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桑进德以为自己利用了齐宏清,却不知其实自己才是那个被利用的人。

看着他有恃无恐地跟夏亦涵对峙着,齐宏清却只是勾唇浅笑,静默不语,分明就是一副坐看好戏的样子。

眼看着夏亦涵但笑不语,桑进德看了看齐宏清,见他对自己的所做没有任何的反映,便更加地大胆起来,“涵王,皇上亲自来了你都不肯承认容儿是在你这里,难道是想犯欺君之罪吗?”

这句话,桑进德自以为说的相当的巧妙,既能对夏亦涵起到震慑作用,又能很自然地将地话题引到了皇上的身上,这样一来,他想不管都不行了。

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这话一出口,原本一直都是笑意盈盈的齐宏清却是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了一丝凶光。

而夏亦涵只是淡淡一笑,一脸地无所畏惧:“左相,你这罪名简直是毋须有,本王何时不承认桑小姐不在涵王府中呢?”

“你……”桑进德没料到他就这么承认了,细细一想下,从刚刚到现在,他确实并没说桑容不在涵王府中。

不过不管如何,他现在承认了就好。

勾唇一笑,然后看了齐宏清一眼,得意洋洋地道:“既然你已经承认了,那么就赶紧交人吧。”

“可现在的问题是……”即便是此时,夏亦涵依旧是淡定无波,“不是我不肯交人,而是桑小姐她根本就出不来。”

“什么意思?”这次出声的,是齐宏清。

夏亦涵顿了顿,视线落在了桑进德的身上,眸中是满满的恨意:“她中毒了,现在正昏迷不醒呢。”

“什么?”齐宏清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惊愕地道:“你说容儿中毒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桑进德一看齐宏清的反映,连忙道:“是啊,是啊,好端端的一个人,进了你涵王府之后怎么就中毒了呢?涵王,你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交代?”夏亦涵忽的一勾唇,笑得妖孽倾城,“要给交代的人,应该是左相才对吧。”

桑进德面色一顿,侧目看到齐宏清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不由得心中一震,连声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夏亦涵看向了齐宏清,郑重地道:“皇上,你这么关心容儿,想必也早就知道作为父亲的左相到底对这个女儿做过一些什么事情,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从来不顾容儿的想法,她少有反抗就拳脚相加,鞭刑伺候。试问这样的父亲还算是一个父亲吗?”

夏亦涵本来也不准备在这个时候动桑进德的,可是他实在是得寸进尺的很,那就不能怪他了。

齐宏清当然知道他的这些恶行,甚至还特地跑去质问过他,不过今日他来的目的可不在于此,拂了拂衣袖道:“别的事情容后再议,涵王还是带朕和左相去看一下容儿吧。”

齐宏清都这么说了,夏亦涵自然不好再拒绝什么,便带着两人前往桑容住的地方。

房间内,桑容依旧在沉睡中,进去之后,见着她苍白的面色和泛紫的嘴唇,齐宏清紧皱着眉头道:“到底是什么毒,可以解吗?”

“这个皇上请放心。”夏亦涵点点头道:“皇上还记得给我解毒的那个天殷国大夫吗?他会有办法解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那就好。”齐宏清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了,王妃呢?”

听的齐宏清忽然提到了胡灵儿,夏亦涵的心中一阵警惕,但还是不要动声色地道:“婉儿她身体有点不适,正在房中休息呢。”

“也是。”齐宏清了然地点点头,“早上的谣言事件太后都跟朕说了,真是委屈她了,这事朕定会彻查的。”

“谢谢皇上了。”夏亦涵道着谢,心中却在思量着齐宏清这话中的真心程度。

正在沉思着,却听的齐宏清叹了一口气,那看着桑容的眸光中满是痛惜和纠结,“涵王,左相,朕虽然喜欢容儿,可是正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尊重她的决定,既然她为了涵王付出如此之多,甚至在危在旦夕的时候也想着涵王,那么朕在放手的同时,也愿意成全她。涵王,从今日开始,她就是你的侧妃了,等她身体好了之后,再正式迎娶。”

“皇上!”齐宏清的话才落下,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夏亦涵的惊愕绝对不亚于桑进德,他面色沉冷地道:“皇上,你那日可不是这么说的。”

齐宏清转眸瞥了他一眼,口气也有点不善地道:“那日容儿可不是这么一副样子。涵王,朕不说,可不代表什么都不知情,容儿会忽然中毒,就算真的是左相所为,也绝对跟你脱不了干系。”

顿了顿,齐宏清冷冷一笑,继续道:“太后心慈人善,容易相信他人,可朕并不是一个愚君,有些事情若是深究下去,到时牵扯出什么来,朕可不能保证。还有,今日一事之后,容儿跟你的事情就会传将开去,你若是不娶她,她还能嫁给谁?你……仔细想一想吧。”

说完,齐宏清又看了看依旧静躺在床上的桑容,然后对着身边的左相道:“爱卿,咱们叨扰涵王多时了,也该走了,你回去好好给容儿准备嫁妆吧。”

“皇上?”桑进德终于回过神来,可是他才叫出了一个名字,就看到齐宏清已经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出去。

回头狠狠地瞪了夏亦涵一眼,桑进德连忙跟了上去。

夏亦涵站在桑容的床前,面色阴沉,双拳紧拽。

原来这就是齐宏清的目的,他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将桑容赐给了他。

而且从他的语气中听来,他对于那谣言事件,还是存在着怀疑的,所以若是自己不娶桑容的话,他肯定会深究下去。

可是,不管如何,他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因为他给过灵儿保证。

想到这里,夏亦涵看都不看桑容一眼,快速出了门,朝着胡灵儿的房间跑去。

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原本禁闭着眼的桑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紫色的唇角微勾,笑容诡异。

夜幕,终于来临了,这一天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却远远还未结束。

夏亦涵赶到胡灵儿房中的时候,她已经醒来的,在小苗的伺候下正喝着药,简兮楠并没在里面。

走到胡灵儿的身边,夏亦涵关切地道:“灵儿,你怎么样了?”

胡灵儿喝下了药,轻掩了一下嘴角道:“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没事就好。”在胡灵儿的床边坐了下来,眼看着小苗收拾好出去了,夏亦涵想了想道:“齐宏清来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胡灵儿点点头,刚刚小苗来的时候就跟她说了,“他来做什么呢?”

这事迟早是要知道的,所以夏亦涵决定还是马上跟她说了的好。

想到这里,夏亦涵轻叹了一口气,“灵儿,等你身体好了之后,我们就彻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也不管这里的事情了好不好?”

这原本就是胡灵儿的意愿,可是此时听的夏亦涵这么说,她基本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淡然地一笑,她漫不经心地道:“是不是齐宏清知道了桑容中毒的事情,然后要你负责呢?”

胡灵儿这么轻易就猜到,夏亦涵一点都不意外,只是心中却还是无比地愧疚。

垂了垂头,夏亦涵内疚地道:“灵儿,我不想让你受伤的,所以……”

“所以你就想带着我逃跑了吗?”胡灵儿的语气中有点淡淡的责备。

虽然这也是她的本意,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跟之前又不一样了,她不是一个弱者,夏亦涵也不是。

想了想,胡灵儿道:“我之前的确说过要离开,那也得走得干干净净,毫无牵挂。可是现在既然齐宏清已经介入了进来,那么若是我们就这么离开的话,右相府乃至整个涵王府的人都会被牵连。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这我知道。”夏亦涵点点头,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听的胡灵儿道:“既然无法逃避,那么我们就只能迎难而上。”

听她这么说,夏亦涵知道她可能想到了什么办法,“你想怎么做呢?”

胡灵儿朝着夏亦涵眨眨眼,然后缓缓吐出了三个字:“娶桑容。”

“灵儿!”夏亦涵一听,差点就跳了起来,面带不快地道:“你知道这事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相对于夏亦涵的捉急,胡灵儿却是一脸的笑意,撇撇嘴道:“你着急什么呢?又不是叫你真的娶她,反正现在桑容中毒未愈,得住在这里,那你就先稳住她一段时间,然后我们趁着这个机会揪出齐宏清的事情就可以了。”

胡灵儿说的的确也是一个办法,毕竟齐宏清今日的事情,已经在渐渐地表明他的态度了,只要自己抓到机会跟他挑明了,那么他也就不能拿他怎么办了。

可是,即便是假装的,他也无法让胡灵儿受到丁点的委屈。

“灵儿,我不能这么做。”夏亦涵还是拒绝道,“这样做,会让你受委屈的。”

“只要你的心不变,我也不会在乎受这么点委屈的。”胡灵儿笑得一脸无所谓,可是那话中,却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

其实她会让夏亦涵这么做,是有着别的打算的。

毕竟桑容这边刚刚中毒,齐宏清和桑进德那边就来了,事情太过于巧合了。

她甚至在怀疑,桑容和齐宏清那边是计划好的,不然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及时。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桑容的如意算盘也掐的腻准了,她甚至都能预料到简兮楠会出手救她,亦或者,其实齐宏清那边也是有着解药的,所以不管后果如何,她都不会死就是了。

若是放在以前,在面对这样的敌人的时候,很能激发起她的兴趣和斗志,可是现在,她精力有限,真的很不想跟他们再这样斗下去了。

所以她干脆趁着这个机会,速战速决好了。

只是夏亦涵显然还是不同意这么做的,就在他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的敲门的声音,然后简兮楠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闵默。

一见闵默,原本满目疲色的胡灵儿双眸一亮,马上笑着道:“闵默,你的伤好了吗?”

“已经好了,小姐不用担心。”闵默的声音依旧生冷,可是内里隐藏着的感动却是不言而喻。

十几年来,这次受伤是他休息的最长时间的一次,主要是因为上次在殷齐山的时候重伤还未痊愈,然后这次被苍龙鹰这么一抓,就几乎去掉了半条命。

而且胡灵儿再三勒令他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就不让他再跟着,甚至还让小苗时刻监视着他。

所以他才这么安心地养着伤,直到今天,在听说了外面的那些谣传,后来又听小苗说了胡灵儿中毒的事情,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的他就再也安奈不住了。

但是要让胡灵儿彻底没话,他只能让小苗叫了简兮楠,给他确诊没事后,才敢来。

果然,胡灵儿在听了闵默的话之后,一脸狐疑地看着简兮楠道:“兮楠,闵默真的没事了吗?”

“嗯,没事了。”简兮楠点点头,瞥了一眼闵默,心道这块木头虽然话不多,对于胡灵儿的了解倒是透彻的很。

听的简兮楠这么说,胡灵儿这才彻底相信,但还是告诫道:“既然兮楠都说好了,那我就解除你的禁令了,不过这几日你还是安耽一点,不要用内里什么的,省得留下什么后遗症。”

听着她的话,闵默的心中暖暖的,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垂下头道:“闵默明白了。”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