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一张跟跟夏亦涵和齐宏清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虽然并没有夏亦涵那般的妖冶魅惑,也没齐宏清那般的清透柔和,却有着其独特的阴狠冷冽。

这人正是齐穆清。

因为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当桑容真正看到齐穆清之后,还是无比的惊讶。

看着瞪大了眼的桑容,齐穆清朝前走了一步,唇角微勾地道:“真是好欣慰啊,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他原本就挡在桑容面前的,这一步,更是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桑容朝后退了退,满目的警觉:“齐穆清,你利用我?”

原来他找上她,帮她出注意对付胡灵儿,其目的竟是要利用她对付夏亦涵。

刚刚怨恨着夏亦涵没有过来,此刻她却是无比的庆幸。

原本齐穆清的计划说是将夏亦涵引来,让他看到自己受伤的样子,他可能就会心软了。

可是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他布好的局,若是夏亦涵来了,就中了他的圈套了。

“利用你?”齐穆清挑挑眉,笑得一脸的奸诈:“这怎么能说利用你呢?我们现在可是合作关系哦。而且之前的合作也是挺愉快的不是吗?想办法让你说服齐宏清,帮你散布沐婉如怀孕的消息,甚至让你成为了夏亦涵的准侧妃,这些事情你难道都忘记了吗?”

这些事情,桑容自然不会忘记,她甚至以为这个叫浊的神秘男子真的是真心在帮助自己的。

可是现在,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局而已,而自己就这么傻傻地跳了进来。

齐穆清这个人到底有多危险,桑容是清楚的很的。

她的左手缓缓背到了身后,然后沉着气道:“齐穆清,我知道你今天的目的是将夏亦涵引来,可是正如你之前所说,他肯定是不会来了。所以,我们的计划已经失败,我可以走了吧。”

“还有一点点时间呢,难道你就这么放弃了,不等到最后一刻了吗?”齐穆清摇摇头,面带惋惜地道:“我所认识的桑大小姐,可是绝对不会退缩的一个人呢,当初帮着夏亦涵将我拉下台的时候,那可是多么的勇猛哦。”

话音刚落下,桑容猛地一惊,背在身后的手一动,可是她还来不及伸出,齐穆清就朝着她胸口一点,顿时动弹不得了。

“你干什么!?”桑容瞪直了眼,满目憎恨地看着齐穆清。

“干什么?”齐穆清笑了笑,然后绕到了桑容的身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枯枝,小心翼翼地从她的手中挑出了一个纸包。

“啪”的一下纸包掉在了地上,齐穆清跳开几步,接着又重新走到了桑容的身边,朝着她凑了凑道:“我会回来报仇,自然是做足了准备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魔―医。”

桑容一动都动不了,看着凑到面前的齐穆清,恨得咬牙切齿:“既然你知道我是魔医,那就应该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我很期待呢。”对于桑容的威胁,齐穆清丝毫不在乎,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下,看着她满是紫斑的脸和满身的狼狈,有点嫌恶地道:“为了夏亦涵,好好地一个美人儿竟然成了这幅样子,真是可惜了呢。”

说着,他朝着外面看了看,好似在考虑着什么,忽然嘴角勾起了一抹阴恻恻的笑,转头对着桑容道:“子时已经到了,看来夏亦涵真的是放弃你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按照原计划行事咯。”

不祥之感油然而生,桑容看着齐穆清脸上的笑,忐忑地道:“你……你想干什么?”

他们的原计划是夏亦涵若是不来,便只能终止计划,可是现在齐穆清显然不打算这么做。

“当然是帮你得到夏亦涵啊。”齐穆清回答地漫不经心,脸上的笑容更是暧昧不明。

心中的不祥之感更甚,只是还未等桑容说话,齐穆清又继续道:“不过看着你这一身狼狈还真的难以入眼,我看还是先带你去清洗一下吧。”

话音落下,齐穆清就一把搂住了桑容,带着她闪出了破庙,直直地朝着就在旁边的湖跃去。

失去了武功的桑容本就虚弱,她忽然的临空让她头晕目眩,还没等搞清楚状况,“噗通”一下,整个人就被齐穆清给按进了水中。

他这是要淹死自己吗?

“咕噜咕噜!”桑容在水底冒了好几个泡,直到她差点窒息的时候,齐穆清才把她拉出了水面。

“咳咳咳!!”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桑容剧烈的咳嗽起来。

“无法呼吸的感觉如何呢?”齐穆清笑看着面色苍白的桑容,嘴角笑容依旧。

桑容的身子还被浸在水中,只有头露在外面,她无法动弹,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瞪着齐穆清,咬牙道:“齐穆清,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按着自己现在的状况,落进他的手中,她就已经做好了死的打算了。

虽然很不甘心也很伤心,因为她还没能除掉胡灵儿,夏亦涵也没来救她,可是还是有值得欣慰的地方,至少夏亦涵不会因为她而落入齐穆清的圈套了。

“呵,这才是那个我认识的魔医呢。”齐穆清扯了扯嘴角,忽然脸上的笑容一狠,再一次将她的头按进了水中。

这一次,齐穆清没有再放手,这一次,桑容好似看到了死亡,比之中毒的时候还要来的近。

看来,她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只不过死在齐穆清的手中,总好过死在自己的毒药之上,至少这样,夏亦涵会对自己有愧疚之感。

至少这样,他或许就不恨自己了。

月光洒下,湖面上波光粼粼,视线清明。

黑色的发丝在水面上铺散开来,湖水很清澈,清澈到能看到水中桑容那绝望痛苦而又狰狞的脸,她的衣领不知何时松开了,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在动荡的水波之中,竟有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阴狠的眸子微微一眯,感觉着桑容的脸渐显平静,齐穆清忽然手一收,将桑容整个拽了出来,一把甩在了岸边。

桑容软绵绵地躺在草地上,没有挣扎,也没有喘息,就在齐穆清以为她已经死了的时候,剧烈的咳嗽声再一次响起。

“竟然还没死。”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桑容,齐穆清嘴角的笑容一片邪肆。

桑容的浑身都湿漉漉的,黑色的衣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将她姣好的身段展露无遗,她仰面躺着,凌乱地发丝黏在她微闭着双眸的脸上,领口敞开,露出了胸口大片的肌肤和红色的肚兜,黑白红三色相间,更显诱惑。

齐穆清看得身子一紧,呼吸竟然急促起来。

他添了添略显干涩的唇,眸中邪光毕露。

终于,他再也安奈不住,弯身一把将桑容胸前的衣衫扯去。

“啊!”恍惚中的桑容一声惊呼,终于睁开了眼,却在看到齐穆清眼中那淫*邪的光芒之后,大惊失色,“齐穆清,你要敢动我,我就……”

“你就怎么样呢?”齐穆清俯下身,手指缓缓划过桑容裸露在外的冰冷肌肤,惹得她一阵颤栗。

看着她的反映,齐穆清却是满意不已,啧啧出声:“怪不得齐宏清对你一往情深,甚至明知道你心中没他,还是一心想要得到你,敢情他是看中了你的身体啊。你说他要是知道自己一直得不到的人,却被我压在身下尽情蹂掠,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被点了穴道的桑容无法动弹,她的上衣几乎已经被扯碎,上身只余一条薄薄的肚兜。

冷风袭来,再加上齐穆清的碰触,桑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中更是恐慌不已,“齐穆清,你这个禽兽!”

“是啊,我是禽兽。”齐穆清的笑容愈加灿烂,继而却变得阴狠:“正是夏亦涵,齐宏清,还有你,把我变成禽兽的。若不是你们,我现在就是齐夏国的皇帝;若不是你们,我也不会变得如丧家之犬一般隐藏真容,到处逃窜。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所以,你们一个一个,都必须要死!”

话音落下,齐穆清手一扬,将桑容上身唯一的遮羞物也彻底扯去。

“不要!”桑容一声惊呼,眼神绝望而恐慌,“求求你不要!”

刚刚在水中频临死亡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绝望过,她知道她不该开口向他求饶的,因为此时的齐穆清绝对没有放过她的理由。

她不怕死,可是她死也要死的干净,她的身体,只有一个人可以碰,即便那个人不稀罕,她也要为他死守。

情急之下,桑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连忙道:“你想要报仇,对付我根本就没用的。齐宏清现在对我已经没了兴趣,夏亦涵心中也只有那个女人。对了,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一直在找的血莲莲心,现在正在沐婉如的身上,而这个沐婉如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殷齐山救了夏亦涵的人。所以你抓了她,才能要挟夏亦涵。”

“这个消息的确不错,不过你现在已经勾起了我的兴致,那就先解决了你再说吧。”可是此时的齐穆清早就被桑容那诱*人的酮*体迷住,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那一对弹跳而出的雪白柔软,那湿漉漉的粉*嫩肌肤在月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让他的呼吸都快停滞了。

舔了舔舌头,他邪笑着叹息道:“小骚货,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齐宏清,夏亦涵,你们抢了我的皇位,这个女人,就算是利息了。”

话音落下,右手猛地握住了她一边的丰*盈,嘴朝着另一边啃下。

桑容双目一瞠,贝齿狠狠地咬下。

可是齐穆清却发现了她的意图,左手一把擒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道:“想死?就算死也要等我享受了再死!”

话音落下,他手一紧,只听得“咔嚓”一声,桑容的下巴被卸掉了。

不能动,不能说话,现在居然连死都不能了。

桑容眼中的神情绝望透顶,她在心中不断地呼唤着夏亦涵,现在她心中唯一想着的名字。

“桑容,要怪你就只能怪那两个男人。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让我舒服了,等他们落入我手中的时候,给你一个教训他们的机会。”齐穆清一边说,一边快速地退着身上的衣服,片刻间就脱了个精光。

然后还未等桑容反映过来,手一挥就撕去了她下*身最后一层的屏障,整个人压了上去。

“啊!!”绝望而悲戚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惊飞了栖息在湖边树上的小鸟。

一阵冷风袭过,破庙里的烛火被吹灭,而湖边的草地上,却是一片水深火热。

桑容双目圆睁,眼神却是空洞一片,木然地看着头顶的月亮,随着身子有规律的晃动,她的视线也愈显模糊。

身下的剧痛一阵接着一阵地袭来,可是这些痛都比不过她心中的痛。

直到这一刻,夏亦涵都没有出现,他没有出现……

眼,缓缓地闭上,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带着悔,带着恨,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了一声怒喝声,紧接着身上一松,压着的齐穆清就飞了出去。

她没有听清楚是谁喊的,又是喊的什么,甚至都不想睁开眼,就这么死去的话,其实也是不错的。

死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意识渐渐迷离,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容儿,容儿!”夏亦涵手忙脚乱地脱下身上的外衫将全身赤裸地桑容紧紧地裹住,然后将她抱在了怀中,“容儿,你快醒一醒!”

他来晚了,来晚了……

在得到胡灵儿的允许之后,夏亦涵就一口气赶了过来,却不想看到了齐穆清在桑容身上驰骋的不堪一幕。

那一刻,他整个人都爆发了。

而正在激*情之中的齐穆清更是忽略了周遭的情况,直接被夏亦涵给一掌拍飞。

桑容……桑容她竟然被齐穆清给强*暴了!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