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胡灵儿和简兮楠回到涵王府的时候,天已经渐暗了。

想着刚刚简兮楠好心为齐穆清疗伤,可是他却不领情的样子,胡灵儿就觉得很是无语。

后来简兮楠直接将他一掌打昏,这才替他处理好了伤口,又给他吃了一些疗伤的药。

用简兮楠的话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强迫着给人家疗伤看病,真是极度的有失身份。

而且疗伤之后,为了防止他逃离或者再去伤害别人,胡灵儿和简兮楠还把他安排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所以才会弄到现在。

将胡灵儿送到院门口,简兮楠笑着道:“好了,你进去吧。”

胡灵儿点点头,随即带着一抹轻松的笑道:“嗯,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我很开心。”

胡灵儿知道,简兮楠只是不希望她因为夏亦涵的事情而伤心,所以才会带她去赌场偷东西,带她去乞丐窝里送钱。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简兮楠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揉了揉胡灵儿的头发,而后转身离去。

看着他翩然离去的背影,胡灵儿有着片刻的恍惚,越跟他相处下去,自己就发现越离不开他了。

每次她伤心,难过,甚至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在身边的人总是简兮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简兮楠为她所做的事情,比夏亦涵多的多了。

可是自己,又能以什么来回报他呢?

其实仔细想想,她真的是很自私,就好比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不管是对夏亦涵来说,还是简兮楠来说,都很不公平。

看来她真的有必要好好地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了。

胡灵儿边想,边到了房门口,见到闵默和小苗正站在门外,正要出声打招呼,小苗却快速跑了过来,压低着声音道:“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见着她一脸焦急又小心翼翼的样子,胡灵儿疑惑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苗看了看禁闭的房门,而后凑到胡灵儿的耳边小声道:“王爷在里面呢,我们回来的时候就在了,等了一下午了。”

夏亦涵等了她一下午?

胡灵儿心中咯噔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禁闭的房门忽然打开,夏亦涵站在门内,看到胡灵儿之后,不冷不热地道:“回来了怎么不进来?”

语气不善啊……

胡灵儿以为他是在怪自己回来的太晚了,这一点确实是她错了。

讨好地笑了笑,胡灵儿边走边道:“呵呵,好久没有出去了,一出去就忘了时间,所以回来的有点晚了。”

听着她的话,夏亦涵也没有什么反映,只是对着门口的闵默和小苗道:“你们先下去吧。”

许是感觉到了什么,闵默身子并未动,只是看了看胡灵儿,面露担忧,小苗也有点犹豫地看着胡灵儿,显然这两人只愿意听她的。

这气氛有点沉重,胡灵儿正想开口让他们先离开,却看到夏亦涵的脸猛地沉了下来,冷声道:“怎么,不愿意走?在这涵王府中,本王难道连命令一个下人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这话一出口,胡灵儿刚到门口的胡灵儿脚步一顿,立刻不乐意了。

眸子一眯,胡灵儿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夏亦涵,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中午的时候还在跟闵默和小苗说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下人过,这会儿夏亦涵却在这里对着他们大呼小叫,要她怎么看得下去。

夏亦涵瞥了胡灵儿一眼,沉凝的眸光中有着浓浓的寒意,胡灵儿心中一震,这目光她很熟悉,可是他却从未用这种的目光看过自己。

现在的夏亦涵,很不正常,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她疑惑不已的时候,夏亦涵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扯进了门内。

那力道重的胡灵儿眉头紧皱,更是因为毫无防备,而身子一个踉跄。

闵默面色一冷,就要上前,胡灵儿看出了他的意图,连忙道:“闵默,小苗,你们先下去。”

夏亦涵现在明显是在气头上,搞不好会将气出在他们两人的身上,而自己,不管如何,他总不会伤害她的吧。

闵默和小苗虽然还有犹豫,但是胡灵儿都这么说了,只能乖乖地离开,只是还未等他们走出院门,就听的身后传来“砰”的一下关门声。

闵默的脚步一顿,小苗也是担心都朝后看去,小声道:“怎么办啊,王爷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他会不会为难小姐?”

闵默皱着眉沉思了一下,而后开口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去找简公子来。”

若是夏亦涵真的要对小姐做什么,凭他一个人肯定是无法阻止的,只有简兮楠才可以。

而胡灵儿被夏亦涵拉进房中之后,眼看着他手一挥就将房门给重重的摔上,那声音震得她心尖儿发颤,肚子也不由得微微跳动了一下。

胡灵儿怒了,一把甩掉了夏亦涵的手,看着被他抓得通红的手腕,愤愤地道:“夏亦涵,你发疯了是不是?”

看着通红的手腕,夏亦涵心中一阵不忍,可是瞬间就被怒火所掩盖,“是的,我是疯了,在遇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疯掉了。”

看着他怒火中烧的样子,胡灵儿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算她出去了晚归,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吧?

他昨晚陪着桑容一夜未归,她都还没说他什么呢。

而且上午的时候在桑容的房门碰到,两人还是好言好语的,怎么出去一趟,整个人就跟中邪了似得。

胡灵儿冷冷地哼了一声,“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说完,胡灵儿不再理睬他,转身就朝着桌子走去,走了一整个下午,她已经很累了。

可是未等她坐下去,夏亦涵又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转过身,跟他面对面,两人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见着他眸中的怒意,胡灵儿的眸子也冷了下来,正要开口,却听的夏亦涵道:“你说我莫名其妙,那我问你,你一整个下午都去哪里了?”

“怎么,你现在是在查我的行踪吗?”胡灵儿冷冷一笑,眼中满是不屑。

“我是你的丈夫,难道连你去哪儿都没权力知道吗?”夏亦涵也是冷冷地一勾唇,眸光渐显阴郁,“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你的丈夫过?”

夏亦涵的话音刚落下,胡灵儿整颗心都沉了下来,就好似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般,喘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她没有被抓着的手紧紧地握起,极力地压制着胸腔里的怒火,沉声道:“夏亦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好,那我就说清楚一点。”夏亦涵深吸了一口气,嘴角扯起了一抹讽笑:“你明明已经恢复了记忆,明明已经记起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却还跟我定下什么两月之约,你到底是在欺骗我,还是想要逃离我呢?”

他知道了?

胡灵儿双眸一瞪,惊愕地看着夏亦涵,他是怎么发现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还是说……

忽然,胡灵儿脑中灵光一闪,猛地道:“夏亦涵,你跟踪我?”

下午在街上的时候,她总觉得背后有点凉飕飕的,可是几次回头,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原以为是自己多虑了,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夏亦涵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寒意了。

不过他既然知道了她恢复记忆的事情,那么肯定在观月楼里的时候,他就偷听到了的。

房中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胡灵儿能感觉到夏亦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而她,也是心冷如霜。

不是谎言被拆穿的冷,而是一种被怀疑,被侵犯权益的耻辱。

他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就直接给她定了罪。

一个口口声声说爱着她的人,真的会这么做吗?

“你都可以欺骗我了,难道我跟踪你一下都不可以吗?”夏亦涵的声音中带着冷冽,带着讽刺,也带着深深的痛。

胡灵儿急促地呼吸着,她努力地告诫着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夏亦涵听到自己欺骗他的消息,生气是正常的,她若是在此刻爆发的话,两人的关系就会越闹越僵了,这不是她现在想要的。

舒缓了一下心绪,胡灵儿解释道:“我欺骗你,是我的不对,可是我只是想给你我一段适应的时间,若是我真的要逃离你,又何必留到现在?”

可是听了她的解释,夏亦涵只是稍稍沉默了一下,而后又道:“若真的是这样,你大可以跟我开诚布公地说明,我肯定会给你时间的。可是你却选择了欺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夏亦涵的话,胡灵儿无法辩解,因为当时的自己确实对他存有怀疑,主要还是因为桑容的存在。

见胡灵儿不说话,夏亦涵嘴角的笑更显讽刺:“果然如此,你果然是不信任我的。其实你说的很对,仅仅十天的相处而已,你不确定自己对我的到底是不是爱也很正常。可是就算你不信任我,也没必要去中伤桑容,甚至把她逼向死路吧。”

“我中伤桑容,把她逼向死路?”听得夏亦涵将话题转到了桑容的身上,而且还是这样的质问,胡灵儿忽然觉得很好笑。

这可是他自找的,她原本还想着好好地处理两人之间的事情,先不把他人的因素牵扯进来,可是他却自己先把桑容给拉进来了。

那么她也就没必要隐瞒什么了。

对着夏亦涵冷冷一笑,胡灵儿出声道:“夏亦涵,你只知道桑容被齐穆清强*暴了,却并不知道他们两人在之前就有勾结吧?在我们从山寨里回来的那天晚上,兮楠就看到桑容和齐穆清在观月楼中会面。还有,我怀孕的消息,也是桑容让齐穆清传播出去的。对了,那日在万佛寺的时候也是她将我引到后山涯边的,当然,那些苍龙鹰也是她弄来的。这些事情,想必你都不知道吧。”

胡灵儿一口气将桑容的恶行都抖了出来,可是此刻的夏亦涵却是一点都听不进去,反而对着胡灵儿吼道:“胡灵儿,你够了!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胡灵儿!?

自从两人认识以来,夏亦涵还是第一次这么连名带姓地叫她,而且还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就在这一瞬间,胡灵儿好似什么都明白了。

是啊,仅仅十天的感情,哪能跟人家近十年的感情去相比呢?

不管那是亲情还是爱情,此刻的她,已经是输了的。

垂了垂眸子,胡灵儿的视线落在夏亦涵依旧抓着她的手上,而后缓缓出声:“夏亦涵,你放开我吧。”

低低缓缓的声音中满是疲惫之色,还有着一抹决然。

那一声“放开”让夏亦涵的心颤了颤,瞬间有点慌神了,“灵儿……”

胡灵儿看都不看他一眼,手一个用力,就挣脱了开来,然后朝着床边走去:“我累了,不想再说什么,你先走吧。”

她此刻的心情就跟当初在山谷中被人冤枉的时候一样,那时候的夏亦涵只是犹豫了一下,她就那么伤心,而现在,夏亦涵分明就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那些关于桑容的话,明明都是事实,在夏亦涵听来,却只是自己的恶意中伤而已。

其实她早就预料到了的,可是她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说了出来,为的只是不想让夏亦涵误会了自己。

可是,结果却还是一样的。

夏亦涵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脑中忽的闪过了一个场景。

那是他在山谷中睡着的时候做的一个梦,梦见一身红衣的她,就这么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灵儿,你听我说!”他在胡灵儿身后喊道。

胡灵儿的脚步顿了顿,却并没回头,只是淡淡地道:“既然你我已经互不信任,说再多也是徒然,还是彼此冷静一下再说吧。”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