“好,我带你去找他。”桑容点头,两人便立即出口了。

不过理所当然的,当桑容带着夏亦涵赶去的时候,那“猎人”早已经走了。

“他走了。”桑容看向满目焦急的夏亦涵,轻声道。

“你有问他住在哪里吗?”夏亦涵四处巡视着,找着每一个类似于猎人的人。

桑容内疚地低下了头,“没问。当时我听到那个消息,也是无比的震惊的,所以给了他一点银两,要了这件衣服之后,就直接来找你了。师兄,是我大意了。”

夏亦涵的手中依旧抓着那件衣服,低头看了许久之后,沉声道:“那你有没有问他,为何要带着这件衣服。”

桑容的眼神微微一闪,继续道:“这个问了,他说那女子临死前,要他好好地保管这件衣服,说以后若是有人认得它,就跟他说一句话。”

夏亦涵的视线依旧落在那衣服上,手轻抚着上面的血迹,颤抖着声音道:“什……什么话?”

看了看一脸心伤的夏亦涵,桑容深吸了一口气道:“把我忘了吧。”

夏亦涵身子一个踉跄就朝着边上倒去,幸好桑容眼明手快,一把将他给扶住:“师兄,你……”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被桑容扶着的夏亦涵喃喃自语着,目光呆滞,好似整个灵魂被抽走了一般,“灵儿不会死的,她不会死的。”

说到最后,夏亦涵的声音越来越轻,或许是他已经相信了这个事实了吧。

桑容静静地守在他的身边,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因为她知道,此刻的自己说太多都是没用的,只有他痛过之后,才能从中走出来。

这样一来,她只要再除掉那个唐灵,这件事情就算是完美解决了。

原本那日她都能除掉那个唐灵了,可是中途都杀出了一个简兮楠。

回去之后,她一直很不安,就怕唐灵还会将夏亦涵约出来,告诉他胡灵儿的下落。

可是过了两天之后她也未见夏亦涵那边有动静,而且那唐灵也不再出现,她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因为唐灵的那张图上的女子穿的分明就是夏亦涵的衣服,而且她对这件衣服也是有印象的,所以就重新做了一件,特意弄旧,弄破,又沾了点血迹上去,之后又扯出了个猎人。

现在看来,夏亦涵是真的相信了。

就在桑容庆幸着的时候,不远处的街头,转出了两道身影。

帅气逼人的银衫男子身边,紧紧地依靠着一位扑有着一双明亮大眼的绝色女子。

这两人正是殷墨玄和白黎。

白黎勾着殷墨玄的臂膀,大眼滴溜溜四处转悠着,满目的新奇。

忽然,她大眼一瞪,指着前方道:“啊啊啊,那是……那是……”

见她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殷墨玄循声看了过去,却见不远处的墙边,夏亦涵正站在那里,而他的身边紧贴着一位女子,甚至比他们两人还要来的亲密。

完蛋了,这会儿小狐狸又要爆发了。

殷墨玄心中的想法刚落下,白黎的手已经从他的臂弯中抽出,一撩袖子道:“靠,好你个夏亦涵,才新婚几天就在外面勾三搭四,看我不灭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白黎一边咒骂着,一边作势就要冲上去,却被殷墨玄给一把扯了回来。

“你拉我做什么?”白黎怒目回视。

殷墨玄紧了紧揽着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抓奸要在床,难道你不想将他们给灭的彻底一点吗?”

“对。”白黎一听,连忙点头,“而且这事得秘密进行,现在灵儿姐不宜受刺激,我就偷偷给她清理门户。玄,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嗯,这样才对嘛。”殷墨玄满意地在她挺翘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然后在她炸毛前连忙道:“咱们就静观其变,跟着他们,看他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好,就这么办。哼,竟然背着灵儿姐偷小三,看我这么废了你。”白黎跃跃欲试,眼睛微微眯起,就好似已经在想象要将这两人大卸八块一样。

可是,眼看着两人就这么一直站在那里,还保持着一样的姿势。而且因为距离有点远,根本就看不出两人的表情,只知道夏亦涵的手中拿着一件紫色的衣服,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

白黎郁闷了,低声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看着吧。”殷墨玄眯了眯眼,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两人并不是在亲热,而是夏亦涵在伤心着什么,那女子则是在无声地安慰着他。

只是这夏亦涵,虽然自己对他并不了解,可是想当然也是一个骄傲之人,现在为何会在一个女子面前流露出如此脆弱的情绪呢?

时间又过去了好一会,桑容看了看周围,终于忍不住道:“师兄,这里人来人往的,我们还是先会王府去吧。”

一直低着头的夏亦涵终于有了反映,他仰起头闭起眼,好似在努力地将某些东西掩去,然后沙哑着声音道:“你先回去吧,我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说完,他转身便朝着前方走去。

“可是师兄……”桑容想说他若是这么在大街上走的话,视力已经恢复一事就会暴露了。

但眼看着夏亦涵头也不回地走了,桑容顿了顿,还是跟了上去。

“他们走了!”白黎扯着殷墨玄的袖子兴奋地说着。

“走。”殷墨玄没有犹豫,拉过白黎跟上前去。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