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着桑进德忐忑不安地站在那里,齐宏清状似打趣地道:“怎么,爱卿不欢迎朕吗?”

桑进德一听,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道:“微臣不敢,皇上您请进。”

将齐宏清迎进了主厅之内,桑进德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可是喝了几口茶之后,让他最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齐宏清状似无意地看了看门口,放下茶杯道:“朕来了这么久,怎么都不见容儿呢?”

“这个……”桑进德低着头,有点为难地道:“回皇上,今日容儿不知皇上会驾临,所以出去了。”

“哦,这天都快黑了,她一个女孩子家竟然还在外面吗?”齐宏清的语气平淡,可是其中却隐着淡淡的不满之意。

听得桑进德是浑身发毛,双脚发颤,连连道:“皇上所言极是,是臣这个做父亲的不好,以后一定会好好教导她的。”

“教导?”微微抬眸斜睨了他一眼,齐宏清嘴角轻勾,扯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那爱卿倒说说看,你是要准备怎么教导她的呢?”

凉飕飕的寒意随着齐宏清的话朝着桑进德袭来,使得他面色一变,身子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难道,皇上已经知道平日里对桑容的那些打骂了吗?

可是不应该的啊,都这么多年了,不管自己怎么打她,她都不会哭上一声,也不会喊上一句疼,更不会去告诉别人。

当然,除了那个夏亦涵。

见桑进德都紧张地说不出来话来了,齐宏清拢在袖中的手慢慢地收紧,而后又放开,脸上的笑容依旧柔和一片:“哈哈哈,爱卿,朕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你这么紧张作何?”

“臣惶恐。”桑进德低下头,除了这三个字,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呵呵……”齐宏清轻轻一笑,却是再也没有说话,只是端起茶轻抿了起来。

桑进德心虚地偷瞄了他一眼,却见他悠哉哉地喝着茶,并没什么不快的表情,心中虽然依旧没底,却是比之前放松了一点。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都是汗水,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他也端起了茶杯。

可是就在他欲要喝的时候,齐宏清的声音又淡淡地响起:“朕听说,爱卿前几日去涵王府了。”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桑进德被刚喝进去的茶给呛了个正着,更是吓的手一抖,茶水都溅了出来。

看着他如此激烈的反映,齐宏清嘴角扯起了一抹讽笑,声音也冷了下来:“爱卿,你为何是这般的反映?莫非你去涵王府是做什么对不起朕的事情吗?”

“皇上,臣不敢!”桑进德到底还是曾今身经百战过的人了,虽然之前忐忑又紧张,到了这个时候,却反而淡定了下来。

他起身跪地,然后抬头道:“皇上,臣确实去找过涵王,而且这事也的确跟皇上有着一点关系,不过绝对不是什么对不起皇上的事情。臣对皇上的衷心,那是天地可鉴的。”

齐宏清见他跪在了地上,连忙起身将他扶了起来,一脸错愕地道:“爱卿,你这是如何,快快起来说话!”

桑进德依言站了起来,待齐宏清冲重新回到了位置上,他继续道:“皇上,那日臣去涵王府找涵王,是为了容儿的事情的。”

“哦,继续说。”齐宏清挑挑眉,等待着他的后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桑进德决定放手一搏。

看来皇上今日来的目的并不知道为了桑容,还有是为了来跟自己问罪的。

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将当时的情况给交代出来,才有活命的可能。

只是他并不知道皇上对于这件事情的情况了解多少,最最重要的是,桑容住在涵王府中的事情。

不管如何,他还是先试探一下吧。

想到这里,桑进德低首垂眸道:“皇上,您对容儿的心思,臣都看在眼里,不过臣也知道,其实您是明白容儿的心思放在哪里的。那日宫宴之上,容儿那丫头不识好歹,差点就驳了您的美意。于是在第二日,臣便去了涵王府,想问问涵王对于容儿到底是何意?”

说到这里,桑进德顿了顿,然后抬头看了齐宏清一眼。

却见他斜斜地靠在椅背上,双手把玩手中的杯子,双眸也一直落在那杯子之上,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你问出个所以然来了吗?”

“涵王他……他说……”桑进德又是看了齐宏清几眼,刚刚说得流利的他,此刻竟是结巴了起来。

齐宏清淡淡一笑,道:“说吧,无论你说出什么来,朕都不治你的罪就是了。”

桑进德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道:“涵王说,他的事情,臣没有资格管。而对于桑容来说,臣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所以也没资格去管她。之后……他就把臣赶出王府了。”

这是一件极为不光彩的事情,可是在齐宏清面前,桑进德却没有隐瞒的勇气。

“这个涵王……”听完之后,齐宏清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道:“若是他真的喜欢容儿,只要跟朕说一声,朕自然不会夺他所爱的,毕竟他是朕敬如兄长的恩人。”

桑进德一听齐宏清的话,却是惊得瞪大了眼,一脸愕然地看着他道:“皇上……您……您的意思是?”

“朕的意思就是,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朕都会给他,即便是……”说到这里,齐宏清笑了笑,而后继续吐出两个字:“皇位。”

“皇上!”桑进德几乎是惊呼出声,面带惊恐:“皇上,您岂能说出这般的话来,不管涵王对您有多大的恩惠,毕竟也只是一个外姓王爷而已,这个国家是姓齐的,是你们齐家的天下。”

齐宏清的这番话,真正是吓到了这个久经沙场的桑进德了。

要知道,这个齐夏国的天下,几乎一半都是他打下来的,他都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心思,这皇上,竟然随后就说出了那样的话。

“呵呵,齐家的天下……”齐宏清的笑中带着苦涩和自嘲。

若是他的父皇还在,这个皇位,就绝对是轮不到他了。

在父皇病重垂危的时候,只召了他一个人进去,他至今都无法忘记那天的一切。

当时,几近迷离的父皇跟他说了一番话,要他和夏亦涵好好地相处,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兄弟。

其实早在之前,他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在父皇的面前,他还是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父皇还说,他愧对了夏亦涵和他的母亲一辈子,所以在死后,他希望能够补偿他,还希望自己能够理解他的做法。

当时他不知道所谓的补偿是什么,但依旧是点头答应了。

可是父皇接下去的那番话,却让他彻底崩溃了。

他竟然说,要恢复夏亦涵的皇族身份,还要将皇位传于他,因为他觉得,夏亦涵比自己更加适合坐上这个位置。

他震惊了,呆住了……

要知道他才是太子啊,为了这个位置,他甚至九死一生,可是到头来,却在为他人做嫁衣吗?

难道夏亦涵那么一心一意,竭尽全力地帮自己扳倒了太子,为的就是这一刻吗?

他想质问父皇,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可是未等他开口,父皇就让他离开,然后想要传左右相进来传圣旨。

当时的他是又急又气,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等到他反映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用枕头蒙着父皇的头,而他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了那里。

父皇死了,是他亲手杀死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手足无措,在那里急得团团转。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走上杀君弑父这条路,他甚至都不敢去看一眼死不瞑目的父皇。

不过片刻之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疯了一样地爬到了龙榻之上,然后在父皇睡着的里侧,找到了那张遗诏。

他颤抖着双手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果然如父皇所说,是要恢复夏亦涵的身份,然后将皇位传于他,而自己却成了宏毅王。

他是太子啊,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如今却成为了一介王爷。

而那什么都不是的夏亦涵,却摇身一变成了齐夏国的皇帝。

这要他如何能够甘心?

*****************************************************************************************

3000字先送上,这几日是不是太过于平淡了啊?怎么声音都木有呢,妖儿好伤心的说,既然你要看虐的,那么很快就要来了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