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午睡后,刚起床不久,房门就被敲响了,是简兮楠。

一见到简兮楠,胡灵儿就调侃道:“你这人也真是的,就这么讨厌齐欢燕吗?她一来你就跑了。”

自进来就双手背后的简兮楠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我才没这么无聊好不好,我是有正是才出去的。”

胡灵儿耸耸肩,眸子一低却看到了简兮楠背在身后的手,不由得好奇道:“你身后藏着什么?”

见被发现了,简兮楠也没再掩藏,笑了笑将手伸了出来,上面竟然拿着一卷画,将画递给了胡灵儿:“给你的。”

“你给我画的吗?”胡灵儿惊喜不已,一边问着,一边接了过来,而后迫不及待地打开。

在打开画的瞬间,胡灵儿只觉得眼前一阵火红,那么红的颜色,让她在这微凉的初冬感觉到了几分暖意。

红色的枫树,满地的红色落叶,在空中飘飞着的红叶,映红中的那抹嫩绿,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视觉效果。

虽然那只是一个背影,可是胡灵儿却一眼看出了这人就是自己,而这个地方,就是之前她站的地方。

画中的她面对着枫树伸出手,甚至连手上的那片叶子都画的栩栩如生。

看看画,再抬头看看简兮楠,胡灵儿惊愕道:“你……你刚刚在我的背后?”

简兮楠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看了看那画中的背影,而后道:“我把这幅画给你,跟你换上次在殷齐山画的那张。”

殷齐山,那张两人一起合作完成的画?

“为什么?”胡灵儿询问出声。

简兮楠笑了笑,似无奈,“只是比较怀念当时毫无记忆的灵而已。”

当时的她,没有任何的记忆,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那时候的她除了想自己是谁外,她就没有别的烦恼和痛苦了。

他怀念当时的她,甚至自私地如果她永远都恢复不了记忆,那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烦恼了。

听了简兮楠的答案之后,胡灵儿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却是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书桌边,将手中的画放在了桌面上,然后从最中间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副画。

重新回到简兮楠的面前打开,青山绿树间,一身紫衣的女子静静地坐在石头上,她单手撑着下巴,正看着前方。

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一点的笑容,可是那眼神,那表情,却是清透而单纯的。

不似那幅画,单从一个背影,就能感觉出一股浓浓的哀伤和寂寥。

胡灵儿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画,直到简兮楠将它接了过去,才收回了目光。

简兮楠也没多看那画,一言不发地径直收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却是轻松一片,“好了,言归正传,我来是要告诉你一很劲爆的消息的。”

“什么消息?”胡灵儿一听,顿时感起了兴趣。

“坐下慢慢说吧。”这简兮楠却是卖起了关子,竟是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胡灵儿无奈地白眼,只能转回到了桌前,还很“体贴”地倒了一杯茶放在了他的面前,“圣医大人,现在可以说了吗?”

简兮楠煞有其事地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还一脸享受地闭了闭眼,直到接收到胡灵儿慎人的眸光之后,才开口道:“我之前又去见了齐穆清了,然后他告诉了我一个关于齐宏清的重大秘密。”

“什么?”听着是关于齐宏清的秘密,胡灵儿皱紧了眉头。

这一次简兮楠没有再卖关子,看了胡灵儿一眼,而后缓缓道:“齐穆清说,老皇帝是齐宏清害死的。”

“天!”胡灵儿一把捂住了嘴,虽然历史上为了谋权篡位而杀君弑父的人不在少数,可是那些毕竟只是在书上看到而已,现在亲耳听到,还是感到颇为惊讶的。

见着胡灵儿惊讶的样子,简兮楠继续道:“齐穆清说,在齐宏清登基后的某一夜,他悄悄地潜进了齐宏清的寝宫。原本是想杀了他的,却正好听到了齐宏清在那里说梦话,他不断地叫着父皇,还说自己不是故意杀的他,让他不要再来找自己了。听到这些话后,齐穆清大为震惊,却也因此改变了计划。他后来发动那场造反,原本是想拿着血莲莲心,然后将齐宏清弑父的真相公主与重,却不想后来被夏亦涵给破坏了。”

“原来如此……”听完之后,胡灵儿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稍稍沉吟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个齐穆清在这个时候将这事告诉我们,又有什么目的呢?”

“我问他了,他说他既然答应了我们不再参与夏亦涵的事情,就索性什么都不管了。他希望我将这个秘密转告给夏亦涵,让他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齐宏清既然都能弑父,那么肯定也不会放过夏亦涵的。”

“呵呵。”听了简兮楠的画,胡灵儿轻轻一笑,带着讽刺,“我可不认为这人会这么好心呢,他不就是想看到齐宏清和夏亦涵互相残杀,然后他坐收渔翁之利。”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简兮楠点点头,“所以你觉得要不要跟夏亦涵说这事?”

胡灵儿垂了垂眸子,面色有点纠结地道:“说是肯定要说的,你让我想一想,什么时候说才合适。”

“好的,那你休息下,我先回房间去了。”简兮楠起身离开,而胡灵儿却依旧沉思着。

齐穆清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虽然现在齐宏清一直在暗地里想除掉夏亦涵,但是碍着太后还有民众舆论的关系,他不能明着来。

而夏亦涵虽然知道他对自己的用心,却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同时他也因为太后,还有心中的那份兄弟之情,不好去跟他挑明了来。

所以表面上看来,两人之间还是颇为和谐的。

但若是夏亦涵知道老皇帝是被齐宏清杀害的,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了,到时难免会起一场巨大的暴动。

所以她还是等一等,至少等唐孟他们到了,这样至少夏亦涵这边还有点保障。

就在胡灵儿在这里为着夏亦涵做着打算的时候,涵王府中的桑容却将一封信交给了身边的丫头,悄声道:“你将这封信送到右相府去,就说是王爷送的。”

小丫头不疑有他,毕竟王爷才从这里出去不久。

小丫头离开之后,桑容嘴角轻扯勾起了一抹阴笑,而后招来了一只信鸽,将另外一封信绑在了信鸽的脚上,放飞了出去。

信鸽朝着皇宫的方向快速飞去。

右相府中,胡灵儿正准备用晚餐,只是还未出门,小苗忽然跑了过来,手中举着一封信,兴致勃勃地道:“小姐,小姐,王爷来信了。”

“来信?”胡灵儿皱紧了眉头,这夏亦涵早上才来过,这会儿给她写信又是在演的哪出?

只是在接过信的瞬间,胡灵儿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精光,犹记得那次在万佛寺的时候,桑容以夏亦涵的名义给她写信,将她引到后山的事情。

这次会不会又是桑容的诡计呢?

不过当她打开信,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却是微微怔了怔。

信上的大致内容是夏亦涵打算今晚和桑容摊牌,说不会娶她,然后让她离开涵王府的事情。

不过为了让胡灵儿相信他,所以希望她也能在现场。

字迹的确是夏亦涵的字迹,看内容也符合实际,但胡灵儿还是抱着几分怀疑。

只是怀疑归怀疑,这一趟她倒是有必要去一下的,如果是真的,那也就罢了,但如果是桑容的诡计,那么她就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做点什么。

与此同时,涵王府里面,桑容带着一个包裹,敲开了夏亦涵的书房门。

打开门,看着门外背着包裹的桑容,夏亦涵稍稍愣了下,开口道:“你准备走了吗?”

“嗯。”桑容轻轻地应着,她垂着头,并没有抬头看夏亦涵,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见她这幅样子,夏亦涵也不好再怪她什么,想着说几句告别的话,却听的她又道:“师兄,我知道你对我很是失望。可是看在你我师兄妹一场的份上,你能不能再陪我吃最后一顿饭?”

桑容的声音恳切,态度谦和,夏亦涵本想拒绝的,但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好,那我们去观月楼吧。”

桑容一听,终于抬起头来,一脸欣喜地看着夏亦涵道:“师兄,谢谢你。”

夏亦涵不再多说什么,率先走出了房门,桑容紧了紧肩上的包裹,嘴角扯起了一抹奸笑,而后紧紧地跟上。

******************************************************************************************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