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身子一震,眸子眯了眯,他竟然知道了?

心中虽然震惊不已,可是面上的表情依旧是淡定无波,她抿唇看着夏亦涵,见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忽的勾唇道:“若我说是你的,你信么?”

“沐婉如,你当本王是傻子吗?”夏亦涵手一伸,猛地捏住了胡灵儿的下巴,眸中是烈烈的怒火:“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下巴上传来一阵痛意,胡灵儿却依旧是面带微笑,不屈地回望着他,冷冷地道:“不知道。”

既然她说了实情了,他不相信,那么她还能说什么?

除了不知道,她还能说点什么?

胡灵儿的不削态度和冷言相对彻底激怒了夏亦涵,捏着下巴的手一滑,瞬间落在了她的喉间:“沐婉如,你想死是不是?”

脖子微微仰了仰,胡灵儿强忍着突来的窒息感,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灿烂,“不,我好不容易才活下来,又怎么可能会想死?”

她为了救他,又是重伤又是坠崖,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性命。

若是此刻死在夏亦涵的手中,那不是莫大的讽刺?

胡灵儿此刻就是在赌,她赌夏亦涵不会下手,绝对不会。

果然,夏亦涵明明是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当他的手试图收紧的时候,心中却是浪潮翻涌,怎么都下不了手。

猛地收回手,他的双拳握得死紧,咬牙道:“沐婉如,你带着身孕嫁入我涵王府,给皇室蒙羞,犯了欺君之罪,你可知道右相府会因为你腹中的这个孩子而遭殃?”

“当然知道。”胡灵儿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脖子,虽然夏亦涵没有下狠手,但是刚刚那一下,还是让她觉得生疼。

眸底划过一丝笑意,她终究还是赌对了。

她轻咳了一声,缓缓道:“王爷,你我的婚姻,是皇上下旨赐婚的,若当时我抗旨,你觉得右相府就能逃过一劫吗?所以我只能带着身孕嫁了进来。不过好在你也答应了我的提议,等齐宏清的事情解决之后,就会一纸休书放我自由的,到时我有没有身孕,也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没有任何的关系?”夏亦涵的手指紧了紧,甚至能听到嘎嘎的声响,“你欺骗了本王,竟然还说跟本王没有任何的关系?”

自己娶的女人竟然有了别人的孩子,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无法忍受的吧。

即使是对她毫不在乎,可是在这面子上始终是过不去的。

“那么,你是要我跟你道歉吗?”胡灵儿歪了歪头,一脸的轻松笑容,嘴上这么说,面上可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样子。

“沐婉如,你不要太过分了!”夏亦涵心中那个气啊。

其实他的性格一直都是无所谓的那种,遇到任何的事情都能很好的控制住,即便是在要害他的齐宏清面前,他也不会表现出丝毫的怒气。

可是在胡灵儿的面前,他的隐忍能力就完全没了用武之地,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轻易地挑起他的怒气。

这个现象,是极其的恐怖的。

可惜此刻的夏亦涵却一点都不自知。

“我过分?”胡灵儿冷冷勾唇,眸中带着淡淡的讽刺:“怀上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我哪里过分了?”

夏亦涵一听,神色微微一顿,眯着眼道:“不是你的本意,难道还有人强迫你不成?”

“差不多吧。”自嘲地笑了笑,胡灵儿淡淡地应着。

虽然不是一般的强迫,可是当时她是中着媚药的,跟强迫又有何区别呢?

听得胡灵儿这么说,夏亦涵倒是平静了下来,看着她那带着自嘲的笑,还有那眸底淡淡的哀伤。

莫不是她真的是被人强*暴的?

所以她才不肯提那个人?

他忽然就想到了桑容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女子。

原本熊熊的怒气忽然就息了下去,他眸光沉沉地看着胡灵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胡灵儿见他沉默了下来,瞥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了桌前坐下。

她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很累了,刚刚经过夏亦涵这一闹,更是身心疲惫。

无力地抚了抚额头,她抬眸看了看夏亦涵依旧站在门口,不由得出声道:“我知道我这么做,伤了你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王爷的自尊,可是你不声不响地将桑容留在府中,也伤了我的自尊,所以我们两人就当是两清了。”

“两清?”夏亦涵听得胡灵儿这么说,原本平息的怒火腾地一下又上来了,三两步就走到了胡灵儿的面前,冷声道:“沐婉如,你的事情跟本王的事情,能够相提并论吗?这事绝对不可能就这么完了。”

胡灵儿微微抬头,看向他:“那你还想怎么样?”

“你……”夏亦涵手一抬,却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下去,在半空握了握拳,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这个女人,真的有气死他的本事。

胡灵儿挑挑眉,她忽然发现气急之下的夏亦涵原来这么可爱。

她忍不住想再逗逗他,于是很好心地提议道:“如果你不想做这个现成父亲的话,就尽早将我休了吧,也省得东窗事发的时候,让你蒙羞。”

这一下,夏亦涵的整张脸都涨成了铁青色,几乎是怒吼出声:“沐婉如,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本王吗?”

眸中闪过了一丝异样,胡灵儿很想说,她并不想的,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伤心,让她失望。

所以她得趁着自己的心还没有那么深陷进去的时候,早点抽身。

不然到时候,要离离不开,想要的东西他又无法给予,受伤的那个人,还是自己。

嘴角的讽笑越来越甚,她笑着道:“事到如今,我还能不离开吗?难道王爷真的要做这个现成的父亲,还是说你已经忘记那个胡灵儿了?”

“胡灵儿”三个字,顺利地让夏亦涵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他面色一沉,狠狠地道:“沐婉如,这件事情本王是绝对不会罢休的,不管这孩子的父亲是谁,本王都会查到,到时死的人,就不是你一个了。”

说完,夏亦涵转身就朝着房门走去,拉开门,却正好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闵默。

眸中寒意顿浓,他回头瞥了一眼胡灵儿,又重新看向了闵默,直到他站定在他的面前,还是直直地盯着他。

闵默眸子眯了眯,不明所以,但还是低头道:“闵默见过王爷。”

生冷的声音,没有恭敬可言,只是一形式化的请安而已。

夏亦涵又看了他一会,然后冷冷地道:“你叫闵默?”

“是。”闵默依旧低着头。

“听说你在你小姐的身边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了?”夏亦涵的语气有点奇怪。

闵默也听出了其中的异样,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道:“是。”

听完闵默的回答之后,夏亦涵稍稍沉吟,然后道:“本王知道了。”

然后,大步离去。

等到他走远了,闵默才抬头看向夏亦涵的背影,对于他刚刚的一番问话,有点不明所以。

再回头,从没有关上的房门中看了进去,却见胡灵儿正抚着额头坐在桌前。

顿了顿,闵默还是走了进去:“小姐,你不舒服吗?”

“有点。”胡灵儿放下了手,抬头看了看闵默道:“我先睡会,你就在外面帮我守着吧。”

说着,她已经起身朝着床走去。

闵默有点担忧地看着她略显疲惫的脚步,手动了动,最后还是紧捏成拳,然后走到了门外,将门关上。

虽然只是一门之隔,可是他的心却不似刚刚那么紧张了。

只要这么好好地守护着她,他就能心安了。

胡灵儿直到躺到了床上,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全身虚软。

刚刚在夏亦涵面前,她一直都是强撑着的。

她不得不承认,夏亦涵会知道她怀孕的消息,是她所料不及的。

当时她惊得脚都软掉了,硬是撑着门才没让自己倒下去。

而后来的那些镇定,也全是她假装出来而已。

说孩子是夏亦涵的,是她的一番试探。

她甚至在想,若是他那时候有着一点点的犹豫,她就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可是他没有,而且还毫不犹豫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那一刻,她就知道夏亦涵已经错过了她最后一个机会。

只是夏亦涵最后的话,让她觉得好笑。

他说他要去找出那个男人,还说死的不只是她一个人。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要抓到那个“奸夫”,然后将他们一起杀掉呢?

呵呵,若真的如此,她倒是很想看到夏亦涵知道真相时候的样子啊。

他会杀了自己吗?

***************************************************************************

今日依旧是6000字,夏亦涵会不会查出真相来呢?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