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缓缓道来,胡灵儿却是越听,眸子瞪得越大。

二十五年前,当时还是淑妃的太后极受圣宠。

先皇,也就是那时候的皇上齐惟泽很喜欢微服私访,因为他认为只有深入民间,才能真正地体会到百姓的疾苦。

所以一年里面,他总是要出去好几次,而每次出去的时候,唯一有幸能伴得圣驾的人,就是淑妃。

那一年冬天,齐惟泽又带着她出去了,只是这一次,却差点就有去无回。

原来在半路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帮反贼的突袭。

在侍卫们的掩护下,齐惟泽带着她冲出的重围,只是那些随行的侍卫却全部因此而牺牲。

而齐惟泽更是为了保护她而受了伤,两人乱不择路,逃入了一处山林之中。

后有追兵,前不知路,而且受了伤的齐惟泽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渐失。

淑妃没有武功,却凭着自己的坚强意志力硬生生地背扛着齐惟泽,躲进了深山之中。

追兵甩掉了,她却发现他们迷路了。

这时候的齐惟泽已然意识全无,眼看着天色渐暗,山中的天气又是异常的寒冷,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们两人都会没命的。

她死也就算了,可是她身边的人绝对不能有事啊。

他是齐夏国的皇帝,是百姓们的主,而且他还是为了救她而受伤的丈夫,是她的命啊。

寒冷,饥饿,让淑妃陷入了绝望之中,直到,一个背着药篓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乍一眼看到狼狈不堪,浑身浴血的两人,女子惊了惊,但惊讶过后,她就立刻上前为齐惟泽查看起了伤势。

淑妃原本是满目的警惕,但是看着女子并无恶意的样子,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看来是天无绝人之路。

齐惟泽是背部受了刀伤,需要上药静养,可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不允许的。

女子只能给他做了一番简单的包扎,然后跟淑妃说她住在山脚下的村子里,略懂医术,让他们跟她走。

淑妃别无她法,而且对于这个女子,她也有中莫名的信任感。

就这样,两个女子扶着齐惟泽,一起到了山下的村子里。

接下去的几日,齐惟泽在这个女子的治疗下,伤势渐渐好转,而且他们也知道了她叫夏敏,单身住在这个村子里,懂医术而又善良热情的她,是全村人的大夫。

而且那日在山中因为天色微黑,而且她采药弄得灰头土脸,淑妃没能看清她的真面目。

可是回家清洗过后,淑妃却发现不施粉黛,粗布麻衣的她,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她明明有着一张清新出尘的面孔,却配着一双细长的凤眸,清秀中透着抚媚,妩媚中却又不失温雅。

她最最迷人的样子则是轻抿嘴微微勾起,眉眼轻弯,只这淡淡一笑,便能颠倒众生。

夏敏的话不多,只是在为齐惟泽上药的时候会交代淑妃几句,或者是给他们送药和送饭的时候会说上几句,其余的时间她大多数是在摆弄她的那些草药,还有就是给村民们看病。

那是一个很隐蔽的村子,所以那些反贼并没有找来。

齐惟泽在第二天就醒了,开始的时候因为伤势太重根本就无法下床。

因为怕朝中因为他的失踪而出现混乱,所以他招来专用的飞鸽传书给监国,让他彻查反贼的同时,也说明了自己现在和淑妃很好,只是需要在一个地方逗留数日。

但是为了防止他们派兵找来吓坏了村民,齐惟泽并没说具体的位置。

就这样,齐惟泽和淑妃在夏敏家中住了下来。

随着夏敏的治疗,齐惟泽的伤一天比一天好,可是他逗留在夏敏身上的目光,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温柔。

后宫中的女人本来就敏感,淑妃当然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自古帝王多风流,齐惟泽也不例外。

虽然他专宠自己这么多年,可是他后宫中的女人还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进来。

更别说夏敏这般有别于宫中庸脂俗粉的可人儿了。

虽然心中有点难受,但是身为后宫妃子,淑妃对于这点还是看得开的,毕竟对于夏敏,她不仅心存感激,而且充满了敬佩。

她的家中虽然简陋,却挂着很多的字画,都是她的作品。

她虽然话不多,可是在面对来求医的村民的时候却是嘘寒问暖,关心备至,甚至不收诊费和药费。

这么一个才德貌皆备的女子,就连身为女人的她都为之动容,试问齐惟泽这个多情男人又怎么会不动心呢?

她甚至在想,若是夏敏真的被皇上收进宫,那么她们或许还能成为一对好姐妹。

毕竟凭着夏敏这般清淡的性格,肯定不会像别的女人那般想尽一切办法来争宠夺爱,甚至是不折手段。

所以有意无意间,在夏敏来为齐惟泽上药,送药的时候,她就会找借口出去,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

聪明如齐惟泽,当然知道淑妃的用意,便把握住机会对夏敏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夏敏毕竟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子,平时村里虽有很多爱慕她的年轻男子来跟她示好,但都是害羞而又含蓄的,哪见过如此直接而又热情的男子啊?

当然,生性的淡漠的她开始对于齐惟泽的示爱还是很抵触的。

可是齐惟泽是谁啊,是游走在三千后宫佳丽之中的皇帝,而且他也是真的喜欢着夏敏的。

于是在他深情,温情,加柔情的攻势下,夏敏渐渐地被感化了。

终于,在他伤彻底痊愈的那一天,夏敏接受了他,答应跟他回去,可是直到这个时候,夏敏还是不知道他是皇帝的身份。

那一夜,因为第二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三人聚在齐惟泽的房中聚餐。

那一夜,齐惟泽心情大好,不顾重伤刚愈,竟然喝了很多的酒。

那一夜,淑妃悄悄地退出了齐惟泽的房门外,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也就在那一夜,酒后的齐惟泽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在夏敏惊愕的目光中紧紧地抱住了她。

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完全没了印象,他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夏敏的身影,甚至是屋里,屋外,都没了。

齐惟泽找了许久,几乎整个村子都被他翻遍了,却始终都没发现夏敏,然后,他也发现了跟夏敏一起失踪的,还有他身上所有的钱财和父皇传给他的龙纹玉佩。

总总迹象表明,是夏敏拿了他的东西,然后逃走了。

在知道他是皇上的身份之后,她逃走了!

齐惟泽完全不记得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只记得自己抱住了夏敏,之后的事情却是全无印象,他们到底有没有……

想着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身上完整的衣衫,应该是什么都没发生,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他头痛欲裂的时候,淑妃出现了,然后给了一封信,说是在夏敏的房间里发现的。

夏敏的房间他之前有找过,不过也只是粗粗看了下没人就走了,所以当时并没发现这封信。

齐惟泽迫不及待地打开信件,只是看着那信,他原本焦虑而又急切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沉,脸色越来越黑。

只是这时候的他却没能注意到边上的淑妃,只见她眸光复杂,面带愧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却还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终于,齐惟泽眼中的伤痛转为了怒火,拿着信纸的手微微一颤之后,猛然收紧,将那纸揉成了一团,片刻之后却碎成了粉末。

然后,他咬牙丢下一句“回宫”,就大步走出了夏敏的房间,也走出了她的人生。

淑妃看着他愤怒而决然的背影,眼中隐着点点的泪光,拿着包裹走出了简陋的农舍的时候,她还是不舍地朝后看了看,然后看到了屋后面的山坡上,那静静地站在树底下的轻灵女子。

她神情一震猛然回头,嘴唇动了动似乎想叫住前面快步而行的齐惟泽,可是一想到夏敏昨晚坚决的眼神,她又犹豫了。

重新转回头,树底下却早就没了人影,唯有一条红色的丝带系在树枝上,随风轻曳着。

淑妃认识,这是夏敏身上唯一有颜色的东西,是她扎头发的发带。

那一刻,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大着胆子跟齐惟泽说自己肚子痛,想回屋子方便一下。

当时的齐惟泽已然气得无法思考,便说自己在前面村口等她,就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他不想再回头,是因为不想再想起那个伤了他的女人。

淑妃没有去方便,而是快速跑到了屋后的山坡上,在刚刚发现夏敏的树下一阵张望,确定她已经不在之后,才略显失望地取下了那根发带收好,然后朝着齐惟泽追去。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