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街上,胡灵儿慢慢地走着,而简兮楠紧紧地护在她的身边,就怕她被路人给撞着碰着了。

虽然怀孕才两个月,肚子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胡灵儿确实胖了些许,走路的样子已经稍显孕态。

在一个卖小孩子东西的铺子前,胡灵儿拿起了一把精致的长命锁看了起来,一副性质颇浓的样子。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毕竟是有经验的,一眼就看出了胡灵儿是个孕妇,再看看她身边的简兮楠,不由得赞道:“给未来的小公子买一把锁吧。母亲长得这么漂亮,父亲又这么俊,以后的小公子肯定是俊美不凡呢,配上我这把长命锁,就更加的完美了。”

“咳咳……”胡灵儿一声轻咳,颇为不自在。

这人敢情把她和简兮楠当成一对夫妻了?

偷眼瞥了简兮楠一眼,却见他笑得一脸的灿烂,然后在她惊愕的目光中,拿过了她手中的长命锁,对着老板道:“这锁多少钱,我要了。”

老板被简兮楠笑得心尖儿发颤,连连道:“好好,二十文钱。”

眼看着简兮楠就要掏钱了,胡灵儿连忙道:““你……你真的要买?”

“当然了。”简兮楠边说边掏钱递给了老板。

未等胡灵儿开口,那老板又开口道:“妇人,你的相公可真疼你呢,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胡灵儿正想解释,简兮楠却是拖了她就走,边走,边将长命锁放在她的手中,笑着道:“你上次不是答应过我,这个孩子以后要认我做干爹的吗?我给他买样东西也是应该的。”

听得他这么说,胡灵儿也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长命锁着,而后白了他一眼道:“切,二十文钱的东西你就想拐了他?我胡灵儿的孩子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知道啦,你可是雪狐狸,要什么有什么,这区区二是文钱当然入不了眼。等他出生的时候,肯定会送上一份大礼的。”

“这还差不多。”胡灵儿满意地挑了挑眉,然后将长命锁给收好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可是我宝宝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哦。”

两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却忽视了身后那股冷冽气息。

走了一会儿,胡灵儿忽的道:“若不是你刚刚提到雪狐狸,我都快忘记自己有这一身份了,我真想试一下身手呢。”

自从知道怀孕之后,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特别是出了那几次意外,他就更加不敢动了,不敢跑,也不敢跳,就连走路都是轻悠悠的,真当是要憋坏了。

简兮楠是熟悉白黎的,犹记得以前的白黎一天不偷东西就会浑身不痛快,心情都会差起来,可想而知胡灵儿肯定也是这样的。

四处看了看,简兮楠的目光锁定了一处,然后笑着道:“你真的想试试?”

胡灵儿点点头,“是啊,不过还是算了吧。穿着这一身当街偷东西,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见着她有点沮丧的样子,简兮楠笑着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这有什么难的,跟我来。”

说着,未等胡灵儿反映过来,就拉过了她的手,朝前走了几步,而后拐进了一家卖衣服的铺子里面。

就在两人进去之后,一道紫色身影出现在了那店铺的对面,冷冽的眸子直直地盯着两人消失的殿门,寒意袭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从观月楼跟来的夏亦涵。

他原本是要去找胡灵儿他们的,正在雅间外找着的时候,看到了正好出来的小苗和闵默。

找到了胡灵儿所在的雅间,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简兮楠说的那些话。

明知道不该这么做的,可是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他还是悄悄地进了隔壁没人的雅间,然后听到了他们之后的对话。

那一刻,他整个人犹如掉进了冰窟一般,心冷如霜,那一刻,他宁愿自己没来,宁愿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可是,他却听了个分明。

胡灵儿说她已经恢复了记忆,却一直骗着他;还说那仅仅十天的相处,根本就不知道那算不算爱。

原来说到底,并不是她不能确定自己对她的爱,而是她无法确定她对自己的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跟着他们走了出来,看着一路上两人相携相依,那么地和谐,那么融洽,甚至是那个老板的话,他都一一听在了耳中。

俊逸相公,漂亮夫人,还有未来的孩子……

呵呵,多么可笑啊。

他夏亦涵的妻子,竟然被说成了别人,而且,他们竟然谁都没有否认。

胡灵儿她,没有否认!

那一刹那,夏亦涵的双拳握得嘎嘎作响,他甚至有了一股将说出这话的人杀了的冲动。

在这之前,他一直都很坦然地接受着胡灵儿和简兮楠之间的关系,即便是明知道简兮楠对胡灵儿的爱并不亚于自己。那是因为他相信简兮楠的为人,也相信胡灵儿坦荡。

可是在听到那些话,看到那些场景之后,他的世界就好似崩塌了一般。

他努力地告诫着自己,一定要相信胡灵儿,就算她现在还没有那么爱自己,可她还是自己明媒正娶的涵王妃,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

他所认识的胡灵儿,不是这样的人,他所知道的圣医,也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心中的愤怒依旧,他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跟着他们,平时那么谨慎的两人,此刻却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眼看着两人进入的卖衣服的铺子,他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只能静静地等在这里。

忽然,夏亦涵脚下一动,就闪到边上躲了起来,而下一刻,胡灵儿和简兮楠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是出来后的胡灵儿却穿着一身利落帅气的男装,而简兮楠亦是换了一身衣服。

此时的胡灵儿却不并知道夏亦涵就躲在她的身后,低头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好奇,又疑惑地道:“兮楠,你要我换上男装做什么?”

“等会你就知道了。”简兮楠神秘了笑了笑,然后拉过她的手,朝着前面走去。

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夏亦涵手下一阵用力,“咔嚓”一声响,将身边的店铺的架子给捏了个粉碎。

“哎呀,你这人……”老板一声惊呼,只是话才说了一半,眼前金光一闪,嘴巴就被一样硬梆梆的东西给堵住了。

他惊魂未定地取出东西一看,竟是一个金灿灿金元宝,再抬头,眼前早就没了毁了他架子的人。

而另外一边,简兮楠带着胡灵儿七转八转,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住了脚步。

胡灵儿抬头一看,顿时乐了:“你带我来赌场?”

简兮楠点点头,笑道:“是啊,这里肥羊比较集中,方便你下手。”

“兮楠,你真是太了解我了!”胡灵儿开心地在他的胸口轻捶了一拳,而后兴致冲冲地走了进去。

要知道她来到古代之后,对这里的赌场和妓院是最最感兴趣的,只是她也没什么机会单独出来,而且身为涵王妃,也得为夏亦涵顾着一点身份的。

却不想这个简兮楠帮她实现了一个心愿。

看着她的背影,简兮楠无奈地摇摇头,而后跟了进去。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当初白黎跟殷墨玄闹翻之后,也跑去赌场闹腾了一下,看着胡灵儿现在的样子,显然也是欢喜的很。

不过胡灵儿对于赌钱可没有任何的兴趣,进去之后就这里转转,那里看看。

古代的赌博无非就是掷馓子,压大小,还有牌九,她看了几眼就没什么劲了,于是将视线落在了那些正在赌博的人身上,眼中精光顿显,那手更是跃跃欲试。

简兮楠默默地跟在她的身边,眼看着她在这个人身边转一下,那个人身边走一圈,即便是考得这么近,他都看不出她到底是如何下的手。

不消片刻,胡灵儿就对着简兮楠拍了拍鼓鼓的腰间,笑得一脸的得意。

简兮楠靠近她,用着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过瘾了吗?”

“嗯,差不多了。”胡灵儿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两人在这里转了这么久,却没有赌钱,这赌场里肯定有人已经盯着他们了。

不过她丝毫不担心会被人发现她的举动,凭着这些人的眼神,还没那个本事了。

“那我们走吧。”其实简兮楠早就发现了异样,有两个人虽然到处忙乎着,视线却时不时地朝着他们撇来,满目的警惕。

只是,当两人正朝着门口走去的时候,忽然一道惊呼声道:“哎呀,我的钱不见了,谁偷了我的钱?”

原来是有人下注的时候,发现赌金不见了。

这一声响之后,另外几道声音也此起彼伏。

“唉,我的也不见!”

“我的,我的也没了!”

简兮楠和胡灵儿一听,立刻加快了脚步,可是身后已经响起了厉喝声:“抓住门口的两人!”

声音刚落下,从边上“唰”得一下窜出来好多壮汉。

每个赌场必定会有一些打手的,而这些便是了。

几人齐齐地挡在门口,阻断了胡灵儿他们的去路,而与此同时,后面也有几个人追了上来,这是被两面夹攻了啊。

可是此时的胡灵儿和简兮楠却是毫不在意,只见他们相视一笑,而后一个眼色便彼此了然。

“抓住他们!”在又一道厉喝声中,两伙人齐齐朝着两人冲去,说时迟那时快,胡灵儿手腕一翻,一排银针朝着身后疾射而出,而与此同时,简兮楠也向着挡在门口的人射出了一排银针。

在此起彼伏的“嗷嗷”声中,简兮楠一手揽过胡灵儿的腰,身子一跃就朝着外面飞去,身后留下了一地打滚的打手。

出赌场之后简兮楠又是一阵窜跃,直到确定不会再有人追来了,才放下了胡灵儿。

“哈哈哈,真是太过瘾了!”胡灵儿笑得花枝乱颤,她已经太久没有过这么刺激的生活了,这才是她喜欢的啊。

而简兮楠只是轻呼了一口气,宠溺地笑了笑,并没说话。

要知道他刚刚跑的路可不少呢,这女人怀孕之后,果然是胖了不少,他的胳膊很有压力啊。

不过,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若是说了,估计他的胳膊就要真的废了。

胡灵儿却不知他所想,只是很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兮楠,我们可真是默契呢。不过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也用银针做暗器的啊。”

“也不能算暗器吧。”简兮楠顺了一口气,“我作为一个医者,身上时刻都带着银针,当然偶尔也可以当成暗器用用。倒是你,上次我还在纳闷你要我做那么多的银针做什么,原来是派这个用场的。”

在简兮楠的面前,胡灵儿还是第一次动武,因为简兮楠将她保护的这么好,根本就没机会动手呢。

“我们姐妹三人,黎儿没有武功躲避功夫却是一流,妖儿擅长近身格斗,而我就擅长远程暗器,所以在我们的配合下,出任务的时候那是无往不利。”胡灵儿得意地说着,忽然想到刚刚的战利品,连忙从腰间掏出了好几个钱袋。

将沉甸甸的钱袋放在简兮楠的手中,胡灵儿挑挑眉道:“呐,你刚刚揽着我跑了这么久,这就是报酬了。”

这个丫头……

简兮楠有点欲哭无泪,他不缺钱的好不好?

不过……

眼珠子转了转,简兮楠邪邪一笑道:“你想不想再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胡灵儿眨眨眼,心中想着莫非是妓院?

只是简兮楠还是卖着关子,将那些钱袋收了起来,然后揽着她快速朝着城北跃去。

两人的身后,夏亦涵的身影再次出现,他面色沉冷,眸中一片阴郁。

他已经再也没有勇气跟下去了。

这个该死的简兮楠,居然带胡灵儿去了赌场,她怀着身孕,竟然去那种地方,而且还跟人动手了。

难道她不仅不在乎他,就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在乎了吗?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