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膳堂内的桌子前,等着吃饭的除了胡灵儿,竟然还有白黎和殷墨玄,以及简兮楠。

这四人正在那里聊得欢快,见到推门进来的夏亦涵,胡灵儿对着他笑眯眯地道:“你应该不会介意我把他们请来一起用膳的吧?”

夏亦涵的嘴角抽了抽,他能说介意吗?能吗?

显然是不能的……

笑了笑,夏亦涵大步走了进去,边走边道:“当然不会介意了,人多热闹嘛。”

说着,无比自然地在胡灵儿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对着侯在门口的下人们一个示意。

菜被一个一个地端了进来,摆在了桌上。

鼻尖充斥着诱人的香味,看着桌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连以前尝过他手艺的胡灵儿都看呆了,更别说白黎他们了。

对于美食一向最没抵抗力的白黎更是瞪着一双大眼,夸张地叫道:“哇哇哇,王爷姐夫,这些菜真的都是你亲自做的吗?真的吗?”

“当然!”夏亦涵得意地挑了挑眉,心中的郁闷稍稍缓解了一点。

白黎一听,一把抱住了胡灵儿的手,无比羡慕地道:“灵儿姐,你真是找了一个好老公哦,竟然还会亲手给你做吃的,最最重要的是,手艺还这么好,哪像某人,连煮个鸡蛋都不会。”

说着,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旁边的殷墨玄,后者的脸“唰”的一下阴了下来。

刚刚在等待夏亦涵的时候,胡灵儿已经将自己和夏亦涵相认,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白黎和殷墨玄了。

所以白黎也就毫无顾忌地叫起了灵儿姐。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下,一阵寒气在屋中瞬间弥漫开来,胡灵儿连忙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给白黎,“你现在不是喜欢吃酸的吗?这个肯定合你的胃口。”

“嗯嗯,我现在就尝尝王爷姐夫的手艺。”白黎满目期待地咬了一口,然后整张脸都兴奋了起来,双目放光地看着夏亦涵道:“哇,真的好好吃哦,王爷姐夫,你的手艺简直可以和望江楼跟观月楼的厨师媲美了,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时候,殷墨玄的脸已经黑到了彻底,白黎却是不怕死地又加了一句,“以后我能经常吃你的菜吗?”

殷墨玄的身子微微一动,胡灵儿一看有人要爆发了,连忙扯了扯已经彻底被美食诱惑了白黎,“既然喜欢你就多吃点,再说话,可就被兮楠给吃光了。”

白黎视线一转,果然看到简兮楠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动起了筷子,不由得喊道:“喂喂,楠哥哥你不厚道啊,居然跟个孕妇抢吃的,这个葱爆虾可是我的最爱。”

说着,白黎已经毫无形象地一筷子抢了过去。

一旦遇到吃的问题,这小狐狸就六亲不认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殷墨玄的脸色虽然依旧阴沉,但是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那笑中带着宠溺。

夏亦涵瞥了眼正笑看着白黎,却不动筷子的胡灵儿,有点不快地从被白黎占领的盘中夹了一个葱爆虾放在了胡灵儿的碗中,轻声道:“不是说饿了吗,怎么还不吃?等会连葱都不剩了。”

胡灵儿这才将视线收回,然后看看夏亦涵,再看看碗中的虾,笑着道:“看来你的菜真的很合黎儿的胃口呢?”

夏亦涵皱皱眉,有点不快地问道:“那合不合你的胃口呢?”

“合,当然合,必须合!”胡灵儿笑着,开始吃了起来。

以后他们的伙食可得靠他了,她怎么滴也得说点好话啊。

再说了,他的厨艺确实是很棒,只不过,比妖儿差了那么一点点。

一想到妖儿,胡灵儿脸上的笑容淡了淡,再看看正在吃得不亦乐乎的白黎。

她们现在欢快地聚在一起,可是妖儿呢?

她好希望此时此刻妖儿也能在这里,跟着她们一起笑,一起开心,一起陪着她们度过所有的难关。

夏亦涵发现了胡灵儿的异样,不由得关切地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胡灵儿回神,连忙道:“不,很好吃的。”

敛起心神,胡灵儿让自己暂时忘记这些烦心事,毕竟这些菜都是夏亦涵的心意,她肯定要好好尝尝的。

八菜一汤,很快就被众人给消灭干净了,虽然大部分都进入了白黎的肚子,但大家还是相当满足的。

只是这当中,胡灵儿却发现了一个人有点不对劲,那就是简兮楠。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想着等会有机会的话,单独问问他。

可是午膳过后,殷墨玄拉着依旧意犹未尽的白黎走了,简兮楠也随之告辞,屋内片刻间就只剩下夏亦涵和白黎两人了。

看着胡灵儿好像有什么心事,夏亦涵想了想道:“灵儿,刚刚吃好,我们去散一下步吧。”

胡灵儿确实是想出去走一走,便点点头应道:“好。”

屋外正是暖阳高照,就连原本有些清凉的风中都带着几丝暖意。

夏亦涵将胡灵儿带到了花园里面,石径小路的两边种着几棵枫树,时至深秋,火红火红的枫叶随风而曳,偶尔被吹落几片,落在了石径上。

胡灵儿低着头,看着地面上的叶子,知道等天再冷一点,树上的叶子便会纷纷落下,最终归入尘土。

树上的叶子自抽出新芽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唯一的命运,那就是坚守在这棵树上,等到离开它的时候,也就走到了它生命的尽头。

那么她呢?

她和黎儿妖儿被带离了那个生她们,养她们的地方,出现在这个异世之中,现在的她们正如在半空飘着的落叶,等到落地的时候,是不是也就是她们终点了呢?

她们只有五年时间,其实真的不应该在这里跟太多的人有所牵挂,毕竟到时万一她们真的没法汇聚在一起,灰飞烟灭了,那么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所有的人都会将她们给忘记。

就如这落地的枫叶,等到枯萎成灰的时候,也就没人会记得它们了,而那它们曾经用生命依附着的枫树,依旧会在来年抽出新芽,长出新的叶子。

“灵儿,你有心事。”夏亦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不是一句疑问句,而是一句肯定句。

从刚刚吃饭的时候开始,她的眼神就会闪烁不定,而现在,她竟然盯着地上的落叶发起呆来。

胡灵儿抬头,看向了头顶的红枫树,忽的道:“夏亦涵,若是让你离开这里,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你能适应下来吗?”

夏亦涵微微一怔,不明白她为何忽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但还是牵住了她的手,然后道:“只要是有你的地方,无论在哪,我都会尝试着去适应。”

“即便是一个跟这里截然不同的地方?”胡灵儿看着夏亦涵的眼睛,再一次问道。

“是的。”夏亦涵点头,眸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胡灵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然后弯下身捡起了地上的一枚红叶,放在了夏亦涵的手中,“这片叶子你保存着,若是你能让它在五年内不枯萎,不变色,那么我便相信你的话。”

看着手中的红叶,夏亦涵有着片刻的怔忡,疑惑地道:“为什么是五年?”

“五年是最迟的期限。”胡灵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又道:“或许会更早一点,我现在还无法确定。”

说着,胡灵儿已经径自朝前走去,夏亦涵看了看手中的叶子,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给收了起来。

别说是五年,就算是一辈子,他都会想办法将它保存下去的。

嘴角噙着一抹坚定的笑,夏亦涵连忙追了上去。

等到下午的时候,夏亦涵有事进宫去了,胡灵儿这才有空去看简兮楠。

只是到了他住的房间,才发现他竟然不在里面,以为他是在白黎和殷墨玄那边,可是当她找去的时候,只看到殷墨玄一个人坐在院中的树底下喝着茶,却依旧没有简兮楠的影子。

既然来了,胡灵儿自然也不好转身就走,便在殷墨玄的对面坐了下来,问道:“黎儿在睡午觉吗?”

“是的,昨夜的事情谢谢你。”殷墨玄边说,边倒了一杯茶放在了胡灵儿的面前,抬眸看了她一眼道:“你是来找楠的?”

这个殷墨玄,果真不是人类来着,竟然连自己的心思都能知道。

惊愕归惊愕,胡灵儿却还是点点头道:“是的,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不知道。”殷墨玄摇摇头,轻抿了一口茶继续道:“他做的事情本王是从来不会问的,若是他想告诉本王,自然会说的。”

胡灵儿之前就从白黎的口中听说过,简兮楠在殷墨玄的身边假扮他的王妃好几年了,若不是有着无比深厚的友谊,哪个男人会愿意这么牺牲自己呢?

而这份友谊,就是由他们之间的这种信任而铸造起来的,正如她和黎儿妖儿之间的感情一般。

了解的点点头,胡灵儿正想再说点什么,殷墨玄却是又道:“不知道你对楠的过去了解吗?”

殷墨玄向来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胡灵儿听得他这么说,就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要跟自己说的。

其实细细想来,她对简兮楠的了解还真的不多,除了从白黎口中知道的他男扮女装假冒玄王妃的事情,别的还真的不清楚了呢。

所以说,简兮楠对于她,真的只是一味的付出,而她,却连他的过去都不甚了解。

笑了笑,胡灵儿道:“玄王爷可否跟我透露一些呢?”

“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可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殷墨玄却只是丢给了她这么一句。

胡灵儿差点气结,这既然不肯说,那么还跟她提什么,到头来弄得她心中毛毛的,想知道又不能知道的。

这个殷墨玄,果真是个腹黑的主。

算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自己再问也无济于事。

胡灵儿撇撇嘴,起身道:“我会找机会问他的,那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殷墨玄轻叹着摇了摇头,仰脖将杯中的茶饮尽,这人喝茶就跟喝酒似得。

他原本确实是想说来着,可是转念一想,若是简兮楠注定得不到她,说了也是无济于事,说不定简兮楠还会怪他多嘴呢。

所以他便放弃了,他还是好好地守着他的小狐狸吧。

不过她现在怀孕了,胡灵儿这边的事情也没有解决,姚雪更是没什么消息,短时间内应该也没什么进展了。

他一个天殷国的王爷,总是待在这里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那小狐狸时不时还要来气气他,说什么连煮个鸡蛋都不会!

他还是想想办法将她弄回天殷国去,到时天天煮鸡蛋给她吃,就跟以前吃鱼那样,吃到她不要吃为止。

哼哼,谁叫她当着他的面对别的男人那么兴致勃勃,又赞又夸的呢?

夏亦涵不在,简兮楠也找不到,白黎又在睡觉,胡灵儿在涵王府中转了一大圈,却发现自己真的没事可做,无聊透顶了。

想着还是去看看闵默吧,可是她还为走到闵默那边,就看到了小苗正迎面走来,连忙走上前去道:“小苗,你要去哪里?”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见到胡灵儿,小苗有点惊愕,随即马上明白了她的来意道:“闵默刚刚睡着了,昨天简公子给他开了点药,府中的药房少了一味,我正想去外面药店抓呢。”

胡灵儿一听,终于来劲了,“你要去陵都街上啊,我跟你一起去吧。”

“可是小姐,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吗?”小苗有点犹豫地看了看胡灵儿的肚子,自从知道她已经怀孕之后,她就分外的紧张。

“没事啦,走吧。”胡灵儿拉过小苗的手就朝外走去。

她要去外面,一是因为这里实在无聊,二是简兮楠既然不在这里,就很有可能会在陵都街上,她要去找找看。

陵都的街头依旧是人来人往,胡灵儿和小苗直接来到了药铺,小苗进去抓药,而胡灵儿则在外面等着。

或许是最近喝了太多的药,怀孕到现在一直都没害过喜的她此刻闻着这药铺里穿传出来的药味,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看着对面是一个小客栈,胡灵儿想了想走到了对面,稍稍远离了一些药铺,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她站在那里,百无聊赖地看着从她面前走过的一个一个人,在心中估算着他们身上会有多少的钱,甚至还在想着要不要去练练身手。

来到古代之后,她都没怎么去偷过东西了,就上次在将军府,还差点害了腹中的孩子,之后她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自然也就没机会出来偷东西了,再这么下去,她的技术都要生疏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出手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中年妇人从药铺边上的一家当铺里面走了出来,神情紧张地抚着腰间位置,匆匆朝前走去。

只是她才没走几步,之前一直在门口徘徊着的一个瘦小男子就跟了上去,显然他一直在盯着她呢。

好家伙,这是遇到同行了?

只是从那妇人的穿着看来,不会是一个有钱人,再说了哪个有钱人会来当铺当东西啊。

来东西的人,肯定都是有急用拿不出钱来,或者是穷到没钱过日子的人。

不管是那一样,按照她们雪狐狸的行规,这一类人是绝对不可以偷的。

虽然同行之间作案的时候不许干扰,是这一行最最基本的原则,可是这里是古代,而她最见不得人欺负弱小妇孺了,所以不做小偷,抓一回小头总可以的吧。

想到这里,胡灵儿已经悄悄地跟了上去,眼看着那男子慢慢地靠近妇人,手缓缓地抬起。

就是这个时候了!

胡灵儿正想上前,可是就在此时,一只手却猛地冒出,一把抓住了那小偷的手。

那中年妇人原本就很警惕,这一番动作下来,她立刻跳开了好远,对着被抓住手的小偷喊道:“你……你是想偷我钱吗?”

她死死地捂住腰间,很显然那里是真的装着钱,而且应该为数不少。

胡灵儿停住了脚步,抬眸看去,却见那个中途出手的人是一个穿着青衫的男子,他的身形跟夏亦涵差不多,只是相貌却极其的普通,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很难被发现的人。

“我……我……”被抓住的小偷满目的惊慌,看了看那一脸愤恨的妇人,再看看依旧抓着他手腕的男子,最后又环视了一圈渐渐围拢起来的路人,忽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我不是故意要偷钱的,只是因为我母亲病重,可是我却没钱抓药,所以才想出此下策的。”

呵呵,好老套,好烂俗的理由啊。

胡灵儿轻轻一笑,果然,路人听着他的辩解,纷纷议论起来。

“哼,每个被抓的小偷都这么说,谁相信呢?”

“就是就是,我看这位大婶才像是有困难的人吧,若是真被他偷了,那才叫惨呢。”

“是啊,这么无耻的小偷,我看还是报官吧。”

“对,报官,报官!”

“算了吧。”就在众人都叫着要将他送官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却忽然响起,而那说话的人,竟然就是将小偷抓住的人。

众人好似这才注意到了这个人的存在,都一脸惊愕地看向了他。

果然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人啊。

那男子不顾众人的目光,对着中年妇人道:“你的东西没少吧?”

妇人连连点头道着谢:“嗯,没少,多亏了这位公子了,不然……”

“既然没少,就算了吧。”男子接下了妇人的话,竟然在为那小偷求情。

妇人看了看跪在地上一脸凄惨的小偷,再看看男子,然后点点头道:“那……那就算了吧。”

男子平淡无奇的脸上扯起了一抹轻笑,然后伸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小偷,接着,他做了一件更加令众人吃惊的事情。

他竟然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钱袋,然后塞到了小偷的手中道:“这个你拿去吧,给你母亲抓药去。”

“嘶……”周围发出了一阵惊叹声,肯定都在想这人怎么这么傻,居然会相信一个小偷胡编乱扯出来的理由。

而胡灵儿的嘴角却是高高地扬起,这人好像还有点意思呢。

“谢谢恩人,谢谢!”惊讶过后,小偷看着自己手中沉甸甸的钱袋,连声道着谢。

“去吧。”男子挥挥手,小偷便匆匆离去,直接跑进了当铺隔壁的药铺里面。

众人见此纷纷散去,那男子也随之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胡灵儿习惯性地摸着下巴,这人怎么就这么确信这小偷没有骗他呢?

正想着的时候,小苗拎着几包药从药铺里面走了出来,见胡灵儿正呆呆地望着前方,不由得问道:“小姐,你在看什么呢?”

胡灵儿转身,看了看药铺的方向,不答反问道:“刚刚进药铺的一个瘦小男子你碰到了吗?”

小苗微微怔了怔,随即恍然道:“哦,你是说那个穿着粗布灰衣的瘦小个吗?”

“是的。”胡灵儿点点头,“他都抓了一些什么药?”

想了想,小苗道:“具体的不知道,但我看他给了掌柜的一张方子,还说是抓给他母亲的,他母亲早上还咳嗽到吐血了。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胡灵儿一听,再次回头看向了之前那个男子离去的方向,却正好看到他身子一转,进入了一个拐角。

心下一动,胡灵儿再次忽略了小苗的问题,只是道:“走,跟上前面的人。”

人,什么人?

小苗满目狐疑地看向前去,可是前面全都是走来走去的人,小姐是要跟哪个?

正想着,却见胡灵儿已经朝前快步走去,而她也只能紧紧跟上,并不忘提醒道:“小姐,你慢点走啊!”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