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紫衣俊颜,妖魅浅笑。

虽然线条有点简单,可是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这画上的人,分明就是夏亦涵!

胡灵儿一把捂住捂住了嘴,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是她无聊之中随手涂鸦出来,又随手挂上去的,却不想会被夏亦涵给看到了。

他现在肯定是很得意,很得瑟的吧?

就在胡灵儿恨不得夺门而出的时候,原本趴在桌上的夏亦涵却是微微一动,然后抬起头来。

当他看到依旧捂着嘴的胡灵儿的时候,好似这才反映了过来,拿着手中的画,猛地蹦了起来:“灵儿,你画上的人是我对不对?”

“不是,你眼花了,这人怎么可能是你呢?”胡灵儿果断地否认,一边说,一边还试图却抢他手中的画、

可是夏亦涵又怎么会让她得逞呢,手高高地一举,她就够不着了。

他一手稳住她正欲跳起来的身子,一边却还是不依不饶地道:“就算我眼花了,眼睛的视力还没恢复,我也能认出这个人就是我。”

说着,夏亦涵朝着胡灵儿凑了凑,然后斜斜勾唇道:“灵儿,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恢复记忆了!”

“怎么可能!”想去抢画的手猛地收回,胡灵儿连忙转开了视线,眸光有点闪烁。

也不知道夏亦涵是否看出了她的心虚,嘴角的笑容愈显魅惑:“若不是恢复了记忆,那就是对我一见钟情,不然为何会画有我的画像?”

胡灵儿的嘴角抽了抽,这两个都是她不想承认的。

眼珠子一转,胡灵儿闪烁的眼神定了定,而后抬头笑看着夏亦涵,缓缓出声道:“真是很不好意思,虽然会让你失望,但我还是得实话实说。我画你的画像,只是让兄弟们训练的时候做枪靶子用的。”

“枪……枪靶子?”夏亦涵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

“是啊。”胡灵儿眯眼一笑,神态自若,“实不相瞒,我们山寨里的兄弟们长得都很一般,甚至还属于中下的。而我知道,男人的心理其实跟女人也是一样的,看到长得比自己好看的人,羡慕嫉妒恨,可谓是百味陈杂。所以我就画了你的画像,然后把这些画贴在训练用草人的要害上面。还别说,这样一来,兄弟们在刺草人的时候,是一刺一个准,枪枪命中要害,简直就是事半功倍。”

听着胡灵儿的话,夏亦涵整个人一个哆嗦,脸都绿了。

就好似无数把枪刺在他的身上一般,堵得他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坏丫头,分明就是在气他呢。

夏亦涵无奈,很快便敛神道:“好,只要你的训练有成果,我牺牲一点,也是应该的,毕竟你是在为我做事呢。不过这张画呢,我得没收了。”

夏亦涵说着,快速地将画卷了起来,然后藏进了袖中,速度快得胡灵儿都来不及去抢。

见画被他拿走了,胡灵儿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摊摊手道:“你想要就要呗,反正这种画,我一个时辰能画出几十张来。”

嘴角微微一抽,夏亦涵觉得他若是想要安然度过接下去的两个月,不仅需要耐心,还得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保证不会被她给气死。

这一点,其实他早就领教过了。

新婚第二天的早上,她为了报复自己的冷落,不就给他吃了只剩米汤的粥,还有那些被偷吃了一大半的点心吗?

胡灵儿可不再搭理他,转身在书桌前坐了下来,然后整理收拾起东西来。

上次她原本是打算送右相夫妇安全到了相府之后就回来的,却不料被一纸赐婚给留在了那里,所以还有很多东西被她留在这里。

虽然不是非常重要,可是既然这次来了,那她就顺便带走好了,反正这里以后也不太会回来了。

夏亦涵则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她忙碌着,也不再出声打扰她。

胡灵儿的桌上最多的就是书了,兵法的,历史的,地理的,机关玄学的,五花八门,什么方面的都有。

他不奇怪胡灵儿会看这些书,因为在右相府中的时候,他就看到过了。

他奇怪的是,一个山寨中,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粗人,要么就是目不识丁的妇人小孩,哪来这么多的书呢?

好似猜到了夏亦涵的疑惑,胡灵儿竟是主动出声道:“这些都是他们平时打劫的时候随手顺来的。有很多贪官污吏,会在装满金银珠宝的箱子上面盖一些书掩人耳目。”

“原来如此。”夏亦涵点点头,忽然想到了她高强的偷术,试探着道:“那你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人身上顺走东西,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说那是天生的,你信么?”胡灵儿眨眨眼,难得的顽皮。

夏亦涵撇撇嘴,显然是不信的,不过她不肯说,他也就不问了,最多他也不告诉她,自己就是圣偷的事情了。

想当初不知道是谁说她崇拜圣偷,要自己带她去认识一下圣偷来着?

想到这里,夏亦涵也开始使坏了,他状似无意地摊摊手道:“不过就算你的本事再厉害,也总是比不过圣偷的。”

一听到圣偷,胡灵儿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起身朝着夏亦涵靠了靠,笑眯眯地道:“你上次不是说要帮我引见圣偷的吗?”

“是啊。”夏亦涵点点头,对于她的主动靠近表示满意。

“那你看什么时候抽个空,介绍我们认识下呗。”胡灵儿又靠近了一点,这求人办事嘛,总是要热情一点的。

“嗯,这个嘛……”夏亦涵学着胡灵儿思考时候的样子摸了摸下巴,然后道:“这个首先得看我有没有时间,然后还得看圣偷有没有时间,还要看……”

他越说,胡灵儿脸上的笑容就越僵硬,然后,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夏亦涵,你够了啊!”

“好,我会安排的。”见好就收,夏亦涵还是懂得,不过他还是略显委屈地道:“但是灵儿,你想想看啊,要我介绍自己的女人去跟别的男人认识,我心里肯定会不好受的是不是?”

“那你想怎么样?”胡灵儿挑了挑眉,冷冷地问道。

她的语气虽然不妙,但是夏亦涵还是大着胆子道:“你亲我一口,我就不难受了。”

“夏亦涵,你……”胡灵儿眼睛一瞪,正要怒吼,却见夏亦涵连忙指了指他自己的脸颊,无比委屈地道:“这里,就这里一下,难道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胡灵儿彻底无语,说他无赖没错吧,他果然是能将这一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的。

不过他也说的没错,介绍别的男人给自己妻子认识,而且还是一个妻子很是崇拜的男人,无论放在哪个男人的身上,都会觉得郁闷又懊恼的吧。

得,就算是给他一份预付的谢礼好了。

想到这里,胡灵儿对着夏亦涵勾勾手指道:“低下头来。”

“啊?”犹自在装着委屈伤心的夏亦涵一时间没有反映过来。

但胡灵儿看到他的反映之后,却是撇撇嘴道:“你想等着我后悔吗?”

这下子,夏亦涵总算是反映了过来,她这是要亲他啊!

忙不迭地将脸凑到了胡灵儿的面前,笑意盈盈地道:“来吧。”

这一声“来吧”,听得胡灵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好似此刻的夏亦涵是赤*裸裸地仰躺在床上等着英勇就义,而自己就是那个扑倒他的人。

真是恶寒!

胡灵儿白了一眼夏亦涵的侧脸,不可否认,他的皮肤真的很好,好到让她羡慕妒忌恨。

简直可以用白里透红,吹弹可破,这些无比狗血的成语来形容了。

好吧,她就当是在啃一只苹果了。

这么想着,胡灵儿眼一闭,飞快地将唇凑了上去。

只是在她闭眼的瞬间,却没发现夏亦涵某种那一闪而过的狡黠之光。

就在她的唇要碰上夏亦涵的脸的时候,腹黑的某人却是微微一侧头,使得胡灵儿的唇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他的唇上。

不是光滑的脸颊,而是微凉而又柔软的唇,那种触感,是胡灵儿所熟悉的。

双眸蓦然圆整,胡灵儿知道自己被坑了。

可是就在她想逃离的时候,夏亦涵的手却是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无法遁逃。

而与此同时,夏亦涵也反客为主,趁着她因为惊讶而微张着嘴的时候,灵舌飞快地窜入,而后无比熟练地勾住了那正欲往里缩的香舌,辗转,缠绵。

这个吻不同于早上的吻,若说早上的夏亦涵是温柔的,深情的,那么现在的夏亦涵则是邪肆的,魅惑的。

只这么一瞬间,胡灵儿就完全忘记了挣扎,忘记了逃离,整个人都被他勾去了魂魄一般,沉溺了进去。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