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亦涵动作一顿,细细想了想,觉得文可玥说得很有道理。

若是胡灵儿知道他一个人去喝酒了,说不定会问他原因的,到时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

还是在外面吹吹风醒醒酒,等身上的酒气散去了再进屋去吧。

“也好,多谢公主提醒了。”夏亦涵说着,然后看了看手中的帕子,有点尴尬地道:“不好意思,这帕子弄脏了,我……”

文可玥连忙摇摇手道:“没关系的,脏了就丢掉吧。”

既然文可玥都这么说了,夏亦涵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帕子随手一丢,就朝着前面走去。

他竟然真的丢了?

文可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飘落在地的帕子,心中愤恨不已。

刚刚的事情,若是放在别的男子身上,肯定会说将帕子洗干净了日后再归还吧?可是夏亦涵他……

到底该说这夏亦涵无情好,还是专情好呢?

文可玥的脸色阴了阴,眼看着夏亦涵在不远处的假山处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文可玥再一次跟了上去。

许是没料到文可玥又跟了过来,夏亦涵皱了皱眉头道:“公主,都这么晚了,你为何还不睡呢?”

文可玥站在离夏亦涵两步远的地方,有点拘谨地道:“一个人睡有点害怕,所以我干脆出来走走,却不想遇到了涵王。”

听得她这么说,夏亦涵轻轻一笑,“这倒还是我的错了,若不是我执意要跟灵儿住一个房间,你也就不会害怕了,真是抱歉了。”

夏亦涵这话本是玩笑话而已,可是文可玥听了,却紧张地连连道:“不!不!你和灵姐姐是夫妻,原本就该住在一起的,是我打扰了你们这么久,说抱歉的应该是我。”

听到夫妻两个字,夏亦涵稍稍顿了顿,脸上扯起了一抹苦涩的笑,而后抬头看向了头顶的月亮,嘴里喃喃道:“是啊,我们是夫妻呢,只不过是天底下磨难最多的夫妻。”

见着夏亦涵望月轻叹的完美侧脸,文可玥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起来,甚至都能听到“咚咚”的声音了。

不着痕迹地靠近了夏亦涵一点,文可玥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道:“之前灵姐姐有跟我说过一些你们之间的事情,不过我觉得你并不像她所说的那种人啊。”

“那种人?是哪种人?”夏亦涵一听,低头看向站在假山下面的文可玥,一脸好奇地道:“灵儿都跟你说过些什么?”

“我……”文可玥犹豫了一下,而后动了动脖子道:“我这样跟你说话很累的,你能把我拉到上面去吗?”

夏亦涵坐的石头离地面起码有一米五,对于娇小的文可玥来说,自然是很高的。

稍稍犹豫了一下,夏亦涵还真的拉她了,不过他并没有伸手,而是快速地抽出腰间的紫鞭,在文可玥还未来得及反映之际,一把缠住了她的腰,直接将她给拉到了石头上面。

文可玥被夏亦涵突来的动作吓得差点就尖叫出声,直到双脚落在了石头上,还是惊魂未定。

等到她好不容易稳住了摇摇晃晃的身子之后,却发现腰间的鞭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若不是之前腰间的感觉实在太过于明显,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

再看夏亦涵,好似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般,依旧是淡定无波地坐在那里,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惊吓归惊吓,不过她总算是上来了。

文可玥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在离夏亦涵稍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抬头看着夜空,风吹起了她满头的秀发,那张清丽绝秀的脸展露无遗。

文可玥似个孩子般深吸了一口气,满足地感叹道:“这里还真的是舒服呢,我好像已经闻到了雪莲山的味道了。”

那孩子般的声音让夏亦涵侧头看了她一眼,可是那么美的一张脸,对于他来说却没任何的吸引力,只一眼,他就转了开去,继续着刚刚的话题:“你说说看,灵儿都跟你说了什么呢?”

刚刚夏亦涵的那一眼文可玥是注意到了的,原以为他总会多看自己一会,却不想他却马上就转开了视线。

难道在他的眼中,自己真的是毫无魅力可言吗?

文可玥心中想着,面上却平静地道:“灵姐姐说她离开你因为你对她不忠,可是在我看来,你是天底下最爱她的人了,又怎么可能会背叛她呢?”

“不忠吗?呵呵……”夏亦涵笑了起来,笑中满满的全是自嘲,“其实也难怪灵儿会这么想我,因为当时的我,确实伤透了她的心。”

胡灵儿离开他的时候虽然误会都已经解除了,可是她当时的心,已经是伤痕累累,而那个伤害他的人,正是口口声声说爱她,要守护她的自己。

看着夏亦涵自嘲的样子,文可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其实胡灵儿根本就没跟她说过有关夏亦涵的事情,就算她偶尔提起,胡灵儿也都会巧妙地转开话题,显然是不想细聊,所以之后她也就不再问了。

而她刚刚说的话,只是听了宫中关于涵王和涵王妃之间的一些传说而已。

原以为夏亦涵听了肯定会很气愤,很伤心的,可是现在看着他这个样子,似乎这件事情是真的。

难道夏亦涵真的曾经背叛过胡灵儿吗?

就在两人沉默不语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假山后面响起:“花前月下,美景佳人,原来这就是涵王要做的事情哦。”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