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3章

夏亦涵独自等在胡灵儿的房间里面,可是越等,他就越焦急,就算是兴师问罪,这时间也太长了吧?

他知道简兮楠那么怒气冲冲的样子,肯定是简兮楠发现胡灵儿设计了他。

同为男人,他可以了解简兮楠的心情,可现在的问题是,被他带走的那个人可是他的女人,他的妻子。

如果简兮楠趁机向胡灵儿表白了,她会怎么处理?

现在自己和她的关系还处于不安定状态,会不会被简兮楠这么一搅和,就更加的扑朔迷离了呢?

不行,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想到这里,夏亦涵朝着门口走去,可是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门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心中一喜,夏亦涵飞快地打开了房门,正好看到胡灵儿已经跨上了台阶。

“灵儿!”欣喜地一声惊呼,夏亦涵上前一把将她搂进了怀中,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你终于回来了。”

胡灵儿被突然冒出来的他吓了一跳,转瞬间又被他给搂进了怀中,只能无奈地白了白眼,“怎么,你怕我跟简兮楠跑了吗?”

“当然怕了!”夏亦涵笑着应道,而后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略显担忧地道:“简兮楠他没怎么你吧?”

这人……

胡灵儿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他还能把我怎么着?”

说着,她挣开了夏亦涵的怀抱,径直朝里走去。

夏亦涵知道刚刚的话说的有点不妥,肯定是让她误会了其中的意思,正正在门口犹豫着怎么跟她道歉,却听得胡灵儿道:“你赶紧进来,我有事问你。”

一听胡灵儿这么说,夏亦涵连忙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两人在桌前坐下,胡灵儿看了看夏亦涵,开门见山地道:“我想问你一点关于齐穆清的事情。

“齐穆清?”夏亦涵一脸意外地看着胡灵儿,忽然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道:“难道齐穆清又出现了吗?”

胡灵儿点点头:“虽然现在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但是极有可能就是他。”

在前段时间,他们两人就有讨论过这个人,当时夏亦涵说他受了重伤,但很有可能还活着,而且这人狡猾奸诈,诡计多端。

所以一系列的迹象联系起来,胡灵儿就怀疑起那个神秘的男人就是齐穆清。

听着胡灵儿将简兮楠救下齐欢燕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夏亦涵沉吟片刻后点头道:“你的怀疑很有道理。齐穆清卷土重来,但现在显然还没准备直接面对我和齐宏清,所以在看到齐欢燕的时候,就起了报复的心。本以为就算他伤重没有痊愈,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却不想被简兮楠给撞了个正着。知道自己不是简兮楠的对手,就逃走了。”

“对,就是这样的。”胡灵儿点头,眸中却闪过了一丝不自然。

因为她把简兮楠看到的另外一件事情给隐瞒了,就是桑容和这人也是有关系的。

在确定那人就是齐穆清之后,她有细细地想过桑容和他联系的原因。

原本以为桑容和人密会是在设计她,可是这人若是齐穆清的话,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桑容应该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么极有可能是那齐穆清在利用桑容,而他的目标到底是齐宏清还是夏亦涵,她还没能猜透。

不过现在偏重于夏亦涵这边,毕竟桑容跟夏亦涵的关系,比之齐宏清那边可是亲密多了。

想到这里,胡灵儿的心中就不快起来,毕竟早上的时候夏亦涵才告诉她,齐宏清有意要把桑容赐给他做侧妃。

只不过,刚刚听说桑容拒绝了这个赐婚之后,她还觉得很是奇怪,毕竟这可是桑容梦寐以求的事情。

她一直在千方百计地要靠近夏亦涵,留在这个涵王府,现在能名言顺地进来了,照理不应该拒绝才是。

但是现在回想一下,这说不定就是她的其中一个计谋,甚至是离开这涵王府,也是其中之一。

按照简兮楠的说话,她是在他们从殷齐山回来的那天晚上跟齐穆清碰面的,第二天她就离开了涵王府,而那天晚上齐宏清还去了左相府,然后又过了一天,齐宏清就跟夏亦涵说了那样的话。

所有的所有,看似只是顺理成章的发展而已,却又显得太过于顺理成章了。

其实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一条线理通之后,后面的事情就都能顺藤摸瓜推理出来了。

这就是胡灵儿的本事。

“齐穆清这个人,比之齐宏清还要危险的多。”夏亦涵的声音响起。

胡灵儿抬眸看了过去,却见他的面色很是凝重。

对于这齐穆清的了解,她也仅限于夏亦涵和简兮楠口中的描述而已。

不过能让夏亦涵紧张的人,肯定不会简单,毕竟他在面对齐宏清的时候,一直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感觉。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她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夏亦涵心中的不安。

正想着,夏亦涵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很用力,“灵儿,从今天,不,从这一刻开始,你绝对不能离开我半步。”

从齐欢燕的事情来看,这个齐宏清绝对是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说不定连白黎和殷墨玄的身份都已经被他给知道了。

他既然想要动齐欢燕,那么也很有可能会打胡灵儿的主意。

这个人太过于危险,他不得不防。

见他这么紧张的样子,胡灵儿止不住好奇地问道:“这个齐穆清,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呢?你不是说他的武功只是一般吗?”

夏亦涵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他的武功确实只是一般,可是他却会一种让人防不胜防的邪术。”

“邪术?”胡灵儿瞪大了眼,不知道夏亦涵口中的邪术到底是一种怎么的功夫。

抿了抿唇,夏亦涵继续道:“是的,那是一种极其古怪的功夫。中了此邪术的人会神志不清,施术人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甚至还会听命于他,任人摆布。”

胡灵儿听完之后,不由得惊呼出声:“这不就是催眠术嘛。”

“催眠术?”夏亦涵眯了眯眼,对胡灵儿口中的催眠术表示不解。

“是的。”胡灵儿点头,想了想解释道:“其实催眠术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催眠人利用诱导让被催眠人处于睡眠状态,回忆一些往事,或者是说出一些潜藏在内心里的秘密。最厉害的,就是彻底控制被催眠人的意志,让他成为自己的傀儡。”

“原来这种邪术叫做催眠术。”夏亦涵对于胡灵儿是越来越好奇,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竟然连这都知道,实在是太让他意外了。

胡灵儿知道夏亦涵肯定很好奇她怎么会这么了解这种所谓的邪术,但也并未解释,只是道:“真没想到原来齐穆清还会催眠术,其实催眠术并不是什么邪术,在我们那里,基础的催眠术,几乎人人都能学会。只是像齐穆清那样可以控制他人的意识,倒真的很少见了。”

“灵儿,你的家乡到底是哪里呢?”夏亦涵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在这里人人生畏的邪术,到了她那边,竟然是人人都能学会,这要他如何能不好奇。

胡灵儿对着他微微一笑,而后打着哈哈道:“反正不是你们这个皇朝就是了,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等到她真正想要接纳他的时候,她肯定会毫无保留地将属于自己的秘密全部都告诉他。

见胡灵儿都这么说了,夏亦涵自然不好再问什么,只是紧了紧握着她的手,满目柔情地道:“好,我等着你。”

一句绝对不能离开我半步,一句我等着你,包含了多少的爱和情在里面,也只有胡灵儿和夏亦涵才懂。

胡灵儿的面色微微一红,垂下的眸中带着复杂的情愫。

其实温暖两个字,有时候真的是很简单的。

忽然,她感到肚子微微一跳,没有痛意,就好似在给她某种信号一般。

手摸上了肚子,胡灵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难道是腹中的孩子也感受到了他父亲给予他们的温暖了吗?

夏亦涵注意到了胡灵儿的动作,以为她又不舒服了,连忙紧张地道:“怎么了,肚子又不舒服了吗?”

“不,没事。”胡灵儿抬头一笑,眸中温柔尽显。

那笑容看得夏亦涵愣了愣,在那段他们相拥在湖畔的时间里面,她的脸上就时不时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这样是不是就代表她正在慢慢地接受自己呢?

小心翼翼地伸手揽过胡灵儿,双手叠放在她的肚子上,夏亦涵在她的耳边轻柔呢喃:“灵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到伤害的。”

心中的温暖更甚,胡灵儿点点头并没说话,只是温顺地朝着他的怀抱中靠了靠。

若是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了,那该有多好。

没有桑容,没有皇帝齐宏清,也没有那什么五年之期。

要是这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去爱了。

胡灵儿闭了闭眼,忽然出声道:“夏亦涵,我们不要管这里的事情了,等明天黎儿他们走后,我们就出发去文渊国找妖儿好不好?”

夏亦涵神情一怔,低头看着微闭着眼的胡灵儿,满目的狐疑,“你不是说不肯定她在不在那里吗?”

“是啊,但是我总觉得要自己亲自去确认一下才能死心的。而且,在这里我觉得有点压抑。”胡灵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依旧闭着,那声音中却满是疲惫。

她真的有点疲惫了,在这里设计这个,设计那个,然后还要防着被他人设计,这样的生活真的让她觉得很累,她想要逃离。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想要早一点找到姚雪,毕竟她和白黎,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等下去了。

只有在孩子出生前三人汇聚,那么才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对不起,灵儿。”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夏亦涵心疼地紧了紧搂着她的手,歉疚不已:“之前在山谷中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你要陪你去找你的姐妹们的,是我食言了。”

想了想,夏亦涵又继续道:“如果你的身体没问题的话,我们就抛开这里的一切,先去找姚雪好不好?”

见夏亦涵竟然同意了,胡灵儿抬头看向他,眸光中有着惊讶,“你不报仇了吗?”

“傻瓜。”夏亦涵揉了揉她的头顶,叹口气道:“我之前想要报仇,那是因为齐宏清害得你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可是现在你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如果你不想继续这样的生活,我们就离开这里,到山谷中去生活,好不好?”

如果真的能这样,胡灵儿当然是一万个愿意,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他们想抛开,就能抛开的,因为有些人,有些事,你不去找他,他们也会来找你。

所以……

胡灵儿还是点点头,微微一笑道:“好,明日黎儿他们走后,我们就好好计划下怎么去文渊国找人。”

“嗯。”夏亦涵柔声应着,接着又道:“晚膳准备地差不多了,你走了一下午,去用了膳就早点休息吧。”

在晚上的时候,一行人都聚齐了,当夏亦涵看到简兮楠的时候,眸中还隐着淡淡的怒气。

只不过简兮楠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晚膳过后,原本几人打算回房休息的,可是白黎却忽然抱住了胡灵儿手臂,一脸不舍地道:“灵儿姐,我明早就要出发了,今晚跟你睡好不好啦?”

看着她闪着晶莹水雾的大眼,楚楚可怜,让人生怜。

胡灵儿看了看殷墨玄,却见他默默地点点头,随即便摸了摸白黎的头,笑道:“好,今晚咱俩就一起睡吧。”

“耶,谢谢灵儿姐!”白黎兴奋地一把抱住了胡灵儿,眉开眼笑。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殷墨玄的心中也有点不忍,他知道白黎是有多依赖她的两个姐姐,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她能跟她们一直待在一起,只是现在情况不允许,为了她,他只能作此决定。

不过他保证,以后一定会加倍地对她好,连着那两个姐姐的份,一起让她幸福,让她开心。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