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嘶,外面真冷!”胡灵儿一出洞口,就被迎面扑来的一阵冷风吹得缩了缩脖子。

现在已经是十月下旬,山中的风更是寒冷,而且她生性就怕冷,怀孕之后就更加了,即便现在披着夏亦涵的衣服,还是觉得很冷。

夏亦涵将绑在自己腰间的藤条解下,而后一边替胡灵儿整理着衣衫,一边道:“主要是里面太暖和了,对比的温差太大,所以你才会觉得特别冷,我们争取在日落前下山,不然你的身体怕是吃不消。”

胡灵儿看向夏亦涵,却见他的额头渗着细汗,不由得道:“你没关系吗?”

它们能从这蜿蜒曲折的地洞里出来,夏亦涵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他在山谷中扎了一条很长的藤条,然后两人来到洞底的时候,他先背着藤绳跃出了洞口,将藤条的一段绑在了洞口的树上,之后又重新跃了下去。然后将藤条的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再一手抱着胡灵儿,一手抓着藤绳,在光滑的洞壁艰难地借力,这才出了洞口。

他这么做,耗掉了大量的真气,为的就是保护怀有身孕的胡灵儿。

原本完全可以在他上了洞口之后,再将藤条扔下去,让她绑在腰间,然后就能轻而易举地将胡灵儿给拉上来了。

对于他的呵护,胡灵儿无法不感动,所以看到他略显苍白的脸和额头上的汗之后,很是担心。

“没关系的。”夏亦涵随手擦了一把汗,然后扶过胡灵儿,认准了一个方向朝前走去。

好在夏亦涵记路的能力很强,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已经到了山脚下。

走在相对来说已显平坦的山路,夏亦涵忽的转眸对着身边的胡灵儿道:“灵儿,想不想去你的老巢转一转?”

他口中的老巢,自然就是胡灵儿当时待的山寨。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

胡灵儿嘴角微微一扯,有点生冷地道:“我的老巢早就被人给端了。”

“什么?”夏亦涵一怔,虽然没听过什么叫“端了”,可是那意思还是懂的,“是什么人做的?”

“不知道啊。”胡灵儿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我不是人在陵都么,某一日忽然接到山寨里的人来传信,说有人想要对我全山寨的人下毒,好在被他们给识穿了,并抓住了那个人,可是他却服毒自尽了。所以,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我就让他们全体迁移了。”

胡灵儿说的是轻描淡写,可是那眸中却是愤恨不已。

要知道当初若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并让殷墨玄连夜派人赶了过来,那么这整个山寨几百口人,就会因她而死了。

所以,她没有告诉夏亦涵真相,因为这个仇,她一定要自己报。

“竟然还有此等事情!”夏亦涵一听,拳头紧紧地握起。

他一直想抽时间来这里看看,可是始终都没有时间,这次好不容易来了,却被告知他们差点被下毒,被迫迁走了。

忽然,夏亦涵眯了眯眼,有点凝重地道:“会不会是齐宏清知道了我让你训练军队的事情,所以才会派人来害他们的。”

胡灵儿斜睨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当日的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又怎么会被齐宏清知晓呢?”

听完胡灵儿的话,夏亦涵的面色微微一变,而后有点犹豫地道:“其实这事还有一个人知道……”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我相信她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告诉齐宏清的。”

胡灵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笑,“这个人……是桑容?”

有点心虚地瞥了胡灵儿一眼,夏亦涵点点头道:“是的。”

“呵呵。”胡灵儿听后,之后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然后便再也没说话了,挣开夏亦涵一直拉着她的手,径直朝前走去。

“灵儿!”夏亦涵连忙追了下去,想再次拉住她,却又怕惹她更加的生气,只能便走便道:“灵儿,我知道你对容儿有很多的误会,在我们的事情上,她也的确有做的不妥的方面。可是我相信,她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灵儿……”

夏亦涵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可是胡灵儿却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身对着夏亦涵道:“他是你最最亲爱的师妹,你当然是绝对相信她的。那么现在我告诉你,这个消息是我透露给齐宏清的,是我要出卖你,要毒死整个山寨的人,你满意了吧,相信了吧!”

说完,胡灵儿再也不看夏亦涵一眼,转身大步朝前走去。

夏亦涵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等她转身走了这才反映了过来,她这是真的生气了啊。

不过,生气也未尝不是好事啊,这就代表她确实是在乎着自己的,不然为何要这么针对桑容呢?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得解释清楚的好。

想到这里,夏亦涵连忙追了上去,“灵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

最终,胡灵儿和夏亦涵还是来到了那个山寨。

推开门,当胡灵儿看到熟悉的场景的时候,眼睛一阵酸涩,眼眶泛红。

这里是她生活了近一个月的地方,在这里,她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亲人般的呵护,还有领导般的尊重。

在这里,她遇到了夏亦涵了,遇到了右相夫妇,遇到了足以改变她人生的事情。

现在想来,她早就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只是现在,原本该是吵吵嚷嚷的院子里,却是空无一人。

没有整天会叫她妹子的唐孟,没有总是被他娘亲追着打的小熊仔,也没有会替她缝衣做鞋的林婆婆,就连那只看门的小黄狗都不在了。

虽然知道他们一切都安好,甚至在殷墨玄的安排下过得比之前还要好,可是她还是好想他们。

那天她甚至都来不及问下殷墨玄他们去了哪里,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地问个清楚。

看着胡灵儿的样子,身边的夏亦涵很不是滋味,“灵儿,天已经快黑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上一晚吧。”

可惜依旧还在跟他冷战的胡灵儿却压根就没理他,只是闭了闭眼,忍去了眼中的湿意,然后朝着自己以前住的房间走去。

只是才没走几步,她的脚步忽的一顿,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某个方向。

跟在她身后的夏亦涵奇怪着她的反映,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却见不远处的房间里,竟然隐隐地透着亮光。

这里还有人?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嘎吱一声,那房门从里面打开,然后一个人端着脸盆走了出来。

胡灵儿的眼睛一亮,几乎是叫了出来:“唐大哥!”

那身形魁梧,胡子邋遢的人,不是这个山寨的老大唐孟,又是谁呢?

只听得“哐当”一声,唐孟手中端着的脸盆掉落在地,里面洗漱的水四散飞溅,可是他却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

下一秒,他总算是反映了过来,大喝一声:“妹子,你终于回来了!”

喝声落下,他已经朝着胡灵儿的方向飞奔而去,瞬间就到了她的面前。

若不是夏亦涵挡在了胡灵儿的身前,他很有可能直接就要抱上去了。

看着忽然挡在胡灵儿面前的人,唐孟满脸的不快,正欲发怒,却是猛地瞪大了眼:“你……你不是那个瞎子吗?”

没错,他认出了来了,眼前的夏亦涵就是那日被他们抓到山寨里的那个男人。

虽然夏亦涵确实瞎了近两个月,可是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叫做瞎子的,顿时凤眸一眯,寒意顿显。

可是未等他开口说话,胡灵儿却是一把将他拨到了一边,然后一脸欣喜地对着唐孟道:“唐大哥,大家不是都走了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唐孟将视线从夏亦涵的身上收回,看向胡灵儿的视线,满目的兴奋之色:“我把大家都安顿好之后,就回来了,因为我知道你肯定还会来这里的,我不希望你回家的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声“回家”,让胡灵儿原本隐忍着的泪“唰”得一下就流了下来。

唐孟一看,这下可着急了,顿时手足无措地道:“哎呀妹子,你怎么就哭了啊?我这不是在家等你么,你别哭,别哭!”

在唐孟的心目中,胡灵儿一直都是一个坚强勇敢,却又乐观开朗的女子,跟她相处的一个月,总是见她笑嘻嘻的,何时见过她掉眼泪呢?

却不知,他的这句亲情满溢的话,挑起了胡灵儿内心最最脆弱的一面,身为孤儿的她,那种渴望亲人的念想,无人能懂。

夏亦涵静静地看着胡灵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哭了,前几次,他的心会莫名的痛,可是这一次,他却好似整个人都融进了胡灵儿的灵魂中一般,他能感觉到她此刻的开心和感动。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