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这里,胡灵儿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真没想到这魔医和圣医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让人无法不动容的感情纠葛。

原本该是一对佳偶天成,却因为女人的妒忌心而最终造成了这一场悲剧。

该怪谁?

怪简任言吗?

不,他只是心地善良,而且他最开始也是真心地爱着单霖的。

那么怪单霖吗?

虽然这场悲剧的开端是她,可是她也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深爱着自己心中之人,不愿别人夺走心爱之人的女人。

她会走上极端,是她强势而偏执的性格所致。

虽然她毒害无辜,甚至是杀了师傅,盗取毒谱,可是她爱着简任言的心,却始终都微变。

因为若是没了那么深刻的爱,就不会有如此深沉的恨了。

细细一想,现在桑容的所作所为,虽然还没到伤天害理的地步,可以后难保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只不过……

胡灵儿看了看简兮楠,疑惑地道:“既然你跟桑容之前都没见过面,而且很显然桑容也是在那天晚上才知道你的身份的,那为何你会认识她呢?”

“因为我调查过她。”简兮楠敛去了脸上的思念之情,淡淡一笑:“在天殷国的时候,有人想害小狸儿,他所用的药就是从魔医这里求来的。”

“什么,有人要害黎儿?”胡灵儿震惊不已,所以知道后来的白黎肯定是没事的,但她还是为之担心。

“你放心,她没中毒。”简兮楠知道她担心什么,连忙安慰道:“具体的事情以后你再问黎儿。我当时知道这药是从魔医处得来之后,就着手调查起来,后来终于知道,这个魔医竟然就是左相家的二小姐,桑容。不过这个身份无人知晓。因为即便是有人来求药,她也不已真面目见人。而陵都的人只知道,这位左相家的小姐在外学医多年,是一个有着高强医术的医者。”

“呵呵,若真是医术高强的医者,会把夏亦涵身上的毒搞得乱七八糟的吗?”胡灵儿冷冷一笑,眸光中寒意微闪。

一听到白黎差点因为桑容的药而受到伤害,她心中对桑容的厌恶就更多了几分。

简兮楠自然是知道她心中的所想的,只是复杂地望了她一眼,而后道:“灵,这个桑容用毒的本事不容小觑,你以后一定要小心点。”

谁知胡灵儿听得他的话后,无谓地笑道:“没事啦,这不有你这个圣医在吗?有什么好怕的。”

魔医和圣医斗了一辈子,都没赢过他,那么现任圣医和魔医的结局,肯定也是一样的。

或许胡灵儿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可是简兮楠一听,却是神情微微怔了怔,他可以认为,他在胡灵儿的心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吗?

即便没有男女之情,可是她却也是信任着自己,依赖着自己的。

其实他一直都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好似还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得更加的自然。

笑了笑,简兮楠缓声道:“嗯,有我在,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一句淡淡的保证之语,却是一道重重的承诺。

胡灵儿微怔,随即嘴角的笑容洋溢开来,“那就……大恩不言谢了。”

胡灵儿知道,“谢谢”两个字,早就不够表达自己对于简兮楠的谢意,所以她干脆不说。

“好说,那我先去休息了,明日继续研制解药。”简兮楠柔柔一笑,比之春天里的太阳还要温暖。

简兮楠起身,只是在转身前又正色道:“在解药研制出来前,我可能都不怎么会出来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若是感到身体有什么不适,你就吹响这支笛子,我听到了自然会出来的。”

说着,简兮楠从怀中掏出了一支碧绿色的翠玉笛,将它递给了胡灵儿。

“这是你武器,你就这么给我了?”胡灵儿大惊。

玉笛圣医,见笛子就如见本人。

简兮楠挑了挑眉,邪邪笑道:“谁说我给你了,暂时借你而已。”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胡灵儿自然也不能再推脱,伸手接了过来,重重地点头道:“好,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它的,也会牢牢地记着它的用处。”

“嗯,我走了,你休息吧。”简兮楠走了出去,胡灵儿看着那翩然离去的白色背影,心中泛起了一丝酸意。

她胡灵儿何德何能,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男子,他对自己那么无私的付出,而她却不知怎么去报答。

若是她先遇上的那个人是他,那么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是另外一番光景吧?

嘴角扯起了一抹苦笑,时至如今,她还想这些做什么?

低头看了看手中玉笛,通体的碧绿色,握在手中有种一种透心的清凉。

凭着她对那些古董玉器的研究,胡灵儿却不知道这玉是什么玉,只知道光拿着它,就有让人有一种浑身舒适的清爽之感。

真的是太神奇了。

握着玉笛,胡灵儿到了床上躺下,然后缓缓地,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嘴角勾着一抹满足而又安心的笑。

而另外一边,夏亦涵从一间饭馆里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心底最后一丝的希望,彻底的破灭了。

经过跟那个猎人的验证,他已经确定猎人救下的人正是胡灵儿,所以说,她是的的确确的……死了。

桑容跟在夏亦涵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一抹得逞的笑在她的嘴角漾开。

现在,他总算是彻底死心了吧。

她不管胡灵儿到底是生是死,只要夏亦涵现在认为她死了,那么她就有办法进驻到夏亦涵的心里去。

她不怕活着的胡灵儿会找来,她更不怕那唐灵会来告诉夏亦涵真相,因为她派出去的人,明日就能到达山寨。

到时候,唐灵自然会乖乖地将胡灵儿的下落告诉她,然后……不管是她唐灵还是那胡灵儿,都将会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师兄……”桑容走前几步,终究还是忍不住出声道。

夏亦涵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脚步未停,头也不回,依旧默默地朝前走去。

此刻的夏亦涵,完全是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

桑容咬了咬下唇,而后紧走几步,一把抓住了夏亦涵的手。

脚步微微一顿,夏亦涵这才好似反应过来,茫茫然地看向桑容,却是依旧没有说话。

“师兄!”桑容使劲地摇着夏亦涵的身子,试图让他清醒过来:“师兄,人都已经走了,你还想怎么样?”

夏亦涵的眼终于看向了桑容,然后嘴唇动了动,出口道:“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现在谁都不想看到。”

抓着夏亦涵的手微微一颤,桑容掩去眼底的那眸心伤,决然道:“不,我不会离开你的。师兄,我知道你现在需要有人在你的身边,所以我……”

可是桑容的话还未说完,夏亦涵竟然一把推开了她的手,吼道:“我叫你走,你没听到吗?滚,给我滚!”

桑容被他推的一个踉跄,满目的不可置信:“师兄,你……”

夏亦涵满目赤红,盯着震惊不已的桑容看了许久,忽然,面色一变,右手捂住了胸口,“噗”的一下,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师兄,你怎么了?”桑容大惊,想要去扶他。

可是夏亦涵却伸手一档,而后身子一转腾空而起,几个窜跃之后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师兄!”凄厉的声音在夜幕中回荡开来,呼唤的人儿却早已离去。

难道即便是没了胡灵儿,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吗?

夏亦涵一路狂奔,却不毫无目的地,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涵王府,而且此刻正站在胡灵儿的房门前。

那是他们的新房,他来过几次,却一夜都未曾留宿过。

可是现在,在失去神志的情况下,他为何会莫名地来到这里?

嘴角带着鲜血,胸口依旧在钻心地疼。

夏亦涵眯着眸子,紧紧地盯着胡灵儿的房门,然后脚步一动,上前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片静谧,淡淡的熏香缭绕在其中,使得夏亦涵原本悲痛烦乱的心竟然平静了些许。

他抚了抚胸口,这里,好像没这么痛了。

到底是这屋内熏香的关系,还是因为他对沐婉如的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使然呢?

夏亦涵满怀着疑惑,一步一步朝着胡灵儿的床边走去。

近了,轻扬的纱帐下,一道身影侧躺在那里。

又近一步了,平稳而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悠悠缓缓,她睡得很香。

更近了,夏亦涵已经站在了纱帐前,稍稍一阵犹豫,而后慢慢地伸手撩开了帐子。

*******************************************************************************

5000字更新完毕,还有5000字哦,妖儿会尽快的。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