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黎还未到涵王府,殷墨玄就已经赶了上来,瞧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白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凑上前道:“怎么样,跟他交上手了吗?”

殷墨玄斜睨了她一眼,神气活现地道:“虽然这夏亦涵的本事还不懒,但本王还不削跟一个人类动手。”

这话说的……白黎很中听。

笑眯眯地勾住了他的臂弯,白黎得意地道:“嗯,还是我家老公最厉害,不过你家老婆也不赖,东西顺利到手了。走吧,咱们去好好研究一下。”

之前拿衣服的时候匆匆忙忙,白黎根本就没细看,直到房中将衣服抖开一看,吓得差点就扔在了地上,“我靠,竟然是一件血衣,还有这么多的破洞,这夏亦涵是变态吗?居然拿这破烂当成宝贝一样。”

白黎满目的嫌恶,而殷墨玄却将衣服给接了过去,对着那些血迹细看了一番,又凑到了鼻前闻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这血不是人身上的。”

“啊?”巴黎眨巴眨巴大眼,满目的怔然:“那是什么血,不会是……是蛇的吧?”

“你脑子在想什么呢?”殷墨玄没好气地点了下白黎的额头,将衣服放在了桌上,缓缓道:“这血是鸡血,而且上面的破洞也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白黎听后更加的惊讶了,“不会吧,夏亦涵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你觉得会是夏亦涵做的吗?”殷墨玄看看白黎,然后将她拉坐了下来,分析道:“夏亦涵见到这件衣服之后,就失态了,说明这衣服肯定对他有很重要的意义。比如这衣服是属于他很在意的一个人的。”

“啊,对了。”白黎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一拍双手道:“所以夏亦涵看到这件衣服破成了这样,上面还沾满了血迹,就以为那人已经死了,对不对?”

白黎的确是很单纯,但这脑子还是转得极快的,殷墨玄一提点,便很快就联想到了。

殷墨玄赞许地点点头:“没错,而且那个做手脚的人,很有可能是那跟他在一起的女人。”

白黎眉头一皱,也觉得极有可能,想了想又道:“那女人……夏亦涵好像叫她容儿哦?”

殷墨玄点点头,白黎却忽然跳了起来:“我去问问灵儿姐看,她说不定会认识那个女人的。”

话一说完,白黎转身便跑,只是才跑了几步,又回来将那衣服拿上,“这个我也得让灵儿姐看看,或许她能知道点什么。”

眼看着白黎已经一溜烟跑了出去,殷墨玄没有阻止的打算,只是一边看着她越跑越远的背影,一边悠哉哉地喝着茶。

这丫头前一刻好像还在说因为胡灵儿怀孕,这事要瞒着她,想要偷偷给她清理门户来着,现在怎么又要去问人家了?

不过夏亦涵和胡灵儿之间的事情,确实需要一个人去搅和,而这只小狐狸便是最好的人选,虽然他会寂寞一点,但是为了以后的长久安逸,这会儿做出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白黎拿着包裹急匆匆地赶到了胡灵儿的房间,门也不敲便推门走了进去。

胡灵儿正坐在桌前发呆,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白黎,不由得笑道:“怎么了,殷墨玄在后面追杀你吗?”

“他?他要是敢追杀我,我就切了他的尾巴!”白黎哼哧着过来,在胡灵儿的对面一屁股坐下。

“咳咳……”胡灵儿差点就喷笑出声,尾巴,是哪条尾巴呢?

正想着的时候,白黎一把端过她面前刚倒好的茶喝了下去,然后问道:“灵儿姐,你知不知道夏亦涵认识一个女人叫做容儿的?”

“桑容?”胡灵儿面上的笑容一滞,疑惑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见过她了吗?”

“原来她叫桑容啊。”白黎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点点头道:“是呢,我刚刚和玄在外面遇到夏亦涵和这个女人了。”

“是么?”胡灵儿苦涩地一笑,眸底失落尽显。

原来早上的刹那温情,真的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见着胡灵儿的样子,白黎知道她不开心了,连忙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这两人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经过我们的跟踪之后发现了此事另有蹊跷。”

“什么蹊跷?”胡灵儿还未从刚刚的失落中缓过劲来,只是懒懒地看向白黎,却见她将手中拿着的包裹摊在了桌子上,打开:“你知道这件衣服是谁的吗?”

在看到包裹里东西的瞬间,胡灵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把将那件衣服抓了过来道:“这……这衣服是哪里来的?”

“你果然认识。”白黎开心地笑了起来,解释道:“这衣服当时拿在夏亦涵的手中,他整个人都好似失魂落魄一般,跟个没灵魂的人一样飘进了一座小宅子,而那桑什么容的,自始自终都跟在他的身后,但都没听两人说什么话。直到了院子里面,夏亦涵才开口让那女人走。我们就趁机把这衣服偷来了。”

听完白黎的叙述,胡灵儿总算是回过神来,她一边翻看着衣服,一边呢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这衣服怎么可能会在夏亦涵的手中。”

说着,她忽然转身跑到了床边,然后从内侧拿出了一个包裹,快速地打开。

也是一件紫色的衣衫,甚至连颜色都一模一样,而且衣服也破了好几处,唯一不同的是上面没有什么血迹,但有着淡淡的痕迹,显然是被人给清洗过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件衣服?”白黎一看,眼珠子都瞪大了。

胡灵儿双眸习惯性的眯起,沉吟片刻后道:“黎儿,你说夏亦涵一直拿着这件衣服,而当时桑容就守在他的身边是吗?”

“是的,是的。”白黎忙不迭地点有,随即又想到了殷墨玄的话,忙道:“对了,玄说过,这衣服上的血不是人血,而是鸡血,还有,这些破损的地方很有可能是人为的。”

“肯定是人为的。”胡灵儿愤愤地出声,将两件衣服摊开放在了桌上,尺寸,款式,无一相差。

“天,真的是一模一样呢。”白黎惊呼。

而胡灵儿却是冷冷地勾唇,“没想到这个桑容一招不成,又想出这么一招来,真是够狠的。”

白黎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不甘心地道:“灵儿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胡灵儿轻抚了一下自己的那件衣衫,缓缓道:“这件衣服,就是我受伤坠崖,被兮楠救下的时候,身上穿着的。”

“啊?”白黎张大了嘴巴,却听得胡灵儿继续道:“之后,我清洗了一下,就一直将它保管在自己的身边。直到上次我为了试探夏亦涵,画了一张画,画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身上穿的便是这件衣服。只是没想到那画会被桑容给看去了,更没想到她害我未成,竟用这么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来欺骗夏亦涵。”

“我知道了。”听着胡灵儿的话,白黎马上就想通了,“那女人是想用这件骗夏亦涵,让他以为你已经死了,就可以让他放弃了找你,彻底死心,然后她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对不对?”

“嗯,就是这样。”胡灵儿点头,她心中却在想象着夏亦涵以为胡灵儿已经死了之后,到底会怎么样?

白黎刚刚说他失魂落魄,甚至都不愿回王府了是不是?

夏亦涵他,还好吗?

见着胡灵儿失神的样子,白黎知道她肯定是在担心夏亦涵,稍稍犹豫了下,她试探地道:“灵儿姐,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夏亦涵你就是他要找的人啊?”

“我……”胡灵儿顿了顿,微微垂下了眸子。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其实说到底,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吧?

她怕夏亦涵不相信这个没有记忆的胡灵儿。

她也怕夏亦涵这么焦急地找她,不是因为在乎她,而是为了找到她身上的莲心。

她更怕自己无法去回应他的爱,因为失去了记忆的她,甚至失去了对夏亦涵的那种感觉。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她只要看着那桑容出现在夏亦涵的身边,她就会浑身的不舒服,可是这并不能代表自己是喜欢着他,爱着他的啊。

所以,她只是想,即便是相认,也要在自己恢复记忆之后。

若是一直没法恢复,那么至少也得培养出一些感情来,让她能够接受。

可是现在……

****************************************************

今日先更新6000字了,明天继续。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