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虽然决定了要去跟夏亦涵会面,但是在出发前,她还是跟简兮楠说了一下收到信的事情。

简兮楠看了看信,稍稍沉吟了一下道:“去吧,我陪你去。”

胡灵儿也没有拒绝,跟简兮楠一起来到了涵王府。

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偷偷地潜进去,而是根据胡灵儿的要求,两人正大光明地从大门走了进去。

只是在守门侍卫处得知,夏亦涵和桑容竟然出去了。

胡灵儿和简兮楠互望了一眼,心生疑惑。

不管这信是夏亦涵还是桑容写的,既然叫了她来,又为何出去了呢?

但根据那守门侍卫说,当时的桑容是背着包裹的,莫非夏亦涵已经提前跟她摊牌了,他这是送她回相府吗?

仔细想想,确实是有这个可能,那么等他回来的时候,就应该有话要跟她说了吧。

想到这里,胡灵儿决定还是在王府里等他回来,于是便和简兮楠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碰到一些丫头和小斯,见他们的王妃回来了,都纷纷向她行礼,胡灵儿一一回应着,甚至还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大意就是未过门的侧妃被王爷送走了,王妃终于回来了之类的。

看来夏亦涵真的是跟桑容摊牌了呢。

胡灵儿的嘴角噙着一抹不易觉察的笑,简兮楠侧目看着她,心中百感交集。

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她还是很在乎的,只是他却并不认为桑容会这么容易就走了。

来到了房门口,胡灵儿这才对着简兮楠道:“兮楠,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

“好。”简兮楠点点头,然后眼看着胡灵儿推开房门先走了进去。

他心中一边想着桑容的问题,一边跨进了房门,可是还没走几步,他忽然停住了脚步,鼻子嗅了嗅,而后神色大变,连忙道:“灵儿,屏住呼吸。”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刚叫出声的刹那间,刚走到桌前的胡灵儿脚下一个踉跄,手连忙扶住了桌沿,这才没有倒下去。

简兮楠连忙上前扶住了她,关切地道:“灵儿,你怎么样?”

胡灵儿撑着他的手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手扶着额头道:“怎么回事?房间里有什么吗?”

在头晕的瞬间,她听到了简兮楠的惊呼声,知道这房间里肯定有什么问题,虽然她什么都闻不出来。

简兮楠的面色很是难看,眉头更是紧紧地皱起,原本扶着胡灵儿的手松了开来,沉吟片刻后才道:“是。”

胡灵儿抬起头,看到了简兮楠异样的神情,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

若是普通的毒,肯定是难不倒简兮楠的,现在他竟然会有这样的表情,就表示这毒绝对是非比寻常。

该死的桑容,她还是着了她的道。

有过无数次的猜测,她就是猜不到桑容竟然会在她的房间里下毒。

此刻,她觉得头好痛,心中更是闷闷的,喘不上气来,她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原本扶额的手猛地捂住了肚子,惊恐地看着简兮楠:“是不是……是不是对孩子有害处?”

“那倒不是。”简兮楠摇摇头,这毒对孩子虽然有点影响,但是凭着他的本事还是有把握消除的,问题是在于……

听得他说不是,胡灵儿微微松了口气,可是就在她呼气的瞬间,一股灼热的气息猛地从她的小腹窜涌而上,瞬间就遍布了全身。

这种感觉……

胡灵儿猛地瞪大了眼,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震惊不已。

“难道是……是……”她颤抖着声音,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媚毒?”

当时在山谷中,她和夏亦涵中了媚毒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虽然稍微有点不同,可是那股灼热的躁动却是一模一样的。

“是。”简兮楠一脸凝重地点点头,继而又道:“但这不是普通的媚毒,中了这个毒之后,就得一直要身处在充满这个毒气的空间里,若是离开,马上就会发作。”

胡灵儿一听,立刻道:“所以说只要我们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就不会发作了吗?”

怪不得明知道这里有毒,简兮楠都不把自己带出去,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既然这个屋子里有毒,那么简兮楠为何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呢?

“不。”谁知简兮楠却是摇摇头道:“一个时辰之后,屋内的毒气就会散尽,到时同样也会毒发的。”

“靠之,该死的桑容!”胡灵儿一听,忍不住爆粗。

这么狗血的毒,中一次也就罢了,她竟然还中了两次,这是要闹哪样?

她胡灵儿的一世英名都败在了这“媚毒”身上了。

忽然,胡灵儿眼珠子一转,一把抓住了简兮楠的手,“兮楠,你是圣医,你肯定有办法解毒的对不对?”

可是她的手才碰上简兮楠的,体内的那股火就好似轰的一下被点燃了一般,未等她有所反映,简兮楠就一把甩开了她,紧张地道:“你现在不能碰我。”

也不知道体内的热火在作怪,还是简兮楠的紧张影响了她,胡灵儿的脸也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她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若是简兮楠能轻松解毒的话,此时就不会这么紧张,这么一副凝重的样子了。

胡灵儿顿时有点欲哭无泪,桑容肯定是算准了她会和简兮楠一起来,所以才在这里下了这种毒,不出所料的话,夏亦涵等会就该来抓奸了。

“难道连你也没办法解毒吗?”胡灵儿瘪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失身事小,被夏亦涵抓奸也无所谓,但这个人却绝对不能是简兮楠。

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简兮楠了,若两人真的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她还是简兮楠,都是无法接受的。

简兮楠看着胡灵儿担忧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道:“灵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说完,他未等胡灵儿反映过来,竟是一把抱起她朝着不远处的床榻走去。

胡灵儿一惊,不由得轻呼出声:“简兮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要这么给我解毒吧?冷静,你冷静点啊,反正还有一个时辰,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想一想,或许还有别的方法么。简兮楠……”

胡灵儿嘴上嚷嚷着,可是简兮楠的怀抱和他身上的清淡气息却让她舒适不已,那种感觉极其的美妙。

她觉得若不是一直在说话,她很有可能就要轻吟出声了。

在胡灵儿略显惊慌的嚷嚷声中,简兮楠已经将她放在了床上。

离开了他的怀抱,胡灵儿的心一阵空落落,体内火急火燎的感觉愈来愈烈,她的脸涨得通红,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简兮楠开口了,“寒玉笛在你的身上吗?”

胡灵儿神情一震,这才反映了过来,“在,在这里。”

一边应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碧玉笛子,正是简兮楠之前送给她的,她一直都随身带着。

简兮楠二话不说,从胡灵儿的手中拿过了寒玉笛,然后只见他在笛子的某个部位按了一下,“啪”的一下,笛子的一段竟然弹出了一截锋利的刀刃。

胡灵儿眼睛眨了眨,她拿着这寒玉笛这么久了,竟然都不知道里面竟然还暗藏玄机呢,可是未等她感慨个够,她却看到简兮楠拿着那刀刃,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的手腕划下去。

“兮楠,你做什么?”胡灵儿一声惊呼,可是下一秒,下巴就被简兮楠给一把牵制住,来不及挣扎,她就觉得一股腥热的液体流进了她的嘴中。

血,这是简兮楠的血!?

她双目一瞠,就想侧开脸,可是简兮楠却是厉声道:“想要解毒就乖乖喝下去,我的血可以抑制住毒性的蔓延,这也是我没有中毒的原因。”

胡灵儿愣住了,任由那温热的液体从简兮楠的腕间滴下,流进她的嘴中,而后滑入喉间。

很腥,很腥,腥到她想吐。

却又很暖,很暖,暖到她想哭。

她就这么抬着头,看着正柔柔望着她的简兮楠,他的面色在渐渐苍白起来,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依旧。

这个出尘绝艳的男子,就好似一个天使一般,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边,不计一切地为她付出。

胡灵儿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体内的热火果真平息了下来,而简兮楠也收回了手。

顾不得擦一下嘴角的鲜血,胡灵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从怀中掏出帕子,给他包扎起伤口来。

“你个傻瓜,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下来。

看着她微微颤抖的手,简兮楠苍白的脸上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