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夏亦涵走进正厅的时候,桑进德正站在那里。

嘴角微微一勾,讽笑过后,却换上一副无谓的笑容。

桑进德的面色不是很好,但是见到夏亦涵,还是公式化地行礼道:“老夫拜见王爷。”

“左相请不要多礼,快请坐。”夏亦涵在主位上坐定,客气地招呼着。

只是桑进德却没有坐的打算,依旧站在那里。

夏亦涵勾唇浅笑,将在正厅内的下人都遣退了,然后单手撑着头斜倚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道:“不知左相来我涵王府所为何事?”

听得夏亦涵这么说,桑进德阴着脸道:“既然王爷如此爽快,那么老夫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老夫是来接女儿回去的。”

谁知桑进德的话音落下,夏亦涵只是一脸不解地皱皱眉道:“女儿?本王不知道左相的意思。”

“呵,你不知道?”见夏亦涵想要装傻,桑进德冷冷一笑道:“王爷,老夫知道容儿的心在王爷你的身上。可是昨日王爷你听到了,皇上看中了容儿,她是要做皇后的人。这一点,希望王爷你能明白。”

“所以呢?”夏亦涵挑挑眉,脸上依旧是笑意盈盈。

“所以,请王爷放过容儿。”桑进德的脸色虽然不好,但不管怎么说,夏亦涵都是王爷,他也不能太过了。

“放过容儿?”夏亦涵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直了直身子正色道:“左相,到底是你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本王的听力有问题,为何本王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所谓“放过”一词,又从何说起呢?”

“夏亦涵,你……”桑进德终于忍不住了,不但直呼了她他的名字,还指着他道:“夏亦涵,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和容儿之间的那些苟且之事,容儿昨夜彻夜未归,肯定是在你这里。若是识相的话,就将人交出来,老夫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若是你依旧执迷不悟的话,别怪老夫来个鱼死网破。”

“呵呵……”夏亦涵笑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到桑进德的身边,缓声道:“左相,你是说桑小姐昨夜彻夜未归是吧?那本王倒是想问问,她为何会不肯回家?若是有着一个疼她,爱她的父亲,她又为何会这么做呢?”

随着夏亦涵的靠近,桑进德只觉得一股寒意直逼而来,身子微微一颤,本能地朝后退了一步。

夏亦涵的脸上明明是笑着的,可是那笑中却带着森冷的气息,让他觉得心颤。

正如昨天的桑容一般,让他觉得害怕。

昨天,从宫中回到左相府之后,他就因为桑容对他隐瞒夏亦涵复明、还有试图拒婚的事情大骂了她一通,并警告她,下次皇上若是再提起,绝对不许拒绝。

却不料桑容当时就拒绝了,还是即使是死都不会嫁给皇上,也不想做皇后,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

他当时那个怒啊,让人拿来鞭子就朝着桑容抽去,边抽,边让她讨饶。

可是不管如何,她就是不肯开口,甚至连一声痛都不喊出来。

那鞭子一鞭又一鞭地抽在桑容的身上,直到他抽得手都酸了,而桑容也已经是衣衫破碎,浑身血肉模糊。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咬着牙一声都不吭。

他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可是又不能真的让她死,只能甩袖离去,让她自生自灭。

直到晚膳之后,他想着若是皇上明日一时兴起又要见她了,总不能受着重伤抬去吧。

无奈之下只能让人去找了个大夫给她治疗下,却不料当下人带着找来的大夫去桑容房间里的时候,里面早就没了人影。

大晚上的,他也不便找人,心中也知道她肯定是到了涵王府,所以一大早,他便找来了。

可是现在,这个夏亦涵分明是不肯将人交出来了。

见着桑进德面露惊恐,却又不发言语的样子,夏亦涵邪邪勾唇,声音中透着几分冷冽,“怎么,左相不肯说吗?还是心虚了不敢说呢?”

“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桑进德眸光微闪,也开始装起傻来,“总之,今日老夫一定要将容儿带回去。”

“可以,只要左相你回答了本王之前的那个问题。”这话,夏亦涵等于是变相承认了桑容在左相府。

桑进德一听,心中一阵冷笑,说出的话却是客气了一些:“女儿犯了错,作为父亲给点相应的惩罚也是应该的。可怜天下父母心,等王爷你做了父亲,就能体会老夫的心情了。至于容儿,因为不理解父亲的作为,耍耍脾气离家出走,也是正常的,所以还请王爷让我这个父亲将女儿带回去,好好地沟通一下就没事了。”

听着他一口一个的父亲,夏亦涵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微眯的眸子中神光冷凝,看得桑进德不寒而栗。

却见他的手朝着腰间按了按,薄唇微启,冷冷地吐出了几个字:“你也配‘父亲”这两个字?”

话音落下,夏亦涵的腰间紫光一闪,下一秒,原本空落落的手中便多了一根紫色的鞭子。

看着那忽然出现的,还闪着紫光的鞭子,桑进德吓得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

他整张脸却变成了白色,无比惊恐地看着夏亦涵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本王只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而已。”

桑进德退一步,夏亦涵就逼近一步,那彻骨冰寒的冷冽气息,那泛着紫光的神秘鞭子,使得桑进德双腿都快要发软了。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连连道:“王……王爷,这之间应该有什么误会,容儿不在你这里,绝对不会在的,老夫回去再找找,再找找。今日就先告辞……告辞了。”

话音落下,他也不知道哪来的离去,竟是快速地朝着门口走去。

好在夏亦涵也没有追上去,直到走出了正厅,走出了涵王府,桑进德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心还在砰砰地直跳。

他敢肯定,刚刚若是继续待下去,夏亦涵手中的鞭子肯定就会朝着自己的身上抽来。

他这是要为了桑容报仇啊。

桑容在他涵王府,这事已经是毋庸置疑了,可是他却不敢再去要人了。

当然,他也不可能真的笨到跟夏亦涵来个鱼死网破,所以无论如何,这事都不能让皇上知道。

但愿这几天皇上因为莲心而暂时忽略桑容一事,可以给他点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擦了一把汗,桑进德朝着等在门口的马车走去,心中却依旧是惊魂未定。

可是,就在他正撩开帘子想要踏进马车里的时候,感觉到耳边一阵劲风袭过,警觉的转头看去,却见除了身边的几个侍卫,就别无他人了。

许是看出了他的异样,侯在边上的一个侍卫道:“相爷,怎么了?”

“没事。”桑进德摇摇头,钻进了马车里面,应该是他想多了,“回府吧。”

马车启动,桑进德却是头痛地扶了扶额头。

他早就知道夏亦涵厉害的,可是一是都没亲眼见过,二是因为之前他都一直身中剧毒,双目失明的,所以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一直还把他当成一个废人来看待。

可是就在刚刚,他是真的在夏亦涵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那么强烈,那么让人惊惧,所以他逃走了。

唉,头痛,真是头痛呢。

闭着眼摇了摇头,桑进德重重地叹着气,只是当他重新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左侧的马车厢壁上,竟然插*着一跟细小的钉子,钉子下还有一张纸条。

桑进德心中一惊,这是……

随即他想到了刚刚撩开车帘时的那股莫名的劲风,莫非就是那时候有人将这个射进了车内吗?

肯定是的了。

想到这里,桑进德连忙拿下了钉子,又取下了纸条,展开一看。

却见上面只写了十二个字:“欲除夏亦涵,戌时一刻观月楼。”

下面没有署名。

桑进德的一双小眼微微眯起,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为何会知道自己要除掉夏亦涵?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可是现在的自己对于夏亦涵真的是无可奈何,若是有人能够帮助自己,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啊。

而且这人的本事显然很不错。

刚刚他身边站着的那些侍卫都算的上是高手,却没人发现他,甚至连他的“暗器”都没发现,可想而知他的本事了。

将纸条紧紧地拽在手中,桑进德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的笑。

************************************************************************************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了哦。亲们,明天就是中秋了,妖儿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哦。网站搞了一个送月饼接嫦娥回家的活动,对优胜的作者对送的多的读者都有很优厚的回馈礼物哦,最多高达2万个阅读币,所以亲们狠狠地给妖儿砸月饼吧,哈哈哈……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