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到这里,太后停了下来,她微垂着眸子,眸中早已经是水雾蒙蒙。

而胡灵儿的眼中也是莹光点点,鼻子酸酸的,一股难以言语的哀伤涌上心头,后面的事情即使太后不说,她也能猜得出来了。

顿了顿,她开口道:“所以说……那一晚,其实是发生了什么的是吗?”

“是啊。”太后深深地叹了口气,眸光微闪,满是愧疚地低下了头。

胡灵儿眯了眯眼,不仅是现在的神色,之前说的时候她就很是内疚自责的样子,难道夏敏的离开跟她有关系吗?

正想着,却听得太后继续道:“当初若不是哀家的自私,再努力地劝敏儿几句,或许她就不会这么坚决地离开了。”

胡灵儿并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太后肯定还会继续说下去的,果然,她又道:“那一晚,皇上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敏儿震惊不已,可是她并未拒绝皇上的情不自禁,因为她知道,她也是爱着皇上的。”

“可是事后,她趁着皇上还在熟睡的时候,却找到了哀家,跟哀家说她不能跟皇上回去了,让哀家配合她演一场戏。哀家当然不同意啊,问她为什么,既然她心中有皇上,甚至都把自己交给了他,那又为何不跟皇上走。她起初死活不肯说出原因,后来见哀家坚持不肯,然后就说出了原因。”

“原来她的父亲原本是附近一个县城的府衙,却因为刚正不阿的性格而得罪了上层官员,被人陷害而死,而那赐死的圣旨正是皇上亲自下的。所以,在她的眼中,皇上跟她的杀父仇人无异,她怎么可能跟皇上在一起呢?”

“还有一点她虽然没说,但是哀家却能从她的神态中看出来,她那么性情淡漠的女子,肯定不削跟皇上后宫里的那些女子争风吃醋,也难以适应里面的生活,所以她干脆放弃了。”

说了这么多,太后或许是累了,抚着额头一脸疲惫的样子,胡灵儿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她,并接下她的话道:“所以,太后您就答应了她的要求,跟她一起演了那场戏?偷了皇上的东西,只是为了让皇上误会她,写了那封信,是想要皇上恨她。”

不用去问信的内容,胡灵儿也知道里面会写点什么。

太后并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胡灵儿想了想又道:“所以气愤之下离去的皇上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夏敏其实已经发生了关系,而且……而且就在那一次,就有了夏亦涵。”

“对的,这就是哀家最最内疚的地方。”抬头揉了揉太阳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却还是继续道:“你说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是有多重要哦,可是她却在决定离开的时候,还将自己最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而且还不让他知道,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回到宫里之后,皇上的心情一直没能平复,而哀家心中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又何尝能好受了?哀家内疚啊,每次看到皇上时而忧伤,时而愤怒的脸,哀家急恨不得将事情全盘托出。可是敏儿说过,若是哀家不说,她还会住在原来的地方,但若是发现皇上再找过去的话,她就会永远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哀家怕啊,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只能将这个秘密埋在了心中。”

“不过虽然如此,哀家还是定时地秘密派人去看看她的近况,听说她依旧跟之前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哀家心里也稍稍宽慰了一点。直到几个月之后,派去看她的人回来跟哀家说,她竟然怀孕了,肚子也已经看得出来了。哀家知道,这个孩子肯定是皇上的,心中是又惊又喜,恨不得马上将这个消息告知皇上。但后来想着她的话,无奈之下哀家只能跟皇上说要去普华寺拜佛祈福,然后偷偷地跑去村里见了夏敏。”

“见到哀家,她还是那句话,不许哀家说出实情,也不会进宫。哀家心中那个急啊,她一个未婚女子,大着一个肚子,以后还要带着孩子,人家会怎么看待她?又会怎么看待孩子呢?而且这孩子可是皇上的龙种啊。但是不管哀家怎么说,怎么劝,她始终都是坚持着初衷,哀家只能无功而返。回宫之后,哀家心中愈加的沉重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皇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也怀孕了。”

胡灵儿见太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握着她的手道:“太后,您要是累了的话,就改日再说吧。”

太后欣慰地按了按胡灵儿的手,摇头道:“不,就让哀家说完吧。这事憋在哀家的心中二十五年了,若是再不说,哀家怕会憋坏的。”

胡灵儿理解太后的心情,只能把一直都没动过的茶塞在了她的手中,“那您就喝口茶再说。”

“真是好孩子。”太后满意地接过来喝了几口,然后继续道:“哀家知道自己也怀孕之后,女人的自私心理又来作祟了。皇上那时只有皇后所出的一个长子,可是并未立太子。而且哀家又深受圣宠,若是诞下皇子,也是极有可能会成为太子的。哀家跟敏儿的孩子就差那么四五个月,若是敏儿进宫诞下皇子,那么她的儿子就是哀家孩子的一大威胁了。于是,经过再三的挣扎,哀家还是决定将事情瞒了下来。甚至为了减少内疚的心理,哀家再也没派人去看敏儿,她之后的状况,就再也不知道了。”

“婉儿,你说哀家是不是很自私?”太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微微看了胡灵儿一眼,却见她一直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目光轻柔,竟是没有半点的责怪她,看不起她的样子。

胡灵儿摇摇头,轻声道:“不,太后,这是每个做妻子,做娘亲的本能心理,不怪您。”话锋一转,胡灵儿的眸中多了一丝忧伤,“这事若是放在别的妃子的身上,估计都不会留他们母子的活口的。”

太后的心中微微一暖,知道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因为她说的这种事情,在后宫中是极其常见的。

能将一个孩子,特别是皇子平安健康的抚养成人,除非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然真的是很艰难,即便是后来的她亦是如此……

调整了一下情绪,她又道:“然后时间一晃过去九个月,哀家生产的时候难产。在鬼门关徘徊的时候,哀家想到了敏儿,想着她生产的时候是否顺利,想着她和她的孩子是否健康,想着是不是正是因为哀家造下孽,所以上天要惩罚哀家和肚子里的孩子。”

“那一刻,哀家悔啊,想着就算是死,也要在临死前将敏儿的事情告诉皇上。于是,哀家让人将一直保存着的红色发带拿出去给正在外面焦急等待着的皇上,告诉他哀家有话要跟他说。”

“女人生产,男人是不可以进来的,更何况他是皇上。可是皇上一眼就认出了那红色发带,不顾众人的阻拦硬冲了进来。那时候的哀家已经是力气全无,未出生孩子也是危在旦夕,但还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将实情告诉了他。”

“哀家看到了皇上的震惊和难过,但他却并未怪哀家,只是要哀家一定要撑下去,然后一起去接敏儿和孩子回来。他抓着哀家的手,他的手中还拿着敏儿的发带。那一刻,哀家就感觉好似有两股力量一起注入了体内,然后精神一震,竟然就这么将孩子生了下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汇聚在太后眼中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地滚落下来,就连胡灵儿的眼眶都红红的,若不是强忍着,怕也是要哭了。

手轻轻地抚上此刻还依旧平坦的小腹,她的这里面也孕育着一个小生命,难道她也要像夏敏一样独自将他生下来吗?

不是不敢,而是绝对对他不公平。

有父母的疼爱,就完整的家庭,本该是他的权力,就算她是孕育他的人,也无法他剥夺这一权力的。

太后用帕子轻擦了一下眼角,转眸却看到胡灵儿在发呆,而且她的神情看得她有点揪心,不由得担心地道:“婉儿,怎么了?”

“没,没事。”胡灵儿瞬间回神,连忙扯开话题道:“那后来,你们找到夏敏了吗?”

其实这个问题,胡灵儿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因为当时若是找到了的话,也就不会是现在的状况了。

果然,太后通红的眼中浮起了一抹沉沉的痛,她摇摇头道:“没有。其实皇上在哀家生产后的第二天,就快马赶到了那里,却发现夏敏已经不在了。问了村子里的人,才知道夏敏早在九个月前,也就是哀家去看她后不久她就离开了那里,看来她是担心哀家会将真相告诉皇上,所以就这么决然离开了。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