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胡灵儿一听,整个人又活了,可是下一刻她又戒备起来:“你这是在诱拐我留在这里吗?我可没有答应让我的孩子做什么族长!”

“不答应也行啊。”白漪不怀好意地挑挑眉,“你要是不答应,到时不但是你们三人,就连你们所生的孩子也都会一起消失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再说了,没我的允许,你是绝对走不出这里的。”

“孩子……孩子也会一起消失吗?”胡灵儿摸了摸肚子,一脸的震惊。

之前了缘大师只说她们会灰飞烟灭,两个世界的人都不会记得她们曾经存在过,原来孩子也会……

她消失没关系,可是孩子……还有黎儿和她的孩子……

咬了咬牙,胡灵儿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在这里留四年,可是你也要答应我,孩子做不做雪灵族的族长,等到时候问问他自己的意见。”

白漪状似为难地抿了抿嘴,但最后还是道:“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反正留住了她,以后的事情就什么都好说了。

“只是夏亦涵那边……”胡灵儿想着自己失踪了,他肯定着急死了,这下一消失就是四年,到时他会不会疯掉?

白漪摆摆手,安慰道:“你放心,我在你朋友的身上放了封信,现在夏亦涵肯定已经看到了。四年的时间他若是等你,那么就值得了,若是不等,你也没必要去想他是吧。”

胡灵儿抽抽嘴角,看来这人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只不过……忽然,胡灵儿脑中一个激灵。

靠之,她被这个白漪给算计了!

“简兮楠,闵默还没有醒来吗?”夏亦涵一推开门,就焦急地询问着简兮楠。

简兮楠看了眼静静地躺在床上的闵默,摇摇头:“他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失血过多,之后又为了抵御寒气而消耗了大量的真气,最后导致寒气入侵五脏六腑。当时的情况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将他救活,这雪灵族的人果真是厉害的很。”

“厉害个屁!”夏亦涵一听,竟是爆出了粗口,而后“砰”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他带走了我的灵儿和孩子,还定下了什么狗屁的四年之约,就算把这雪莲山挖空了,我也会找到灵儿的。”

其实他们现在待的地方就是文可玥和她母亲之前住的屋子。

从简兮楠那里听说了那雪洞的问题之后,就在那里研究了好久,可是一直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不管他们使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让那洞重新出现。

直到第三天,就在夏亦涵急的要发疯的时候,一道白光射出,下一秒,一个人就从那里飞了出来。

夏亦涵和简兮楠大惊,上前一看那人竟然是闵默,可是回头再看他出现的地方,却是什么都没有。

闵默是和胡灵儿一起消失的,现在他出现了,那么胡灵儿呢?

夏亦涵和简兮楠焦急不已,可是闵默却昏迷着,接着,他们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封信。

信上的大致内容就是胡灵儿被带去了雪灵族,让他们不要担心,也不要去找,因为他们不可能找得到她的,还有就是说四年之后她自然会回来。

看完信,夏亦涵直接就暴走了。

简兮楠好不容易劝住了他,现在只等着闵默醒来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少我们现在知道灵儿是安全的。”看着双目赤红,面色愤怒的夏亦涵,简兮楠无奈地摇摇头,而后拍拍他的肩膀,“雪灵族人一向很排外,绝对不会主动带外人进族里去的,他们要把灵儿留在那里,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我才不管他们什么理由呢。”夏亦涵的双拳紧紧地握着:“灵儿是我的妻子,她还怀着我的孩子,他们凭什么就这样把人藏起来了?雪灵族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若不是文可玥,灵儿就不会出事。你他妈的居然还把她给送走了!”

说到最后,夏亦涵猛地看向简兮楠,凌厉的眸中怒火熊熊,就好似要把简兮楠给吃了一般。

简兮楠被他看得有点心虚,他确实是把文可玥给送走了,因为她如果留在这里,盛怒之下的夏亦涵绝对会杀了她,到时自己可难保她的性命。

所以在她说出真相之后,简兮楠就把她送到了山脚下,让等在那里的侍卫先把她送回去了。

“灵儿不见了,你以为我不着急吗?”简兮楠叹了口气,其实他的着急不比夏亦涵少,只是他比较理智一点而已。

特别是在知道胡灵儿是被雪灵族人带走之后,他心中反而安定了不少,因为……

想到这里,简兮楠看了一眼夏亦涵,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其实,灵儿留在雪灵族,对她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夏亦涵眸子一眯,满目疑惑地看着简兮楠,见着他犹豫的表情,忽的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简兮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抓领子了!

简兮楠很想发火,可是他还是强忍住了,毕竟自己的确是有事情瞒着他,“你先把手放开,我再告诉你。”

夏亦涵的拳头紧了紧,最终还是放了开来:“说!”

整了整被抓乱的衣襟,简兮楠轻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是灵儿不让我告诉你的。”

一听到胡灵儿,夏亦涵眼睛都直了,却听得简兮楠继续道:“你当初跟灵儿相遇的时候,身上中了好几种毒,所以灵儿腹中的孩子就相当于是各种毒药形成的。”

“砰”

听到这句话,夏亦涵身体一晃,直接做坐倒在了身边的凳子上,满目震惊地道:“毒,孩子身上有毒?那灵儿呢?”

简兮楠看了他一眼,又叹了一口气,“灵儿身上自然也是有毒的,所以她的身体才会那么弱,而且好几次都差点流产了,这些都是孩子身上的毒素引起的。后来若不是我找到了她,随着孩子的长大,灵儿肯定会中毒而亡的。”

夏亦涵的心好似要被撕开了一般,生疼,生疼的。

她的灵儿,竟然为了他受了这么多的苦,可是他都做了什么?

没有认出她不说,竟然还百般地伤害她,却不知道她正在为他承受着这些痛苦和折磨。

“灵儿,对不起,对不起。”夏亦涵将脸埋在双手之间,低述着自己的歉意。

半响之后他才抬头看向简兮楠道:“既然你解了我身上的毒,那她和孩子的毒也应该已经解除了吧?”

“没有这么简单的。”简兮楠摇摇头,然后在夏亦涵的对面坐了下来,“因为孩子本身就是毒素形成的,所以我要是一下子用解药的话,孩子就会有危险,所以我只能严格控制剂量,按照每日三餐地让灵儿服用解药,三个月来,她从来都没有间断过。”

她喝了整整三个月的药,这一点夏亦涵是知道的,但之前胡灵儿只说是为了安胎和补什么的,却原来这些都是解药。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