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桑容低了低头,缓缓地道:“我刚刚去她房中的时候,看到她正在喝药,而那药中是有安胎成分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我误会了,毕竟我只是闻了下而已。”

虽然桑容这么说,可是夏亦涵又怎么可能怀疑她的话呢,毕竟桑容是魔医,虽然治病没有圣医厉害,一个安胎药总还是闻得出来的。

他整个人就好似被一层寒冰给包围着一般,周身迸射出来的寒气足以将桑容给冻僵了。

好在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提起了一些真气相抵,所以并无什么异样。

可是她心中却是又恨又得意。

恨的是夏亦涵这样的表现,足以证明他是真的喜欢上那沐婉如了。

得意的是她认定了沐婉如的这个孩子不会是夏亦涵的。

这个消息对于夏亦涵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意外了,意外地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沐婉如怎么会怀孕?他们才成亲几天而已,而且他都没有碰过她,她怎么可能怀孕?

既然都已经能查出来了,那么这个孩子至少也有一个月了吧?

一个月前,他甚至都还不认识她,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的?

见着夏亦涵的表情,桑容在心底偷笑着,可是表面上却好似恍然大悟地道:“师兄,你们成亲才十天不到而已,难道这孩子……”

“这事你先不要说出去。”夏亦涵冷声打断了桑容的声音,看着她的眸光中冰冷一片。

“你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别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不要多想。”夏亦涵说然,转身急匆匆地离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桑容第一次觉得这么开心。

他肯定是去找那贱女人去了。

涵王妃,在嫁入涵王府之前就跟别的男人珠胎暗结,她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这一次,死的不仅仅会是她,甚至连整个右相府都很有可能会跟着她一起遭殃的。

呵呵,其实同为女人,她还是有点同情沐婉如的,只是谁让她阻碍了自己的路,所以解决只会有一个。

沐婉如这边已经接近成功,只是唐灵那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

桑容的眉头轻皱,神情有点凝重。

再说胡灵儿,她到白黎那儿找的人其实是殷墨玄。

昨夜的事情她交代过简兮楠,暂时先不跟白黎说,不然凭着她的脾气可能直接就跑去跟那桑容单挑了。

所以白黎并不知道桑容的事情,见着胡灵儿来,开开心心地将她迎了进去。

见着两个女人霸占了屋子,殷墨玄原本是要回避一下的,不然等会某人又要嫌弃他了。

不过他刚起身,胡灵儿就出声道:“玄,我有事想问你下。”

殷墨玄顿了顿,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直接道:“山寨里的人本王已经安排好了,而且也如你所料,抓到了几个人,不过那几个人见任务失败,直接咬破了藏在嘴中的毒囊,没留下活口。”

殷墨玄的话音落下,未等胡灵儿开口,白黎就愤愤地道:“可恶,没有活口,就不知道是谁干的了!”

谁知胡灵儿只是眯了眯眼,勾唇道:“我知道。”

白黎本就是个急性子,一听胡灵儿这么说,连忙道:“啊,你知道?到底是谁?你快说出来,咱们去揭了她的老底。”

殷墨玄却只是挑了挑眉,嘴角挂着一抹淡笑。

在胡灵儿让他帮忙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出她肯定是知道有人要向山寨里的人下毒手,所以现在她这么说,一点都不意外。

胡灵儿并没告诉白黎这人到底是说,只是淡淡地道:“那些人死了,就等于是没了证据,所以就算我知道也不能拿她怎么办。不过我会想办法让她现出原型的。”

或许,她可以以唐灵的身份将她逼出来。

白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胡灵儿那笃定的样子,还是撇撇嘴没有再开口,只是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胡灵儿看着她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不由得调侃道:“怎么,都这么多天了,你还没适应这里的床吗?还是说晚上有人没让你睡好啊。”

“灵儿姐,你乱说什么呢?”白黎一听,脸都红了,偷偷地瞥了一眼面带笑意的殷墨玄,低声道:“我晚上明明睡得很好啊,只是这几天一直都感觉睡不够,吃不够的样子。”

“睡神,吃货!”胡灵儿没好气地摇摇头,随即拍了拍她的肩膀:“反正也没啥事,你就继续睡吧,我先回房间里去了。”

白黎确实还是很困,便应道:“好吧,那等下午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哦。”

“嗯,玄,那我先走了,山寨的事情,谢谢你了。”胡灵儿对着殷墨玄道着谢。

这次若不是他,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殷墨玄点点头,“好说,你的事情,便是黎儿的事情,而黎儿的事情,就是本王的事情。”

这个逻辑,嗯,很不错。

胡灵儿笑了笑,走出了两人的房间。

他们住的院落离桑容的院子不远,她朝着那边看了看,心中微微一痛,然后抿抿嘴转身离开。

说一点都不在乎,那是假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可是在乎了又能怎么样呢?

不管他说他有如何地爱着胡灵儿,终究还是放不开另外一个女人的牵扯。

而她作为一个现代人,更不可能接受一夫多妻的制度,她要的爱,就如白黎跟殷墨玄一般。

一生一世一双人。

若是不能给,即便他是她曾经的爱人,腹中孩子的父亲,她也宁愿放弃。

一边的小苗看着胡灵儿脸上的神情,很是难过。

她家小姐这么好,要长相有长相,聪明又有本事,王爷怎么就是不肯上心呢?

成亲没几天,就把另外一个女人带进府中,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女人遇到了,都是伤心难过的吧。

小姐嘴上说没事,可是心中肯定还是在乎着的。

她得想办法帮帮她。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胡灵儿的精神有点欠佳,此刻也无心去想桑容的事情了,只是对着小苗道:“小苗,我有点累,先去睡会,午膳的时候你记得把药煎上。”

小苗点点头,她知道小姐肯定是要一个人安静一下,连忙道:“嗯,奴婢知道了,奴婢就守在这里,有事小姐就叫吧。”

胡灵儿意识有点恍惚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可是当她转身关上门的时候,却感觉到了背后一阵寒意袭来。

房间里有人。

只是未等她转身,就从这股寒意里面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人……是夏亦涵!

没有转身,因为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不想转身,因为她不愿在自己心情这么低落的时候看到他。

她的双手抓着门把,越拽越紧,努力地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夏亦涵开口了:“怎么,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不敢见本王了吗?”

冷冰冰的声音,就好似从冰窖中蹦出来的一般,狠狠地砸在了胡灵儿的胸口。

生疼,生疼的。

她缓缓地转身,脸上带着嘲讽的笑,看着屋中那个紫衫墨发的男子,一字一句地道:“王爷,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做亏心事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哈哈哈!!”夏亦涵一听,竟是笑了起来,身子一动便到了胡灵儿的面前。

“本王做事一向都敢作敢当,只是不知道王妃是否也是如此呢?”

两人离得很近,他微微一低头,胡灵儿就能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冷寒气息扑面而来。

但是她毫不退缩,只是仰着头,倔强地回视着他,“敢作敢当?那你为何要偷偷地将桑容藏在王府之中呢?”

“请王妃注意你的措辞。”夏亦涵冷冷地纠正,嘴角勾起了一抹斜斜的弧度,“桑容是本王的师妹,涵王府是本王的王府,本王留自己的师妹在府中小住几日,何来‘偷偷’之说,又何来‘藏’一词呢?”

夏亦涵的话,竟是让胡灵儿无法反驳。

是呢,他说的都是事实,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呢?

就在这时,夏亦涵又再次开口了:“本王倒是有件事要问问王妃,希望你也能敢作敢当地回答本王。”

胡灵儿没有说话,只是眯了眯眸子看着夏亦涵,等着他的后话。

夏亦涵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弯,渐显其邪魅的本质。

只见他的头又朝着胡灵儿凑了凑,然后幽幽地道:“你说本王在府中藏着女人,但至少你知道这人是谁。那么你能否告诉本王,你现在腹中藏着的这个种,又是属于谁的呢?”

****************************************************************************

6000字更新完毕,哇卡卡,终于知道有孩子咯,接下去的剧情会愈加的精彩,亲们期待吗?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