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眨眨眼,再眨眨眼,这个问题……确实是一个问题。

殷墨玄的母亲是蛇,他是半人蛇,那么他和白黎的孩子,会拥有四分之一的蛇族血统,到时若生出一个蛇头人身,或者拖着一条蛇尾巴的孩子来,那还不把白黎给哭死啊。

见着胡灵儿呆愣着不说话了,白黎又要哭出来了,“灵儿姐,你也觉得很有可能对不对?要真的生出一条小蛇来,你要我怎么面对他嘛。”

“这个……”胡灵儿眼珠子转了转,忽的面色一沉,冷着声音道:“黎儿,你说的很对,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打了吧。”

胡灵儿的话音一落下,白黎猛地抬头看向了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下一秒,竟好似看到什么妖魔鬼怪一般,“噌”的一下就从胡灵儿的怀中跳了出来,瞪着一双大眼道:“你……你叫我打掉孩子?”

“嗯哼。”胡灵儿笑着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既然你那么怕把他生出来,那么就该趁早打掉,不然到时……”

只是胡灵儿的话还没说完,白黎却是大声地喊了出来:“你居然叫我把这个孩子打掉?他可是我和玄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啊!灵儿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亏你自己也怀着身孕,怎么能让我做这么残忍的事情,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善良的灵儿姐吗?”

白黎似看着陌生人一般地瞪着胡灵儿,叫得声嘶力竭,那声音穿透的房门,落入了守在门口的殷墨玄耳中。

原本他也是大惊失色,差点就破门而入质问胡灵儿了,可是脚刚一动,他就顿住了。

因为他知道胡灵儿是一个极其聪明,也是非常理智的人,绝对不可能真的对白黎做出这种建议的。

而且正如白黎所说,她自己也怀着孕,应该更加明白肚中的孩子对自己的重要性。

所以,他确定胡灵儿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让那迷糊的小狐狸看清自己的心。

她们之前的对话,他也听了个大概,知道白黎竟是为了这个原因而在跟他闹别扭,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怪不得她会说是自己得罪了她,细细一想,倒也没有冤枉他,因为确实是他让她怀孕的啊。

只是,这个丫头真的是想多了呢。

笑了笑,殷墨玄停住了动作,他知道胡灵儿肯定会有办法让她想通的,然后自己只要进去善后就可以了。

屋内,胡灵儿看着横眉瞪眼,一副要将她吃了一般的白黎,漫不经心地起身道:“黎儿啊,你这么说可就是真的冤枉我了哦。刚刚是你自己说怕生出一条小蛇来,无法面对他,所以我才建议你把他拿掉的啊。你想想看,若是到时你真的生出一条小蛇来了,对他又怕又嫌弃的,可怜的还不是孩子吗?而且殷墨玄见着你的态度,肯定也会对你产生意见的,然后你们之间的感情也有可能会产生裂痕,再接着……”

“停!停!停!”白黎越听,眼瞪得越大,未等听她说完,一连三个“停”打断了胡灵儿的话,捂着耳朵喊道:“我不要再听你说了!我爱玄,也爱这个孩子,不管他是人是蛇,我都不会嫌弃他,抛弃他的,这个孩子,我是要定了!”

白黎的话音刚刚落下,门忽然被推了开来,被勒令不许进来的殷墨玄快步走了进来,不顾胡灵儿在场,拉起白黎就圈进了自己的怀中,既心疼,又感动地道:“傻丫头,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件事情啊。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实说了,却在那里胡思乱想的呢?”

“我……我……”白黎没料到自己的话竟然都被殷墨玄给听去了,特别是刚刚的那句话,他听了肯定得瑟死了吧。

又羞又恼,白黎觉得没脸见人了,一头钻进了殷墨玄的怀中,双手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肩膀,“都怪你,都怪你,!”

“是,怪我!”殷墨玄将她搂得紧紧的,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

视线微微一转,落在了胡灵儿的脸上,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大功告成的胡灵儿对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两人。

“黎儿,我的小狸儿。”屋内只剩下两人了,殷墨玄在白黎的额头印下了一吻,满是宠溺的地道:“你放心,你所担忧的事情是不会出现的。因为你手中的血莲已经将我身上属于蛇的灵力净化了,即使我还能化成蛇,可是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类。”

“真的吗?”白黎一听,顿时抬头看向了殷墨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中满是不确定:“你确定他不会长个蛇头,或者是拖着一条蛇的尾巴吗?”

“咳咳……”殷墨玄被她的话呛的有点无语,但还是坚定地点头道:“绝对不会的。”

嘴上说着,他心中却道,就算以前的他要么是完全的人形,要么是完全的蛇形,也绝对不会是她口中的那种半人半蛇样,这个女人的想象力果然是够丰富的。

“那我就放心了。”白黎始终还是单纯的,见得殷墨玄说得这么肯定,就这么相信了,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拉着殷墨玄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白黎眨着一双晶亮的大眼道:“怎么样,怎么样,你能感觉到他吗?”

才刚刚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胚芽而已,怎么可能会感觉得到。

可是殷墨玄却是点点头,很配合地道:“嗯,感觉到了,好温暖,好温暖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才能让他感觉到温暖,可是以后,又将会多一个,而那个人,是自己的骨肉。

白黎侧头看着他完美的俊脸,眉眼弯弯地道:“那你有没有听到他在说,我好饿啊,妈妈好饿啊?”

“哈哈哈哈。”殷墨玄忽的大笑了起来,然后一把将白黎给抱了起来,“听到了,那我们现在就去你最喜欢的观月楼吃饭吧。”

“好。”白黎幸福地点点头,随即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扯了扯殷墨玄的袖子道:“玄,你可不要生灵儿姐的气哦,她也是为了我才……”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呢!”夏亦涵无语地白了白眼,没有手,只能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白黎的,无奈地道:“你难道真的以为刚刚你灵儿姐要你把孩子打掉吗?”

“难道不是吗?”白黎眨巴眨巴大眼,一脸的迷糊。

“你啊……”殷墨玄无奈地摇摇头,解释道:“她是为了让你看清自己的心,摆正自己的心态,所以才故意刺激你的呢。敢情你到现在还当真。”

她……她竟然被灵儿姐给设计了?

白黎瞪大了眼,惊愕过后,却是满满的幸福。

“我就知道灵儿姐是不会这么残忍的,她一直都是最最善良的女孩。”白黎笑着依偎在殷墨玄的胸前,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无比满足地感概道:“所以我希望她也能幸福,跟我一样的幸福。”

殷墨玄看着怀中小鸟依人的人儿,缓缓出声道:“她会的。”

殷墨玄深信,凭着胡灵儿的机智和聪慧,一定会好好地捍卫住属于她的幸福,而且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简兮楠在守护着。

胡灵儿刚刚白黎和殷墨玄所住的院子,就在门口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简兮楠,有点惊愕地道:“兮楠,你怎么不进去?”

简兮楠淡淡一笑,眉角微挑地道:“看你们已经够混乱了,我就不进去凑热闹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黎儿的心思了?”胡灵儿撇撇嘴,有一种被人给设计了的感觉,“你是故意让我去做这个冤大头的?”

被白黎给一顿臭骂的感觉,真的不是很美丽呢。

“呵呵……”简兮楠笑得奸诈一片,见着胡灵儿不善的表情,连忙道:“这种事情,除了你这个姐姐,还有谁更适合做呢?”

原来那天早上,当他提前研制出了解药之后,就兴冲冲地从密室内出来了,却遍寻不找夏亦涵和胡灵儿,后来找到了正在吃早饭的白黎和殷墨玄,才知道他们竟然一起去万佛寺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简兮楠立刻说要出发去万佛寺找他们,谁知白黎却也跳起来说要跟着他去。

只是这话才出口,也不知道是站起来的时候太着急,还是因为早饭还没吃几口,饿着的原因,她竟然身子晃了晃,差点就摔倒在地,好在边上殷墨玄一把扶住了她。

现成的医生在那,简兮楠自然要为她诊断一番的,岂料这一诊断,就发现白黎怀孕了。

怪不得她这段时间比之以前还要爱睡,爱吃,作为医者的他早该想到才是。

只是最近因为忙于夏亦涵和胡灵儿的解药研制,他疏忽了。

得知怀孕的消息之后,白黎和殷墨玄都惊呆了,然后,在殷墨玄激动的呼叫声中,白黎却直接将他给赶出了房间。

简兮楠对白黎的举动一头雾水,可是他急着要去找胡灵儿,问了几声她不肯说,便也不再问了,只是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匆匆离去了。

听完简兮楠的叙述,胡灵儿歉疚地垂了垂眸子道:“兮楠,走的时候没跟你打招呼,对不起。”

简兮楠无谓地耸耸肩,“没事,你也是为了我好嘛,黎儿都跟我说了的。”

胡灵儿知道,反正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怪她分毫的。

想了想,她面色有着着急地道:“我要去看看闵默,你一起去吗?”

“那你以为我在这里等你做什么?”简兮楠早就知道胡灵儿从白黎那边出来之后,第一个要去地方就肯定是闵默那里,所以才会在这里等着她的。

“你怎么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走吧。”胡灵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径直朝前走去。

简兮楠摇摇头,跟了上去,嘴里却嘀咕道:“你竟然把我这么出色的一美男子跟那丑陋的蛔虫相比拟,你是在故意恶心我吗?”

“是啊,就是故意了,你有意见吗?”

“不敢。”

……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夜幕微垂,习习凉风中带着几分清宁。

书房内。

夏亦涵那凌厉的眸子牢牢地盯着站在下面垂首低眸的项城,知道此时的他心中肯定是七上八下的。

他知道项城是齐宏清的人,也知道那日的炸药是他派人安排的,更是怀疑他们会被苍龙鹰攻击,也是他搞得鬼。

他们要算计他,除掉他,他甘之如饴地陪着他们玩下去,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胡灵儿的头上,他就无法再忍下去了。

只是,胡灵儿在来时的路上交代过他,暂时不要动项城,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她自有打算。

胡灵儿的话,他不可能不听,所以……

“项城,桑容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吗?”夏亦涵淡淡地开口,表情镇定。

许是没有料到夏亦涵一开口就问桑容的事情,而且之前桑容易了容,以丫鬟的身份跟在夏亦涵的身边的,虽然他的确是猜到了,但并没有明说啊。

夏亦涵现在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不管他是什么意思,现在的项城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项城忽的跪地道:“请王爷恕罪!当时因为王爷和王妃出了事,大家的情绪有点慌乱,之后在简公子的安抚下总算是平定了下来。简公子让属下带着大家先回来,属下让大家整理好东西,准备出发的时候,却发现桑姑娘早就不在了。因为简公子已经先行出发去找你们,所以属下以为她跟简公子一起走了,就没有等她,便带队回来了。”

要知道不管怎么说,桑容都是左相府的千金,而且还是皇上看中的女人,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先不说夏亦涵会不会找他麻烦,就连皇上都不会放过他。

好在,夏亦涵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只是紧了紧眉头,然后对着他挥挥手道:“既然是她自己走的,那么就应该没事的,你先下去吧。”

就这么让他走了?

项城有点意外,不由地问道:“王爷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眸子危险地眯了眯,夏亦涵凉凉地斜睨了他一眼道:“怎么,你还有事?”

“没,没有!”项城一惊,连连摇头,“那属下先告退了。”

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看来王妃真的什么都没说。

眼看着项城已经走到了房门口,夏亦涵却是忽地出声道:“等一下!”

项城的身子一顿,然后僵硬地转了过来,就在他不知道是该低头还是抬头的时候,夏亦涵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帮本王去城里找一个人,明日本王会画一张画像给你。”

原来是找人?

深吸了一口气,项城连忙应道:“是!”

“先下去吧。”

这一次项城终于顺利地离开了,只是当房门被关上的瞬间,夏亦涵原本一定淡定无波的脸却忽的阴沉了起来,放在桌上的双手更是紧紧地握起。

天知道他是做了多大的努力才强忍着不将自己的脾气爆发出来,若不是胡灵儿之前的话,他肯定会一掌将他给了结了。

因为只要他一想到那些苍龙鹰攻击胡灵儿时的危险,还有她身上受的伤,以及之后的坠崖,每一件事,都让他后怕不已。

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他和胡灵儿相认了,所以,就暂且让他再多活几天吧。

一想到胡灵儿,夏亦涵脸上的神情就温柔了下来,才一会会不见她而已,他竟然就开始想她了。

他承认,重新相认之后,他变得患得患失起来,恨不得分分秒秒将她绑在身边,留在视线之中。

因为失去的痛苦实在是太痛彻心扉,他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夏亦涵很想现在就冲去白黎那边将人给逮回来,可是想着她们姐妹之间肯定有很多话要说,而且现在两人都怀着身孕,就更有相同的话题了。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自己的妹妹能得到幸福和快乐,她的心情肯定很不错吧。

她的心情好了,自己的日子自然也就好过了。

夏亦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贼贼的笑,心中在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捕获她的芳心。

嗯,不管如何,还是先到她的房间里“埋伏”着吧。

想到这里,夏亦涵打开门走了出去,从那轻快的脚步可以看出,此时的他心情很不错。

另外一边,胡灵儿和简兮楠看完闵默之后,正从他的房间里出来。

胡灵儿走了几步,还朝着后面看了看,呼出了一口气道:“好在闵默没事,不然我真的会内疚死的。”

“有我在,你有什么好担心的。”简兮楠没好气地用手指点了下她的额头,惹来胡灵儿的一阵白眼:“收起你这些小动作,我又不是小狸儿。”

“呵呵……”简兮楠无奈地笑了起来,在他的眼中,她有时甚至比白黎还要傻气,还要可爱。

胡灵儿撇撇嘴,收回了视线,神情忽然怅然起来,“其实闵默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怎么说?”简兮楠挑挑眉,这人怎么忽然就多愁善感起来。

胡灵儿叹了口气,见前面正好有个亭子,就出声道:“我们去那边坐一坐吧。”

简兮楠知道她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便点点头,然后两人走了过去。

在亭子里坐了下来,月光倾泻,凉风习习,气氛竟变得有点暧昧起来。

但胡灵儿却恍若未觉,只是叹口气道:“兮楠,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闵默为什么会在我身边的吧。”

“嗯。”简兮楠点点头,她确实没有说过,所以他也没有问过,反正她的事情,他都会无条件的接受的。

胡灵儿的视线落在了亭外的荷塘里面,然后幽幽地道:“他原本是沐婉如的侍卫,十岁那年就被右相送去了身处天殷国的沐婉如身边,陪了她整整十五年,他对沐婉如的感情很深,很深,就是深到那种为了她可以毫不犹豫去死的那种。可是,在最后的生死关头,沐婉如却剥夺了他这一权力,而命令他去救自己的父母,并要他好好地照顾他们。虽然这段时间以来,闵默从来没表现出什么来,可是我知道,沐婉的死,是他一辈子的痛。若不是她临死前的那句话,我猜他肯定不会独活到现在了。”

简兮楠的眸子微微一闪,没料到这个总是冷冰冰的铁汉竟也有这么一段凄美的故事,只是他现在……

顿了顿,简兮楠接下了胡灵儿的话道:“所以现在,他是把你当成了沐婉如,誓死效忠着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胡灵儿摇头,眸中有着一丝凝重:“我觉得他只是对于沐婉如的死太过于内疚。而右相又恰恰让他保护我,所以凭着他的性格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他宁愿自己死,也要护我安全,不然无法跟右相,跟沐婉如交代。”

听得胡灵儿这么说,简兮楠只是轻笑着摇摇头。

他可没有忘记,刚刚在胡灵儿和闵默交谈的时候,时不时闪过闵默眸中的神光,那是一种尊敬,却好似又比尊敬多了一丝别的意思。

这种神光有点熟悉,但当时他也没有多想,现在听了胡灵儿的话之后,他这才明白了过来。

恐怕这个闵默,已经将对沐婉如的感情和愧疚,慢慢地转移到了胡灵儿的身上。

毕竟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会不惜生命地誓死守护,没有深切的感情,那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傻乎乎的女人根本就还没意识到。

亦或者,她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只是在装傻而已,正如自己对她的感情一般。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