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夏亦涵来到右相府的时候,被人告知胡灵儿和齐欢燕正在花园里画画。

虽然奇怪着齐欢燕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他还是寻了过去,却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花园中,绿树红枫,落叶飘零。

红枫树下,一袭嫩黄色罗裙的齐欢燕坐在椅子上,右手靠在椅背上,单手撑着下巴,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前方。

而她的前面,一身红衣的胡灵儿正站在那里,她的身前摆着一个奇怪的架子,上面铺着画纸,正在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第描绘着。

一枚红枫叶旋转而下,静静地落在胡灵儿的头发上,就好似戴上了一枚发饰一般,无比的般配。

那么宁静,那么祥和的一幕,使得夏亦涵不忍去打扰。

他放轻了脚步,一步一步走上前去,而后在距离胡灵儿几步远的地方同停住,这里望过去,正好地清楚地看清她画的内容。

正对着胡灵儿的齐欢燕早发现了她身后的夏亦涵,眼睛一瞪正要说话,却见夏亦涵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连忙噤声。

其实凭着胡灵儿的警觉性,她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只是她感觉到了那份熟悉,便当作没有发现,手下的动作未停。

画纸上,人物和背景的整体轮廓已经勾勒出来,已经在画细节了。

胡灵儿眯着眼,看一看端坐着的齐欢燕,再在纸上画上几笔,她不断地重复着动作,纸上的人物越来越生动,越来越形象起来。

夏亦涵看过她的画作,却并没亲眼见过她是怎么画出来的。

眼看着纸上的齐欢燕渐渐成形,他的视线缓缓地转移到了胡灵儿的侧脸上。

她的脸那么认真,那么凝着,那么的美丽……

夏亦涵喜欢她的笑容,却更喜欢她做事时候的那份认真和利落,那样的胡灵儿,有着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正如此刻的她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夏亦涵的眼中已经没了齐欢燕,没了胡灵儿身边的小苗,没了其他……他的眼中只有胡灵儿那张完美的侧脸,她握着画笔的修长指尖,她随风轻扬的长发,还有那比枫叶还要耀眼的红衣。

“好了。”失神间,耳边忽然响起胡灵儿的声音,夏亦涵猛地回神,视线重回到画纸上,下一秒,眸子一瞪,满目的惊叹。

未等他开口,那边的齐欢燕已经像一只燕子一般飞快地扑了过来,“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当齐欢燕看到画纸上栩栩如生的自己之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半响之后才叫道:“哇,这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我有这么漂亮吗?”

胡灵儿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只是笑了笑,而一边的小苗却道:“公主,这简直跟你是一模一样呢,你不信去拿面镜子来照一下。”

“不用照,不用照了,我简直太满意了。嫂嫂,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呢。”齐欢燕边欢呼着,边往胡灵儿的身边凑,作势就要抱住她。

只是她的手才伸出一半,胡灵儿就被人先拥了过去,紧张的声音瞬间响起:“燕儿,别莽莽撞撞的。”

齐欢燕瘪瘪嘴,不满地瞪了夏亦涵一眼,视线重回到那张画上,爱不释手地欣赏起来。

被夏亦涵拥在怀中的胡灵儿却觉得浑身不舒服,可是碍着齐欢燕在,她也不好不给夏亦涵面子,没有挣脱开来。

但即便如此,她却头都没抬一下,用着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我当然是来看娘子你的啊。”夏亦涵到是毫不顾忌地大声地说着,眼看着胡灵儿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连忙又加了一句:“当然,顺便替太后带个问候来。”

“太后?”这下胡灵儿总算是有了反映,抬眸看着夏亦涵,眼中有着狐疑。

夏亦涵很满意她的动作,笑眯眯地看着她道:“是啊,我早上去找太后了,太后说她想你,还让我替她向你问个好。”

胡灵儿眯了眯眼,略略一沉思道:“你去找太后做什么?”

夏亦涵笑了笑,正考虑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却听得一边齐欢燕道:“涵哥哥,原来你早上去找母后了啊。”

夏亦涵才懒得理齐欢燕,只是抓着胡灵儿的手道:“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可是胡灵儿却丝毫不给面子,只是淡淡地道:“我还要陪燕儿逛花园呢,有什么话改日再说吧。你那么忙,还是先回去吧。”

说着,她挣开夏亦涵的手,而后拉过一脸怔忡的齐欢燕,热情地道:“燕儿,这画先在这里晾一下,我带你去那边的亭子看看。”

齐欢燕看了看一脸懊恼的夏亦涵,想说点什么,可是想了想,还是应道:“好,那我们走吧。”

她看出来了,胡灵儿肯定因为桑容的事情在跟夏亦涵闹别扭呢,所以才会这么冷冰冰的。

虽然不相信夏亦涵真的会娶桑容,可是他留桑容在涵王府,本身就已经做错了,所以她也不能帮他了。

眼看着胡灵儿和齐欢燕已经朝前走去,小苗整了一下东西也想要跟上去,可是脚才一动,夏亦涵忽然开口道:“简兮楠呢?”

他进来到现在,竟然都没见到过简兮楠。

小苗顿了顿,低头道:“简公子在公主来之后就不在了,应该是出去了吧。”

简兮楠跟这个公主不对盘,这事小苗也知道。

夏亦涵只以为是这个原因,便也没再多问,而后道:“那本王先回府去了,你跟你叫小姐说一下。”

“奴婢知道了。”小苗低头应着,再抬头却只看到了夏亦涵离去的背影,那背影看在她的眼中,竟然觉得有几分落寞和孤寂。

而此时,刚刚还被夏亦涵提及的简兮楠却出现在了涵王府墙外。

他直接从涵王府的院墙一跃而入,然后悄无声息地朝着胡灵儿的房间走去。

房间内,桑容已经离去了,简兮楠一阵检视,确定里面没有桑容的半丝痕迹,这才离开了房间。

出了胡灵儿的房间之后,他就到了桑容所住的客房,门口,一个丫鬟正守在那里。

简兮楠隐在门口,嘴角勾着一抹浅笑,手腕一翻,一枚银针悄然射进丫鬟的颈间。

小丫鬟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双目一闭,就朝着地上倒去。

在她倒地前,简兮楠已经急速上前扶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拉进了房间,然后让她靠坐在地上,嘴里呢喃道:“对不住了,你就在这里稍稍休息下吧。”

说完之后,简兮楠就朝着内室走去,到了门口,他也没有在外面时候的那般小心,手一扬就推开了房门。

屋内,桑容正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听到开门的声音朝后一看,发现来人是简兮楠之后,刚刚的满腹悲愤历时爆发出来。

她随手抓起梳妆台上的一根簪子,起身就朝着门口的简兮楠扑去:“简兮楠,我要杀了你!”

此时的桑容已经没了内力,在简兮楠的眼中就跟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一般无二,只轻轻一闪,就避开了她的攻击。

可是急红了眼的桑容却好似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两人之间的悬殊,再一次朝着避在边上的简兮楠刺去,嘴里一边喊着:“简兮楠,你毁了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这一次,简兮楠没有再避开,眼看着桑容手中的簪子朝着他那张绝色容颜刺下,他手一伸,就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铛”的一声,桑容手中的簪子落地,她挣了一下,没能从简兮楠的手中挣脱,只能怒目而视道:“简兮楠,你有种就杀了我。”

而简兮楠只是淡淡一笑,缓声道:“我怎么能杀你呢?师门的规矩,我可不会违背的哦。”顿了顿,简兮楠的眸中多了几分不削:“不过你刚刚的行为,可就真的触犯了师门的规矩,你就不怕你师傅托梦来责骂你吗?”

“你把我害成这样,居然还跟我说师门规矩,简兮楠,你该死!”桑容直直地盯着简兮楠,眼中的怒火好似要将他燃尽了一般。

可是简兮楠却依旧是浅笑盈盈,微眯着凤眸道:“该死的人应该是你才对。你信不信?若不是看在你师傅的面上,你有几百条命都已经不在了。”

他明明笑着,可是那眸中的寒意,却让桑容不寒而栗。

微微怔了怔,桑容知道,这简兮楠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虽然两人正式照面是因胡灵儿而起,可是远在这之前,他们就一直在相斗了。

魔医下毒,圣医解毒。

不管是她师傅,还是她,一直都败在他们的手中。

他们的师傅最终共赴黄泉,却留下他们继续相斗,她曾不止一次地发誓,总有一天,她会研制出一种圣医无法解的毒药来。

因为她要给自己,也给师傅争一口气。

可是现在,她却再一次败在了简兮楠的手中,被他毁容,被他废了全身的武功,她如何能够不恨?

“哈哈哈!!”桑容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声嘶力竭,笑得面容狰狞。

笑够了之后,她嘲讽地看着简兮楠,满目鄙夷地道:“简兮楠,其实你跟我一样,也只是一个可怜虫而已。你在这里为胡灵儿出气,为她抱不平,可是到头来,你还是得不到她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偎在别人的怀中,躺在别人的身下,甚至还怀上别人的孩子。不,仔细想想,你比我还要可怜,哈哈哈……额。”

桑容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简兮楠的手掐在了她的喉间。

脸上的笑意已然消失,微眯的凤眸中寒意浓浓,隐着几分杀意,“桑容,你最好不要再说侮辱灵儿的话,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简兮楠的出手不轻,桑容只觉得自己胸腔中的空气都要被挤出来了一般,但她还是面带笑容,不怕死地道:“简兮楠……看来我们是彼此彼此了,或许你陷得比我还深。”

“是么?”简兮楠冷冷地勾唇,眸中寒意越浓,“可是我不想跟你相提并论怎么办?”

说着,简兮楠的手下一紧,桑容的脸瞬间发白,就连嘴唇都变成了青紫色,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直到桑容只有出气没了进气,都快要翻白眼的时候,简兮楠这才松开了手。

“咳咳!!”桑容脚下一软,滑倒在地上,而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咳了许久才总算是缓过气来。

抬头看向简兮楠,桑容的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惧意,刚刚那一刻,她真的感觉到了简兮楠手下的杀意。

简兮楠居高临下地看着桑容,冷声道:“以后你若是再有害灵儿的心,或是在她和夏亦涵之间搞出一些小动作来,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简兮楠转身就走,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桑容的声音:“简兮楠,其实你真的很傻。或许你觉得,你爱的人不爱你,只要看着她幸福,你就觉得满足了。这样的确很伟大,可同时却也是最最懦弱的表现。既然你爱她,你想要她幸福,就要努力去争取,然后亲自创造幸福给她,只有这样的爱才是最最真实和现实的,这样的幸福才是你自己能够把握的。如果她和夏亦涵之间的爱足够坚定,我又怎么可能破坏得了。所以他们会变成现在这么紧张,就证明这两人之间本身就存在着问题。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

桑容说了这么多,而简兮楠只是稍稍顿了顿脚步,而后快步离开了她的房间。

直到走出了院门,简兮楠的脚步这才慢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也显得很是凝重。

刚刚桑容的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

有时候伟大的爱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他爱胡灵儿,却从来没有真正地跟她表白过。

只因为他知道她的心是在夏亦涵那边的,他尊重她,不像给她增添烦恼。

正如桑容说的那般,他想就这样守护在她的身边,只要看着她幸福,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他的隐忍和退居,却并没有得到他所预期的结果。

她和夏亦涵之间大大问题不断,虽然多为桑容从中作梗,可是两人心中的想法也肯定是有问题的。

夏亦涵的优柔寡断直接导致了胡灵儿对他的信任不够,还有就是两人那仅仅十天的相处,让她止不住地怀疑着自己的真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简兮楠知道,胡灵儿是真心爱着夏亦涵的,而夏亦涵对于胡灵儿的爱也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他已经决定了,他不会再去帮助他们,他也要自私一次。

如果夏亦涵这一次没法将事情处理好,就只能证明他的能力不够,那么他根本就不配胡灵儿,也给不起她想要的幸福。

到时,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带她走,即使她还不能接受自己,自己她还怀着夏亦涵的孩子,他也会带走她,然后尽自己的所能,给予她幸福。

“简兮楠,你怎么会在这里?”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简兮楠的思绪,他抬头一看,却见夏亦涵正在不远处看着他。

风过无痕,叶落无声。

一紫一白两道身影就这么直直地站在石径小路上,两张同样绝色的脸,两双同样漂亮的眸子,甚至连眸中的寒意都是那么的相似。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涵王府中的温度好似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兮楠唇角一勾,笑容重回到了脸上,他眸子一眯,漫不经心地道:“我只是来警告某人,不要以为正主不在,就可以把自己当成这个涵王府的女主人了。”

听着简兮楠的话,夏亦涵的视线朝着不远处的院门看了看,简兮楠分明就是从那边出来的,所以他口中的那个人是桑容了?

眸子一沉,夏亦涵问道:“桑容她做什么了?”

“呵呵……”简兮楠轻轻一笑,面露讽刺,“你将要过门的侧妃在你涵王府中做了什么,你问我?涵王,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吗?”

见简兮楠不肯说,夏亦涵也没多问什么,竟是直接经过他的身边,大步朝着桑容的房间走去。

能让简兮楠亲自前来的事情,肯定不会简单。

回头看了看夏亦涵的背影,简兮楠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身子一跃飞出了涵王府的围墙。

当夏亦涵进入桑容房间的时候,却见伺候桑容的小丫鬟正从外室的门边爬起来,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嘀咕道:“我怎么会睡在这里呢?”

简兮楠刚刚出去的时候,顺手拔去了之前封住了她昏睡穴的银针。

小丫鬟还在迷迷糊糊的,就看到夏亦涵推门走路进来,顿时吓的连忙低头道:“王爷,奴……奴婢没有在偷懒,奴婢……”

只是未等她说完,夏亦涵就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原本吓得面色苍白的小丫鬟一听,连忙走了出去,还关上了门,只是到了外面,她还在郁闷着之前怎么会躺在地上的,而且脖子里还好像有点刺痛。

夏亦涵推开内室的门走了进去,却见桑容正呆呆地坐在桌前想着什么,甚至连他进来了都没什么反映。

在门口稍稍顿了顿,夏亦涵还是开口道:“容儿?”

听到夏亦涵的声音,桑容这才回过头来看向了他。

在她抬头的时候,夏亦涵看到她脖子里留下的红紫印记。

眸子一眯,夏亦涵大步上前,冷声道:“这是简兮楠掐的?”

只这么一问,桑容的眼泪就“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她直接扑进了夏亦涵的怀中,哭泣道:“是,师兄,简兮楠差点就杀了我。”

夏亦涵身子僵了僵,轻轻地将桑容推开了一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关于魔医和圣医之间的师门规矩,夏亦涵也是清楚的,所以他知道简兮楠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来找桑容,更不会愤怒到要杀了她。

因为看着这脖子里的印记,当时的简兮楠显然是起了杀心的。

桑容垂着头,低泣道:“他说是我害的王妃离开了涵王府,是我破坏了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师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吧?”未等她说完,夏亦涵就打断了桑容的话,看着她的眸中,多了几丝不耐。

桑容顿了顿,神情幽怨地道:“师兄,你是在怀疑我什么吗?”

“不是怀疑你,只是让你好好想一想而已。”夏亦涵推开了她,而后缓缓转身走到了窗边,忽的开口道:“早上欢燕来过这里是不是?”

夏亦涵的疏离让桑容心中的绝望感油然而生。

看着他的背影,桑容眼中的泪水停住了,唇角微扯地道:“是。”

“那你是不是对她说了什么?”夏亦涵没有转身,声音继续。

齐欢燕来过涵王府,是他刚刚在进门的时候侍卫告诉他的,而简兮楠是在齐欢燕来了之后才离开的右相府,那么极有可能是从她那里听到了什么关于桑容的事情,所以他才会赶来警告她,甚至差点就下了杀手。

桑容摸了摸依旧在隐隐作痛的脖子,她差点就死在简兮楠的手下,可是他却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地追问着她。

这个男人,真的值得她为他付出这么多吗?

桑容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剧,也很可怜,她冷笑着,对着夏亦涵的背影道:“是,我跟她说了好多。我说你马上就要娶我为侧妃了,我说我跟你才应该是真正的一对,我还说胡灵儿她才是插入我们的第三者。对了,齐欢燕见到我的时候,我正在你和胡灵儿的房间里,躺在你们的床上,然后我顺便告诉她,昨晚我就是睡在那里的,哈哈哈哈!!”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