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他的镇定之下却是掩不住的担心,甚至连自称都变成了“我”,而不是“本王”。

可是胡灵儿一听,却是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连连道:“不,不要去看大夫,找……找简兮楠!”

一看大夫,她怀孕的事情就会被发现,所以她只能找简兮楠,而且她心中有不祥的预感,很有可能是孩子的问题,而对于她腹中的孩子,没有人比简兮楠更清楚状况了。

夏亦涵的动作顿了顿。

医馆就在附近,可是回王府还要好一段距离,而且之前的车马都让项城带回去了。

但当夏亦涵对上胡灵儿那坚定的眼神,还是抿唇道:“好,本王带你回去!”

话音落下,夏亦涵整个人腾空而已,直接从窗户跃了出去。

“小姐,王爷!”小苗大叫了一声,眼前却早就没了两人的身影。

夏亦涵将胡灵儿横抱在手中,以最快的速度朝前跃去。

因为她的脸色越来越白,脸上的汗也越流越多,她的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袖子,牙关紧咬,双眸微闭。

夏亦涵知道此刻的她一定是痛到了极致,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强忍着不叫出声来。

心中的担忧一波胜过一波,越揪越紧,他一边跑,一边不断地安慰着她:“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胡灵儿没有说话,因为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可是夏亦涵跑着,跑着,竟然有着片刻的恍惚。

因为这个景象好熟悉,犹记得上次去将军府偷东西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子,也是这样忽然肚子痛,然后知道她怀孕了,只是后来,她却是不告而别了。

想到这里,夏亦涵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胡灵儿的小腹上,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抚在那里,这样的动作,也很熟悉啊。

难道是……

脑中一个机灵,他原本抱着她腰身的手微微侧了侧,然后向着她手腕上的脉门摸去。

“咳咳!”原本闭着眼的胡灵儿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暗黑色的血从她的嘴角滑落,越流越多!

中毒了?!

夏亦涵惊得目瞪口呆,这分明就是中毒的迹象的,而且她这个反应,跟他毒发的时候有点像啊……

“小姐!”就在这个时候,闵默那焦急的声音在夏亦涵的耳边响起。

夏亦涵的思维一滞,转头却看到了闵默已经赶了上来。

原来小苗见两人离开之后,就连忙跑下楼去跟正守在小男孩身边的闵默说了胡灵儿的状况。

闵默是知道她怀孕的事情的,一向淡定冷漠的他在那一刹那吓得免得苍白,立刻就赶了过来。

小苗虽然担心着自家小姐,但想着小姐的吩咐,只能留下来帮那小男孩。

看着胡灵儿那毫无血色的脸和嘴角的血迹,闵默的心一阵抽搐,恨不得将她从夏亦涵的手中抢过来,可是人家毕竟是她的夫君,他根本就没任何资格这么做。

闵默的出现让夏亦涵的面色微沉,但随即又马上道:“你先去王府,去本王卧房中的密室里将简兮楠叫出来,机关在书架第二排的书卷下面。”

他抱着一个人,跑起来自然没有闵默快,所以只能让他先回去让简兮楠做好准备,毕竟现在看她的样子,是半刻都不能耽误的。“

“好!”闵默没有任何的犹豫,应下之后就快速离去。

夏亦涵又低头看了看胡灵儿,收起心中的疑惑,又聚起几分真气,全速前进。

转瞬间,涵王府就在眼前了,夏亦涵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自高高的院墙一跃而入,直接进了自己的卧房。

房间里面,简兮楠已经等在了那里,夏亦涵将胡灵儿放在了床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浑身虚脱,身子晃了晃,差点就倒了下去。

“王爷,你怎么样了?”一边的闵默连忙扶住了他,这是他认识夏亦涵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表示出关心。

“本王没事。”夏亦涵摇摇头,却听的简兮楠道:“王爷,请你先出去吧。闵默,你赶紧去弄点热水来。”

小苗不在,这事自然只能让闵默来做了。

“是。”闵默应声离去,而夏亦涵看了看已经在施针的简兮楠,虽然很想问她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为免打扰他,还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关上门,他靠在门上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之前在皇宫中喝了一杯酒,对他体内的毒多少有诱发作用,但他尚能以体内真气抑制住,但是刚刚的一番奔跑飞跃他是使出了全力的,真气消耗居大,现在静下来,明显就觉得不对劲了。

可是,沐婉如到底是怎么中的毒,在宫里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吃什么西,除了那三杯酒。

但要说那酒里有毒,也说不过去。

因为在场的人包括皇上和太后都有喝酒,若是单单针对他们两人,应该也不至于。

毕竟齐宏清也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不可能在那样的场合,在太后和右相夫妇的眼皮底下毒杀他和沐婉如的吧?

而且他喝的第一杯酒,里面有没有毒,他还是能识别出来的。

这事,其中肯定另有蹊跷。

甩了甩头,还是等简兮楠救醒她之后,再细问一下吧。

虽然心中还很是担心,但是有简兮楠在,应该不会有大碍的。

想到这里,夏亦涵抚了抚疼痛感越来越强烈的胸口,一步一步地朝着客房走去。

他也得好好地去休息一下了。

而夏亦涵的房间内,此刻不仅是胡灵儿满头大汗,就连简兮楠都是紧张地额头冒汗。

细密的银针扎在胡灵儿的腹部,那是胎儿所在的位置。

胎儿体内的毒酒精引发了,毒性侵入了胡灵儿的以内,所以才会让她腹痛出血。

好在简兮楠经过这两日的研究,单单这个毒的解药已经初步成功,虽然还是个半成品,但还是能暂时压制住毒性的。

胡灵儿已经安静了下来,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脸色却是苍白如纸。

用温水沾湿了毛巾,简兮楠轻柔地擦着胡灵儿脸上的薄汗,无奈地叹息道:“你这个傻丫头,明知道自己体内隐藏着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毒炸弹,怎么就不知道注意一下呢?居然还去饮酒!你难道不知道这很有可能会要了你和孩子的命吗?”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话,胡灵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眉头紧紧地皱起。

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紧皱的眉头,简兮楠满目疼惜地道:“好在我的毒药已经成功了一半,既能压制住你的毒性,也不会对孩子造成影响。但若是有第二次,我可不敢保证这解药会不会对孩子有害,所以你一定要注意了,知道吗?”

简兮楠之前就说过的,胡灵儿体内的孩子等于就是毒药形成的,解药是解毒的,所以如果想要一次将毒解掉,那么就等于将这个孩子给分解了。所以他得判断出这个孩子的身上占了多少的毒性,然后研制出精密的数量,一点点,一点点地将他身上的毒解去。前提当然是这毒不会过度影响到母体,若是胡灵儿本身都有了生命危险,那么这个孩子就真的是危险了。

在他的轻抚和安慰下,胡灵儿的眉头终于平缓了下来,简兮楠的手顺势而下,然后握住了她的。

她的手冰凉彻骨,没有一点的温度,他将之紧紧地收在掌心之中,然后缓缓地散出真气,将源源不断地暖意输进她的体内。

手渐渐暖和了起来,她原本苍白的面容也有了些许的血色。

只是简兮楠的脸色却白了下来,显然他是因为将自己的真气输给了胡灵儿,所以才会变得有点虚弱。

而且,这几天他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在研制解药,身体早就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他收回了手,视线落在胡灵儿的小腹上,然后拔下了一根银针。

银针那扎在里面的一部分全部变成了黑色,简兮楠的眉头紧蹙,眸光沉凝。

情况比他预料的还要严重。

担忧的视线落在胡灵儿的脸上,下一刻却是一派坚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不会让她有危险的。

若是夏亦涵无法保护她,那么就由他来保护!

凤眸眯起,眸中冷冽一片。

“灵儿姐!”外面传来白黎的声音。

房门被打开,一脸焦急地白黎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殷墨玄。

白黎一进来就直接奔到了床边,看着面色难看的胡灵儿,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刚刚在外面的时候碰到了闵默,这才听说了胡灵儿被夏亦涵抱回来的事情,她就急急地赶了过来了。

因为胡灵儿此刻的小腹上正扎着针,殷墨玄便没有靠近,只是站在远处看着,面色沉冷,眸光寒气四溢。

之前听闵默说,她好像有中毒的迹象,他们是从皇宫里出来的,难道是在皇宫中的毒吗?

这个齐宏清,竟然敢对他小狐狸的姐姐下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