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亦涵想着胡灵儿来了,就应该在房间里等着他,便径直朝着她的房间大步而去。

许是桑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一路上,他的心情异常的轻松,脸上一直带着笑。

这段烦闷的日子终于可以结束了,以后他就和胡灵儿还有他们的孩子,一直,一直地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夏亦涵一边想着,一边到了胡灵儿的房门口,在门口停住了脚步,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出声唤道:“灵儿!”

稍稍等了等,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夏亦涵以为自己的声音太轻了她没听到,又提高了一点声音:“灵儿,你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声音。

莫非她不在里面吗?

眉头轻皱了一下,夏亦涵忽然想到侍卫说简兮楠也一起跟来了,莫非是在简兮楠的房间那边吗?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夏亦涵却还是抬手推了一下门。

“嘎吱”一声,门一推即开,夏亦涵顿了顿,而后跨了进去。

可是一只脚才跨进里面,他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双眸更是瞪得如铜铃一般。

他……他看到什么了?

桌上的烛灯几欲燃尽,烛火不断地跳跃着,却依旧能清晰地映照出不远处床上的情景。

轻曳的红纱之中,两道身影紧紧地相拥着,静静地躺在床上,这两人正是简兮楠和胡灵儿。

只见两人都闭着眼,简兮楠的双手紧拥着胡灵儿,而胡灵儿上身的衣衫退至腰间,只余一条大红色的肚兜。

看着这一幕,夏亦涵只觉得脑中好似被人扔了一个火雷,“轰”的一下就炸开了。

他紧紧地盯着床上的两人,双目赤红,双拳更是紧紧地拽起,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而后,怒吼出声:“简兮楠,你找死!”

随着这道怒吼声中,夏亦涵身子一闪就到了床边,闪着紫光的鞭子毫不犹豫地朝着简兮楠挥去。

毫无意识的简兮楠被瞬间卷起,而后“砰”的一声摔至墙角。

“噗!”一口鲜血自简兮楠的口中喷出,他甚至连眼都没睁一下,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突来的寒气使得胡灵儿一个激灵,而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眼的,便是夏亦涵那盛怒的表情。

只见他手握紫鞭,那盯着自己的眸中寒气慎人。

“夏亦涵,你……”胡灵儿一脸的怔然,正想说点什么,视线一瞥,却看到了不远处口吐鲜血倒在那里的简兮楠。

“兮楠!”胡灵儿心中一颤,连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衣衫不整。

心中疑惑不已,可是此时她却顾不得其他,随手将衣服扯上,就要下床去看简兮楠。

只是她的脚还未碰到地面,就感到一股寒意急速罩下,下一秒,她只觉得肩膀一痛,整个人就被夏亦涵给压在了下面。

胡灵儿大怒,正想出声,一道生冷的声音却先她一步响起:“你就这么担心他?”

身子一震,胡灵儿顿时不动了。

那声音明明徐徐缓缓,却犹如从地狱中传出的鬼魅之音,再加上他周身的寒气,更让人不寒而栗。

胡灵儿在下,夏亦涵在上,他一手撑着床,一手握着她的肩膀,两人的脸离得很近,近到胡灵儿能看到他瞳仁中的熊熊怒火。

刚刚醒来的时候她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看到简兮楠受伤倒地更是心急如焚,根本就来不及思考。

可是在看到这样的夏亦涵之后,她若是还不清楚状况,就是真的迟钝了。

想到自己刚刚半裸的身子,夏亦涵显然是误会了什么,那么简兮楠他……

胡灵儿并没回答夏亦涵的问题,而是眯着眼回视着他,咬牙道:“是你打伤了他?”

见胡灵儿自始自终都只想着简兮楠,夏亦涵的心揪得生疼生疼,就好似有一个锤子在里面一下又一下地砸着,又狠狠地撕扯一般,疼到让他窒息。

他抿了抿唇,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是!”

眸中寒光一凝,胡灵儿的心沉到了谷底。

虽然之前昏睡着,可是隐约中她还是有点意识的,她感觉到体内流入了一股温暖的气息,随着那股暖流的缓缓流动,原本在她体内剧烈翻涌着的痛意渐渐消失了,最后,她只觉得一股浊气被那暖流逼出了体外,然后身子一松,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可是迷迷糊糊间,她却能感觉到那股温暖一直包围着她,不曾离开。

她知道那股暖流肯定是简兮楠给她的,也知道简兮楠是为了救她才褪去了她的衣衫,更加知道夏亦涵会出现是桑容设计好的。

她唯一没有料到的是,夏亦涵竟然会部分青红皂白,甚至不听她一声解释,就直接将简兮楠给打伤了。

他为了救自己,失去了那么多的血,又耗了那么多的真气,这一鞭下去,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胡灵儿心中担心着简兮楠,对于失望透顶的夏亦涵更是不想再多看一眼,不愿再跟他说一句话。

手一动,她就去推夏亦涵,“你走开。”

可是夏亦涵却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双手猛地擒住了她的手,身子一低,几乎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你推开我,是要去找简兮楠吗?”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夏亦涵说话时候的温热气息喷洒在胡灵儿的脸上,可是她的心却是越来越冷。

她冷冷地勾唇,一字一句地道:“夏亦涵,你最好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夏亦涵的身子明显地一震,眸中闪过了一丝痛意,脸上的阴郁却是更浓,“就算后悔,我也不会放开的。”

话音落下,他的唇狠狠地压下,牢牢地擒住了胡灵儿的。

胡灵儿没料到他会突然吻自己,双手被制,她就用脚踢,可是夏亦涵好似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一招,单脚一勾就将她的双脚压在了下面,她整个人已经完全无法动弹了。

她气得想要骂人,可是嘴才一动,夏亦涵那火热的灵舌就急速窜入,在她口中翻江倒海,那么霸道,那么强势,似在发泄,又似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胡灵儿体内的毒刚刚才清除,都没来得及缓过气来,就被夏亦涵这一番强势掠夺,顿时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她的脸憋得通红滚烫,心,却在渐渐地冷去。

她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反抗,就这么瞪着眼直直地看着几欲失控的夏亦涵。

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不断地在她的视线中晃动着。

曾经,她对着它们着迷,曾经,她以为拥有这张完美面孔的男子就是自己可以依靠的对象。

可是现在……一切都破碎了。

“灵儿,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耳边传来夏亦涵的呢喃声,口中弥漫起一股腥甜,肚子更是一阵一阵地抽紧,胡灵儿眨了眨眼,一行晶莹缓缓地滑下。

口中的腥甜终于让夏亦涵感觉到了异样,失控的理智瞬间回归。

他放开了胡灵儿的唇,看着她唇角的鲜血,顿时慌了神:“灵儿,灵儿你怎么了?”

他捧着她的头,手不断地擦着她的唇角,却发现一些黑红的血迹怎么都擦不掉。

这是之前就留下的?

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刚刚的自己脑子一热,竟然都没注意到胡灵儿的嘴角之前就沾染着血迹,也就是说在他来之前,她就吐过血了?

胡灵儿却依旧一动不动,只是目光生冷地瞥了一眼夏亦涵,眸底的寒意,冻得夏亦涵浑身一颤,竟是说不出话来。

就在夏亦涵失神间,手已经恢复了自由的胡灵儿猛地一推,这一次,终于将夏亦涵给推开了。

“灵儿……”夏亦涵被她推的一个踉跄,想问她怎么了,却被她刚刚的目光给镇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随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而后下了床,蹒跚着朝着简兮楠走去。

他想去扶她,可是手伸了伸,却不敢去碰触她。

胡灵儿干脆坐在了地上,然后默默地扶起了简兮楠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又默默地替他擦去了嘴角的鲜血。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泪却是一滴又一滴地落下,而后滴在了简兮楠的脸上。

屋内的空气静的可怕,夏亦涵看着地上的两人,心中又悔又痛。

刚刚那一刹那,他是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只以为简兮楠对胡灵儿做了不轨之事,甚至觉得胡灵儿背叛了自己。

可是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

他们为何会突然回到涵王府?

简兮楠的本事不比他差,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可能对自己的攻击毫无所绝,甚至直接被打飞出去。

还有胡灵儿嘴角的血迹,黑红色的痕迹,分明是中毒的症状。

所以说之前简兮楠是在给她解毒吗?

夏亦涵想通了,可是也晚了。

“灵儿,让我给他疗伤吧。”他朝着两人走前一步,犹豫着开口道。

因为他知道此刻的胡灵儿肯定是恨着自己的,他不敢保证她回不会让他给简兮楠疗伤。

可是出乎意料的,胡灵儿只是稍稍顿了顿,而后放开简兮楠,缓缓地站起身来,让到了一边。

虽然她没有开口说话,甚至都没转身看夏亦涵一眼,其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夏亦涵也不再犹豫,上前将简兮楠扶到了床上,开始给他灌输真气。

胡灵儿依旧没转身看一眼身后的情况,只是在原地默默地站了好一会,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瞬间,她眸中原本的内疚和歉意骤然消失,转而变成了蚀骨的寒意。

眸光一转,她就将视线定在了院子门口。

桑容正静静地站在那里,眸中噙着一抹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清冷的眸中杀意顿显,胡灵儿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了一排银针,毫不犹豫地朝着桑容射去。

桑容没料到胡灵儿竟然二话不说就突然攻击,连忙朝着边上躲去,可是胡灵儿射出的银针起码有十几枚,而且是分成好几个方向,她躲开了这边,却躲不开那边,最终还是中了好几枚。

好在此刻的胡灵儿没什么力气,射中的也不是要害,除了隐隐的刺痛,桑容也没什么多大的感觉。

可是就在她躲避的时候,胡灵儿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桑容一惊,以为她又要动手的时候却听得她沉声的声音响起:“桑容,我不会就这么让你死的,你就等着生不如死的那一天吧。”

丢下这句话,胡灵儿再也不看桑容一眼,从她的身边径直走过,缓缓消失在她的视野之中。

低头看着手臂上的一排银针,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桑容的嘴角冷冷地勾起。

狠狠地拔下一枚银针,桑容阴狠地道:“那咱们就走着瞧,最后生不如死的人,到底会是谁?”

身子一转,桑容消失在了院门口。

屋内,正在为简兮楠疗伤的夏亦涵惊愕地发现他的体内竟然连一丁点的真气都没有了,再加上自己盛怒下的那一鞭所带给他的寒气,基本是要了他大半条命了。

他猜测简兮楠会没了真气,肯定是为了救胡灵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他耗尽真气来救她呢?

当时他会拥着衣衫不整的胡灵儿倒在床上,怕是因为真气耗尽而昏迷了。

可是自己却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伤了他……

渡了几成真气给他之后,简兮楠那苍白的面色总算是缓和了一点。

直到将简兮楠体内的寒气彻底驱除,夏亦涵这才收回了手,然后将依旧昏迷着的他平放在了床上。

虽然简兮楠伤的不轻,但是他底子在那里,而且有了自己的真气,休息个几天就应该能恢复部分元气的。

夏亦涵的视线落在了紧闭的房门口。

刚刚胡灵儿就这么走了,他也不知道她会去哪里。

不过简兮楠在这里,她肯定还会回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会让自己救简兮楠,肯定是知道简兮楠的伤势太重,除了他,没人能救得了。

回头看了看双眸紧闭,面容虚弱的简兮楠。

认识他这么久,夏亦涵还是第一次看到简兮楠有这么虚弱的时候,一直以来,他都在不断地救着别人,现在却自己躺在了这里。

不可否认,这个男子是优秀的。

在对胡灵儿的爱上面,夏亦涵并不觉得自己会少于他,可是在有些方面,他却输了,而且输得一派涂地。

简兮楠爱胡灵儿,是那种不求回报,不计代价的爱。

明知道她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他还是毫不计较地守在她的身边,毫无怨言。

可是自己呢?

口口说爱她的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不信任她,一次又一次地让她失望乃至绝望。

灵儿她,还会原谅自己吗?

夏亦涵捧着头,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她了。

他该怎么办?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取得她的原谅?

去了大门口的胡灵儿并没有离开涵王府,只是让守门的侍卫带了个口信去右相府,让小苗和闵默整理了东西回到涵王府来住。

交代好后,她又回到了自己住的院子里,但只是站在房门口,没有进去。

夜色深沉,寒风习习。

风吹起胡灵儿的黑色长发,一身绿衣的她更显清冷,她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对着房门,面无表情。

“嘎吱”一声,门打开,夏亦涵站在里面,两人就这么相对而站,却是相视无言。

胡灵儿看都不看夏亦涵一眼,眸光越过他,径直落在了躺在床上的简兮楠身上。

夏亦涵动了动唇,终于吐出了两个字:“灵儿……”

可是才出声,胡灵儿的眸光就冷冷地瞥过他,内里的疏离和愤恨硬生生地止住了他的话。

垂在身侧的双拳紧了紧,此时的夏亦涵恨不得立刻将她拥入怀中,而后向她道歉。

可是他也知道,现在这个情况,胡灵儿是不愿听他说半句话的。

眸子微垂,他抿了抿唇道:“他体内的寒气已经清除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胡灵儿站在这里,好似根本就为了等他这句话似得,他的声音刚落下,她就跨进了房门,从他的身边径直走过,连余光都不给他一个。

夏亦涵很想转身,想叫住她,可是最终却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踏出了门槛,顺手带上了门。

手缓缓地抬起,摸了摸嘴唇,那上面好似还留着属于胡灵儿的温度,他怀念刚刚的那种味道,可是正如胡灵儿所说,他会后悔的。

他真的后悔了。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虽然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事肯定跟桑容有关。

他早该有所察觉的,今夜的他,过于平静了。

眸子一沉,夏亦涵大步离去,桑容之前说来拿东西的,那么此刻应该还在涵王府中。

胡灵儿在简兮楠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他苍白的俊颜,她的心又酸又痛。

她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祸端。

在殷齐山的时候他替她挡下了毒蛇,上次为了她冒险潜进皇宫里,而这一次,更是为了她又是放血,又是耗尽真气,甚至还被夏亦涵打至重伤。

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即便是赔上她一条命,都已经无以回报了。

她绝对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绝对不能。

手轻轻地抚上简兮楠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

这样完美的男子,不应该被自己这么牵绊着,她不配。

眼中酸涩不已,晶莹的液体在她的眼眶中滚动着,胡灵儿努力地隐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她再也不会为任何事流泪了。

深吸了一口气,胡灵儿正要收回手,却只觉手腕一重,竟是被简兮楠一把抓住。

眼看着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面上一喜,惊呼道:“兮楠,你醒了?”

简兮楠眨了眨眼睛,虚弱地一笑:“是啊,原本想再装一会,让你摸个够的,却不想你这么快就收手了,我还没过瘾呢。”

“你这人……”听着他打趣的话,胡灵儿是哭笑不得,手腕一转就抓住了他的手,“你怎么这么傻,为了我竟然耗尽了真气。”

“没事,我是圣医嘛。”简兮楠得意地挑了挑眉,笑得凤眸弯弯,“倒是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其实刚刚他抓着胡灵儿手腕的时候就已经探了她的脉息了,发现还不是很平稳。

“嗯,没什么感觉了。你就不要操心我了,只要快点好起来,到时再给我好好地诊断一番。”胡灵儿没有告诉他之前她又吐血了,而且肚子也痛过。

因为她不确定这是因为体内的余毒作怪,还是因为当时的情绪太过于激动所致的。

现在简兮楠都这样了,她怎么还能让他为自己操心呢。

只要按时喝着药,就应该没事的。

简兮楠也没有怀疑什么,视线朝着门口看了看,犹豫了下道:“你跟夏亦涵……”

只是他才说了几个字,就被胡灵儿一口打断,“兮楠,我们不要提他好吗?”

“好。”简兮楠点点头,柔柔一笑,他能理解胡灵儿此刻的心情,不问也罢。

胡灵儿将简兮楠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闭上眼睛道:“兮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你一定要好好的。”

轻抚了一下她的面颊,简兮楠柔声道:“傻丫头,我都说了没事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是呢,他从来都没有骗过她,也从来都是无条件地相信她。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不能让他一次又一次地为她付出,甚至是受到伤害。

*****************************************************************************************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