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姐,终于找到你了!”就在这个时候,小苗的声音忽的响起,再一次打断了胡灵儿的话。

胡灵儿耸耸肩,果然是老天注定的吧,一次是巧合,两次还是巧合,第三次,第四次,就是狗血了好不好?

站起身,胡灵儿看了一眼因为她的答案被打断而正郁闷的夏亦涵,拍了拍手道:“王爷,天色已经很晚了,咱们先回房去吧。反正今夜我们要共处一夜,有的是时间说话了。”

这话说得,夏亦涵的眉角抽动,但看了看站在花圃外面的小苗和闵默,显然他们的谈话也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点了点头,下一秒夏亦涵手一伸,就揽住胡灵儿的腰,直接跃到了花圃的外面。

谁知脚刚着地,胡灵儿就嗷嗷叫道:“啊啊,我还想在薰衣草里面走一圈呢。”

这声音,这架势,真的有点白黎的味道了。

夏亦涵俊眉微蹙,有点不快地道:“你很喜欢这花?”

“是啊,这花在齐夏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你不觉得它的味道很舒服吗?我跟你说哦,用它的花泡茶,做枕头,做熏香,甚至是洗澡,都有很好的安神作用的呢。”一说到花,胡灵儿就双目放光,滔滔不绝起来。

胡灵儿的声音刚落下,夏亦涵忽然眸子一眯,满是打量地道:“你很懂花?”

看着他探究的目光,胡灵儿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略显心虚地撇撇道:“还好吧,我先走了,很困。”

说完,她一边详装打着哈欠,一边走到了小苗和闵默的身边,“走吧,我们回房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夏亦涵的眸中的神光却是意味深长。

曾经也有这么一个女子,在他的面前滔滔不绝地说着那些花草的功效,用花草来给自己疗伤,甚至用会让人发痒的花草来捉弄他。

看他在那痒的嗷嗷叫,她就会开心地咯咯直笑。

这个人,就是胡灵儿!

他之前的确是有怀疑沐婉如跟唐灵有关系,却始终都没想过沐婉如会跟胡灵儿有关系。

甚至连白黎的出现,他都没往沐婉如身上想去。

可是现在再仔细地梳理一下,那些巧合,那些莫名的熟悉感,让他觉得真相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

唐灵是他在殷齐山认识的,当时会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只因为对她的伸手和聪慧,还有她领兵的才能,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对她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那时候的他还看不见,所以并没有见到唐灵的真容,只听到她那有点低沉沙哑的声音。

半个多月后,沐婉如从天殷国回来,然后马上就被赐婚成为了他的王妃。

然后黑衣女子出现,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人就是沐婉如,当时的她身边有一个帮手。

初见沐婉如,她装成了一个弱不经风的病小姐,对他更是一副花痴样子。后来在望江楼,他便看到了她机敏聪慧的一面,但当时因为厌恶感已生,对她并不上心,也没去细细地探究她。

大婚前,唐灵来找他,也是一身黑衣,甚至还戴着面纱。

明明是来跟他要钱的,可是却失约与他,甚至连钱都不要了,便从此消失了。

不过就在当晚,他在将军府中遇到了那个偷东西的黑衣女子,那女子是怀着身孕,而且她也有一个帮手,只是后来又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之后不久,他便在望月楼看到了穿着黑衣的沐婉如和简兮楠。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的打扮,跟唐灵的差不多,只是她没戴面纱而已。

可是等自己赶回王府的时候,沐婉如却已经回到了那里。

当时是还不知道她的身手,可是后来知道她就是那一晚在墙外偷听他们的那个人。

如果沐婉如就是唐灵,那么凭着唐灵的身手,这些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还有,唐灵当时能在自己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偷了他的腰牌,她的偷术可想而知了,而将将军府中遇到的那个女人,就很有可能就是她了。

那女人是怀有身孕的,而沐婉如也是怀有身孕,按着当时大夫的话来看,时间上也是吻合的。

而且他忽然响想起,当时唐灵在房中攻击桑容的时候,用的是一个杯子,那种速度,那种力道,肯定是很擅长暗器的人才能做到的。

而胡灵儿最最擅长的,恰恰就是暗器。

她曾经用几枚银针,将他从那帮杀手中救了出来。

所以照此推论下去,现在的沐婉如极有可能就是胡灵儿,而她腹中的孩子……

孩子!

想到这里,夏亦涵忽然浑身一颤,若沐婉如真的是胡灵儿,那么她腹中的孩子,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的啊。

那是他的孩子!

心,忽然就剧烈地跳动起来,夏亦涵一手按着胸口,激动地不能自己。

虽然这只是自己单方面的推论而已,而且有很多方面还需要验证,可是他几乎已经确信这是事实了。

现在最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她若真的是胡灵儿,为什么不跟他相认?还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甚至在自己问她难道是被人强的时候,只说说是差不多呢?

但细细回想一下当时谷中的情形,那时候两人都中了药,虽然是同意了,但也是迫不得已的。

所以按着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等于是被强的啊。

她不认自己,难道是因为她始终都没有原谅自己?只是想在他的身边试探他。

可是他的身边却多了一个桑容,自己又又三番两次地惹她生气,所以她是打算不跟他相认了,以此来惩罚他吗?

隐约记得她好像问过自己关于胡灵儿的事情,就在自己以为灵儿已经死了的时候,她对他说,也许是她受了重伤,也许是失去了记忆,所以无法回到他的身边了。

难道当时,她其实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还是说,她是失去了记忆,来到他的身边,只是为了寻找那份记忆,可是自己却始终都没有认出她来,还在不断地伤害她。

不管怎么样,他今晚一定要好好地问个清楚。

无论她是沐婉如,唐灵,还是胡灵儿!

想到这里,夏亦涵脚下一动转身欲走,可是刚转身又停住了身子,回头朝着那随风轻曳的花圃看了看,嘴里喃喃道:“这花,叫薰衣草是吧?”

*

此时的胡灵儿,已经回到了禅房,看着已经准备好的洗澡水,她对着身边的两人道:“小苗,闵默,你们在外面守着,我先沐浴了。”

赶了一天的路,其实她已经很累了,而且据说这所谓的圣水是从这五云山中的温泉里取出来的,洗澡肯定很是舒服。

所以她得到夏亦涵回来之前美美地洗个澡。

“是,小姐。”小苗将门紧紧的关上,跟闵默一左一右守在了门外。

胡灵儿洗澡的时候,一向都不喜欢小苗伺候的,开始的时候小苗还会念叨几句,不过久而久之,她便也习惯了。

所以当夏亦涵火急火燎地赶回来的时候,被门外尽职的两人给挡住了。

小苗道:“王爷,王妃正在里面洗澡呢,您过会再进去吧。”

“洗澡?”夏亦涵皱了皱眉,但想着心中要验证的事情,便只能耐心地道:“那本王就在这里等吧。”

说着,站到了边上,而他的手却自始自终都背在身后。

小苗和闵默对望了一眼,面露狐疑。

这王爷今天怎么会这么好说话,难道刚刚两人在花圃里的时候,聊得很开心?培养出什么感情来了吗?

说到花圃,那里的紫花真好漂亮,而且很香,那香味好像都传到这里来了呢。

而闵默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夏亦涵,视线微微扫过他放在身后的手,抿唇不语。

夏亦涵没有让小苗通报,小苗也就没跟胡灵儿说他在外面等着,里面偶尔会传出几道哗哗的水声,三人却是心思各异。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里面水声依旧,小苗不止一次地偷瞄夏亦涵的表情。

见他虽然面露焦急,却一点都没有生气愤怒的样子。

今天的王爷,确实是有点不对劲。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三人朝着院门口看去,却见一个小沙弥急急地走了过来,看见夏亦涵站在门口,连忙道:“王爷,西边禅房里的一位女施主忽然病重,她让贫生请您过去。”

西边禅房?

那是桑容住的地方!

夏亦涵眉头皱了皱,回头看了看胡灵儿的房门,稍稍犹豫了一下,忽然伸出了一直放在背后的手,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小苗:“这个你等会给王妃,叫她等本王回来。”

说完,人已经朝着西边走去。

小苗低头一看,塞在手里的,竟然是一把紫色的花,就刚刚那花圃里的。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