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桑容被夏亦涵紧拥在怀中,快速地朝前奔跑着。

两人明明靠得这么近,可是她却一点都不开心。

因为从夏亦涵的身上,她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有的只是彻骨的冰冷。

没错,从刚刚出发到现在,夏亦涵的身上一直都是冷的。

那么了解夏亦涵的桑容,自然知道此刻的他心情不善。

是因为自己提出的无理要求,还是因为沐婉如刚刚说的那番话呢?

她知道他刚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犹豫的,可是当沐婉如说出那番话之后,却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拉上了马。

这是在赌气吗?

桑容的身体很凉,心中更是一片冰凉。

夏亦涵是怎么样的人,怎么样的性格,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即便是她和他这么亲密的关系,也很难左右他的心情和脾气,可是现在,这个沐婉如却做到了。

而且,已经是不止一次了。

看来,她的计划要稍微地改变一下,或许这次外出,将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一路上,夏亦涵没有说话,桑容也默不作声,不知道跑了多久,夏亦涵的马总算是慢了下来。

桑容微微抬头,看着夏亦涵的脸,有点不确定地道:“师兄,你在生气吗?”

“没有。”夏亦涵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道:“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下吧,用下午膳,然后再出发。”

说着,已经带着桑容跳下了马,然后牵着马走到了一棵树边栓住,自己却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这里是一片不大的林子,作为休憩正合适。

很快,后面的队伍就跟了上来,见着夏亦涵休息在那里,项城连忙招呼着众人安顿了下来,开始拿出干粮用餐。

桑容见着马车过来,连忙走了过去。

小苗正扶着胡灵儿下来,桑容一脸的趾高气昂,对着胡灵儿道:“王妃,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了呢,沿途的风景真的很棒,等会让王爷带你看看吧。”

说着,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朝着胡灵儿的肚子瞄了一眼,一脸歉意地道:“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你身体不方便了。看来是没这个眼福了呢。”

小苗气得正欲上前说话,却被胡灵儿一把抓住,她只是淡淡地扫了桑容一眼,然后笑着道:“桑姑娘说的是,骑马太冷了,我的身子吃不消,这等眼福还是留给你吧。”

说着,拉过小苗的手,身边的闵默过来取了东西,然后三人一起走到了一边去了。

桑容气得咬牙切齿,因为胡灵儿的一语双关,真好戳中了她的痛处。

刚刚骑马的一路上,她确实被夏亦涵给冻的够呛啊。

愤愤地从马车中取出包裹,然后朝着夏亦涵走去,只是等到他身边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只有面对他时才有的微笑:“王爷,这些都是我提前准备的,你吃吧。”

桑容边说,边从包裹中拿出了好多干粮点心,卖相都很不错,味道肯定也很好。

夏亦涵接过点心的同时,视线却无意识地朝着另外一边的胡灵儿看了过去。

却见她正在吃着闵默拿给她的干粮,而小苗则在旁边生起炉子煎起了药。

这出来竟然还带着药炉?

夏亦涵的眉头微蹙,目光落在正在吃东西的胡灵儿脸上。

见她的面色果然有点苍白。

忽然联想到那天从观月楼将她抱回来时候的情景,当时真的将他吓的不轻。

她连出来都带着药,是身体真的很不好吗?还是说腹中的孩子……

既然那么不好,她又为何跟着自己出来?

若是她跟他说一下原因,他也不是非要她同行的。

如果因为这次远行让她出了什么意外,他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的。

想到这里,夏亦涵将原本已经接过来的干粮重新递还给了桑容,然后在她愕然的目光下,起身朝着胡灵儿那边走去。

“王爷?”桑容一声轻呼,却并没留住夏亦涵的脚步,气得她恨不得将手中的糕点扔掉。

可是当她看到那些时不时扫过她的视线,只能隐忍了下来,眸光中的阴狠却是更甚。

夏亦涵走到了胡灵儿的身边,轻咳了一下,略显尴尬地道:“你……身体很不舒服吗?”

胡灵儿原本是靠坐在地上的,抬头看了看他,微微勾唇道:“还好。”

那淡漠的语气,让夏亦涵心中不快起来,盯着那已经煎上的药,冷声道:“既然还好你带着药出来做什么?竟然还在这里煎上了!”

相对于夏亦涵的隐隐怒气,胡灵儿却依旧是笑意盈盈:“正因为吃着药,才能好啊,若是不带着药,我可能都不用去万佛寺祈福,可以直接去西天见佛主了。”

胡灵儿的话并不假,因为简兮楠说了,只有一日三餐地吃着药,才能抑制住体内的毒性,只要缺了一餐,那毒就很有可能会发作。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不吃药。

可是那话听在夏亦涵的耳中,却使得他没来由地一阵心慌,眸光微微一闪,厉声道:“沐婉如,少给本王胡说八道。你要是撑不下去,那现在就折回吧。”

“让我独自回去?”胡灵儿挑挑眉,继续道:“然后你就可以和你的美佳人逍遥快活了吗?”

胡灵儿这句漫不经心地话,把夏亦涵气的肝都疼了,咬牙道:“你这个女人,简直是无可理喻!”

说完,甩袖便走。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胡灵儿脸上的笑容微敛,然后无力地朝后靠了靠,耳边传来小苗的嘟囔声:“小姐也真是的,王爷刚刚分明是在关心你,你却要将他气走,这不他转头就去跟那女人共餐去了。”

胡灵儿微微一转眸,确实看到夏亦涵在之前的树边坐了下来,然后从桑容的手中重新拿过了干粮,吃了起来。

边吃,还时不时地跟她说上几句,脸上甚至带着一抹笑容。

嘲讽地笑了笑,胡灵儿觉得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夏亦涵了,不过看不透,就干脆不去看他了。

其实按着自己的身体,她确实是很想回去的,可是刚刚一路上行来,她却发现了一些端倪。

而这些端倪,却促使她想继续跟下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抬头看去,赶了一上午路的侍卫们都坐在那里休息,项城正在一个一个分发着干粮,一切看上去都是正常到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胡灵儿却知道,正是因为这个过于正常的现象,才让她觉得不正常。

原本吃个干粮是很快的事情,大家稍作休息便能赶路了。

可是因为胡灵儿要煎药,所以耽误了不少的时候,等到重新启辰的时候,项城的神色明显焦急了些许。

他骑着马到夏亦涵的身边道:“王爷,到万佛寺只有一个多时辰了,可是看这天色好像要下雨,我们还是赶快一点,免得被雨淋到。”

夏亦涵看了看天,虽然有些阴沉,但从早上开始就这样了,未必会有雨,而且……

朝后看了看胡灵儿所乘的马车。

虽然刚刚被她气得够呛,可是他还是不得不顾忌她的身体。

若是行得太快,怕她会吃不消的。

想了想,夏亦涵道:“还是慢一点吧,王妃身体不好,不能太颠簸了。”

“好。”项城低头应道,但是垂下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虑色。

队伍继续前进,之前因为夏亦涵策马狂奔,队伍要追赶他,所以行的有点快。

现在夏亦涵也只是慢慢地行进着,马车自然也就慢了下来。

胡灵儿坐在里面,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她看似在闭目养神,嘴角却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要知道她的听力惊人,刚刚项城和夏亦涵说话的时候虽然离马车有点距离,可是还是被她给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项城这么急着要赶路,看来她的猜疑是对的。

而她刚刚在上车前已经对闵默交代了一番,所以现在明知道会有未知的危险,还是气定神闲,一点都不担心。

倒是重新回到了马车里的桑容,看着胡灵儿的样子,冷冷勾唇道:“沐婉如,凭着你的聪明,你应该知道这次出来不只是祈福这么简单吧?”

“那你倒说说看,除了祈福,你们还想我做什么?”胡灵儿眼皮都未抬一下,漫不经心地道。

“哼,你就不要再给我装了。”桑容一脸阴狠地道:“涵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欺骗他,到时真相大白了,看你跟涵怎么交代。”

“是么?”胡灵儿终于睁开了眼,看着桑容的眼中有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既然你知道他最讨厌被人欺骗,那么若是他知道你骗了他,你又要怎么跟他交代呢?”

*************************************************************************************

6000字更新完毕了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