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胡灵儿送进她的卧房之后,夏亦涵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在桌前坐了下来。

胡灵儿看着他明显是有话说的样子,便对着小苗道:“小苗,你去沏点茶来。”

小苗出去了,闵默依旧守在门口,屋内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胡灵儿在夏亦涵的对面坐了下来,“王爷,是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有点犹豫地看了她一眼,夏亦涵道:“是的,本王想问问你接下来的计划。”

胡灵儿一听,不由得揶揄起来,“王爷不是说不在乎经过,只在乎结果的吗?我以为你并不想知道呢。”

夏亦涵顿了顿,记得自己是说过这么一句话,可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多了桑容的事情,他必须得小心应对,不然不管是齐宏清那边还是桑进德那边,都会有不少的麻烦。

甚至还有右相那边,即便是沐婉如本人不在乎,可是她毕竟也是名义上的涵王妃,沐启华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的。

想到这里,夏亦涵道:“本王只是希望能让计划顺利一点,所以觉得在配合上有必要沟通一下。”

“嗯,说的也是。”胡灵儿单手撑着下巴,朝着夏亦涵凑了凑,忽的问道:“你早就知道皇上喜欢桑容,对不对?”

夏亦涵没料到胡灵儿一上来就问桑容的事情,原本就有点心虚的他心中微微震了震,但面上还是淡定如波地道:“是的,其实齐宏清早在成为太子之前,就对桑容有意思了。”

“原来如此呢。”胡灵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眸子微微一眯,然后又道:“那么桑容对你有意思的事情,你应该不会否认吧?”

这一次,夏亦涵的心突突跳了两下,只是看着胡灵儿毫无所谓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有点淡淡的失落。

她果然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跟桑容之间的关系的。

点点头,夏亦涵并没开口。

胡灵儿心中了然,又是一阵沉吟,右手习惯性地摸着下巴,一边道:“齐宏清很明显是知道桑容的心思的,从昨天的事情来看,他其实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所以我在想,他会不会是为了得到桑容,让桑容对你死心,所以才会想出把我赐婚给你的办法来呢?”

夏亦涵的眸子微微一闪,据实答道:“其实关于这点,本王也有想过,或许这会其中一个原因,但本王觉得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单纯。”

“你的意思是说,他还有别的原因吗?”其实胡灵儿心中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她已经猜到了另外一个原因。

夏亦涵看着她微眯的眸子,邪邪勾起的唇角,知道她肯定猜到了什么,于是很配合地道:“所以本王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胡灵儿挑挑眉,故意拖着长音卖了个关子,然后继续道:“还有太后那边的原因。”

“太后?”夏亦涵黑眸微微一沉,“难道这事跟太后也有关系吗?”

“不是跟太后有关系。”胡灵儿摇摇手指,纠正道:“而是因为太后的关系。”

这话说的极其绕口,好在夏亦涵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理解其中的意思,只是未等他开口接话,胡灵儿就继续道:“太后已经将你娘的故事都告诉我了。”

其实这事夏亦涵一点都不意外,原本在带她去见太后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后来他离开这么久,太后肯定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给她听了。

“所以呢?”夏亦涵还是有点难以理解胡灵儿话中的意思。

胡灵儿也不再卖关子,正色道:“所以你对于太后来说是特别的,而齐宏清若是明着跟你做对的话,太后肯定会反对的,所以他只能暗地里操作。而这第一步,就是稳住太后的心,他要让太后觉得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绝对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这样一来,就算你对他有所怀疑,而这消息也传到了太后的耳中,只要没有证据,太后就肯定不会相信这事是真的。因为一个处处为着皇兄考虑,以皇兄为骄傲,为榜样的乖乖子,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皇兄的事情来呢?”

“所以,若是本王到时一口要定齐宏清对本王有异心,太后就会对本王产生反感,觉得本王是在居功自傲,甚至更严重一点是看中了这个皇位。”夏亦涵好似明白了什么。

“没错,就是这样的。”胡灵儿满意地打了一个响指,“太后现在是疼你,重视你没错,那是因为她对你和你母亲都有愧疚。可是齐宏清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我们绝对不能小看了一个母亲的护犊本能。一旦她觉得有人会威胁到自己的孩子,就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之视为敌人,果断地除去。而王爷你,当初你既然有能力让皇上废了太子,助齐宏清登上皇位。那么她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你也肯定有能力将他拉下这个皇位,取而代之。”

胡灵儿的这一番话,让夏亦涵茅塞顿开,他之前一直在想齐宏清这方面,却从未考虑到太后那边。

因为太后对他的好,真的有如亲生母亲一般,虽然他总是淡漠以对,可是这些他都记在了心中。

从昨天的情况看来,齐宏清真的已经将主意打到了太后的身上。

“那么齐宏清现在这么做,为的就是让太后怀疑本王吗?”夏亦涵的身上聚起了一股淡淡的寒意。

这齐宏清为了除掉他,竟然连他的母后都想要利用。

“没错,而且他差点就成功了不是吗?”胡灵儿的嘴角勾着一抹讽笑。

夏亦涵有点无力地扶了扶额头。

是啊,若是昨天他真的帮着桑容一起抗旨的话,太后肯定就会对他产生意见的。

只是现在……

昨天的事情虽然被她的机智给化解了,可是现在,桑容在他的涵王府里面,而且按着她昨晚上的情绪,她是死也不肯再回去左相府了。

昨晚,他让人给桑容上好药之后,原本就打算离去的。

可是她却始终都没醒来,一直抓着他的手叫着他的名字,让他无法离开。

直到天快蒙蒙亮的时候,桑容终于醒来了,醒来之后她就一直抱着他哭,说再也不想回去那个家里了,如果他硬要她回去的话,她宁愿死。

夏亦涵无奈,但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怎么说桑容都不会听进去的,只能安抚着她,答应她留在涵王府,然后找了个借口走了出来。

若是桑容一直住在这里,这件事情迟早都会曝光的,到时他就是四面楚歌。

虽然这个王爷的位置他本就不在乎,只是他却不想让桑容陷入这场原本跟她没有关系的斗争之中。

毕竟齐宏清要对付的人,至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见着夏亦涵沉思不语,胡灵儿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静寂的空气在室内缓缓流淌,胡灵儿并不想去猜测夏亦涵此刻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是小苗送茶进来了。

小苗进来又出去,只是转眼间的事情,却为这略显的气氛做了一番调节。

胡灵儿一边给夏亦涵倒着水,一边问道:“你身上的毒,当时是怎么中的?”

只这么一问,夏亦涵就明白了胡灵儿的意思,不答反问道:“莫非你也怀疑这事跟齐宏清有关吗?”

外人都在传这毒是废太子齐穆清下的,可是只有夏亦涵知道其中有着蹊跷,却不想她也有所怀疑吗?

“其实本王怀疑的事情,不只是这么一件。”夏亦涵的神情有点凝重,好似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一般。

他说了一句话之后,微微垂了垂眸子,然后继续道:“本王甚至还在怀疑,将本王追杀至殷齐山的人,也是齐宏清派来的。因为当时本王明明已经从齐穆清的手中拿到了血莲莲心,而且他也被本王打成重伤逃走了,可是后面居然又出现了一群伸身手非凡的黑衣人。他们好似很了解本王,所以本王才一时大意中了他们的毒。当然,当时本王丝毫都没有怀疑到齐宏清的头上,以至于后来他的心腹出现之后,本王才会犯下了那不可挽回的错误……”

说到这里,夏亦涵没有再说下去,可是胡灵儿的心却是微微一抽。

因为直觉告诉她,这事应该是跟自己有关。

心中想着,嘴上就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是……关于胡灵儿的事情吗?”

话音落下,夏亦涵就猛地抬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