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悠远空旷的声音响起,殿内也是静谧一片,只是在桌前,却坐着一道黑色的身影。

齐宏清那原本肃然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浅笑,连忙跨了进去:“容儿,在这里住的还好吗?”

桌前的人转过头来,依旧戴着黑色的面纱,可不就是桑容嘛。

眸中闪过一丝自嘲的笑,桑容淡淡地道:“谢谢皇上收留我。”

齐宏清走上前来,在她的面前站了会,而后坐了下来道:“给你安排别的宫殿你不要住,偏偏要住在这冷宫里,还不让人来伺候,朕觉得有愧与你。”

“皇上言重了。”桑容眼底的自嘲更甚,“我只是来避难的,怎么能住到那些正式的宫中去呢,到时会给皇上带来麻烦的。”

齐宏清自然知道桑容所谓的麻烦是什么,轻叹了一口气道:“容儿,你为夏亦涵做了这么多,现在却沦落到这个地步,值得吗?”

听得她这么说,一直神情淡漠的桑容竟然笑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吐出了两个字:“值得。”

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齐宏清明显能听出她内里洋溢着的淡淡幸福。

放在桌上的手紧了紧,他抿了抿唇,努力扼制着自己的怒气,又道:“可是你现在都做到了这个份上,夏亦涵还会原谅你吗?”

其实桑容在给胡灵儿送信的同时,就飞鸽传书通知了齐宏清,告诉她大致的计划,而且在事后要他帮她藏身。

齐宏清同意了,原本把她安排在那间不起眼的客栈里面,可是这几天夏亦涵一直在派人寻找,为了不被他找到,他们只能改变了计划,将桑容接进了宫中。

“呵呵……”桑容又是一笑,眸底浮起了一抹得意之色:“当然会的,只要那女人离开了他,他就会回到我的身边的。”

“砰!”桑容的话音刚落下,齐宏清就再也忍耐不住了,一拳锤在了桌子上,“桑容,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点,你真以为夏亦涵是傻子吗?”

夏亦涵的性格齐宏清是相当清楚的,他信任你,护你的时候,就绝对会一护到底,可是当他知道你背叛他的时候,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推开。

“呵呵……”谁知桑容听了齐宏清的话只是浅浅一笑,而后道:“他不是傻子,可是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变成傻子啊。”

齐宏清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对他做了什么吗?”

桑容没有回答,嘴角依旧噙着那抹意味深长的笑:“两天,只要再两天的时间,一切答案都会揭晓了。”

看着桑容一脸阴笑的样子,齐宏清沉默了起来。

女人的妒忌心果然是很可怕的,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真的会不折手段。

他甚至庆幸着自己终于放弃了她,不然如果执意娶了她,还不知道她会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呢。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齐宏清也没再说什么,离开了这个清冷的宫殿。

他是一个人来的,又这么一个人默默地离开。

只是当他的身影刚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另外一边的墙边,探出了一个小太监的脑袋。

看了看齐宏清离去的方向,再抬头看看宫殿名字,而后匆匆离去。

齐欢燕的宁馨宫内,胡灵儿和她正围坐在一起。

看了看一直沉默着的胡灵儿,齐欢燕安慰道:“嫂嫂,你不要着急,我已经派人去跟着皇兄了,只要他一有动静,我们肯定能知道的。”

胡灵儿抬眸看了她一眼,笑道:“我看着急的人是你吧。”

来到她寝殿里之后,齐欢燕就不停地走来走去,一副焦急的样子,而她则一直静坐在那里,怎么看都是她比较着急一点。

“嘿嘿。”齐欢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笑容一浅,脸上闪过一丝忧伤:“其实我真的不希望皇兄真的把桑容给藏起来了。”

胡灵儿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略显歉疚地道:“燕儿,我知道你对你的皇兄很敬重,对不起,是我让你为难了。”

“不,一点都不为难。”齐欢燕一听,果断地否定道:“皇兄帮助桑容,是为了他喜欢的人。既然他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这么做,那么我也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点什么的。就算他知道了,也是无话可说的。”

“谢谢你,燕儿。”胡灵儿笑了笑,随即又道:“你放心,只要能查出她的藏身之处,我们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到时你皇兄不会知道这事跟你有关系。”

“真的可以吗?”齐欢燕一脸惊喜地看着胡灵儿,却见她点了点头。

齐欢燕就这么相信了,因为她知道这个嫂嫂的确是厉害的很。

“公主,公主。”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道轻唤声。

齐欢燕一听,“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是小路子,可能有消息了。”

边说,齐欢燕已经一边朝着门口跑去,打开殿门的瞬间,一把将门口的小路子给拉了进来。

未等小路子行礼,她就迫不及待地道:“怎么样了?”

小路子看了看齐欢燕身后的胡灵儿,而后压低着轻声道:“奴才看到皇上只身去了林澜宫,那是已经荒弃了好几年的冷宫,着实奇怪。”

“林澜宫?”齐欢燕双眸一亮,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小路子挥挥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记住,今日之事绝对不能透露半分,不然本公主拔了你的舌头。”

小路子一听,本能地捂了捂自己的嘴巴,然后道:“是,奴才绝对守口如瓶。”

小路子离开之后,齐欢燕连忙跑到了胡灵儿身边,小声道:“嫂嫂,那桑容很有可能在林澜宫里。”

刚刚两人的对话胡灵儿其实早就听到了,这个狡猾的桑容,竟然躲在齐宏清的冷宫里面。

若不是自己拜托了齐欢燕,是怎么都找不到的。

她单手摸着下巴,稍稍沉吟了一下,而后道:“燕儿,今晚我就住在你这里了,可好?”

“当然好啊。”齐欢燕一听,乐呵了。

胡灵儿想了想,然后写了封信让她派人带给了简兮楠,但她没在信中说明要做什么,只说齐欢燕的心情不是很好,她今晚留在宫里陪陪她,开导一下她。

之前齐欢燕是哭着出去的,简兮楠自然不会怀疑她的话。

只是当齐欢燕拿着信的时候,有点迟疑地道:“嫂嫂,那你不跟涵哥哥说一下吗?”

“不必了。”胡灵儿淡淡的应了一声。

齐欢燕见此,知道她可能还在生夏亦涵的气,便也不再多说,马上派人去送信了。

原本胡灵儿是想偷偷地留在这里的,可是到了晚膳的时候,不知道是谁透露了风声,太后竟然派人来请她去一起用膳了。

无奈之下,胡灵儿只能和齐欢燕一起前往,一路上,两人串好了等会要说的话。

“婉儿啊,你进了宫,怎么也不来看看哀家的啊。”一见到胡灵儿进来,太后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

胡灵儿笑了笑还没开口说话,太后就拉住了她的手道:“难道你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哀家的气吗?”

看着太后满目的内疚,胡灵儿只能摇摇头道:“太后您多虑了,那事我早就忘记了。今天我来只是想陪陪公主的,因为她之前来王府看我,心情很差的样子,我就送她回来了。”

听得胡灵儿这么说,太后这才看向了默默地站在胡灵儿身边的齐欢燕,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过来这里坐吧,我们边吃边聊。”

太后拉着两人来到了餐桌前,让它们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身边,然后对着进来后就一直低垂着头的齐欢燕道:“燕儿啊,是母后不好,母后早就该找你好好地聊聊的。”

齐欢燕这才抬起头来,摇摇头道:“母后,嫂嫂跟我说了好多,分析了好多,我已经没事了。”

“唉……”轻叹着摇摇头,太后的眼眶红红的,“母后知道你很难过,母后又怎么会舍得让你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可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皇兄,只能委屈你了。”

“母后,这些我都知道的。”说着,齐欢燕的脸上绽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一把抱住太后的胳膊道:“你女儿我这么可爱无敌的,不管对方是谁,都肯定会被我牢牢地迷住的,所以母后,你不用担心我。”

“你这丫头……”太后没好气地点了下她的额头,含着热泪笑了起来。

胡灵儿看着这对母女,心中很是感慨。

当初她出嫁的时候,周晴柔也是这般不舍,甚至为了不让她受委屈而忍痛将她赶走。

而她也像齐欢燕那般对她保证着,自己一定会幸福的。

可是结果呢?她幸福了吗?

“婉儿,这丫头能这么快就想开了,都是你的功劳吧。”正想着的时候,太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微微垂了垂眸子,胡灵儿掩去了眼中的伤感,而后抬头笑看着太后道:“其实我没多说什么,是公主自己懂事。”

要说齐欢燕这么快就能想通,功劳最大的人还是简兮楠吧。

许是不想再让太后提太多她不开心的事情,齐欢燕在一边嘟囔起来:“好啦,好啦。母后,你是叫我们来吃饭的,我肚子都饿了,还不让我们吃啊。”

太后一听,连忙指了指满桌子的菜道:“哈哈,好,吃吧,赶紧吃吧。”

吃饭的时候,太后偶尔会说几句,不过她也很明白地避开了齐欢燕和亲的话题,所以气氛还算融洽。

可是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太监的唱和声:“皇上驾到。”

胡灵儿手中的筷子一顿,齐宏清来了?

而齐欢燕也是吓了一跳,毕竟她之前才派人跟踪过自己的皇兄呢。

只有毫不知情的太后开心笑了起来:“今晚可真热闹,要是涵儿也在,那就真的是完美了。”

说话间,齐宏清已经大步走了进来,眼看着他跟太后请了安,胡灵儿这才起身福了福:“婉如参见皇上。”

“涵王妃,原来你也在啊。”见到胡灵儿,齐宏清显然很惊愕的样子。

低垂着头的胡灵儿嘴角轻瞥,这齐宏清肯定是得到了自己在这里的消息,这才过来的,这会儿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齐欢燕连忙上前勾住了胡灵儿的手臂道:“王妃嫂嫂是来宫中陪我的。”

齐欢燕这有点心虚,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在胡灵儿在心中直喊不妙。

要知道这个齐宏清可狡猾的很,在他知道自己来皇宫之后,就肯定对她起了戒心的,这会儿看着齐欢燕紧张的样子,就绝对的暴露了。

看来今晚什么都做不了了呢。

果然,听着齐欢燕的话之后,齐宏清对着胡灵儿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道:“原来如此啊。”

这时候,太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宏儿你还没用膳吧,一起来吃。”

“好。”齐宏清点了点头,然后在太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太后连忙命人添了碗筷,齐宏清还真的吃了起来。

只是他这一坐下来,胡灵儿算是彻底没了胃口,而齐欢燕更是因为心中有鬼,手里虽然拿着筷子,却是踌躇着不知道去夹什么。

这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吃了一会儿,齐宏清好似发现了异样,对着齐欢燕道:“燕儿,你怎么不吃东西,你是不是还在怪皇兄。”

齐欢燕撅了撅嘴,干脆放下了筷子,低下了头。

干脆让他这么误会也好,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呢。

见着齐欢燕沉默不语,齐宏清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胡灵儿却先开口了:“皇上,太后,公主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复也实属正常,毕竟她还小,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安排。我还是先带她回宫去吧,晚上我会好好地跟她说说的。”

太后一听,觉得颇有道理,连忙点头道:“好,好,那你们先回去吧。”

说着,她看向了齐宏清。

齐宏清收到了太后的目光,也只能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涵王妃了。”

“不会,那婉如就先告退了。”胡灵儿说着拉起了齐欢燕,两人随即便走了出去。

直到回到了宁馨宫,齐欢燕这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对着胡灵儿道:“刚刚好险,皇兄应该没发现什么吧?”

第一次做这种违背皇兄的事情,齐欢燕觉得很是刺激。

“嗯。”胡灵儿笑着点点头,那笑中却有着些许的无奈。

看着她的样子,胡灵儿实在是不忍心告诉她,其实她早就露陷了。

齐欢燕眨眨大眼,一脸兴奋地道:“那我们今晚应该怎么做呢?”

相较于她的兴奋,胡灵儿却只是淡淡地道:“先睡觉吧,晚上的事情到时再说了。”

齐欢燕点点头,但她执意要拉着胡灵儿睡一张床上。

胡灵儿无奈,只能答应了她。

睡之前,胡灵儿应着齐欢燕的请求,跟她讲了一些关于简兮楠的事情,在她轻柔的声音中,齐欢燕终于沉沉的睡去。

看着嘴角带着幸福笑容的齐欢燕,胡灵儿一脸宠溺地摇摇头。

这个丫头真的是很喜欢简兮楠呢,只是听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就会开心成这样了。

其实她之前还真的有想法把她和简兮楠凑成一对呢。

只是后来简兮楠发现后对她发了一通火,她就只能作罢了。

而且现在,齐欢燕要嫁到文渊国去了,一场没有开始的感情也就此结束了。

胡灵儿缓缓地坐起身来,看着已然睡熟的齐欢燕好一会儿,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齐宏清那边已经有所发现,说不定已经设好了陷进等她去呢。

所以今晚只能作罢,等回去之后再想想办法。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会迷路啊,虽然已经打听到了林澜宫的正确位置,可是天那么黑,她怕自己还是无法找到那里。

唉,这一切都怪自己太心急了,得到消息之后竟然就这么莽莽撞撞的来了。

靠在床上闭了闭眼,今晚就这么睡吧,明天找机会让齐欢燕带自己道林澜宫附近转悠一下,探一下路。

可是,就在胡灵儿准备躺下去的时候,忽然耳尖一动,猛地睁开了眼睛。

凌厉的眸子投向门口,那里没有任何的动静,可是直觉告诉她,刚刚的确有人经过。

突然,一股幽幽的香味飘入鼻尖,胡灵儿面色一怔,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从怀中掏出了一颗药丸快速地塞进了嘴里,下一秒,却是双目一闭,身子一软躺倒在了床上。

果然,片刻之后,房门被轻轻地推开,而后一个黑影悄悄地走了进来。

黑影在门口顿了顿,在看到床上安静地躺着的两人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黑巾蒙面的男人,在两人的床前站定,他又是稍稍一顿,然后伸出手推了推躺在外面的胡灵儿。

在确定了她的确是“昏睡”过去之后,那黑衣人弯下身将胡灵儿扛起,而后看都不看睡在里侧的齐欢燕一眼,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奇怪的是,原本该是有守卫守着的公主寝殿,此刻外面却是一个人都没有,黑衣人跟来时一般,顺利的离去。

只是此时的黑衣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刚刚离开之后,一道紫色的身影在一棵大树后面闪现,周身带着凛冽的寒气,急速地跟了上去。

林澜宫内,桑容看着暗黑的门口,沉声道:“所以你说,你打算把那沐婉如弄到这里来吗?”

“是的,应该马上就能到了。”齐宏清勾唇一笑,继续道:“我还真是有点好奇,这个沐婉如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夏亦涵这么对你?”

听的齐宏清这么说,桑容抬眸瞥了他一眼,嘴角扯起了一抹暧昧的笑:“呵呵,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自己去好好研究一下吧。”

桑容的声音才落下,齐宏清眸子一沉,猛地凑近桑容道:“容儿,你明知道朕的心,竟然还开这样的玩笑?!”

见他一副好似真的生气了的样子,桑容轻咳一下,转回了脸,却听得齐宏清继续道:“朕愿意帮助你得到夏亦涵,并不代表朕就对你死心了,不管如何,你永远都朕最爱的女人。”

“皇上……”这话听得桑容无比的别扭,正想要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殿门打开的声音。

两人齐齐朝着门口看去,下一刻,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皇上,人带来了。”

齐宏清得意地一笑,对着桑容挑了挑眉,而后出声道:“进来吧。”

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蒙面人跨了进来,肩上还扛着一个人。

“把人放在这里就出去吧。”

按着齐宏清的示意,黑衣人将扛着的人放在了一边的竹榻上,就默默地转身离去了。

屋内恢复了一片寂静,桑容起身走到了竹榻的边上,撩开遮着脸的发丝,在看到那张脸之后,勾唇笑了起来:“胡灵儿,你总算是落入我的手中了。”

“胡灵儿?”听着她口中的称呼,齐宏清眉头一皱,满目的不解。

这人明明是沐婉如,桑容为何要叫她胡灵儿?

还有,这个胡灵儿又是谁?

******************************************************************************************

灵儿会不会在他们的手中吃亏呢?嘿嘿,亲们拭目以待吧。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