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怎么都没想到,简兮楠竟然会带她到这里来。

看着不远处的破庙,胡灵儿惊愕不已。

这里正是她当初救济的乞丐窝,那里住着一大堆的老老少少。

其实说来惭愧,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她几乎就把这里给忘记了,却不想简兮楠竟还记得这里,而且当初她也知道跟他提过一下而已。

“你是想把这些钱给他们吗?”这个男人,总是会给她这么多的意外惊喜。

“是啊,这不是你喜欢做的事情吗?”简兮楠笑着点点头,而后手一扬,手中多出了一块面纱递给了她,“雪狐狸,请吧。”

这人想的还真够周到呢。

胡灵儿接过了面纱戴上,一转眸,却看到了简兮楠的脸上多了一张黑色的面具。

神情微微一顿,这面具,不就是圣偷的吗?

他……

“你是圣偷?”胡灵儿一脸不可置信地轻呼出声,眼睛瞪得大大的。

之前在换装的时候,两人都换了一身黑衣,这会儿他戴上面具,不得不让胡灵儿震惊,因为就连身形都跟她上次遇到的圣医差不多。

不过简兮楠却是摇摇头,“一个圣医都已经够我受了,这圣偷,不要也罢。”

这话说的做圣偷好似很委屈他似得。

胡灵儿无语地白白眼,不过也确定了简兮楠并不是圣偷,毕竟她当初遇到圣偷的时候,简兮楠还没从天殷国赶过来呢。

而且他也没必要跟自己隐瞒这一层身份。

“想不到你这个冒牌货,还真是有模有样呢。”胡灵儿满意地拍了拍简兮楠的肩膀,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破庙内,午膳后的老老小小正在午睡,等午睡后他们就要出去乞讨了。

身为乞丐,他们的警觉性原本就很高,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好几个人都转头看了过来。

在看到胡灵儿之后,众人都是微微一愣,片刻之后,一道小男孩的声音响起:“姐姐,是姐姐来看我们了!”

胡灵儿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却见上次将她领到这里的小男孩从地上一蹦而起,朝着她这边跑来。

这个孩子的识别能力还真是强,这次她穿的可是男装,又戴着面纱,竟然又被他给认出来了。

不过上次在观月楼门口的时候,她明明穿着一身王妃服侍,他都能认得,这次也不算奇怪了。

“恩人啊,真的是恩人呢。”里面的人一听,睡着的没睡着的都纷纷跪爬起来,竟然朝着胡灵儿磕起头来。

“哎,你们这是做什么呢?”胡灵儿一看急了,连忙上前让大家起来:“赶紧起来,起来吧。”

可是大家却依旧跪在地上,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道:“恩人啊,都亏了你,我们这几条老命才能够保住,你就让我们叩谢一下吧。”

“是啊,要不是你,我的孩子就要饿死了,这一拜,你一定要受的。”

“恩人……”

一声声恩人,一道道谢,让胡灵儿有点无所适从,眼看着这么多满头华发的老人跪在自己的面前,要她怎么受得起。

其实那日帮着他们一番打扫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只是让闵默请了几次大夫,还送过几次钱来,却不料他们竟然深深地记在心里。

“你说你已经接受了他们的谢意不就好了。”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简兮楠的声音。

胡灵儿一听,连忙道:“好,我收到你们的心意了,起来吧。”

众人正想起身,一抬眼却看到了胡灵儿身边的简兮楠,看着他这身装束,顿时又沸腾起来:“圣偷,是圣偷大人吗?”

“天,原来圣偷和恩人是在一起的,真是谢天谢地!”

“圣偷大人,也请受我们一拜吧。”

眼看着大家又纷纷跪拜起来,胡灵儿看到简兮楠那面具的唇角微微抽了抽,而后有点幸灾乐祸地朝着他身边凑了凑道:“感觉如和?”

撇撇嘴,简兮楠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有点别扭,最主要是受之有愧。”

是啊,他是冒牌的,冒领了人家圣偷的功劳,自然是别扭的。

无奈之下,简兮楠只能道:“好了,大家快起来吧。”

简兮楠边说着,边将离他们最近的小男孩给拉起来,然后从袖中掏出了已经被他们装在一起银子,和善地道:“这是雪狐狸姐姐给你们的,天冷了,为大家添点衣服吧。”

“雪狐狸姐姐?”小男孩眨眨眼,而后看向了胡灵儿,兴奋地道:“姐姐,原来你叫雪狐狸吗?”

胡灵儿看了看简兮楠,这人现在做事都不用跟她商量了吗?居然就这样给她取了名字。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将雪狐狸的名声传播出去的好方法,毕竟这些乞丐们收集情报和传播消息的本事可都是一流的呢。

想到这里,胡灵儿毫不嫌弃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道:“是啊,我就叫雪狐狸,你也可以叫我狐儿姐。”

灵狐,就是她在现代时候的代号,一个很久违的称呼了。

“狐儿姐,狐儿姐!”在场的小孩子们一听,都欢呼了起来。

胡灵儿笑看了大家一眼,微转的视线最后却停留在了某个角落之中,而后眸子一眯,疑惑出声道:“他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破庙的角落里,一个人蜷缩在那,杂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生病了,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虽然看不清脸,但是从那身形看来,显然是个男人。

这时候,一个年纪稍长的妇人开口道:“这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昨天晚上他突然闯了进来,就一直躲在那里了。我们去跟他说话,他也不理睬,给他东西也不吃,好像是受了伤。可能是个傻子或者哑巴,被人打成重伤了吧,哎……”

这里本就是一个乞丐窝,偶尔有别的乞丐进来,大家也不以为意。而且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大家同病相怜,自然不会去排外,去欺负人家,有些愿意加入他们的,他们也会接受。

听着他受了伤,胡灵儿朝着简兮楠看了看,后者立刻会意,无奈地笑了笑,而后朝着那人走了过去。

他就说吧,跟着胡灵儿之后,自己这圣医就一点都不神圣了,只要她一个眼神,自己就得乖乖地去给人看病。

虽然他之前看病都是随心而欲,不分贵贱,也并不是说看不起乞丐,只是难免觉得有点小小的憋屈呢。

走到那人的面前,简兮楠缓缓地蹲下身来,出声道:“你哪里不舒服吗?让我看看可好。”

简兮楠的声音一向都是轻轻缓缓,此时怕吓着他,更是无比的轻柔。

可是即便如此,那人还是警惕地朝后缩了缩,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一下。

胡灵儿皱了皱没,也走了过去,轻声道:“你不要怕,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为你看看伤势而已。”

“是呢,狐儿姐和圣偷可都是好人哦,我们大家都是他们救的,你不要害怕。”

“就是啊,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夜了,在这样下去,会死的。”

庙里的众人也来向他劝说。

在听到这个“死”字之后,那人的身子微微僵了僵,又过了一会,总算是抬起头来。

他的整张脸乌漆抹黑,根本就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不过从他嘴角的血看来,确实是受了重伤的。

他那破烂的衣服好像根本就不属于他的,又薄又小,就这么勉强地裹在他的身上,在这初冬之日更显单薄。

迷离恍惚的眼神看看蹲在他面前的简兮楠,然后又抬头看了看胡灵儿,警惕不减。

动了动唇,他可能是想说话,可是一个字都还未出口,他“哇”的一下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啊!”众人惊叫了一声。

简兮楠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速度快到他根本就来不及反映。

他的手冷的就像一块冰块一样,简兮楠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双指搭上了他的脉搏。

可是下一刻,简兮楠双眸一凝,面具下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那人可能也感觉到了什么,手一动就想扯回来,却被简兮楠抓得紧紧的,毫无反抗的余地。

“怎么样了?”胡灵儿站在简兮楠的身后,看不到他的神情,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有点担忧的道。

可是简兮楠并没有回答他,手下的动作顿了顿,而后忽然一把扯开了那人胸前的衣衫。

“天,怎么伤成这样?!”

在看到他身上的伤之后,众人再一次惊呼出声,就连胡灵儿都惊得捂住了嘴。

只见他的胸口处有着一道很明显的掌印,不过更加严重的并不是这掌印,而是一道自肩膀一直延伸到腰间的条形伤口,皮肉外翻,红紫色的血正在不断地往外渗出。

如果胡灵儿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鞭痕,而且绝对不是普通的鞭痕。

鞭痕?

眸子一眯,胡灵儿好似想到了什么。

“滚开!滚开!”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却是忽然发起飙来,一边叫喊着,一边拢起了衣衫,重新缩回到了角落里面,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简兮楠默默地站起身来,而后转头看了胡灵儿一眼,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警觉和意外。

心中已经了然,他拉过胡灵儿手到:“你跟我出来下。”

胡灵儿也没说什么,看了角落里的人一眼后,跟着简兮楠走了出去。

众人见着这人这么不识好歹,纷纷责备起来:“你这人可真不识好人心,圣偷大人好心救你,你却让他滚开!”

“就是,一点都不知道感恩的,我警告你啊,你想死可以,要死也死到外面去。”

门外,两人停住了脚步,然后简兮楠朝着身后看了看,小声道:“你看出什么了吗?”

“嗯。”胡灵儿点点头,虽然有点不确定,但还是道:“这鞭伤很像是夏亦涵的鞭子留下的。”

“对。”简兮楠肯定地点点头,“虽然那一掌不敢肯定是不是夏亦涵所为,但是那鞭伤的的确确是被夏亦涵的寒冰破所伤的,而且这人还是一个习武之人,只是现在他体内的真气都被寒冰破的寒气所冻结,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般。”

“会被夏亦涵所伤的人……”胡灵儿一手摸着下巴,喃喃自语着,忽然双眼一亮,猛地看向了简兮楠,“难道是他?!”

简兮楠自然是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的,点点头,再一次肯定道:“我猜也是,而且从身形来看,确实是有着几分相似的。”

他们口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强*占了桑容,然后被夏亦涵所伤之后跳湖逃走的齐穆清。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胡灵儿双眸沉凝,皱眉深思了起来。

她是亲眼看到过夏亦涵那寒冰破的厉害的,当初鞭子一飞,那么多人都变成了冰渣子了。

齐穆清吃了他一鞭,若是没人救的话,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吧。

只是不论是她还是简兮楠,都完全没有救他的理由啊,他联合桑容,差点害得自己身败名裂,而且救了他之后,他肯定还会继续和夏亦涵作对的,死了不是更加的干脆?

许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犹豫,简兮楠缓声道:“救不救,你来决定吧。”

胡灵儿抿了抿唇,而后又想了好一会,点点头道:“救吧,这人留着或许以后还有用。”

其实胡灵儿是这么想的,若是齐穆清在,齐宏清或许还能有所顾忌,也不会这么一心想着要除掉夏亦涵了。

还有一点就是,他至少还能证明桑容跟他是有所勾结的,她说不定还能利用他来牵制桑容。

听得她这么说,简兮楠也不说多余的话,只是点点头道:“好,那就救吧。”

说完,他转身重新走进了破庙里面。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