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亦涵却依旧没有停步地打算,只是缓缓地朝前走着。

而桑容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不敢靠近一步。

她知道,现在就算自己贴上去,夏亦涵也肯定不会打理她的。

她就再给他几天的时间,等这段时间过了,夏亦涵就会彻底属于她了。

桑容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夏亦涵的身上,对于身后跟着的两条尾巴毫无所觉。

随着时间的过去,原本兴致冲冲的白黎已经焉掉了,小声地嘀咕道:“这个夏亦涵到底要去哪里啊?而且他之前和那女人这么亲密,现在两人又离得那么远,在搞什么鬼啊?”

白黎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的道:“玄,会不会他们发现了我们正在跟踪,所以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啊?”

“你想多了。”殷墨玄没好气地在她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

你说同样是从异世过来的,为何那胡灵儿脑子这么好,而这只小狐狸却总是傻傻的呢?

不过,他就是喜欢傻傻而又单纯的白黎。

夫妻两人,一个聪明人就够了,不然会很麻烦的。

“哎呀,夏亦涵拐到巷子里去了。”正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白黎的惊呼声。

殷墨玄看将过去,却见夏亦涵果然拐进了一个巷子口,桑容也随之走了进去。

两人跟了上去,正好看到夏亦涵推开一个宅子的门走了进去,而桑容在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进去了。

白黎一看,顿时叫了起来:“啊啊啊,奸夫淫妇,果然是来偷情的,我……唔唔……”

殷墨玄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惹来白黎的一顿白眼,他无奈地解释道:“你嚷嚷什么,这里这么安静,是想被他们真的发现吗?”

许是觉得他的话有道理,白黎噤声了,殷墨玄这才松开了手,低声道:“到底是不是在偷情,咱们进去看看就是。”

殷墨玄的话音落下,就一把揽住白黎的腰,纵身一跃,落在了院墙上面。

展目看去,那是一个不大的院落,有两个屋子,不过夏亦涵却没进屋,只是坐在院中的石桌前,直直地看着手中的衣服发呆。

桑容依旧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距离,默默地看着,没有上前,也没有说话。

白黎看着夏亦涵的视线,皱了皱眉头道:“这衣服到底有什么名堂啊,夏亦涵为什么一直看着呢?”

若是要偷情,也得去屋子里啊,这会儿盯着一件衣服看算什么?

“看下去再说。”殷墨玄紧了紧揽着她的手,这样蹲在墙头偷窥人的感觉,好熟悉,好怀念。

想起当时带她去相府还是将军府偷东西时候的乐趣,殷墨玄的嘴角缓缓勾起。

白黎正好转了转眸光,看到了他脸上意味深长的笑,不由得道:“你在笑什么?”

“呵呵……”殷墨玄嘴角的笑容更甚,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本王在怀念当初我们做‘雪狐狸’时候的情景。”

白黎一听,眸光一闪,满面光彩地道:“对哦,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白黎说完,嘴巴朝着夏亦涵那边努了努,殷墨玄会意,她这是要去偷夏亦涵手中的衣服?

只是还未等两人动手,夏亦涵忽开口道:“容儿,我不是叫你回去吗?今晚我就住在这里了,你先回府去吧。”

桑容咬了咬嘴唇,“不,我不回去。但我也不会打扰你的,我就在后面看着你。”

“容儿!”夏亦涵的声音提高了几许,他转回头,一脸不耐地看着桑容,只是当目光触及她脸上的伤肿之后,面色又柔了下来。

轻叹了一口气,夏亦涵道:“容儿,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跟左相闹得太僵,这与你,与我,都没有好处。”

桑容的身子微微一怔,而后缓缓地低下了头,沉吟片刻后又重新抬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

夏亦涵说的没错,她会回到相府,无非就是可以利用左相的势力对夏亦涵有所帮助,所以她不仅不能让桑进德对夏亦涵有太多的意见,而且要想办法让他看重夏亦涵,帮助夏亦涵。

桑容说完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院门口走去,只是在快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回头道:“师兄,希望你能早点从悲伤中走出来。我想她是为了不让你伤心,才会让猎人转达那句话的。”

夏亦涵的眸光一顿,看向了桑容,只见她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而后推门走了出去。

天色已暗,院中一片清寂,偶尔有几片落叶随风飘下,落在了夏亦涵身边的石桌上。

夏亦涵环视了一圈,师傅过世之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直到被那个人找到。

虽然他当时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更不愿进入那个大牢笼,可是那人却始终都没有放弃,甚至还让自己最看重的四皇子齐宏清来接近他。

他跟着师傅多年,身边的同龄人只有桑容一个人,所以齐宏清的出现确实让他体会到了何为兄弟之情。

他们一起谈古论今,一起吃喝,一起下棋,一起睡觉,他甚至还带着他一起去劫富济贫。

当时的齐宏清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是夏亦涵却知道,齐宏清是真的将自己当成兄长,当成朋友的。

也正是因为那段日子的兄弟情谊,所以后面他才会义无反顾地帮他,甚至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

可是现在想来,自己或许是被那人给利用了,他给了自己这段短暂的兄弟情谊,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好好地为他最爱的儿子效命。

因为那人知道,当时的齐宏清,绝对不会是太子齐穆清的对手,所以他才会让齐宏清接近自己。

被那人利用他无所谓,因为他是真的将齐宏清当作了自己的弟弟,可是到头来,却遭遇到了他的背叛,甚至还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这个仇,他必须要报!

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石桌上,鲜血瞬间流了出来,夏亦涵却是恍若未觉,脸上的狠厉之色,让蹲在墙头的两人为之一颤。

就在这个时候,夏亦涵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头一转,就朝着白黎他们的方向看来。

“黎儿,赶紧下手。”说时迟,那时快,殷墨玄丢下这句话,整个人腾空而起,瞬间化成了一道银光,朝着空中飞射而去。

“谁!”夏亦涵一声厉喝,身子窜跃而起,紫光一闪,朝着那道银光追击而去。

“哇塞,原来这夏亦涵武功也不赖啊。”白黎怔怔地看着那一银一紫两道光渐渐远去,不由得感叹道。

不过她马上便回过神来,想到了殷墨玄刚刚的话,在边上的大树上一个借力,就落在了地面上,朝着那石桌飞快奔去。

刚刚夏亦涵离开的时候,忘记将那衣服拿走了。

白黎速战速决,拿到衣服之后就溜了出去,直接朝着涵王府跑去,至于殷墨玄那边,她可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虽然夏亦涵的本事看起来也不错,但是殷墨玄毕竟是蛇啊,本事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正如白黎所预料的,殷墨玄意在引开夏亦涵,他以光影跑了好久,等到心里估摸着白黎也该得手的时候,银光一闪,就彻底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一直紧随在后面的夏亦涵脚步一停,落在了屋顶上,微眯着眸子四处打量着,满目的警惕。

刚刚那道银光,分明是人幻化出来的,可是为何会突然不见了呢?

他一直紧跟在那人的后面,就算他的本事再厉害,也不可能眨眼间就不见了啊?

真的是好奇怪。

就在夏亦涵在屋顶上对着夜空满目疑惑的时候,一条小小的银蛇从墙角蜿蜒而过,朝着涵王府的方向游移而去。

暗夜深沉,夜风微凉。

夏亦涵在屋顶站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任何的动静,忽然,他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转身就朝着来时的方向奔去。

回到了之前的院落中,石桌上,果然没了那件衣服。

“该死的!”夏亦涵一声低咒,这才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只是,那人为何要拿他的衣服?

这衣服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可是对于他人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的啊。

眸子微眯,夏亦涵的双拳紧紧地握起,冷寒之气顿显,难道是他们要开始行动了吗?

那么,就让他陪他们好好地玩上一玩,为灵儿,也为自己报仇!

****************************************************************************************

今日依旧是8000字,怎么就没有亲留言呢,唉唉……叹气中。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