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桑进德连忙回神,点头道:“是,被一医者带走学了近十年的医,几年前才回来的。”

浊沉吟了片刻,好似在仔细地思考着什么,好一会才道:“那么相爷觉得涵王妃和涵王之间的感情如何呢?”

“这个……”桑进德犹豫了一下,皱着眉头道:“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传言说涵王根本就不待见这位御赐的涵王妃,甚至新婚之夜都装病没有洞房,可是看着那日大殿上的情景,感觉两人之间还是很有默契的,所以这个传言是真是假,老夫也无法判断。”

浊听完之后,眉角微挑,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只是那光芒却跟他这普通的面容极为不符。

眼尖的桑进德也注意到了,眉头皱了皱,却不敢说什么。

只是有点不满他的态度,一直在问自己问题,却始终都没说到底要怎么对付夏亦涵。

正想着的时候,浊却开口道:“相爷,如果我们可以利用桑小姐扳倒夏亦涵,你是否会介意呢?”

“什么,利用那不孝女?”桑进德一听,眼都瞪大了,连连摇头道:“不可能的,在她的眼中,夏亦涵比我这个父亲都来得重要,即使要死,她也宁愿自己去死的,所以她绝对不可能因为任何人去背叛夏亦涵。”

对于桑容,他别的方面理解的不多,可是她对于夏亦涵的情,还有那牛一样的脾气,他却了解了个分明。

浊听着他这么坚定的话,竟是笑了起来:“呵呵,相爷,你这就想错了,女人一旦遇到感情的问题,做出任何的事情都不是意外了。”

桑进德狐疑地看了浊一眼,却见他笑意盈盈,一副轻松无比的样子,顿时问道:“那么你说,要怎么利用她呢?”

现在的桑容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飞黄腾达的垫脚石,而夏亦涵却是阻碍他的那块绊脚石。

若是能利用桑容来除掉夏亦涵,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浊斜斜地勾唇,“只要你允许,在下自然是有办法的。而且这事根本就不需要相爷你出面。”

不用他出面就能除掉夏亦涵?

桑进德的眼中满是疑惑,但是看着浊那信心满满的样子,便也不再怀疑,点头道:“好,那就这么办!”

顿了顿,他又问道:“那这具体是要……”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浊就出声打断道:“具体的事情在下会安排的,若日后还有事,在下自然会与相爷你再联络的,今日就这样吧。”

说着,他不待桑进德有所反映,便起身走出了房门。

直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桑进德这才反映过来,看着空落落的雅间,他的眸子眯了眯。

这个人,到底是谁?

虽然他有在可以地隐藏,可是那不经意的一个眼神,还有那不容他人有质疑的强硬态度,都显示了此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或许那副样子,也极有可能是易容出来的。

不过,不管这人是谁,至少现在能肯定他和自己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除掉夏亦涵。

只有这样,桑容才能成为皇后,而他,从此之后便能平步青云,成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国丈了。

到时候,就连沐启华都得跟他伏地请安了,哈哈哈!!

*

这一夜很快便过去了,只是胡灵儿却是一夜未眠。

明明昨晚已经想通了,而且在简兮楠的安抚下也很好的睡了下去,可是简兮楠走后,她却睁开了双眼,即便是一直抓着他的碧玉笛,还是丝毫都没有睡意。

她也没想什么,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床顶,甚至一度觉得整个思维是空白的一般。

当第一缕阳光自窗口射进来的时候,她才猛然间醒悟过来,隐约想起,昨天好像有跟简兮楠说过,她要放弃夏亦涵的是吧。

手又不由自主地捂上了小腹,不知不觉间,已经快要两个月了,虽然还未完全成型,可是他也应该有思维了吧?

之前自己还在说会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下一刻却又说要放弃他的父亲了?

他会不会怪自己呢?

正想着的时候,肚中忽的传来一阵抽痛,转瞬即逝,却让胡灵儿彻底呆住了。

他这是在表示抗议吗?

还是说……体内的毒又要发作了?

不行,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

胡灵儿想着,连忙坐起身来,对着隔间喊道:“小苗。”

自那日毒发之后,胡灵儿接受了简兮楠的建议,也为不让闵默整晚整晚地守在外面,便让小苗住在了隔间。

“小姐,你起来了吗?”胡灵儿的声音刚落下,小苗便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还一边系着衣带。

也不怪她,毕竟时辰还早,平时这个时候胡灵儿正睡得香呢。

胡灵儿觉得有点愧疚,但想着自己的身体,便也只能道:“小苗,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你现在去给我准备下要吃的药吧。”

小苗一听她说不舒服,可着急了:“什么,小姐不舒服,那要不要奴婢去请简公子?”

胡灵儿摇摇头:“不用了,喝了药就没事了,你赶紧去煎吧。”

那痛只是一闪即逝,而且简兮楠都配好了药了,吃了就应该没事的。

昨晚他陪了自己那么久,肯定也累的够呛,还是不要这么早去打扰他了。

“好,那奴婢马上就去。”小苗见胡灵儿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道:“空腹是不可以喝药的,那奴婢在煎药的空档给您弄点小吃来。”

“如此甚好。”胡灵儿点点头,目送着小苗走了出去。

只是小苗刚打开门,就看到了直直地站在门口的闵默,连胡灵儿都看到了。

“闵默,小姐昨晚不是叫你回去休息了吗?”小苗惊呼出声。

而闵默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回答。

好在小苗也早就习惯了这块冰块,撇撇嘴径直走了。

胡灵儿叹了口气,唤道:“闵默,你进来下。”

闵默沉默了一下,低头道:“小姐,这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你又不是没进来过!”胡灵儿有点无奈,这人有时候真是固执的要死,是气死人的那种死。

听着胡灵儿的语气有所不快,闵默这才动了动脚,然后跨了进去,但仅仅是站在门口,连门都没关上。

胡灵儿无语地扶额,只能道:“闵大侠,清晨风寒露重,你这是要让我病上加病吗?”

这话倒是极其管用的,闵默一听,飞快地将门给关上了。

很好,有所进步。

胡灵儿再接再厉:“我身子弱,说话说不响,你走近点。“

闵默的身子微微一震,他刚刚站在门外的时候,她明明还叫的挺响亮的,怎么转眼间就没有力气了呢?

想归想,其实闵默也是知道胡灵儿的,她提出的要求,不管你怎么样,她都会想办法让你做到的,这就是他从来都无法拒绝她的原因之一。

老老实实地走到了胡灵儿距离胡灵儿的床两步远的距离站定,他恭敬地低头道:“小姐,你有事吗?”

看着他低眉垂眸的样子,胡灵儿的心中总觉得有点发堵,她早就将他当成了朋友,可是这块石头,却始终都还是对她恭恭敬敬的。

而且她也知道,就算她提出要求让他不要对她这么恭敬,或许他当面会答应,但是等到下一次,他又会再继续。

所以,她干脆不说了,只能让自己去适应他的这种态度,可是适应这么久了,她还是觉得很不习惯啊。

轻叹了一口气,胡灵儿道:“我昨晚不是叫你回房去休息了吗?”

“小姐,闵默有去休息的,休息好了,才又过来的。”

听着闵默淡淡的解释,胡灵儿的嘴角却是抽了抽。

她知道他这么说,就肯定是有休息的,因为闵默从来不会骗她。

只是……

看着他身上微湿的衣衫,显然是被露水弄湿的,所以他肯定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久了,指不定这所谓的休息,就是靠在那里稍稍闭下眼而已。

这个人,白天一直守着她,晚上也不肯睡觉,再这样下去,就算是铁打的,也总会有倒下的一天吧。

胡灵儿觉得有必要要对他下点狠药了。

想到这里,胡灵儿的面色沉了沉,冷冷的开口道:“闵默,我毕竟是嫁到这涵王府中来的,带着一个侍卫却是也不合适。等会我修书一封,你带去给我父亲,然后就留在左相府中帮我侍奉两位老人家吧。”

闵默一听,猛地抬头看向了胡灵儿,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变得有点苍白,还有着几丝难以置信。

许久之后,他才动了动唇,而后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小姐,你……这是要赶闵默走吗?”

胡灵儿依旧冷着一张脸,毫无感情地道:“正是。”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