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砰!”可是他才刚刚跨出一步,身后的房门就被人瞬间破开,下一秒,一白一紫两道身影快速地闪入。

而与此同时,一道紫光卷向文言辉,将措不及防的他整个卷起,狠狠地摔向了门外。

“灵儿!”在夏亦涵将文言辉卷出的刹那间,简兮楠已经到了胡灵儿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关切地道:“你有没有什么事情?他伤害你了没有?”

“我没事。”胡灵儿笑着摇摇头,安慰着简兮楠,视线却落在了正站在简兮楠身后的夏亦涵身上。

紫色的身影长身而立,他那握着长鞭的手拽得死紧,浑身寒意浓浓,可是当他的视线和胡灵儿对上之后,满身的寒意瞬间消散。

几步走到了胡灵儿的身边,夏亦涵上下打量了她许久,这才出声道:“灵儿,对不起……”

那满含内疚的声音带着轻颤,他是真的害怕了,怕胡灵儿再一次受到伤害,怕在她还未彻底原谅自己,他就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没事的。”依旧是笑着摇摇头,胡灵儿不着痕迹地将手从简兮楠的手中收回,轻叹了口气道:“是我自己大意了,才会着了他们的道。”

胡灵儿边说,有点后怕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若是因为自己的考虑欠周而让腹中的孩子受到了伤害,她真的会后悔死的。

好在,现在没事了。

“灵儿,以后就待在我的身边,哪儿也不要去了,好不好?”夏亦涵轻轻地将胡灵儿拥进怀中,即使她说没事,可是他还是心有余悸。

刚刚若是自己晚来了一步,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简兮楠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相拥的两人,感觉着手上属于胡灵儿的余温,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斜眼间,他看到被夏亦涵打到门外的文言辉正欲逃走,手中银光一闪,一枚银针“唰”的一下落在了他的身前。

正欲逃走的文言辉的身子一顿,一脸惊恐地看着简兮楠,半响之后才愤愤地道:“简兮楠,不管如何我也是你的皇兄,你竟然帮着外人来害我,就不怕被父皇知道吗?”

“呵呵。”简兮楠冷冷一笑,朝着文言辉走前几步,冷眼斜睨着他道:“那你在暗中绑架了涵王的王妃,意图挑起两国的矛盾,若是父皇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简兮楠的话音落下,未等文言辉有所回应,夏亦涵就拥着胡灵儿走到了他的面前,

双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躺在门口的文言辉身上,沉冷的声音响起:“二皇子,既然你明知道她是本王的王妃,却还要将她抓来,你这是打算与我整个齐夏国为敌吗?”

“哈哈哈!!!”文言辉忽的笑了起来,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讽笑道:“区区一个齐夏国而已,你以为我文渊国会怕你吗?”

文言辉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嚣张,毕竟齐夏国的国立原本就在文渊国之下,而且前段时间齐夏国发生内乱,政权刚刚易主,任谁都会觉得其元气肯定大伤,怎么可能跟他文渊国相抗衡呢。

“呵呵,那你要试试看吗?二皇子!”夏亦涵说这话的时候,之前敛住的寒气又重新散发出来,甚至比那阵阵寒风还要冷冽。

就那么一瞬间,文言辉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忽然觉得,或许是自己想错了什么,亦或者,夏亦涵会这么嚣张,就代表那三叶血莲真的是在他那王妃手中。

想到这里,文言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撑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动,之前那条袭击了胡灵儿的绿蛇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靠着满地落叶的掩护,悄悄地朝着远处游去。

那蛇太过于细小,竟然没人看到它的存在,直到它游远了,文言辉这才挣扎着站起来。

他一手捂着胸口,邪笑着扫视了一下面前的三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简兮楠的身上,“三皇弟,看来你也只是一个悲剧的人,人家都已经怀了孩子了,你还妄想什么呢?”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简兮楠冷哼一声,而胡灵儿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刚刚文言辉对着简兮楠说皇兄的时候她就有在疑惑,现在听得他叫他三皇弟,就算再不明白,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惊愕地看着简兮楠,胡灵儿瞪着眼道:“兮楠,你……你怎么会是?”

只是胡灵儿的话还未说完,一边的夏亦涵就道:“灵儿,这件事等会再说吧,我们先把这文言辉给解决了。”

疑惑地看向夏亦涵,胡灵儿瞬间明白了过来,看来夏亦涵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简兮楠竟然会是文渊国的三皇子,那个他们之前还讨论过的神秘皇子。

简兮楠歉意地看了一眼胡灵儿,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走到了文言辉的身边,沉声道:“二皇兄,跟我回去见父皇吧。”

“父皇?”文言辉一听,忽的冷笑起来:“在他的眼中,从来都没把我当成真正的儿子过吧,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我和太子,甚至是四皇弟,都是一文不值的。之前我还很是不解,现在想来,他是在等你这个儿子,等着你回来,然后将皇位传给你。哈哈哈,真是可怜了那文律行,提防算计了二十几年,到头来却连要防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真是太可悲了。”

“若是我想要这个皇位,就不会等到现在才回来了。”简兮楠的声音清冷,面色沉凝。

“那你又为何要回来?”文言辉一声大吼,面目狰狞,“只要你不回来,我的计划很快就能成功了,你回来做什么?做什么?”

简兮楠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侧头看了胡灵儿一眼。

对上了简兮楠那复杂的视线,胡灵儿心中忽的一抽,好似明白了什么。

难道他回来,是因为自己吗?

她忽然记起,以前每次提到文渊国皇宫的时候,简兮楠的表情都会有点异样,原来他竟然还有着这么一个神秘的身份。

而这个身份,若不是自己混进了文渊国的皇宫,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吧。

离开简兮楠和夏亦涵,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连累他们,可是到头来,她还是给简兮楠惹来了麻烦,这些,到底是为的什么?

胡灵儿有点内疚地低下了头,而夏亦涵好似看出了她的心思,拥着她的手稍稍紧了紧,给了她一点无言的安慰。

见着胡灵儿的样子,简兮楠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道:“皇宫里已经不安全了,涵王,你先带着灵儿去找秋天,我把文言辉送去父皇那边,说明一下情况后就来跟你们会和。”

夏亦涵和胡灵儿互望了一眼,而后点点头道:“好,那你自己小心点。”

夏亦涵携着胡灵儿,正欲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文言辉却是忽的道:“想离开,交出三叶血莲再说!”

随着他的声音,一道黑色的影子急速地从空中朝着夏亦涵和胡灵儿扑来。

那东西速度非常快,快到他们甚至看不清楚是什么,可是胡灵儿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属于动物的腥臭。

“就是它昨晚撞晕的我!”胡灵儿一声大喝,夏亦涵已经抱着她闪到了一边。

就在两人闪开的瞬间,“砰”的一声响,那动物落在了他们刚刚站的地方,那巨大的身躯硬生生地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坑。

直到这个时候,胡灵儿他们才总算看清楚了这动物的真面目。

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类似于野猪的动物,浑身黑色,头跟猪有点不一样,嘴边有着两根长而尖锐的獠牙。

因为一击未中,它在原地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带着腥臭的白色液体从那尖利的齿间流下,恶心不已。

看着它那么庞大的身躯,胡灵儿难以想象它竟然有那么快的速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动物虎视眈眈地看着三人的时候,两道身影缓缓地从它的身后走来,而在见到这两个人之后,原本紧张不已的文言辉却是挺了挺腰杆,正色道:“怎么到现在才来?!”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抓了胡灵儿的黑鬽和刘旺。

黑鬽手中的拂尘轻轻一甩,对于文言辉的责备没有丝毫的惧怕,只是淡淡地扫了胡灵儿他们三人一眼,而后道:“贫道以为凭着二皇子的本事,对付一个女人总是不在话下的,所以走得有点远了。”

文言辉嘴角抽了抽,这话分明是在嘲讽他没有本事,可是现在他却又不好发作,因为他要靠着这个黑鬽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此时的胡灵儿和夏亦涵,还有简兮楠是站在一起的。

看着前面的三人,胡灵儿对着两人轻声道:“那个青衣道士,曾经在白河镇骗财骗色,残害百姓,被我教训了一顿。至于那个穿黑衣服的,是他的师兄,叫黑鬽。”

简兮楠一听,俊眉一皱,看向了那黑鬽:“原来你就是黑鬽?!”

听这口气,竟是认识他的?

胡灵儿和夏亦涵疑惑地看着简兮楠,而黑鬽则是阴阴一笑道:“是啊,你我在十年前还有过一面之缘呢,那时候的你还只有这么大,跟在简任言的身边,就像个小跟屁虫似得。”黑鬽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而后又似遗憾地道:“哎,真是可惜啊,我都还没跟你师傅真正地斗上一场,他竟然就跟个女人一起归西了,真是没出息。不过你这个做徒弟的,不仅继承了他的医术,就连他的出息也继承了,竟然也为了一个不属于你自己的女人,出生入死的,值得吗?”

说着,黑鬽幽幽地瞟了胡灵儿一眼,那诡异而有阴森的目光,看得她浑身的难受。

夏亦涵将胡灵儿挡在了身后,侧头对着简兮楠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单单是胡灵儿,就连夏亦涵都觉得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他那像被人掐着脖子般发出的声音,还有那斜眼看人的目光,都让人极其的厌恶。

简兮楠的视线一直盯在黑鬽的身上,轻声道:“他擅长用毒来改变动物,将原本温顺的动物变成猛兽,将原本的猛兽变成怪物,然后控制它们为其所用。在十年前我师傅遇到过他,还从他手中救出了一批动物,为它们解了毒,可是后来他就消失不见了。”

“原来是个变态!”听完简兮楠的叙述,胡灵儿嘀咕了一句。

怪不得文言辉的手中有那变态的小绿蛇,而眼前的这只似野猪又非野猪的东西也从没见过,原来都是被他给改造出来的。

黑鬽分明是听到了胡灵儿的嘀咕的,但是他毫不在意,只是对着简兮楠笑道:“哈哈,能被三皇子所惦记着,我真是感到万分的荣幸呢。我承认当初技不如你师傅,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你能否赢得过我手中的这些宝贝呢?”

话音落下,黑鬽就对着胡灵儿他们前面那呼哧着的野猪一挥手,大喝道:“小山,上!”

小山?小三?

胡灵儿差点就因为黑鬽口中的称呼而笑出声来,可是却没时间让她笑了,因为黑鬽的一声令下之后,一直虎视眈眈的野猪一声嚎叫,就猛地朝着三人扑去。

这一次他们防备在先,当然不会让它得逞了。

就在野猪冲向前的瞬间,一紫一银两道光分别从夏亦涵和简兮楠的身上发出。

夏亦涵手中的紫鞭疾射而出,而简兮楠手中的一排银针也伴着一道银光射向那野猪。

至于胡灵儿,则被他们两人牢牢地护在身后,有他们在,当然不会让她伤上分毫。

“嗷!”的一声尖利的惨叫过后,才扑了一半的野猪就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它的颈间插着一排银针,而它的腹部也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鞭痕,鲜血从里面不断地流出。

若不是不想让胡灵儿看到太过于血腥的场面,夏亦涵这一鞭下去,足以让这野猪肚穿肠流。

眼看着野猪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可是黑鬽却没有一丁点可惜之情,嘴角的笑反而愈加的嗜血。

却见他对着空中一挥拂尘,而后又是一声厉喝道:“伟大的龙鹰啊,来品尝你们的食物吧。”

随着他的声音,原本已经微亮的天空忽然变得黑沉起来,于此同时,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胡灵儿抬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苍龙鹰,那些是苍龙鹰吗?”

上次的苍龙鹰被桑容给控制住了,害得闵默受了重伤,也害得她和夏亦涵差点就落入悬崖。

而这次的苍龙鹰,明显是变异品种,因为光从它们的体积来看,就比之前的那些大了近乎一倍。

“是苍龙鹰!”夏亦涵将胡灵儿紧紧地护在了身后,手中的鞭子拽得死紧,直直地盯着那些越来越近的苍龙鹰,严阵以待。

简兮楠也紧张了起来,他手中的银针已经所剩不多,碧玉笛也送给了胡灵儿,而在她被抓的时候让人给搜走了。

虽然他身上有着一些毒药,可是这些药会对胡灵儿产生影响,他不能冒这个险。

眼看着那些变异苍龙鹰越来越近,那带起的腥风让人阵阵作呕。

就在这个时候,夏亦涵忽然将胡灵儿朝着简兮楠那边一推,果断出声道:“保护好灵儿!”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忽的拔地而起,竟是朝着那些苍龙鹰迎面而上。

“夏亦涵!”胡灵儿一声惊呼,简兮楠却是及时地抓住了她,对着她摇摇头道:“你放心,他肯定会有办法的。”

这话才说完,却见跃至半空的夏亦涵浑身冒出了一道紫光,手中紫鞭一挥,大声道:“寒冰破!”

三个字落下,笼罩着他的紫光越来越甚,寒气袭来,胡灵儿不由得抱紧了双肩,而简兮楠连忙挡在她的前面,为她抵住了部分的寒气。

“寒冰破!?他竟然是寒冰破的传人?”说这话的人是黑鬽,只见他面带惊恐地看着被紫光包围着的夏亦涵,满目的不可思议。

至于文言辉和刘旺,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寒冰破,不过见着黑鬽这么惊惧的表情,还有浑身紫光的夏亦涵,还有那袭人的寒气,心中也不由得不安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夏亦涵那原本紧握在手中的紫鞭却猛地飞了出去,带着一阵紫光,快速地飞向那些黑压压的苍龙鹰。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却见紫鞭所过之处,那些原本凶猛不已,迅如闪电的苍龙鹰竟然忽的停在了半空,更为诡异的是,那黑色的身躯也在瞬间变成了冰。

文言辉和黑鬽,还有刘旺,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紫鞭在空中一阵盘旋之后,所有的苍龙鹰都变成了静止的冰雕,在东边刚刚露出的那抹晚霞的映照下,闪着一种异常美丽的光彩。

胡灵儿已经是第三次看到夏亦涵使用寒冰破了,第一次是在山谷里击退那些黑衣人的时候,第二次就是在对付被桑容控制的苍龙鹰,而这一次,竟也是为了这些苍龙鹰。

不过前两次,夏亦涵都是带着中毒的身体使出寒冰破的,所以两次都是元气大伤,现在他身上的毒解了,应该没事了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胡灵儿还是很担心,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停在半空的夏亦涵。

简兮楠感觉到了她的担忧,轻按了一下她的手道:“放心,他已经安全恢复了。”

听着简兮楠的这句话,胡灵儿总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夏亦涵一声“破”,空中的那些冰雕就在瞬间碎成了冰渣子。

随着一道道的咔啦声,文言辉和黑鬽还有刘旺的面色变得一片苍白,若是他们意识到了,若是被结成冰的是他们,那么现在碎成冰渣子的就是他们了。

这个夏亦涵,竟然是如此恐怖之人。

下意识地朝后退了退,文言辉趁着夏亦涵还没有下来,而胡灵儿和简兮楠也都关注着他的时候,转身就朝着远处跑去。

只是他才没跑两步,就听得前面响起了一道慢悠悠的声音:“二皇兄,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脚步一顿,文言辉看着前面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的人,愣在了原地,“你……文星尘,你竟然也跟他们是一伙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夏亦涵和简兮楠一起寻找胡灵儿的文星尘。

文星尘挑挑眉,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勾唇浅笑道:“我可是奉了父皇之命来带二皇兄回去的,就不劳你走这一趟了。”

话音落下,他的身后忽的冒出了一大群的禁卫,还带着两辆马车。

看着那群禁卫,文言辉的脸色更加的白了,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文星尘,你……你……”

虽然对于文星尘早就有所怀疑,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个他,跟以前的他完全就是两个人。

看来,这个人比自己还善于伪装,怪不得他会载在他们的手上了。

没有任何的挣扎,在文星尘的示意下,文言辉被带进了马车,而一边的黑鬽和刘旺也被绑了个结实。

眼看着禁卫拉着黑鬽就要走,简兮楠连忙出声道:“等一下!”

文星尘疑惑地看着简兮楠,却见他走到了黑鬽的身边,然后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他的嘴中。

黑鬽拒绝吃药,可是简兮楠在他的后背猛地一拍,那药就滑进了他的喉咙,想吐都吐不出来了。

看着愤然不已的黑鬽,简兮楠满意地勾唇道:“好了,带走吧。”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