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儿,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看着嘴角带血,昏迷不醒的桑容,夏亦涵后悔不已,他应该早点来的,若是他早点来,桑容就不会……

“哈哈哈!!”那边的齐穆清挣扎着站起身来,即便是一丝不挂,却丝毫没有羞耻之感,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笑道:“夏亦涵,我以为你已经不要这个女人了,所以帮你开了苞,味道是相当的不错啊。”

“齐穆清!”夏亦涵眸子一眯,满目寒意。

将桑容小心翼翼地放下,放下,夏亦涵缓缓地站起身来,面向了不远处的齐穆清,双拳紧紧的拽紧,“齐穆清,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话音落下,他手中紫光闪现,下一秒,紫色的鞭子赫然出现在手中。

看着他手中的鞭子,齐穆清脸上神情一变,好似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身体本能地朝后退了一步。

可是夏亦涵才不给他逃离的机会,手一扬,鞭子急速地朝着齐穆清挥去。

齐穆清原本就不是夏亦涵的对手,这会儿受了伤,更是无处遁逃,只听得“啪”的一声,紫鞭狠狠地扫在他的身上,他那赤*裸的胸膛上立刻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火辣辣的剧痛袭来,齐穆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昏厥过去,眼看着夏亦涵的鞭子再一次挥来,齐穆清眸光一转,身子朝着边上一跃,直接跳进了湖中。

“噗通”一声响,水花飞溅开来,夏亦涵正欲追去,耳边却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呻吟声。

转头一看,却见桑容正在缓缓地睁开眼睛,夏亦涵连忙回到她的身边,重新将她抱在手中,“容儿……”

当睁开双眼的桑容看到满目担忧的夏亦涵之后,思绪依旧处于迷糊状态。

她以为自己是真的死了,死了之后她才会看到自己想看的人。

她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夏亦涵,神情茫然,眼神空洞。

桑容那木然的表情让夏亦涵感到很是不安,再看看跳入湖中的齐穆清已经没了踪影,便一把抱起她朝着涵王府快速奔去。

涵王府内,胡灵儿正在房间内发着呆。

想着刚刚跟夏亦涵说的话,她自己都有点难以理解。

她竟然就那么让他去了,即便知道有危险,即便知道他要救的人是桑容,她还是松口让他去了。

看来,她始终还是无法忽视夏亦涵的感受。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把夏亦涵的感受放在了自己的感受之前了呢?

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已经在慢慢地接受他,将他的一切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了呢?

扶了扶额头,胡灵儿觉得有点头疼,若不是自己的身体不允许,她肯定是要跟着夏亦涵一起去的。

也不知道齐穆清到底要搞出点什么事情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心口堵堵的,有点不安。

“灵儿。”正想着的时候,简兮楠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胡灵儿连忙道:“进来。”

她现在急需要找个人说说话,不然都要烦死了。

简兮楠推门走了进来,见着她一脸的愁绪,笑了笑道:“怎么,你后悔放他去了吗?”

“也不是后悔。”胡灵儿撇撇嘴,想了想道:“我只是担心他会不会中了齐穆清和桑容的诡计,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人是勾结在一起的。”

简兮楠在胡灵儿的头顶揉了揉,安慰道:“放心吧,夏亦涵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没那么容易上当的。”

“但愿如此吧。”虽然简兮楠说的没错,可是胡灵儿心中还是有点不安,若是只有一个齐穆清的话,这事还好说,但现在有了桑容的参与,就真的不知道会发展成怎么样了。

夏亦涵会去救桑容,本身就已经输了第一步了,后面的,她真的难以想象。

简兮楠知道她的担忧,轻轻地叹了口气,正想再说点什么,门外却传来闵默的声音:“小姐,王爷回来了!”

回来了?

胡灵儿一喜,连忙跑去打开了门,却不见夏亦涵的身影,只有闵默面带凝重地站在门外。

心中咯噔了一下,胡灵儿看着闵默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夏亦涵在哪里?”

闵默看了看胡灵儿,再看看简兮楠,犹豫落下终于道:“他救了桑容回来,直接进客房去了。”顿了顿,闵默又补充道:“我来的路上,还看到林嫂也赶了过去。”

林嫂,是涵王府府医的妻子,也会点医术。胡灵儿怀孕之后夏亦涵让她负责胡灵儿的膳食卫生,还有一些简兮楠不方便做的事情。

可是夏亦涵让林嫂去做什么?如果是受了伤,也该叫府医或者简兮楠去不是吗?

回头看了看简兮楠,他也是一脸的不解,胡灵儿抿了抿唇道:“我去看看。”

话音落下,胡灵儿已经朝前走去,身后的闵默好似想喊住她,却又停住了动作。

简兮楠看到了闵默的欲言又止,心中有点疑惑,但也没有细问,连忙跟了上去。

当胡灵儿赶到的时候,看到夏亦涵正在门口焦急地徘徊着。

见着胡灵儿过来,夏亦涵神情微微一顿,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回来的路上,看着在他怀中毫无反映的桑容,他心中后悔不已,甚至在想当时要不是胡灵儿阻止了他,或者他不顾胡灵儿的阻拦直接赶了过去,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可是,他还是犹豫了,因为他不能不管胡灵儿的感受。

却不想,正是这犹豫将桑容推向了地狱。

想着刚刚林嫂揭开桑容身上衣衫时候的满目震惊,想着那因为转身不及而瞥到的身体,他的心都好似在颤抖了一般。

她的全身上下都布满了青紫色的伤痕,两腿之间更是血迹斑斑,鲜血流满了整条腿,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那么骄傲的桑容,怎么能承受这般的折磨,而这一切竟是自己造成的。

夏亦涵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了,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胡灵儿。

看着不知所措的夏亦涵,胡灵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道:“桑容她怎么样了?”

听着胡灵儿声音,夏亦涵目光闪烁地看了看她,而后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话。

怎么样了?这要他怎么说,怎么来形容?

见夏亦涵不说话,甚至刚刚看着她的眼神中有着淡淡的埋怨之色,胡灵儿也不在意,但也更加肯定桑容的情况肯定很不乐观。

难道是她想错了吗?还是说这只是她的一个苦肉计?

既然夏亦涵不说,她就自己进去看看。

想到这里,胡灵儿对着夏亦涵道:“我进去看看她。”

可是她欲推门的手才抬到一一半,夏亦涵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沉声道:“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容儿她……肯定不想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容儿?竟然又叫回了之前的称呼了吗?

眯了眯眸子,胡灵儿回望着面色纠结的夏亦涵,平静地道:“那你告诉我,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儿……”夏亦涵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眸中有着不耐:“我现在什心中很乱,你先回去休息好吗?等会我再来告诉你。”

这是在赶她了?

听得夏亦涵这么说,胡灵儿的倔脾气上来了,眸子一凝,冷着声音道:“不,既然你不想说,我就自己进去看。”

说完,她猛地甩开夏亦涵的手,伸手就去推门。

只是她的手才碰上门,还未来得及使力,刚刚被她甩开的夏亦涵又再一次抓住了她的手臂,“我叫你不要进去就不要进去!”

夏亦涵几乎是怒吼而出,而且抓住胡灵儿的手臂之后,他本能地朝着边上一推,一下子推开好远。

胡灵儿被他突来的吼声吓了一跳,更没料到他会推自己,措手不及的她被推的朝后踉跄了好几下,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

“灵儿!”夏亦涵心中一窒,正要伸手去拉,却见一道白影闪过,快他一步将胡灵儿揽在了怀中。

“灵儿,你怎么样?”简兮楠惊魂未定地看着怀中似吓傻了胡灵儿,担忧地问着。

胡灵儿没有回答,只是瞪大了眼,双手紧紧地护着小腹,心还在砰砰地跳着。

是夏亦涵推的她,刚刚他不但吼了她,竟然还推了她?

猛地一抬头,凌厉的眸子看向夏亦涵,直直地,狠狠地,瞪着他。

夏亦涵的手还抬在半空,看着满目愤恨的胡灵儿,想着自己刚刚的错手一推,满是歉疚地道:“灵儿,对不起,我刚刚……”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身后的房门就被打开,林嫂从里面走了出来,“王爷,桑小姐醒了!”

一听桑容醒了,才道了一半歉的夏亦涵竟是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胡灵儿嘴角勾起了一抹轻笑,意味不明。

简兮楠看着她唇角的笑容,心中有点不安,犹豫地开口道:“灵儿,你……”

“我没事。”这时候的胡灵儿却是平静地打断了他的声音,“我们进去看看。”

说完,她离开简兮楠的怀抱,踏进了桑容的房间。

怀中已然是空落落的,简兮楠无奈地摇头叹息了一声,无条件地跟了进去。

只是对于刚刚的那一幕,却还是心有余悸。

若是自己晚了一步,若是她真的摔倒了,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眸子瞥过夏亦涵的背影,双拳紧紧地收起,刚刚那一下可是他亲手将胡灵儿推到自己的怀中的,若是还有下一次,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她带走。

夏亦涵进了屋子,只是当他走到内室门口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

犹豫了一下,他转身轻声问着跟在他身后的林嫂:“林嫂,她的情况怎么样?”

林嫂朝着内室的门看了看,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不无怜惜地道:“身上全是被揉捏抓掐的伤痕,下*身被撕裂大出血。但比之身上的伤,心理肯定更加的痛苦,所以王爷……”

听到这里,夏亦涵再也听不下去,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林嫂转身离去,在看到后面呆若木鸡的胡灵儿的时候微微福了福身,而后离去。

夏亦涵显然也是看到了胡灵儿,也知道她肯定是听到了林嫂刚刚的话,但也没出声,只是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推开内室的门走了进去。

房门被关上,怔愣的胡灵儿一个踉跄,再一次被守在她身后的简兮楠扶住。

呆呆地看着那紧闭的内室门许久,胡灵儿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喃喃出声道:“兮楠……林嫂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她怎么可能听不出那是什么意思,只是她却不敢相信。

听到这个消息,简兮楠也很是意外,他和胡灵儿一直以为桑容和齐穆清是勾结起来的,所以对于这次所谓的绑架事件根本就不以为意。

可是如果桑容真的如林嫂所说的话,显然这是不可能是假的。

因为无论哪个女人,就算再不折手段,也不可能拿自己最最珍贵的东西来做赌注。

而且她那么深爱着夏亦涵。

所以,这不是苦肉计,而是真的。

齐穆清……强暴了桑容!

想着夏亦涵之前看着她的眼神,胡灵儿忽然间就明白了。

他是在埋怨自己,怪自己对吧?

因为是她阻止他去救桑容的,是她说桑容和齐穆清勾结在一起,只是为了引他入陷阱的。

抬起头,胡灵儿一脸怅然地看着简兮楠,不确定地道:“兮楠,夏亦涵他……一定在怪我,对不对?”

“灵儿……”简兮楠紧了紧扶着她肩膀的手,叹口气道:“这不是你的错。”

顿了顿,他又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见着胡灵儿没什么反映,他直接拥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而胡灵儿也没拒绝,只是在走出房门的时候回头朝着内室门的方向又看了一眼。

眸中隐着淡淡的痛和不安。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