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小苗的话未说完,夏亦涵就冷声打断道:“是谁送的信?”

渗人的寒气袭来,冻得小苗牙齿都在打颤了,“是……是一个小沙弥。”

“小沙弥?”夏亦涵微微眯了眯眼,忽的道:“是不是之前来叫本王的那个?”

小苗眼珠子转了转,回忆后道,“不,不是。”

听到她说不是,夏亦涵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刚刚竟然怀疑起桑容来了。

但不是桑容的话,那么就只会有一个人了。

“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小姐没有说。”

夏亦涵看了看四周,发现闵默并不在,问道:“闵默和你家小姐一起去了吗?”

“是的。”小苗点点头,着急地道:“王爷,你看天都这么黑了,既然不是你找的小姐,就肯定有人想要害她,你赶紧去找找吧。”

夏亦涵紧抿着双唇,神情镇定地道:“你别急,你家小姐这么聪明,而且有闵默在,不会有事的。本王这就去找,你先去桑小姐那里一下,帮她伤口上点药。”

“啊?帮她上药?”小苗惊愕地瞪大了眼,帮那女人上药,想想她就恶心了。可是看着夏亦涵现在的面色不是很好,她自然是不敢拒绝的,“是,奴婢知道了。”

见小苗应下了,夏亦涵转身就去寻找胡灵儿去了。

刚刚他虽然神情镇定,可是心中却早就是焦急不已了。

不管沐婉如是不是胡灵儿,他都不能让她出事了。

虽然不知道她在哪里,可是之前自己也是凭着直觉找到了她的,这一次,应该也可以的吧。

只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跟她之间的关系已经亲密到能靠着直觉就能找到她了呢?

夏亦涵并不觉得只靠这几日的相处就能让他们的关系达到这种程度的,所以他更加的怀疑起沐婉如和胡灵儿,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走着,走着,夏亦涵觉得周围的风越来越大,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这才发现这条路就是通往那个紫色花圃的,之前就是在那里找到胡灵儿的。

难道她在那里?

还是说之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被那人给看到了,所以再次约她在这里,她心中的警惕也会少了些许。

若真的如此,那么她的处境就十分的危险了。

想到这里,夏亦涵脚下的步伐更快,几乎是飞了起来。

很快,一大片紫色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夏亦涵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跃上了那块大石头,上面却根本就没有胡灵儿的身影。

石头的位置很高,他站在高处眺望开去,完全看不到任何的人。

在低头看看,石头上面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难道他们没来过这里吗?

夏亦涵的眉头皱的死紧,脸色沉凝一片。

他感觉不到她了,她到底在哪里?

片刻之后,目光落在了北边的方向,阵阵凉风就是从那里灌进来的。

若他没有记错的话,一直沿着这条路过去,就是万佛寺的最北边,那里万丈悬崖,是整座五云山最最高耸险峻的地方,而悬崖的对面,便是北云峰。

心中一窒,夏亦涵的脑海中浮现出上次在殷齐山山上,胡灵儿掉落悬崖的那一瞬间,顿时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身子一动,他急速朝着那边跃去。

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了。

而此时的胡灵儿,还真的是在那里。

万佛寺的北门之外,距离悬崖只有几米之遥的地方,两个身影相对而立。

红衣猎猎,青衫飞舞。

一头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一阵风过,扬起了万千青丝,红色的纱裙随风而动,清透的容颜未施粉黛,却已足够倾城。

在柠黄色的月光下,她就如一个欲要翩翩起舞的仙子一般,让人炫目而又迷蒙。

“项城……”胡灵儿唇角微勾,微眯的眸中带着一抹轻蔑之色。

站在胡灵儿对面的人,正是夏亦涵的侍卫项城。

他面色沉冷地看着胡灵儿,心中却在浪潮汹涌。

明明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可是光光在那里这么一站,就给了他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好似要喘不过气来一般。

之前因为夏亦涵不待见她,自己也没有怎么留意,知道她献出了血莲的莲心,皇上才让他多关注她一些。可是还没观察出什么来,她就给了自己狠狠地一击。

时候,夏亦涵跟个没事人一般,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原本自己还在犹豫晚上要不要行动,却不料竟然收到了眼前这个女人让人送给他的信。

她果然还是怀疑自己的吧?

不过既然都怀疑了,又为何要单独约他来到这么凶险的地方?

而且他刚刚观察过了,确实只有她一个人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傻?还是有着一身他难以估测的本事呢?

项城的脑中千思百转,听着胡灵儿出声,便知道再也不能装下去,只能开门见山地道:“王妃!属下再自称一句属下,也再叫你最后一声王妃。”

“呵呵……”胡灵儿听着他这么说,竟是柔柔一笑,声音清朗地道:“你这是要跟我坦白了吗?很好,坦白从宽,你就细细说说,到底是谁指使的你,还有你接下去的计划又是什么呢?”

之前她还在屋中发呆的时候,却来了一个小沙弥,然后给她送了一封信。

她打开一看,说是有事要在这里跟她说,甚至还很体贴地画了地图指示。

落款是夏亦涵。

想着之前他走时留下的那句话,胡灵儿开始是怀疑的,但看着那笔迹是夏亦涵的,而且画地图这一点也让她很是疑惑。

就好似这个人知道她是路痴一样,她就在想,是不是自己在山谷中的时候,夏亦涵是知道她这个秘密的。

所以,他是确定了自己就是胡灵儿,然后要跟她细谈一下的吗?

胡灵儿承认,那一刻她是激动的,欣喜的,所以她就按着信上说的来了。

却不想来赴约的人,竟然会是项城。

他利用夏亦涵将她引来,其目的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既然来了,她也就只能将计就计了。

胡灵儿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是给了项城更大的心理压力,不过他还是强敛着心神道:“沐婉如,你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些问题就算我不回答,你也肯定早就猜到了。只是既然你这么聪明,就应该知道站在哪一边才是对你有利的。毕竟夏亦涵根本就不爱你,他娶你,只是为了迎合皇上,不让他起疑而已。”

“哎,谁叫我是女人呢?”项城的话音落下,胡灵儿竟是煞有其事地叹起气来,“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嫁给了夏亦涵,就肯定得事事为他着想,处处帮他的忙了。”

说到这里,胡灵儿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中带了几分揶揄,继续道:“若是当时你真正的主子慧眼识才,没有把我赐给夏亦涵,而是把我收在他的身边,那么现在我死心塌地帮着的人,就肯定是他了呢。”

这话说的项城差点就翻白眼,这个女人胆子还真是不少,竟然连皇上都调侃起来了。

不过她胆子若是不大的话,也不会只身前来了。

项城的眸子沉了沉,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朝上移了移,“所以你的意思是,会继续跟皇上作对了吗?”

“那倒未必。”胡灵儿挑挑眉,眸中黠光闪闪,“只要你的主子不跟我做对,我自然是不会跟他做对的。因为我这个人嘛,其实是很懒的。”

说着,胡灵儿还很不雅观地打了一个哈欠。

项城看着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竟是无法揣测她真正的心思是什么?

她把自己约来这里,是要除掉他吗?

可若是要除掉他,大可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直接让夏亦涵抓了自己不就成了。

而且没有理由夏亦涵会让她一个人来的。

不管怎么说,她都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自己的本事夏亦涵也是清楚的。

难道他就真的对这个王妃这么有信心,觉得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吗?

还是说,她其实是瞒着夏亦涵,偷偷地找自己来的?

若是如此,那么就肯定有其他的目的。

忽然,项城的脑中灵光一闪,细细体味着她刚刚话中的意思,眸底划过了意思笑意。

难道她的目的是这个吗?

想到这里,项城继续出声道:“没错,我确实是皇上按在夏亦涵身边的人,可是我也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报告给皇上的,毕竟这段日子以来,王爷对我也是相当不错的。”

胡灵儿轻撩了一下吹到额前的长发,面带趣味地道:“哦,那你倒说说看,你有什么事情是没跟皇上汇报过的呢?”

“比如说……”项城故意顿了顿,然后看着胡灵儿的脸,一字一句地道:“他和桑容之间的暧昧。”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