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这话将桑进德捧到了天上,乐得他嘴都合不拢了,连连道:“王妃这么说,真是让老夫汗颜啊,不敢当,实在是不敢当。”

而桑容的眸光却越显阴狠,她倒是不知道,这个沐婉如的嘴竟是如此的厉害。

而且刚刚夏亦涵看着她的眼神明显有点奇怪,难道他对她……

想到这里,桑容的身子微微一颤,又看向了夏亦涵,见他依旧是一脸的平静,可是那视线,却总是若有若无地扫过沐婉如。

他这是在关注她吗?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夏亦涵的心中爱的人是胡灵儿,才刚刚得到她的死讯,他不可能这么快就转移到沐婉如身上的。

就算要转移,也该是她才对啊?

必须是她!

这一次夏亦涵倒没发现桑容的目光,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胡灵儿那笑容满满的脸,不明白她这么高捧桑进德到底有何用意。

难道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吗?

正想着,却见胡灵儿眸光一转,看向了桑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迷人了:“至于桑姑娘,婉如已经见过一次了。那日王爷病发,幸得桑姑娘相救,王爷才这么快就好了。而且若不是桑姑娘,王爷的视力也不会这么快就恢复了,婉如真的是不甚感激。”

说着,她竟是对着桑容盈盈一拜,态度无比的谦逊随和。

“什么,涵王的眼睛已经好了吗?”惊呼出声的是桑进德,他一脸怔愣地看着夏亦涵,而后视线微微移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

这个死丫头,不但治好了夏亦涵的眼睛,还将这件事情瞒着他,真是太可恶了!

她到底还有没有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沐启华夫妇在听到胡灵儿的话之后也是一脸的惊愕,要知道昨日回相府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看不见的啊。

这才过了一夜,怎么就好了呢?

此刻的桑容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愤怒的目光,她直直地看着夏亦涵,眸中满是哀怨之色。

他之前恢复视力的时候,要她不要跟任何人说的,可是他现在又为何告诉了这个女人,而且还公开了这一秘密呢?

这件事情,本该是她来说才对,因为她才是那个将他的眼睛看好的人啊?

但现在,看着靠得那么近的两人,她心中极为的不舒服。

只是未等桑容想明白,齐宏清却是先开口道:“是啊,涵王的眼睛终于能看到东西了,朕端在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总算是落下了。不过这件事,还是多亏了王妃带来的神医呢。”

之前他跟夏亦涵谈话的时候,夏亦涵就将这件事情告知他了。

王妃带来的神医?

这句话,等于是直接将桑容的功劳给否定了,而桑容本人更是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这个时候,之前一直不发一言的夏亦涵却开口说话了,“皇上所言极是,婉儿带来的神医医术高明,只一眼就看出了臣身上所中之毒,然后仅用一天一夜的时间便研制出解药了。”

桑容的身子微微颤了颤,难以置信地开口道:“所以说……师……王爷身上的毒,已经解了?”

这怎么可能,她努力了近两个月都未能将毒清除,怎么可能有人仅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研制出了解药呢?

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她更懂毒药的?

不对,还有一个人,有一个人或许能有这个本事。

狐疑的视线看向胡灵儿,那日简兮楠是跟唐灵在一起,夏亦涵又说那神医是沐婉如带来的,莫非……

不,应该不是的,沐婉如和那唐灵虽然身形有点相似,但是在气质上相差甚远。

这两人不可能是一个人。

难道说,这只是夏亦涵虚晃一下而已,目的是为了迷惑齐宏清?

毕竟夏亦涵的眼睛明明是她治愈的,或许这个神医是瞎掰出来的。

只是……这件事情为何要牵扯上沐婉如,难道夏亦涵已经将自己的身份和底细都跟沐婉如说了吗?

桑容在这边思绪急转,而胡灵儿却是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要是有点脑子的话,肯定是在怀疑她了吧?

不过没关系,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要她怀疑,要她着急。

而在观察桑容的同时,她也不忘观察这齐宏清的反映。

应该是夏亦涵早就跟他说了这件事情,所以他并没有惊讶的样子,但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桑容的身上,随着她的表情变化而变化。

看来这皇帝对桑容的感情,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可是桑容心中的那个人是夏亦涵。

唉,又是一枚单恋的可怜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太后忽然发话了:“好啦,今日可谓是双喜临门,咱们就好好地吃,好好地庆祝吧。”

太后都说话了,众人自然是各归各位,齐宏清也恢复了之前的温文儒雅,端起酒杯对着夏亦涵和胡灵儿:“今日既然是家宴,那么朕就敬兄长和嫂子一杯,愿两位佳偶天成,白头偕老。”

说完,齐宏清率先饮尽。

“多谢皇上。”夏亦涵和胡灵儿起身,也是一饮而尽。

佳偶天成,白头偕老?

桑容握着酒杯的手拽得死紧,她知道这个齐宏清肯定是故意的。

今日是夏亦涵带王妃进宫请安的日子,照理说请了右相夫妇实属正常,可是却将她们父女俩也请了进来,分明是别有居心的。

原来竟是为了刺激她,让她对夏亦涵死心吗?

“呵呵,齐宏清,你也真是太小看我桑容了。”

桑容在心底一声冷哼,然后嘴角勾着一抹浅笑,起身对着刚刚坐下的夏亦涵和胡灵儿道:“桑容也祝两位百年好合,永不……分离!”

最后“分离”两个字,她特意说得很重,聪明如胡灵儿和夏亦涵,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端倪来。

夏亦涵皱了皱眉头,未等他有所反映,胡灵儿便端着重新斟满的酒杯道,向着桑容道:“桑容姑娘,这杯应该是婉如敬你才是,感谢你之前对王爷的照顾。王爷大病初愈不宜多饮酒,这两杯就让婉如一人饮了吧。”

语毕,胡灵儿喝下了自己的这杯,又把夏亦涵前面的这杯端起来喝下。

夏亦涵原本是要阻止她的,可是手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毕竟她说的没错,自己身上的毒还未解,原本就是不能碰酒的,刚刚的那一杯就已经很勉强了,说不定晚上又会毒发了。

见着胡灵儿连饮两杯,桑容的脸都黑了。

她当然知道夏亦涵喝多了酒是会引起身上的毒的,可是他刚刚不是说已经解了吗?

既然他现在做事都不和自己商量了,那么她就当相信他的毒真的解了。

要是真的发作了,她就又有理由去跟他亲密接触了,不是吗?

只是她的如意算盘早就被胡灵儿给识穿了。

桑容的面色,胡灵儿恍若未见,只是扬了扬已经空了的杯子道,“桑姑娘,请!”

这样的情况下,桑容只能硬着头皮喝下,然后坐了下去。

只是她刚坐下,桑进德就狠狠地扯了一下她的袖子,用着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你给老子安分点,皇上可在那边盯着你呢。”

桑容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眸子,不去看夏亦涵,也不去看胡灵儿,更不看齐宏清。

而那边,夏亦涵看着刚刚坐下的胡灵儿,眸光中有着点点的担心,这个女人,一连喝了三杯酒,等会不会要他抬回去吧?

他不知道的是,胡灵儿在现代的时候可是有“酒霸”之称的,这三杯酒对她来说只是润润喉而已。

可是聪明如胡灵儿,此刻却也忽视了一件事情,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差点就让她崩溃了。

当然现在的胡灵儿完全没有意识到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她感觉到了夏亦涵正看着他,转头对着他柔柔一笑道:“王爷放心,妾身这点酒量还是有的。”

胡灵儿的脸因为饮酒而微微泛红,再加上那微勾的唇角,轻柔的笑意,使得她整张脸如夏花一般的灿烂。

“砰!”夏亦涵忽觉自己的心激烈地跳动了一下,只是一下,却将他吓得连忙收回了视线,只是沉声道:“没事便好。”

夏亦涵的声音不响,却是清晰落进了在场众人的耳中,淡漠清冷的态度,有人欢喜有人忧。

太后朝着两人这边看了看,面带忧色,眉头紧皱,她动了动唇正想说点什么,边上的齐宏清却是笑道:“哈哈,朕早就听闻天殷国的女子能饮酒,善言辞,看来在那边长大的涵王妃也亦是如此啊。”

胡灵儿淡淡一笑并未答话,而沐启华和周晴柔却是心疼地看着她。

她为夏亦涵挡酒,却换来了他如此冷漠的对待,这个傻孩子……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