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着他带着些许失落,些许委屈的话,胡灵儿的喉咙好似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很难受。

她一直都在那边犹豫着,彷徨着,却不知夏亦涵心中的痛到底有多少。

没错,她是没了记忆,忘记了当初对夏亦涵的那份感情,所以没什么感觉。

可是夏亦涵没有啊,他若对自己真的是真心的,那么他就只能一个人记着这份情,这份内疚,苦苦地寻找,苦苦地等待,却不知自己已经在他的身边。

“夏亦涵。”胡灵儿哑着喉咙,咽下了一口口水道:“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是受了重伤无法行动,亦或者是失去记忆忘记了你,所以才会……”

胡灵儿没有再说下去,而原本一直低垂着的头夏亦涵却是猛地抬头看向了她,直直地盯着她的脸许久,眸中闪过惊讶,闪过愕然,之后是恍然大悟。

“对,沐婉如,你说的太对了!”原本黯然的双眸神光大作,惊喜不已。

“不过……”胡灵儿犹豫了一下,而后抿了抿嘴道:“若是她真的忘记你了,你该怎么办?”

眸中的神色微微一暗,但也只是转瞬即逝,夏亦涵的双唇微抿,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摄人心魄,他低垂着眸子道:“若是她真的忘记了,那么我会让她重新爱上我,而后,再也不会放开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夏亦涵的声音轻轻柔柔,竟好似有着无限的魅力一般,将胡灵儿给深深地吸引了进去。

就在这一瞬间,胡灵儿再也没有犹豫了,说出来吧,不管他信不信,不管最终的的结果是不是真的他说的那样,都说出来了。

稍稍闭了闭眼,胡灵儿深吸一口气道:“夏亦涵,其实我……”

“师兄!”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打断了胡灵儿的话。

是桑容?

不仅是胡灵儿,就连夏亦涵都微微愣了愣,而后视线从胡灵儿的身上移开,看向了门口。

他沉吟片刻,并没有去开门,只是问道:“容儿,这么晚了,你有何事?”

许是他的漠然使得桑容顿了顿,但随即声音又响起:“师兄,我找到那个猎人了!”

这话使得夏亦涵的面色突变,他一脸复杂地看了胡灵儿一眼,而后道:“你先回去吧。”

说完,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一见夏亦涵出来,桑容一脸的欣喜,正想开口说话,却看到了后面跟出来的胡灵儿。

脸上的笑容猛然僵住,桑容盯着胡灵儿,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都这么晚了,这个女人为何会在夏亦涵的房间里,难道他们……

可是看看他们整齐的衣衫,应该不会是她想的那般吧。

而胡灵儿只是对着桑容淡淡一笑,然后朝着夏亦涵微微福身道:“那妾身先回屋去了。”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桑容一眼,施施然地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桑容的眸子紧紧的眯起,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她刚刚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了。

急切的夏亦涵并没注意到桑容的表情,只是道:“容儿,你说你找到那个猎人了?”

桑容这才回过神来,记起了来这里的正事,连忙道:“是的,说来也真是巧,我离开你之后,想要回府。却在经过一家饭馆的时候正好遇到刚从里面出来的猎人。于是就给了点银两让他等在那里,我回去了宅子找你,却发现你已经不在了,就又找来了这里。”

虽然之前经过胡灵儿的提醒,夏亦涵的心中又燃气了一抹希望,可是他还是很想问个清楚的。

一听桑容说完,夏亦涵果断道:“快,带我去见他!”

“嗯,走吧。”桑容转身在前面带路,两人匆匆离去。

院门口的一棵树后面,胡灵儿的身影缓缓显现,这个桑容,果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胡灵儿没打算跟上去探个究竟,因为大致的情况她已经都猜测到了。

虽然之前白黎没有讲的很详细,但是现在想来,之前桑容将血衣交给夏亦涵的时候跟他说是从一个猎人那里得来的衣服。

大致就是猎人救了胡灵儿,胡灵儿却是伤重不治,只留下了这件衣服。

当时桑容肯定只是编造了这么一个故事,但后来想想又担心只凭单方面的只言片语,夏亦涵会不相信,所以才会找了个猎人来做进一步的证明。

那猎人肯定是她花钱找人来假扮的,甚至是那些话,也是她教给他的吧。

但愿她的慌能撒的高明一点,不然夏亦涵又不傻,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了。

只可惜,她要说的话被她打断了,这个秘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

轻轻地叹了口气,胡灵儿准备回房,可是才走了两步,又好似想到了什么,重新折返身,朝着夏亦涵的卧房走去。

在门口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并无他人,胡灵儿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她就径直朝着夏亦涵的床走去,很轻易地就从里面拿出了那个登山包。

只一眼,她就肯定这个包绝对是她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就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拉链,一把将包打了开来。

手电筒,平板电脑,手机……

这些不属于这里的名词,却是一一窜入她的大脑。

虽然没了记忆,可是只凭着她的直觉,她就知道在这个电脑里,肯定隐藏着更多的东西。

几乎不用任何的思索,她就按上了电脑的开机键,可是过了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反映。

换了手机试一下,也是如此。

轻叹了一口气,印象中,这些东西都是需要用电的,她来这里都两个月了,即便是一直关着机,也已经没电了吧。

看来现在最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那本笔记本了,或许上面记载着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本子在夏亦涵的身上,她要怎么样的才能拿回来?

她忘记了上面记录了些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夏亦涵会不会凭着那些信息知道她就是胡灵儿。

哎呀,真是太烦躁了!

原本都已经豁出去了,打算交代一切,却不料中途杀出来一个桑容,而且还是一个处心积虑,对夏亦涵虎视眈眈的女人。

就是不知道夏亦涵去跟那什么“猎人”确定之后,还会不会相信她的话?

不过,如果他单凭着一件血衣和冒牌证人的几句话就相信了的话,那么她手中有着真正的衣服,而且她还想起了坠崖前两人之间的对话,那么她的可信度应该是更高的吧。

既然今晚没法说了,那么她还是睡觉去吧。

胡灵儿的视线微垂,落在了那个登山包上,稍稍犹豫了一下,又将东西重新装好,然后放回到了原位。

这些东西,她早晚是要拿回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放好了东西,胡灵儿朝着门口走去,只是在路过那书架的时候,猛地停住了脚步。

简兮楠从早上就一直没有出现过,她只知道夏亦涵安排他在密室里研制解药,却不知道到底在哪里。

若她猜得没错的话,那密室很有可能就在这书架后面啊。

胡灵儿知道自己识别和破除机关的能力没有白黎来的好,只能在书架前转来转去,试着移动一些花瓶,或者是书本,可是都没有找到开关。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吗?

胡灵儿不甘心,干脆趴在了书架上,用手敲了敲,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她紧接着又道:“兮楠,你在里面吗?”

因为怕被外面有巡守经过的侍卫听见,所以胡灵儿的喊声并不响,只是片刻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映。

要么去找白黎来看看?

胡灵儿歪着头想了想,随即撇撇嘴。

算了,反正简兮楠迟早会出来的,她还是不折腾了吧。

整了整袖子,她转身就走,可是还未等她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嘎啦嘎啦的声音。

愕然转身,胡灵儿看到刚刚被她研究了许久的书架正在缓缓移开,然后,一道白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我的小灵儿,一日不见,你是想我了吗?”简兮楠面带春风般的微笑,一步一步地走来,身后密道里的烛光,将他的影子投在身前,拉得好长好长。

这个完美的男人,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出现,都能让她觉得心情舒畅。

“你果然在里面!”胡灵儿笑了,连忙迎了上去,甚至连他的调侃都不在乎了。

看着胡灵儿的脸色,简兮楠的眉头轻皱了一下,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片刻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暂时还是稳定的,不过你的脸色不是太好,英镐早点休息才是,为何这么晚了还在这里?还有,夏亦涵哪里去了?”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