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人一番细谈之后,夏亦涵便派人将唐孟安顿了下来。

而胡灵儿则拿出了当初夏亦涵给他的令牌放在了他的面前,笑着道:“涵王,两月之期已经到了,你什么时候去验收我的成果呢?”

夏亦涵将那令牌接了过来,无比感慨地看着道:“若不是这块令牌,我们可能就会在那个时候错过了。”

胡灵儿垂了垂眸子,视线落在了令牌上,心中颇有同感。

如果当时夏亦涵就那么走了,那么两人之间或许就真的在那个时候已经结束了呢。

可是她却阴差阳错地偷了他的令牌,而后接下了他提出的交易,接着又是一系列的阴差阳错。

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在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将他们引到了一起。

可是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滋生出那么多的事情来呢?

难道这是在考验他们吗?

胡灵儿无奈地笑了起来,夏亦涵感觉到了她笑容中的彷徨,心疼地将她揽在了怀中,满是歉意地道:“灵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胡灵儿抬头看了看他,眸中闪过一抹惊愕,却并没开口。

夏亦涵苦笑着摇摇头,继续道:“我一直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你,要给你幸福,可还是不断地让你受到伤害,而每次我能说的就只是抱歉,对不起……”

嘴角的笑容愈显苦涩,夏亦涵重重地叹了口气,继续道:“你一定在怪我,明知道齐宏清要害我的心思,却迟迟不肯去动他。甚至在他一次又一次害我,甚至是做出一些影响我们关系的事情的时候,还认命地去妥协,不知道反抗。”

胡灵儿静静地看着夏亦涵,看着他纠结而又痛苦的神情,忽的点点头道:“其实我很理解你的感受。”

她和白黎和姚雪都是孤儿出生,所以她能理解夏亦涵为什么会这么做。

对于一个从小就只有母亲一个亲人的他来说,好不容易有了父亲,还有了兄弟,即便他表面上表现的再不在乎,其实心中还是很渴望亲情的。

而现在,他的父母都已经死了,齐宏清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怎么可能不在乎呢?

齐宏清能下得了狠手除去他,可是她认识的夏亦涵却不会。

所以他一直犹豫着,甚至在清楚了解齐宏清的心思之后,还是犹豫着。

其实他不是懦弱,胆小,而是他实在是太在乎这段兄弟之情,所以还在奢望着齐宏清能回心转意,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以前。

胡灵儿甚至猜测,若是从此以后齐宏清不再给他们制造麻烦,跟夏亦涵和平相处的话,他可能就此不再追究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了。

“灵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夏亦涵抬手揉了揉胡灵儿的头发,双眸温柔地注视着她,缓缓道:“如果齐宏清要害的人只是我一个,那么我绝对不会动他分毫,然后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现在,他却连带着你都不肯放过,所以我也没必要再顾念这兄弟之情了。”

虽然夏亦涵说的这么坚决,可是胡灵儿却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肯定会很痛苦的。

“夏亦涵。”胡灵儿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笑了笑道:“其实我没关系的,不管如何,现在我都是好好的,你不必为了我而去做那么痛苦的选择。那日你已经在桑容和我之中做出了选择,我知道你当时有多么的痛苦,所以不希望你再为了我而抛切唯一的亲人。”

“灵儿,我知道你一心为我着想。”夏亦涵欣喜地握紧了胡灵儿的手。

虽然胡灵儿对任何事都是表现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她的心终究还是善良的。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不要再操心了。”将她搂紧,夏亦涵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之前总是让你操心这个,操心那个。以后你就不要再想别的事情,只要好好地养胎,让我们的孩子健康地出生就好了。”

胡灵儿垂着头,嘴角轻扯。

她很想说让她不操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可是她还是点点头,轻嗯一声道:“嗯,我知道了。”

“那你先午休一下,我去书房处理点事情。”夏亦涵柔声地叮嘱着,胡灵儿依旧是乖巧地应着:“好。”

可是,当夏亦涵一离开,她就起身到了书桌前,提笔写了一封信,然后将外面的小苗唤了进来,“小苗,你帮我把唐大哥叫来。”

“是的,小姐。”小苗应声离去。

不一会,才离开不久的唐孟就来了。

胡灵儿略带歉意地道:“大哥,你第一次来陵都,我原本该好好陪你逛一逛的,可是这几天我身体不是太好,而且事情紧急,只能辛苦你了。”

唐孟听了后,有点疑惑地道:“妹子的意思是?”

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他,胡灵儿又道:“我要你做的事情,都写在上面了,你今天就在府中休息一下,明天按照我信中所写去做吧。”

“好。”唐孟毫不犹豫地应下了胡灵儿,反正不管她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就是了。

不过听着胡灵儿的话,他知道她肯定是让他先回去村里了。

顿了顿,他看着胡灵儿有点苍白的面色,担忧地道:“妹子,其实我之前就发现了,只是没好问你而已。你的面色比之前在山寨的时候差了好多啊,身体还没好吗?”

上次在山寨里遇到的时候胡灵儿的身体就不是很好了,可是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她不但没好,反而看着更加的憔悴了。

胡灵儿也不打算再瞒着他了,手轻抚着小腹,一脸幸福地笑道;“大哥,我怀孕了。”

“啊?”唐孟瞪大了眼,半响之后才回过神来,一脸惊喜地道:“真的吗?妹子你真的怀孕了啊,那我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做舅舅了呢?”

看着唐孟激动地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胡灵儿笑着点头道:“是啊。”

这个妹子原本是唐孟一厢情愿叫出来的,而胡灵儿也就随意地应下了。

可是现在,她却是真正地把他当成了大哥,自己的亲人,所以这份幸福,她很乐意跟他一起分享。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要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大伙儿去。”唐孟喃喃自语着,真当是激动的很。

他的父母早就没了,唯一的妹妹也惨死了,所以他是真心地把胡灵儿当成了妹妹的,现在听得这样的好消息,当然是开心了。

在说简兮楠那边,他的确是去了桑容的房间里面。

看着静静地躺在床上的桑容,简兮楠满目不屑地低语道:“师傅交代过我,绝对不能伤害对方的性命。可是这一次,你中了自己的毒,我有绝对的理由不救你,这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顿了顿,简兮楠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苦笑:“可是灵儿却让我救你,我是不可能拒绝她的。但我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你会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说完,简兮楠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瓷瓶,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桑容的嘴中,然后转身离去。

在晚膳前,桑容终于醒来了,可是醒来后的桑容却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奇痒无比,挣扎着起床走到了梳妆台前,当她看到镜子里面那张布满了红紫色斑点的脸的时候,顿时吓得大叫了起来。

接到下人的汇报之后,夏亦涵赶了过来,只是当他进屋的时候,桑容却整个人蜷缩在床角里面,用被子遮着头,瑟瑟发抖着。

见着她这么一副样子,夏亦涵的心中就算有再多的恨,也不好表现出来了。

只能走近她的床,出声道:“你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一听他的声音,桑容竟然惊慌失措地叫喊起来:“不,你不要过来!你走!你快走!”

这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恐慌和绝望,夏亦涵很想真的转身就走,可是想着她会变成这样,自己也是有责任的,便耐着性子在床边坐了下来,然后一把拉开了被子。

一张可怖而又惊慌的脸瞬间落入了夏亦涵的眼帘,乍一看到那脸,夏亦涵也被惊得呆了呆,而桑容在对上他惊愕的视线之后,手忙脚乱地抢回了被子,重新将头蒙在了里面,嘴里不断地说着:“不要,我不要被你看到,不要。”

半响之后,夏亦涵才回过神来,皱着眉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呜呜呜……”桑容没有说话,只是低低呜咽起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毒药的后遗症,因为根据这些红紫色的痕迹来看,很像她研制毒药时候用的一种毒的中毒症状。

而且,她几乎可以肯定,这是简兮楠搞的鬼。

忽然,桑容猛地拉开了被子,目光涣散,神情恍惚地道:“是简兮楠,是简兮楠给我下的毒,他要为胡灵儿报仇,是的,就是这样的。”

夏亦涵没有说话,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毕竟简兮楠这么恨桑容,怎么可能不给她一点教训呢?

只是桑容恍惚地一阵念叨之后,忽然又道:“不,这是我自己的毒,我中了自己的毒,呜呜……我把自己毁容了。”

这么说着,她竟然又掩面哭了起来。

夏亦涵看出桑容的精神好像有点错乱了,肯定是因为这张脸而受了太大的刺激吧。

女人都爱美,桑容也不例外。

在面对这样的桑容的时候,夏亦涵承认自己对她还有那么一点怜惜,可是仅此而已。

就在他想着是不是该离开的时候,桑容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脸凄楚地看着他道:“师兄,我知道错了,我不奢求你会原谅我,可是有些话我还是想告诉你。”

夏亦涵的动作顿了顿,将手抽了回来,然后道:“你说吧。”

那毫不留情的动作,疏离的语气,已经将他此刻的态度表了个分明。

桑容垂了垂眸子,眼中满满的全是痛和失落,但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师兄,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原本以为只要这么守在你的身边,总有一天你会属于我的。因为这么多年来,你的身边除了我就再也没有别的女人,而且你对我这么好,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对你来说,是最最特别的一个。”

“却不想你却认识了胡灵儿,仅仅十天的时间,她就在无形中打败了守在你身边近十年的我。看着你因为失去她而疯狂,痛苦,甚至隐忍着接受了这个王爷的位置,你知道我的心有多么的不甘吗?”

“每次只要一想起你当时要跟着她跳下去的样子,我的心就好痛好痛。可是我除了继续守在你的身边,支持你,安慰你,帮助你复明,解毒,就再无别的办法了。”

“你要去殷齐山找她,我就陪你去。现在想来,若是当时在出发的时候我阻止了你,或者在那些山贼要抢我们的时候没有听你的意见假装被迷晕,那么现在的一切,可能都不一样了吧?”

“沐婉如回国,皇上赐婚,你接受赐婚……直到大婚那一夜,我还没感觉到任何的危机。可是后来眼看着你对沐婉如越来越在意,而且她的种种表现也让我越来越不安。”

“可是那时候我一直安慰着自己,你喜欢的人是胡灵儿,现在只是在利用沐婉如而已。只是……后来我才发现,我的这些自我安慰其实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在口口声声说心中只有胡灵儿一个人,不能接受我的时候,你又爱上了别的女人。”

“所以,我不甘心,我恨,我才会想着要除去她的,却不想……”

说到这里,桑容忽的笑了起来,那笑中却满是自嘲和苦涩,“却不想这个人,竟然就是胡灵儿。所以说,自始自终,我始终都是输给了她。”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