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张安静的睡颜顿时出现在夏亦涵的面前。

跟上次看到的睡颜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睡得很香,面色也很不错,嘴角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侧身抱着被子,一条腿架在被子上面,整个人扒拉在上面,就好似一个渴望安全感的孩童一般。

看着这样的胡灵儿,夏亦涵的嘴角轻扯,竟然笑了起来。

可是才一笑,他就想起了之前的那份痛楚。

胡灵儿的死讯确凿,对于他来说那是一个惊天霹雳,可是他为何转身就到了沐婉如这里?

而且看着这样的她,他竟然会笑?

在胡灵儿死后,他竟然还能笑出来?

可是为何他会鬼使神差地到这里?到了这里之后,心中的痛又缓解了呢?

双拳紧紧地握起,夏亦涵牢牢地盯着那张脸,好似要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胡灵儿忽然动了动。

夏亦涵以为她要醒来了,她却翻了个身,面朝里继续睡了。

心底呼出了一口气,只是这气还未吐完,夏亦涵的身子忽的一震,眸光骤寒。

原来胡灵儿翻了个身之后,原本压在下面的右手放在了上面,而她的手上,分明拿着一支碧玉笛子。

玉笛圣医!

四个字迅速地窜进夏亦涵的脑中,这是简兮楠的笛子。

原本冷寒的眸光中燃起了一股火光。

这个该死的女人,连睡觉都要拿着简兮楠的笛子,是有这么重要吗?

还是说,正是因为这个笛子,她才睡得这么安稳的呢?

双拳握的更紧,夏亦涵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恨不得一把夺下那把笛子,然后折断,捏成粉末。

当他意识到心中的那股怒气竟然代替了失去胡灵儿的痛的时候,忽然不安了起来。

猛地收回了一直盯着胡灵儿的视线,眸光闪速,而后逃也似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胡灵儿一个机灵睁开了眼睛,撩开纱帐一阵张望,可是眼前除了轻轻曳动的纱帐,就再无其他。

刚刚的声音明明像是关门声,难道有人来她房间了吗?

想到这里,胡灵儿连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的异物。

莫非是她听错了?

歪了歪脑袋,胡灵儿关门退回了屋内。

早知道就不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地将闵默赶回去睡觉了,不然他肯定会发现什么的。

回到床上,胡灵儿就再无睡意了。

看着手中依旧紧握着的笛子,心中很是感慨。

之前的那一觉,她睡得无比的舒适,甚至可以说是她到这个时代以来睡得最最舒服而安心的一次了。

应该是这笛子的功效吧。

因为据她的研究,很多古玉确实是具有汇气凝神的功效的。

简兮楠肯定是见她最近脸色不好,晚上睡不安稳,所以才会将这笛子给他的吧,而且还能随时“召唤”他。

真的是一举两得呢。

将笛子紧紧地抱在胸前,笛子的触感冰凉,她的心却是暖暖的。

胡灵儿会心一笑,转念间,却想到了夏亦涵的身上。

夏亦涵跟那桑容去找“猎人”去了,这会儿也该是听到了那些消息了吧?

他会相信吗?

他会真的以为胡灵儿已经死了吗?

若真的若此,他又该怎么办呢?

胡灵儿轻叹了一口气,眸子轻眨,神情却是忽然顿了顿。

她直直地看向已然禁闭的房门,刚刚……会不会是夏亦涵来过了?

不,他没理由来这里的。

甩甩头,胡灵儿觉得很不切实际。

他若是知道胡灵儿死了,伤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来她的房间呢?

算了,她还是睡了吧,等明日一大早,她就拿着那两件紫衣去跟夏亦涵说明一切。

如果他不相信,还有那个登山包呢。

包里的那些东西,她都可以意义给他讲解,当然还有那本笔记本。

虽然她忘记了里面的内容,可是她的字还是没变的啊,只要她写几行字对比一下,那就什么都真相大白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胡灵儿便躺了下来,手中依旧抱着那玉笛,很快就重新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她做了个美梦,梦中,她跟夏亦涵一人一边牵着一个小孩子的手,走在碧绿松软的草地上,边上的水流轻缓的湖泊,前面是青竹成荫,苍松林立的山峦,头顶盘旋着两只拖着紫色尾巴的彩色鸟儿。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而幸福。

夏亦涵离开胡灵儿的房间之后,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没有片刻的停留,直接打开了书架的机关。

经过一个通道,夏亦涵来到了一间密室门口。

推开石门,一室的瓶瓶罐罐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屋子最里面的石床上,一道白色的俊挺身影正单手撑头地斜倚在上面。

听到石门打开的声音,简兮楠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夏亦涵。

却见他嘴角带血,面色苍白的样子,简兮楠身子一震,立刻下了床,而后道:“怎么回事?这毒昨夜才发过一次,照理不会这么快复发吧?”

夏亦涵神情微动,只是微眯着眸子看着简兮楠,而后突然问道:“简兮楠,你爱她吗?”

不问解药研制的如何了,竟然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使得简兮楠愣了愣,但随即他便意会了过来。

不过他还是状似不解地道:“王爷,你指的她是谁呢?”

夏亦涵斜睨了他一眼,一边朝着屋内唯一空着的石桌走去,一边道:“简兮楠,本王以为你会是一个爽快之人。”

“哈哈哈!!”简兮楠笑了起来,整了整袖子走到夏亦涵的对面坐了下来,而后抬眸看向他,微微勾唇道:“王爷,你不也是明知故问吗?若是不爱,我又为何会在这边呢?”

是呢,经过那日的检查,他就知道了胡灵儿身上的毒,而且现在夏亦涵身上的毒这么复杂,他大可以直接走人,然后只要研制出一种解药,或许就可以救胡灵儿了。

可是他现在没走,在研究那解药的同时,还得研究那些混合毒药的解药,这比第一道工序,可是麻烦了好几十倍呢。

若不是看在胡灵儿和她腹中孩子的面上,他可不一定会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哦。

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夏亦涵的眸光沉了沉,轻抿了一下双唇,而后又道:“简兮楠,本王再问你一个问题。”

“王爷请说。”简兮楠依旧是笑意盈盈,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

又是片刻的沉吟,夏亦涵轻启薄唇道:“若是你深爱的人去世了,你会再接受另外一个女人吗?”

“会!”简兮楠毫不犹豫地吐出了一个字。

对于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夏亦涵显然很是意外,一脸愕然地看着他道:“为什么?”

简兮楠笑了笑,微弯的眸子中柔光闪闪:“若她也是爱你的,那么她肯定希望你能得到幸福,而不是守着对她的那份无用的念想痛苦一辈子。”

“是……是这样的吗?”夏亦涵似懂非懂,继而又道:“可是你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吗?那份念想不可能这么轻易被忘切,怎么可能会再接受另外一个人呢?”

“忘不了,那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若是你遇到了一个跟之前的爱人气息相近的人,那么就可以很自然地将这份念想转移到她的身上,成为了对她的爱。这样,你不就可以接受另外一个人了吗?

简兮楠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是一字一句地嵌入了夏亦涵的心间。

他怔怔然地看着简兮楠,好似在回味着话中的意思。

简兮楠笑了笑,继续道:“实不相瞒,在遇到她之前,我还爱过一个女子,可是她已经心有所属,所以我爱了她那么多年,却始终换不回她的一个回眸浅笑。后来,我终于释然了,放开她,等于就是放开自己。然后我就带着这份念想,遇到了现在的她。她们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有着相近的性格脾气,那种气息,让我选定了她。”

轻轻缓缓的声音,却将他心中最大的一个秘密说了出来。

夏亦涵很是意外,可随即却是不削地道:“呵,这么说来,你只是将沐婉如当作是一个替代品而已了?”

“王爷你想错了。”简兮楠摇头,脸上的笑容高深莫测:“这不是替代品,也不是替身,这是一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倾慕而爱羡,是一种爱。这份爱里面包含着双重的感觉,所以你只会爱她爱的更深,跟用心。”

***************************************************************************************

还有2000字哦,马上送上。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