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该有的眸子,那种绿幽的光,就好似来自漆黑的深海中一般,只一眼就能将人的灵魂给吸进去。

即便是夏亦涵,都有着片刻的恍惚。

这个时候,殷墨玄开口了:“你的体质很特别,身上有一股浑厚的寒气在护着你。”

夏亦涵这才从刚刚的怔然中回过神来,也不避讳什么,直接点点头道:“是的,本王练过寒冰破。”

所谓寒冰破,需要在致冷的冰潭之中才能练成,这样的痛苦,非一般人所能从承受。

殷墨玄有点意外,随即又是一片了然:“看来,正是你这寒冰破抵制住了你身上的剧毒,不然即便是你体内残留的余毒,都是足以致命的。”

怪不得刚刚给他输真气的时候,他竟然会有一种两人的气息很是接近的感觉。

因为他是蛇,体质本就是冷寒的,原本还在担心夏亦涵会承受不住他的气息,却不料自己的气息进去,竟使得他如鱼得水。

“刚刚多谢玄王爷相助。”夏亦涵淡淡一笑,随即便下了床,虽然脸上依旧覆着一层细汗,面色却已经不似刚刚那般苍白了。

“举手之劳而已。”殷墨玄依旧是神色淡漠。

夏亦涵知道也不介意,继而又道:“不仅是刚刚的事情,还有三叶血莲莲心的事情,也要谢谢你。”

“哦,你说这事啊。”殷墨玄漫步惊喜地应了一声,“本王只是受人所托而已。”

昨夜胡灵儿让他帮忙,说出了两件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此事。

虽然当时她根本就没说用途,不过既然是白黎的好姐妹相托,殷墨玄当然是二话不说就去做了。

直到不久前他才知道,原来胡灵儿将那莲心送给了齐夏国的皇帝。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用那么精贵的材质了,还花了他那么多的钱,反正那比殷浩哲还要白痴的皇帝,肯定是识别不出来真伪的。

这个胡灵儿,为了夏亦涵,倒是费尽了心思,真可惜。

斜睨了夏亦涵一眼,殷墨玄稍稍犹豫了下道:“不过本王到是想提醒你一句话。”

“玄王请说。”夏亦涵的语气很客气。

先不说他刚刚救了自己,更因为殷墨玄的身上,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在那里,让人无法忽视,无法不肃然起敬。

而殷墨玄静静地看着夏亦涵,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却对他此刻的处境有所同情,因为从某些方面来将,现在的夏亦涵,跟当时的自己有点像。

沉吟片刻,殷墨玄缓声道:“在某些时候,你亲眼目睹的并非就是真相,可是你心中的第一感觉,却往往都是真实的。所以,遵循自己的心,不要在错过之后才后悔莫及。”

话音落下,殷墨玄不等夏亦涵会意过来,便转身离去。

看着房门被关上,夏亦涵都着片刻的怔然。

这个玄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看到的未必是真相,第一感觉却又是真实的呢?

屋外,殷墨玄对着夜空长叹了一口气。

他不是一个好管闲事之人,只因为这是涉及到了白黎最最在乎的人。

还有一点就是,当初的自己也是因为对心中的感觉不确定,对于白黎的心犹豫而又彷徨,而试图以逃避来隐藏那份不安,可是到头来,却让两个人都受了伤,甚至差一点就失去了挚爱。

所以他才会忍不住想去提点他一下,至于夏亦涵能不能听懂,那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夏亦涵想了好一会,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殷墨玄那些话,会不会是在说他和沐婉如之间的事情呢?

还有,沐婉如现在怎么样了?醒来了吗?

想到这里,夏亦涵朝着门口走去,他要去看一看她。

可是就在他走到自己的院门口的时候,左边的墙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就好似有重物从那边摔下来一般。

夏亦涵看了看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眉头轻皱,而后缓缓地走了过去。

走近之后,墙角下果然躺着一个人,再仔细一看,夏亦涵微微震了一下,然后飞快地跑了过去。

“容儿,你……你这是怎么了?”

躺在那里的人竟然是桑容,只见那原本该是蓝色的纱裙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脸上虽然没有伤,却是惨白如纸,大汗淋漓。

她显然是没了力气,才会从墙上跃下来的时候摔倒在了这里。

桑容缓缓睁开眼睛,见到夏亦涵,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动了动嘴唇,虚弱地吐出了两个字:“师兄……”

然后头一歪,竟是晕了过去。

“容儿!”夏亦涵一声惊呼连忙将她抱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院门口,然后朝着刚刚来时的路奔去。

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桑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桑进德干的。

之前在皇宫里桑容抗旨拒婚的事情肯定是惹怒了桑进德,虽然后来因为沐婉如的机智而躲过了一劫。

可是凭着桑进德的脾气,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进入之前住的客房,夏亦涵将桑容放在床上。

灯光之下,这才发现发现她身上的纱裙已经碎成了一条,那破布之下,是血肉模糊的身躯。

这分明是鞭伤!

不管怎么说,桑容都是桑进德的亲生女儿,他竟然还真下得了手!

夏亦涵的双唇紧抿,面色冰冷如霜,眸中却隐着熊熊的火焰。

若是此刻的桑进德在他面前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不,我不要嫁给皇上,我不要!”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昏迷着的桑容惊呼出声。

她双眸依旧禁闭,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惧之色,她的手胡乱地舞动着,好似想要抓住什么一般。

夏亦涵稍稍犹豫一下,还是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

“容儿,别害怕!”一道轻柔的声音,竟真的让她安静了下来,可是下一刻,桑容那泪迹未干的眼角便滑下了两行清泪。

“涵,不要离开我,不要……”

桑容就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那凄惨而满是委屈的声音,让握着桑容的手微微一顿,夏亦涵面容僵住。

眸光复杂地看着桑容的脸,那源源不断的泪水使得夏亦涵心中微微一颤。

桑容的心,他不是不知道,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只把她当成师妹而已。

他一直都以为她是坚强而勇敢的,可是这样坚强的她,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了。

不得不承认,他是在乎她的,看着她遍体鳞伤,看着她泪流满面,看着她若此虚弱而又脆弱的样子。

他的心很痛,可是这种痛也只是因为他将她当作是自己的妹妹。

这种感情是亲情,他心中很是清楚。

但是桑容对自己的情,却并不是师兄情这么简单了。

一个“涵”字,早已将她最最真实的内心展露了出来。

他到底,该怎么办?

夏亦涵敛神,看着浑身是血的桑容,叹口气道:“容儿,我让人来给你清理下伤口。”

他是了解桑进德的,虽然桑容现在看着恐怖,可是也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从她的脸没有受伤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不敢让她重伤。

因为齐宏清是在乎着桑容的,万一哪天一时兴起又要见她了,那桑进德就要倒霉了。

可是夏亦涵的话音落下之后,桑容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反而越抓越紧了,嘴里依旧喃喃着:“涵,我要留在你的身边,你不要再赶我走了,我会死掉的。”

夏亦涵的心中又是一阵抽搐。

桑容可以为了他抗旨一次,就可以抗旨第二次。

这样下去,就算她不被皇上杀死,也会被桑进德打死的。

将另外一只手安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一下,夏亦涵的声音又放柔了几分:“容儿,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更不会让你死的。所以,你身上的伤一定要处理一下,你相信我吗?”

夏亦涵说完之后,桑容原本纠结的神情稍微缓了缓,然后慢慢地松开了他的手。

微微呼出了一口气,夏亦涵望了她一眼,然后快速走了出去。

桑容是悄悄潜进来的,自然是为了不让桑进德发现她到了涵王府,所以他也不能大张旗鼓的找大夫。

好在他刚刚有探了一下她的脉息,虽然乱了一点,但并没受内伤,所以找个可靠的丫鬟给她上一些外伤药,然后再静养一下应该就可以了。

夏亦涵走的匆忙,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原本一直闭着眼的桑容却是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脸上痛苦的神色骤然消失,视线缓缓地落在房门上,眸中精光闪闪,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

******************************

今日更新6000字,还有3000字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