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影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为何不给她打电话为何一个人坐在这儿喝酒

“想知道”司徒慕容望着她,对她招了招手:“过来,我告诉你”

此刻,他的声音很轻,脸上依旧带着笑,看不出生气或者不满。

柳影看到他这个样子却越是害怕,但是他喊她过去,她又不敢不过去。

这五年来,对他,她从来不敢违抗的。

柳影用力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迈步,向他走去。

她的速度很慢,很慢,如同蜗牛爬,但是司徒慕容却没有催她,就那么望着她,等着。

她与他之间本来就没有多远的距离,她就算再慢,没用了多久也走到了他的面前。

柳影站在他的面前,特别的紧张、害怕。

司徒慕容此刻微仰着头,望着她,明明是他仰视着她,但是柳影却感觉一股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柳影没有走的太近,还略略的隔了一些距离。

司徒慕容并没有再让她靠近,也没有直接过来拉她,而是慢慢的伸出手,他的手停在她的面前,手掌摊开,掌心向上。

但是,他没有说话。

柳影的眸子闪了闪,然后慢慢的伸出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他的手掌心中。

司徒慕容望着她,笑了笑,然后手掌握起,握住了她的手。

司徒慕容没有用力拉她,而是微微用力拉着她的手,让她向他靠近。

柳影望着他,心中有着太多的惊疑。

这完全就不是司徒慕容的风格,完全就不是。

他从来就不是这般温柔的人。

他每次对她都是直接要。

这一刻,柳影更是不安,但是她又不得不随着他的力道,一点一点的靠近了他的身边。

柳影走到了沙发边,站在他的两腿之间。

司徒慕容再次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蹲下来。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心中很紧张,但是她还是按着他的意思蹲了在他的面前。

司徒慕容的唇靠近她的耳边,贴近她的耳朵,但是并没有碰到。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便回来了。”司徒慕容如此说着,说这话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些痛,但是他的唇角却多了几分嘲讽的笑。

他没说,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楼下,正在看着她。

柳影的身子直接僵住,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

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不到三点,他那个时候就回来了

而现在已经九点了,他在家等了她六个多小时吗

“我回来,你却不在家,去哪儿了”柳影正想着,他的话语再次一字一字的在她的耳边传开。

他那暖湿的气息带着酒气一点一点的渗进她的耳中,不过,他依旧没有碰到她,除了他的手此刻握着她的手。

她的身上其它的地方他都没有碰到。

柳影发现了这一点后,一双眸子猛的闪了闪,他

“你回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柳影这般的蹲在他的双腿间,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问着他。

但是,她觉的此刻,她的脑子是空白的。

“我问你去哪儿了”司徒慕容的声音突的沉了几分,握着她的手的力道突然加重了些许。

“我,我去医院了。”柳影微微回了神,此刻,她根本没有太多的思考的机会。

“去医院做什么”司徒慕容继续问道,声音倒是又恢复了先前的轻缓,只是握着她的手的力道依旧有些重。

“看了一个病人。”柳影暗暗呼气,然后又补了一句:“一个朋友。”

她总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去医院。

“朋友男的还是女的”司徒慕容眸子微微眯了眯,只是,此刻,他的脸是在柳影的侧面,所以柳影没有看到。

听到他这个问题,柳影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她本来以为,她解释了,他就不会再问了。

没有想到,他还会追根问底。

而他此刻这样的问题让她害怕,很害怕,她怕他知道她去看了白易睿,会对白易睿不利。

“女的。”最后,柳影还是说了谎,她清楚的记的,他从一开始就说过,不准她跟任何男人有任何的来往,否则后果自负。

他怎么对她,她都受着,这么多年,她也都已经习惯了,但是她不能害了白易睿。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的手段了。

她知道白易睿这么多年很不容易,白易睿能走到这一步吃了太多的苦,但是她知道,司徒慕容动动手指头,就可能会完全的毁了白易睿现在的一切。

她一直都明白这样的事实

所以,她这么多年一直都小心翼翼。

今天,若不是医生给她打电话,她肯定不会去医院看白易睿,她本来就决定在他们的协议结束之前,她不会去见白易睿,不会跟白易睿联系的。

柳影以为,她说是女的,他应该就不会再追究,但是她不知道,司徒慕容让人跟踪了她。

听到她的回答,司徒慕容再次笑了,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冰到了极致。

下一刻,他突然一个用力,将她压在了茶几上,他的手扯住她的衣衫,猛一用力,便直接的把她的衣服扯拦了。

“能,能不在这儿吗”茶几上传来的冷硬让她的身子微微缩了缩。

她害怕,在这儿,他这样的动作,她这样的处境,让她格外的难堪。

五年前的时候,他其实经常这么对她,那时候,他从来不分场合,也从来不管有没有人,他想要的时候,什么都不会管。

那时候,他极尽所能的折磨着她,羞辱着她。

但是,后来的这几年,他变了,不再那般邪恶的对她了,这一刻,她又感觉到五年前的那种羞辱,那种让她想逃却又无处可逃的羞辱。

她可以给他,他想要她就给,但是她怕这样的羞辱,真的怕。

“在这儿怎么了你怕什么恩”司徒慕容望着她,似笑非笑,那样子邪恶的让人惊颤。

他承认,五年前,他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混蛋,一开始,他的确是故意想要折磨她。69福利”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

章节目录

男神爹地别玩火(夜司沉温若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夜司沉温若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司沉温若晴并收藏男神爹地别玩火(夜司沉温若晴)最新章节