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着的时候,简兮楠又道:“虽然在前几天灵儿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但是我无法保证这些毒会不会对孩子产生不良的影响。”

“所以你的意思是……雪灵族里有人能消除这些影响吗?”听到这里,夏亦涵已经大致能猜到简兮楠话中的意思了。

简兮楠点点头,“是的,雪灵族神秘莫测,如果是他们,肯定是有办法的。”

夏亦涵沉默了好一会,最后颓然靠在了椅背上。

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离开胡灵儿的,她不在身边的日子,对于他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更别说是四年了。

可是他又不得不担心胡灵儿的安危,如果真的如简兮楠所说,在雪灵族里四年,能让她和孩子都平平安安的话,那么他愿意等。

手紧了紧又松开,夏亦涵好似做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坚定地道:“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上四年,四年后若是他们再不放人,我就算是挖,也要把这雪灵族挖出来。”

听得他这么说,简兮楠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能让夏亦涵做出这么一个决定,着实是不容易啊。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闵默动了动,然后醒了过来,夏亦涵和简兮楠连忙走了过去。

乍一睁眼,闵默还有点迷迷糊糊,当他看到夏亦涵和一边的简兮楠之后,神情一怔,连忙道:“小姐……小姐呢?”

“我还想问你呢。”夏亦涵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冷着声音道:“我让你好好保护她的,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听得夏亦涵的话之后,闵默的面色一僵,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咳咳咳!”可是由于动作太大,一下子扯到了背后的伤口,闵默还来不及说话,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你不用着急。”简兮楠连忙扶住他,一边轻拍着他的背,一边道:“你先坐着,好好想想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闵默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想了想道:“我们掉进了一个雪洞,之后就落在了一片雪地上。冰天雪地,风雪交加,我跟小姐走了很久,身体都快冻僵了。后来小姐腹痛难忍,我们寸步难行,我就只能将她护在身下,后来发生了什么,就完全不知道了。小姐现在在哪里?难道你们没有找到她吗?”

看着焦急的闵默,夏亦涵和简兮楠两人互望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

看来闵默根本就没见到那雪灵族人,知道的并不比他们多。

简兮楠拍了拍闵默的肩膀,然后道:“我们只找到了你一个人,还有身上的这封信。”

说着,简兮楠将从闵默身上找到的信递给了他。

闵默接过来一看,顿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小姐,他的小姐竟然被雪灵族的人给带走了,而且还要四年不能出来?

他疑惑地看着夏亦涵和简兮楠,“这……这到底什么回事?”

夏亦涵没有理会闵默,对着简兮楠道:“简兮楠,文可玥的所作所为,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你让她好好地给我等着,等我带着灵儿出去,我定会去找她算账去的。”

说着,他又转向了闵默:“闵默,你直接回去齐夏国,齐穆青虽然被我们控制着,但是我还是不相信他,有你帮着右相还有孟大哥他们,相信他也不敢造次的。”

闵默一怔,出声道:“那王爷你呢?”

夏亦涵转身看向了窗外的皑皑白雪,幽幽道:“我要留在这里等灵儿。”

四年后。

寒风呼啸,飞雪飘零。

在雪莲山的山腰间,一道白光闪过之后,现出了一道浑身裹着白裘披风的倩影。

她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地回头朝后看看,好似正在等着什么人。

细细一看,这人正是胡灵儿,四年时间过去了,她竟然跟四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风雪越来越大,她紧了紧披风的领子,大眼骨碌碌转了一圈,看到不远处有个可以遮挡的小山洞,便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只是在进山洞之前,她拔下了头上的一枚发簪插在了洞口。

里面虽然还是很冷,但至少能遮一下风雪。

胡灵儿找了一个相对干燥的地方,然后坐了下来。

她搓搓被冻得通红的手,哈了几口热气,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白色的珠子,喜滋滋地端详起来。

这颗珠子的质地很是特别,晶莹剔透,在幽暗的洞中发着淡淡的白光。

胡灵儿用手在上面擦几擦,珠子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光速打在了山洞的洞壁上,然后,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洞壁上竟好似放电影般地显出了一个画面。

一大群穿着清一色白衣的人恭敬地站在一个神坛下面,神坛上站着两个人,一人是白衣飘飘,气质出尘的白漪,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有着一张粉雕玉琢的俊脸,眉眼间跟白漪有着几分相似,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而他的眸子,竟然是紫色的。

画面中,白漪单膝跪在地上,将手中的一根权杖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看了看白漪,再看看下面一脸虔诚的人群,然后伸手接过了权杖。

“参见族长!”

在他接过权杖的那一刹那,白漪带领着众人齐齐跪地,声音洪亮而整齐。

拿着权杖的小男孩看着跪着都比自己高的白漪,嘴角斜斜地勾起,妖冶之色显露无遗。

“起身吧。”带着稚气的声音响起,等到众人起身之后,小男孩将权杖往前一伸,一脸严肃地道:“我虽然接任了雪灵族的族长,但是年纪还小,资历尚浅,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听到这里,众人满意地点着头,却听得他继续道:“所以现在我要以雪灵族族长的身份去外面的世界历练一番,等我觉得可以胜任了,就会回来。”

众人怔住了,而白漪连忙道:“族长,这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小男孩斜睨了白漪一眼,笑得妖孽无比:“我离开之后,白长老就暂时代为管理一下族中事物,反正之前这些事也是你做的。”

“可是……”白漪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小男孩却是一挥权杖道:“这是族长的命令,你必须遵守。那我就先走了,不送!”

话音落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得眼前红光一闪,哪还有那小男孩的影子啊。

神坛上只留下拉着一张苦瓜脸的白漪,许久之后他才愤愤地道:“该死的,看来这娘俩早就算计好了,不对……”

忽然,他好似想到什么,连忙朝着怀中一摸,下一秒,一张帅脸扭曲起来,对着空中吼道:“胡灵儿,你居然把我的雪灵珠给偷走了!”

“切,偷了又怎么样,谁叫你当初算计了我呢?”胡灵儿对着石壁上的画面哼哧着,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慢悠悠地收起珠子,胡灵儿朝着洞口看了看嘴里嘀咕道:“小悦儿既然已经脱身了,那么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里了吧?”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