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会跟齐宏清说点什么?

夏亦涵怔了怔,竟是无法回答。

其实说实话,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看到桑容那么决然的赴死的样子,他就不顾一切地站了起来。

见着他沉默的样子,胡灵儿冷冷地勾唇:“怎么,你都没想好要说什么,就这么为她出头了?还真是一位关心师妹的好师兄啊。”

毫不遮掩的挖苦意味,使得夏亦涵的面色微沉,不由得冷声道:“她是本王的师妹,本王自然不能眼看着她陷入困境而不管。总而言之,这次算本王欠了你一个人情,若是日后有什么需要,你说出来便是。”

呵,说他是位好师兄,他还真当蹬鼻子上脸了啊,竟然把这个人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既然这样,那么她也不客气了。

胡灵儿邪邪一笑,眸光微凌,“好啊,那我就将这个承诺记下了,但愿到时提出来的时候,王爷你不要反悔啊。”

听着她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夏亦涵心中有股不祥之感,但想着她也总不会让他做些伤天害理之事,便应道:“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而且是在本王的能力范围之内,本王必当做到。”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胡灵儿意味深长地挑挑眉,状似无意地撩了撩窗帘,看到他们的马车正好经过观月楼,连忙道:“停!”

车夫不明所以,但还是停了下来。

胡灵儿看看一脸狐疑的夏亦涵,笑着道:“刚刚在宫里都没能吃到什么,王爷请我去观月楼饱餐一顿如何?”

夏亦涵唇角一勾,笑得妖孽,“这就是你要本王还的人情吗?”

胡灵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如果王爷觉得你的能力仅此而已,那么就这么想吧。”

说完,她也不管夏亦涵答应不答应,已经弯身钻了出去。

身后的夏亦涵无奈地笑了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嘴上不饶人呢。

不过他也知道,今天的鸿门宴,他们却是都没吃到什么东西。

跟着胡灵儿下了马车,夏亦涵看着庞大的队伍,对着项城道:“你先带人回府去。”

项城抬眸看了看夏亦涵,眼底划过一丝狐疑,但最终还是垂头道:“是。”

胡灵儿自然不会将闵默和小苗遣回去,四人一起朝着观月楼走去。

“滚出去,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只是才没走几步,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叫骂声,然后一个小乞丐被人狠狠地丢了出来。

而那丢出来的方向,正好是胡灵儿他们这边。

眼看着那小乞丐就要撞到胡灵儿,就在她本能地护着肚子想要避开的时候,只觉得腰间一重,就被人带着闪到了一边。

而与此同时,那本该会狠狠摔下的小乞丐也被闵默接下。

“你没事吧?”略带担忧的声音在胡灵儿的耳边响起。

是夏亦涵救的她!

侧头,看到了夏亦涵那带着焦急的眸子,依旧靠在他怀中的胡灵儿心间微微一动,一种熟悉的感觉顿涌而上。

她好像,很喜欢他的怀抱。

清清凉凉的,却又不会觉得冷,而且待久了,就能感觉到一种柔柔的暖意,让她觉得很舒服。

“王……王爷?”一道忐忑的声音响起,是刚刚丢人的那个小二。

突来的声音让夏亦涵猛地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抱着胡灵儿,刚刚他,几乎是本能地就出手了。

而且刚刚心中的感觉,应该是担心吧。

他为什么要担心她?明知道她本事大的很,应该是能躲开的,他为什么又要出手呢?

夏亦涵很懊恼,一把放开了胡灵儿,将心中因为懊恼而产生的怒气统统撒在了那小二身上。

他冷冷地斜睨了一眼小二,再看了看站在闵默身边的小乞丐,冷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二被他这一记冷眼看得心头发颤,连忙跪地道:“回……回王爷,这小子竟然要到里面去乞讨,小的……小的就将他赶出来了。不想却冲撞了王爷和王妃,请王爷恕罪!”

这小二是有眼力见的,知道夏亦涵新婚,而且现在的他们一人是一身王爷朝服,一人是一身华丽的宫装,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两人的身份。

对了,瞎子!

小二怔然间,瞧瞧抬头看了看夏亦涵,却正好对上了他寒意浓浓的眸子,心中一颤,立马再次低头,心中却已经有数了。

原来早上传闻一直失明的涵王已经恢复视力了,这事是真的。

这观月楼里出入的可都是达官贵人,岂是一个小乞丐能进去讨饭的,被赶出来也是正常。

可是那小二的话音落下,原本一直低着头看不到面容的小乞丐却是猛地抬头反驳道:“我才不是进去乞讨的,我是要去买好吃的!”

听的小乞丐说话的声音,原本还因为夏亦涵的怀抱还有点怔忡的胡灵儿却是猛地一震,转头看了过去。

却见那头发乱糟糟的小乞丐,分明就是那日将她带到破庙里的小男孩。

不过那时候的她是穿着黑衣,带着面纱的,所以小男孩自然不会认出她来。

正在怔忡间,那小二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哼,你个臭乞丐还进我观月楼买东西?你有钱吗?”

那满是鄙夷的声音让胡灵儿听着很不舒服,面色沉冷地看了一眼小二,只是未等她开口,小男子便急着道:“当然有了,你看,这难道不是钱吗?”

说着,小男孩还真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布包,打开,里面是一些碎银,而且不少,足够在观月楼买上好几个菜了。

小二的脸上一阵不自在,见着夏亦涵和胡灵儿都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不服气地道:“你一个小乞丐,哪来这么多的前,肯定是偷的。王爷和王妃在这里,你还不老实交代!”

“我不是偷的!”这一次,小男孩的声音更加大了几分。他仰着头,一双漆黑的眼睛不屈地盯着小二,满是愤恨。

“那你说,你这钱是哪里来的?”小二当然是吃定了这小乞丐是不会有钱的,就算有人施舍,也不会给他这么多啊。

说着,他又得意地看了看夏亦涵。

今日若是在王爷和王妃面前抓到个偷钱的小乞丐,那么至少他不会在追究刚刚差点撞到王妃的事情了吧。

可是小二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胡灵儿和夏亦涵却是最最清楚这个小男孩的钱是哪里来的了。

夏亦涵显然也是认出了这个小男孩是破庙中的人,那些钱,正是他以圣偷的明义送给他们的。

一听小二抬出了王爷和王妃,小男孩也怕了,噗通一下就跪在两人的面前道:“王爷,王妃,这钱真的不是我偷的,而是圣偷给我们的。因为爷爷奶奶们大病初愈,想吃点好的,所以我才想在这观月楼中买点好吃的给他们。王爷,王妃,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偷钱,我真的没有!”

小男孩一边磕着头,一边说着,却是倔强地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夏亦涵眉头皱了皱,正要开口说话,可是胡灵儿却是先他一步上前,弯身将小男孩给扶了起来,柔声道:“快起来吧,我相信你没有偷。”

身穿着一身大红色宫装的涵王妃,就这么将一个浑身脏兮兮,甚至散发着阵阵臭味的小乞丐给扶了起来,而且还满面笑容地安慰着他。

这一幕,看得周围的人都呆住了,只觉得那张原本就美丽的脸,因着这动作,这笑容,而越发的迷人,炫目,让人移不开视线。

甚至连夏亦涵都有着片刻的怔愣,虽然他知道这个沐婉如很特别,可是她毕竟也是一千金小姐,居然这么和善而不拘小节地去对待一个小乞丐。

只有那个被扶起来的小男孩,直直地盯着胡灵儿看了好一会,漆黑的眼睛眨啊眨,然后忽的道:“是你,姐……”

看着小男孩的神情,胡灵儿就已经猜到了什么,未等他叫出声,连忙拉着他的手道:“走,姐姐带你进去买好吃的。”

说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她拉着小男孩的手缓缓朝里走去。

只是经过那小二身边的时候,胡灵儿稍稍顿了顿脚步,冷声道:“你当着王爷和王妃的面,不但打一个小孩子,而且还诬陷他。该当何罪,你自己掂量下吧。”

说完,再也不看他一眼,跨进了观月楼的大门。

小二听完胡灵儿的话,脚下一软,竟是跪倒在地,眼看着夏亦涵还在面前,连忙道:“王爷,小的知错了,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的……”

夏亦涵看着胡灵儿的身影,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个女人,刚刚的那句话与其说是在吓这个小二,还不如说是在给自己制造事情呢。

冷眼横睨了那小二一眼,夏亦涵毫无温度地道:“既然你已经知错了,那么小小惩罚一下便好。从今日开始,你便在这观月楼的门口乞讨,为期一个月。”

说完,夏亦涵从他的身边一跨而过,走了进去。

乞讨一个月?还要在这观月楼的门口?

这就是所谓的小小惩罚?

小二“嗵”的一下坐倒在地上,欲哭无泪。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