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小斯互望了一眼,而后其中一人有点为难地道:“是王妃要我们不用清扫的,说是这样走起来很有秋天的感觉。只要等全部枯萎了之后,扫到树根处堆着,还能作为肥料。”

一听是胡灵儿让他们这么做的,桑容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简直是胡说八道,树叶还能做肥料,你们听说过吗?”

两人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连连摇头,“没,没听说过。”

其实他们当时听到胡灵儿这么说的时候确实也很奇怪,不过既然是王妃吩咐的,而且可以减少他们的工作量,当然是乐颠颠地照做了。

只是这会儿……

正在忐忑着,桑容的声音继续响起:“马上扫掉,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半片叶子,听到了吗?”

这口气,这架势,十足十的涵王府女主人一般。

两个小斯立刻点头哈腰地道:“听……听到了,小的们马上就去清扫。”

“赶紧的!”桑容又愤愤地丢下三个字,然后拂袖离去。

原本想出来散散心的,这会儿倒是弄了一肚子的气,真是有够郁闷的。

走着,走着,桑容的脚步忽然顿住了,看着不远处的院门,她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那里,是涵王府的主卧,也是现在胡灵儿的房间。

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地拽起,总有一天,她要住到里面去,不,这里原本就该属于她的。

心中是满满的不甘,她的脚已经鬼使神差地朝着那边移去,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房门口。

手抬了抬,她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弥漫着淡淡的熏香,还有一种她所熟悉的味道,那是属于夏亦涵的。

心中一阵抽痛,昨晚,他睡在这里了是吗?

是因为胡灵儿不在,他在这里想念她吗?

而她明明就跟他近在咫尺,他却看都不来看她一眼。

这样的对比,是何等的讽刺。

走到床前,桑容在床上坐了下来,而后缓缓地倾身俯趴在了枕头上。

那上面,满满的全是夏亦涵的味道,她贪婪地吸取着,就好似一个吸毒品上瘾的人一般。

其实现在的桑容,真的已经深深地陷入了一种叫做夏亦涵的毒品之中,无法自拔。

她闭上眼,想象着自己和夏亦涵在这个床上亲热缠绵,相拥而眠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享受的笑容。

待她睁开眼的时候,眸中却是阴狠一片。

因为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让她生不如死的一幕。

齐穆清,他把她最最珍贵的东西夺走了,而胡灵儿,却把她最最珍贵的人夺走了。

这两个人,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她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皇宫内,夏亦涵并没有去上朝,也没有去找齐宏清,而是直接到了太后的寝宫。

他到的时候,太后还未起身,等了好一会才有人来传他。

进去之后,还未等他说明来意,太后就亲切地拉着他的手道:“涵儿啊,你来的正好,陪哀家用早膳吧。”

其实夏亦涵在涵王府中的时候早就用过膳了,可是既然太后这么提出来了,他自然也不好拒绝的。

跟着太后来到了膳堂,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点心和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米粥。

太后吃了一点之后,便率先开口道:“涵儿啊,上次关于婉儿的事情,哀家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道个歉呢。”

夏亦涵一听,连忙道:“太后,您言重了。”

“一点都不言重。”太后摆摆手,而后轻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哀家那一日都怀疑了婉儿,即便你和婉儿都不怪哀家,这句话终究还是要说的。”

说到这里,太后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婉儿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她在某些方面,跟你那命苦的娘亲还是有些像的。”

“娘亲?”夏亦涵微微怔了怔,随即沉思了起来。

他之前没有发现什么,只知道胡灵儿对于自己有着很特别的吸引力,现在经得太后一提醒,他这才恍然大悟。

的的确确是如此,胡灵儿的性格上,真的有跟他娘亲相似的地方。

一想到这一点,夏亦涵的心中更加的不安起来。

因为他娘亲当初离开他父皇的时候,是那么的决然,甚至到死,都不肯回来见他一面。

夏亦涵心中一颤,抿了抿嘴开口道:“太后娘娘,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太后笑了笑,满目慈祥地道:“嗯,你说吧。”

之前她刚刚醒来,就听宫女说涵王在外面等了一会了,就知道他一大早赶来,肯定是有事来找她的。”

深吸了一口气,夏亦涵缓缓地道:“您刚刚也说婉儿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女孩,所以我这一辈子有她足以。想必您应该听说过皇上要我娶桑容为侧妃的事情,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说一下,我是绝对不会娶的。”

听得他的话,太后的脸上没有什么惊讶和意外,显然是已经料到了。

她轻抿了一口身边宫女递上来的茶,而后道:“所以你是想让哀家跟皇上说说吗?”

“不。”谁知夏亦涵竟是一口否决。

太后这会儿倒是惊讶了,却听得他继续道:“这事我自己会跟皇上说的。今日来,只是想跟太后报备一下,我会违抗皇上的圣旨,不是因为针对他,而是因为我爱婉儿,仅此而已。”

太后定定地看了夏亦涵好一会,这才点点头道:“哀家知道了。”

夏亦涵见目的已经达成,正想起身告退,太后却对着身边的宫女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刚起身的夏亦涵脚步一顿,不知道太后要跟他说点什么,竟然把宫女们都遣了下去。

宫女们均数退去,太后这才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夏亦涵的面前抓着他的手道:“涵儿啊,你父皇这一生就只有你们三个儿子,宏儿,穆儿,还有你。现在穆儿生死不明,就只剩下你和宏儿了,所以哀家真的希望你们能好好地,协力将这个国家给治理好。可是……”

说到这里,太后垂了垂眸子,眼中浮起了一抹心伤而失望,她轻叹了一口气道:“哀家知道,其实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你都比宏儿更适合坐上这个皇位。虽然你父皇没说过,但哀家看得出来,在他生前的时候,他可能也有这个意思的。但他知道,你的心思不在此,你跟你娘亲一样,性喜自由,不愿被这黄金牢笼给压制着,所以他才会让你去帮助宏儿,而你也没有让他失望。宏儿能坐上这个位置,都是你一手拉上来的,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也对你有了防备之心。”

“太后,您……”听到这里,夏亦涵颇为意外,他一直以为太后并不知道齐宏清的用心,却不想她竟然都知道。

夏亦涵的话还未说出口,太后就看出了他的想法,轻轻一笑道:“呵呵,虽然我整日待在宫里,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更别说他是我的亲生儿子,知子莫如母,他的心思我多少还是能看出来的。”

没有给夏亦涵说话的机会,太后继续说着:“涵儿啊,哀家知道你对这个皇位没有兴趣,可是宏儿却不知道,所以他难免会做出一些伤害你的事情来。若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哀家不求别的,只是希望……希望你能留他一条活路。”

其实太后曾经尝试过劝阻齐宏清,让他不要再去跟夏亦涵斗了,因为他们毕竟是兄弟。

可是齐宏清却并没听她的话,依旧是我行我素,所以她只能来这边求夏亦涵,就算失去了皇位,她也要保住自己的儿子。

看着太后满目希冀的眼神,夏亦涵沉默了。

其实他从来就没想过要齐宏清的命,即便是在他要杀了自己,甚至是间接伤害了胡灵儿的时候,他也只想过要给他一点教训,并没有说要将他从皇位上拉下来,或是要他的命。

对于亲人,他始终都是狠不下心来的,不管是齐宏清,还是桑容。

因为这两个人,曾经都是他所在乎的人,一个是弟弟,一个是妹妹。

当时的他,除了母亲和师傅,就只在乎这两个人了。

可是现在……

不是不在乎,而是他已经有了更加在乎,更加想要去守护的人了。

“太后。”想到这里,夏亦涵出声道:“你放心,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好,那就好。”太后连连点着头,“代我跟婉儿问个好,让她有空就来宫里坐坐,哀家念她念得紧。”

“嗯,我会跟她说的,那我先告退了。”夏亦涵离开了太后的寝宫,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他好像有个可以去见胡灵儿的理由了。

******************************************************************************************

3000字先送上,还有3000字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